绥芬河:一个边境小城的难以承受之重

国际新闻新闻 / 十字接头 来源:十字接头 发布日期:2020-04-08 热度:347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绥芬河:一个边境小城的难以承受之重
本页地址:http://www.zjw3.com/102444-1.html

今天(4月8日)零时,随着第一辆小客车驶出,封城长达76天的武汉“解封”。

 

千座楼宇亮灯,美丽江城重启。

 

就在同一天,在祖国遥远的北方边陲,一个充满独特魅力和略具异国风情的边境小城,绥芬河,却在国内疫情相对缓和的情况下,全城开始严控。

 


自4月8日6时起,绥芬河市所有小区实行封闭管理,严守小区大门、楼道单元门和居民家门。按照要求,小区居民每户可每三天派出一人外出购买生活必需品且当天必须返回。进出小区人员按“通行证登记 扫码 测温 戴口罩”管理。


绥芬河,这个人口仅6万人的城市,疫情防控压力骤增,与国内大部分地区复工复产,生产生活逐渐进入正常状态,截然不同,引人注目。

 

1.这里发生了什么?

 

据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最新疫情通报,4月7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5例(当天全国境外输入病例59例)。这些确诊病例,均为中国籍,全部从俄罗斯输入,由绥芬河口岸入境。

 

过去7天来,由俄罗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经绥芬河口岸输入黑龙江省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累计达84例,约占同期全国输入性病例的1/3。另有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144例。

 

以规模看,绥芬河已经成为国内境外疫情输入的“重灾区”,面临巨大压力的绥芬河口岸不得不关闭。

 

根据绥芬河市公告,鉴于目前绥芬河公路口岸入境人员骤增,口岸检验检疫能力和市区隔离检测能力已超过极限的情况,绥芬河-波格拉尼奇内公路口岸旅检通道4月7日至4月13日临时关闭,恢复开关日期另行商定。

 

4月7日,黑龙江省政府外事办发布消息称,中俄双方商定,关闭绥芬河-波格拉尼奇内口岸旅检通道;并提醒在俄中国公民,在此期间勿贸然前往滨海边区经绥芬河口岸入境。

 

有媒体报道,当地滞留相当一部分准备回国的中国人。随着俄罗斯疫情防控加强,口岸暂时关闭,这些国人回国之路短期内将受到很大影响。

 

2.为什么会是绥芬河?

 

绥芬河,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总人口不到7万,与俄罗斯的滨海边疆区接壤,东距俄罗斯对应口岸波格拉尼奇内21公里,距俄远东最大的港口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190公里,边境线长27公里,有公路、铁路两个国家一类口岸。目前境外输入的确诊病例均是从公路口岸入境。

 


这几天绥芬河的防疫形势受到国内媒体的关注,但很多媒体报道中对绥芬河的介绍不太准确,绥芬河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县级市,虽然位于黑龙江的地级市牡丹江市境内,历史上也归属牡丹江市管辖,但自2011年起,绥芬河市即成为黑龙江省两个直管县之一(另一个是辖有黑瞎子岛的抚远)。也就是说,绥芬河受黑龙江省里直管,由牡丹江市代管,部分权力与地级市同级,市委领导为副厅级,一般由省里直接任命。

 

绥芬河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即成为我国最早一批沿边开放城市,每年出入境旅客超过100万人,是黑龙江省乃至我国一个重要对俄通道和窗口。2019年,中国(黑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获批,涵盖三大片区,除哈尔滨片区、黑河片区,还有一个就是绥芬河片区。

 

中俄两国之间目前有22个陆地口岸,其中15个位于黑龙江,5个位于内蒙古,2个位于吉林。

 

这22个口岸中,满洲里、黑河、珲春、绥芬河等四个城市(每个城市不一定只有一个口岸,比如绥芬河就是公路和铁路各一个)的口岸属于较有影响力的。排在第一位的是满洲里市(也是内蒙古自治区的直管市),满洲里也是我国最大的内陆口岸;级别最高的是黑河市,作为黑龙江省的地级市,它与俄罗斯的阿穆尔州首府布拉戈维申斯克市,隔黑龙江相望;吉林的珲春位于中俄朝三国边境,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是吉林省重要对俄通道。

 

在这四个重要对俄口岸城市中,绥芬河口岸的过货量和旅客量并不是最多的,影响力也不是最大的,为什么绥芬河市受国外疫情影响会这么大呢,主要原因有两个。

 

首先主要是从俄罗斯直飞国内的航班大量取消,回国人员只能选择黑吉蒙的陆路口岸入境。黑龙江省内对俄口岸多数都处于关闭状态,而绥芬河口岸是惟一一个可以正常通关的。此前,黑河口岸曾于4月1日开通旅检客运临时通道,帮助在俄罗斯留学、务工、探亲、经商的87名中国公民回国。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绥芬河对面有俄罗斯远东最大的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国人最熟悉的名字是海参崴,从莫斯科到海参崴的航班比较多,虽然也要飞九个小时左右,再坐两个多小时的汽车或火车才能到绥芬河口岸,但相比于其他口岸,这个路线仍然是回国最便捷的。

 

像国内最大的内陆口岸满洲里,对面是俄罗斯赤塔州的后贝加尔斯克,城市规模很小,入境通道以铁路为主,从莫斯科到口岸地区,数十个小时的行程太长,而且随着俄方疫情防控力度加大,管制趋严,非常不便。

 

对于希望回国的在俄华人华侨而言,从俄罗斯直飞回国已是一票难求,前往符拉迪沃斯托克通过附近陆路口岸入境,几乎已成为他们仅有的选择了。

 

3.绥芬河正在做什么?

