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舟山人,平均一年看两场电影;可记得几十年前,撑着雨伞看露天电影?

舟山新闻 / 舟山晚报 来源:舟山晚报 发布日期:2019-03-29 热度:107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如今的舟山人,平均一年看两场电影;可记得几十年前,撑着雨伞看露天电影?
本页地址:http://www.zjw3.com/19546-1.html

去年一年,舟山本岛电影总票房近7000万元。

按一张电影票35元、本岛常住人口100万来算,舟山人平均一年走进电影院两次。

“都说现在电影行情好,但是人均看电影的次数比起30年前,差得太多了。”舟山大光明百盛巨幕影城总经理苗建平说。

一千多人的大厅里,屏幕上放的还是那部已经连续放了一周的电影,脚下为制冷而放的冰块早已化成了一摊水,旁边还站着买了站票来看电影的人。

当你穿越时光来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岛城电影院,你就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1200人的大厅vs几十人的小厅,一周一部电影的选择vs多得让你选择恐惧爆发的电影,没有空调的大厅vs舒服的观影环境……

这几个老电影人眼中的几十年对比,正是岛城电影院的发展印记。听着老电影人的回忆,让我们一起坐上时光机感受岛城电影院的岁月变迁。

农村一个半月

才能轮上看次电影

还有人追着电影队跑

1972年,从舟山中学毕业的陈鲁德被分配去了定海县电影管理站。当时整个定海县只有一支电影队和那家位于半露亭的人民电影院。


城里的人还能自掏腰包走进电影院看电影,但农村就没有这条件了,只能靠电影队下乡放映。


陈鲁德等12个放映员被分成了六个队,定海县当时26个公社也被分成六个片区,每个队负责一个片区的电影放映。


“我当时负责的是马岙、干览、长白和小沙。”轮到哪个公社放电影了,公社就用小板车把16毫米的电影放映机拉过去。村里也没有礼堂,就在晒谷场上放电影。当时电影是单机放映,一盘胶带放完了,得换上新胶带才能接着放。


虽然经常看到兴头处就强行中断,但大家伙还是很开心。

“那时候除了电影,几乎没有其他文娱活动。”电影是业余生活的唯一点缀。所以即使当时放映的都是《红色娘子军》、《智取威虎山》等十部样板戏,村民们重复着看,也乐在其中。“虽然也有《春苗》、《火红的年代》等新片,但主要还是样板戏。那时候的电影还带着宣传目的,所以每部影片都要制作新闻简报。”一位老电影人补充说。

(《智取威虎山》剧照)

那时候,大家伙最期待的就是喇叭播送要放电影的通知了。放电影当天中午就有人拿着板凳砖头来占座。


到了晚上,晒谷场上都是带着番薯片、瓜子的村民,平时不舍得吃的零食这时候都拿出来了。毕竟看电影的机会太稀罕了。

“一个公社下面有十几个大队,这么轮下来,大约要一个半月才能轮上一次。”有些偏远小岛一个半月也不一定能轮上一回。所以每回有电影队来,晒谷场上都是人山人海,有些村民看了一次还不过瘾,追着电影队跑去隔壁大队再看一遍,重复的也不要紧。

一晚上转场三次

最后一场电影放完天已经亮了

过去放电影靠天吃饭,遇上下雨天,观影机会就泡汤了。因此,遇上天气好的时候,放映员经常一晚上得转场去好几个地方放电影。

有一次,陈鲁德一晚上转场三次,在小洋岙放完电影后立马赶往长峙马鞍大队。结束后,一伙人又乘着小船去附近岛上给驻岛官兵放电影。

当时已经是半夜两点了。等电影放完东方已经露白。最后几分钟完全看不清画面了,但战士们还是坚持看到了最后。

在乡下流动放映的三年多,陈鲁德见过太多对电影狂热的老百姓。有一回电影放到一半下雨了,大家也舍不得离开,撑伞继续看。

陈鲁德也只能在放映机上撑好伞,继续放。遇上队员有事请假,只剩陈鲁德一人的情况,村民也强烈要求放电影。

“当时村里都没有电,放电影还得带发电机。”又要顾发电机,又要顾放映机,陈鲁德有些犯难,但挨不过村民的请求,一个人把电影放了下去。

1975年,定海县这6个电影队也满足不了农村观影需求了。于是每个公社开始组建自己的电影队,每个大队一个月甚至能轮上两三回看电影的机会。

爬墙头看电影,

找票贩子买黄牛票

电影院火爆到站票都很难抢

当农村公社组建电影队的时候,城里也迎来了电影的春天。

1976年开始,电影题材开始解放,《庐山恋》、《少林寺》等新电影陆续上映。

(《少林寺》海报)