 

根据最新政策,黑龙江省实行第一入境地即是隔离地的管控措施,由绥芬河入境的输入病例被转至绥芬河各隔离点进行隔离医治。面临疫情防控压力,绥芬河防控一线工作人员日夜奋战,工作强度很大。

 

4月5日,绥芬河市委10届84次常委(扩大)会议暨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召开。会议认为,随着入境人员数量不断增加,口岸疫情防控形势严峻,要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

 

经绥芬河团市委号召,已有800名志愿者积极报名参加战疫服务,从4月4日晚开始陆续上岗开展工作。


与此同时,黑龙江省内医护力量正在向绥芬河集结。据绥芬河市政府网站披露,牡丹江红旗医院第一批支援队伍34名医护人员(包括重症、呼吸、感染、儿科等科室专家),以及穆棱市15名医务人员已抵达绥芬河,6日晚牡丹江林口县等地医务人员也陆续到达。4月6日全天,驰援绥芬河医护人员总计达120余人。


有关部门宣布4月8日至4月13日临时闭关之前,绥芬河口岸面对输入病例增加情况,曾有过短时闭关,随后又允许入关,4月6日之前基本可以正常入境。

 


为什么没有完全闭关呢,这是很多网友的质疑。

 

梳理目前的信息,应该最主要的是两方面原因,一是前一段时间俄方疫情按他们的官方通报情况看起来,并不严重,当然,现在从这些入境确诊病例人数和无症状者人数分析,俄罗斯疫情应该没有那么乐观,尤其是这些人都是从莫斯科过来的(当然,这里面没有说明是否有从欧洲其他国家转道俄罗斯回国的,详细情况不得而知),那俄罗斯欧洲地区的疫情应该较为严重。

 

二是大量中国在俄务工、经商、留学人员,因签证、医疗条件、恐惧心理等诸多原因,设身处地想一想,面对国内较好的防控力度、医疗资源水平和防治力度,这么多人想回国,可以理解。

 


根据昨天晚上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张汉晖连线央视主持人白岩松中透露的信息,目前俄罗斯境内大概有16万中国人。中资企业的工作人员大约1万多人,个体华商大约5至6万人,留学生2.7万人。这里面没有透露大量的务工人员具体数字,这部分主要在俄罗斯远东地区为主。

 

张汉晖大使呼吁,“在当前疫情形势下,待在家里自我隔离、做好防护,这才是最安全的”。他承认,在短期内安排这么多中国公民回国恐怕不太现实。

 

虽然张汉晖大使在节目中表示,驻俄使馆高度重视在俄的中资机构人员、华人华商华侨和留学生的健康与安全,目前所有在俄的这些人员情况基本稳定。

 

但笔者认为,“基本稳定”这个结论目前看缺少有力的证据支持,明知道旅行过程中面临感染的风险巨增,还要执意回国,怎么看起来都不像稳定。

 

4.绥芬河急需全国支援

 

根据黑龙江省卫健委公布的信息,在通过绥芬河口岸入境的确诊病例中,黑龙江籍只有21例,其他省份共63例,广东省最多达23例,其次为吉林省22例、辽宁省3例、山东省3例、福建省3例、天津市2例、江苏省2例、江西省2例、四川省1例、安徽省1例、浙江省1例、广西壮族自治区1例、重庆市1例。

 

在144例无症状感染者中:黑龙江籍55例,其他省份89例。

 

以上数据说明,大量已经从俄罗斯回国或者准备回国的人,遍布全国各地,涉及近二十个省区,多数都不是黑龙江籍,这里面有商人、企业员工、留学生、务工人员。

 

他们都有一个名字:中国人,是我们的同胞。

 

而这十几万华人华侨中的相当一部分,可能在俄罗斯并不具备足够的条件进行有效的隔离、很好的医疗,他们只有一个出路:回国。

 

这个时候,是扔下他们完全不管,紧闭国门;还是想尽办法,在不违背国内疫情防控政策的前提下,有组织有秩序地帮助他们撤离回国?

 

笔者相信,绥芬河在此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同胞的安危,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这个边境小城的社会资源、医疗条件和医护力量,确实已经难以承受更大的负担。最重要的是,绥芬河所在的牡丹江市,黑龙江省内医疗资源最好的哈尔滨市,此前有大量医护人员援助湖北,刚刚返程不久,很多还在隔离之中。

 

绥芬河不能,黑龙江省的力量恐怕也无法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

 

刚刚听到一个网友传过来的好消息是,有吉林方面的医疗人员开始支援绥芬河。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