看够了样板戏的老百姓突然多了许多选择,纷纷走入电影院。作为舟山第一家电影院的人民电影院迎来了鼎盛时期。

当时的人民电影院只有一个能容纳1200人的放映厅,除了早场外几乎场场爆满,就连半价的站票也是供不应求。陈鲁德正是因为心算快而被分配到了售票窗口。


“成百上千人排队,速度稍有停顿,排队的人就会开始催,所以售票速度一定要快。”整个电影院一周只放一部影片,下周再换。一天放上六七场,有时候加到七八场。即使场数多,想买到电影票也不容易。


电影上映前,会提前两三天出售团体票,每个单位凭借购票本和介绍信购买团体票。”陈鲁德说,剩下的电影票才向公众售卖,想在窗口买到晚上的票几乎不太可能。


票贩子就这么出现了,一毛二分钱的电影票倒手卖一毛五分钱,也有不少人愿意买单。还有人叠罗汉爬过电影院的墙头来看电影,这样的场景几乎天天都会发生。人民电影院当时一天能吸引七八千名观众,多的时候有上万名观众。“但大家觉得还是不够看啊。”

1982年,有1163个座位的海山电影院正式对外营业。全玻璃外墙,软式座椅,中央空调,当时的配置在全省也是一流的。“人民电影院夏天的时候是用冰块制冷,一千多号人挤在里面,抽烟吃零食,味道混杂在一起,海山电影院一下子变得舒适多了。”


农村公社建起了电影队,从露天走到礼堂。八十年代,白泉、金塘还造起了农村电影院;定海城里,人民电影院和海山电影院都高朋满座,跑片员经常拿着胶片在两座电影院之间来回奔波。电影市场一片繁荣。


重回繁荣的电影市场

催生了第一家小厅电影院,

观影成了一种享受

这样热闹的景象一直持续到八十年代后期,此后电影市场一度走入了低谷。

以电视为首的文娱活动极大地冲击了电影市场。舞厅棋牌室开始萌芽,新鲜的选择吸引了许多老百姓。而原本气派的电影院看上去有些陈旧,影片也不够好看,竞争力大大下降。


对于这一波低谷,陈鲁德感受颇深,窗口卖票不再需要争分夺秒,上座率极速下降,能坐满半个厅已经算不错了,满当当的景象已是好久不见了。


直到九十年代中期,外国大片的进入才给岛城电影打了一剂强心针。“当时第一部大片《生死时速》,再过一些年《泰坦尼克号》也上映了。”这些外国大片让老百姓意识到,原来电影可以这么好看。

(《泰坦尼克号》海报)


得益于这波风潮,当时开业的岛城第一家小厅电影院——皇后电影厅生意一下子火爆了。近两百个人的小厅舒适度陡然提升,地毯茶几一应俱全,情侣座、三人座、单人座都有,观影成了一种享受。


《泰坦尼克号》下线之后,陈旧的人民电影院开始改造。2005年,崭新的舟山影城在岛城亮相,这也是岛城第一家多厅电影院,老百姓有了更多的观影选择。

岛城影院进入巨幕时代

迎来了新的篇章

在老电影人的印象中,装着胶片的铁盒子是怎么都抹不去的记忆。为了放一部电影,放映员得扛着装着胶片的铁盒子来回奔波。

尤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放映机的光源还主要靠燃烧的碳棒,放映员得时刻关注碳棒燃烧情况。“一个影院同时放几部电影,放以前得需要多少个铁箱子和放映员啊。”一位业内人士感叹道。


当时间来到2007年左右,岛城影院迎来了全新的变革,从胶片放映时代更迭到了数字放映时代,厚重的铁盒子也被硬盘所代替。


放映模式的改变也带来了行业的变革,自此岛城电影也迎来了新的篇章。之后渐渐有了数字3D,从而衍生出了巨幕、4D等观影效果更佳的放映影厅。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记者 张莉莉 李晓旭  实习编辑 廖心成


报料热线:2828110

突发事 疑难事 暖心事

舟山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

投稿邮箱:zswb03@zsnews.com

广告合作:2828248  QQ1213525478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