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 | 天边有条独龙江

首页 > 国内新闻 > 半月谈
来源:半月谈 发布日期:2019-05-20 22:49 浏览:95894次

作者: 伍晓阳  姚兵

来源:《半月谈内部版》2019年第5期

 

在中国的西南角,云南的西北端,有条江叫独龙江。

高黎贡山和担当力卡山并肩耸立,独龙江奔腾向南,形成“两山夹一江”的高山峡谷。

乡以江得名,即独龙江乡,隶属于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族全国总人口约7000人,其中4200多人居住在独龙江乡。

千百年来饱受贫困之苦的独龙族,今已整族脱贫,实现“千年一跃”。

这里也是横断山脉和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腹地。其所属区域独特的地质遗迹和地貌景观,成为地球演化历史的见证。极为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是大自然对人类的馈赠。

 

人文秘境

 

独龙江河谷地带,生活着我国56个民族兄弟之一的独龙族。受地域边远等因素的影响,独龙江乡和独龙族并不广为人知,带有几分神秘色彩,可谓人文秘境。

独龙江乡地域很早就纳入祖国版图,独龙族与兄弟民族的交往联系也源远流长。独龙族民间流传的谚语和民歌唱道:

“吃起盐巴想东方,没有盐巴想东方”“我们的祖先来自东方,我们的心向着东方”。

据《独龙族简史》记载,贡山,两汉时期属越嶲郡边檄地,唐宋两代分别归南诏国、大理国管辖,元朝以后为丽江下辖的地方政权管辖,民国时期始设县级行政区划。1949年8月25日,贡山和平解放。1956年10月1日,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成立。

独龙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有语言而无文字。独龙族先民人口较少,又处于不断迁徙流动和民族融合的历史进程中,因此,唐宋以前其在汉文史书中的确切族名难以考定。

从语言系属上分析,独龙族语言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由此推断,独龙族先民应为我国古代氐羌族群的组成部分。

据《独龙族简史》记载,1952年,孔志清作为独龙族人民的代表,到北京出席国家民委有关会议。周恩来总理在看望会议代表时,亲切地一一询问他们的名字、从哪里来、是什么民族。

当问到孔志清时,他激动地握着总理的手说:“我们的民族过去被人叫为‘俅子’,我们自己称为‘独龙阿昌’(独龙人)。”

周总理听了亲切地说:“那你们应该称作独龙族。”

由此,独龙族有了自己的正式族名,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平等的一员。

独龙族是一个跨境民族,在缅甸北部亦有分布,据估计有八九万人。他们自称是由“出太阳的地方”即从东方的中国迁去的,其语言、传说、原始信仰、体型特征、生活习俗等与我国的独龙族基本相同。

如今,中缅边境的独龙族依旧交往密切、和平友好共处,包括相互通婚。

 

极边之地

 

在云南,论地域之边远,非独龙江莫属。即使今天比较发达的交通条件下,从省城昆明到独龙江乡,开车还需要两到三天。

如果把滇西边境的怒江大峡谷视为一个倒置的深口袋,独龙江就在口袋底部外侧的小口袋中,路途之遥可想而知。

独龙江乡北部与西藏接壤,西部、南部与缅甸交界,有90余公里长的国境线,国土面积近2000平方公里。独龙江自北向南纵贯全乡,东西两岸分别是海拔5000多米的高黎贡山和海拔4000多米的担当力卡山,山顶与江面垂直落差达两三千米,形成“两山夹一江”的独龙江大峡谷。

几千万年前,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大碰撞,引发横断山脉急剧挤压、隆升、切割。在怒江、迪庆和丽江三个州市,出现了担当力卡山、高黎贡山、怒山和云岭等山脉并排高耸的地理格局。

发源于青藏高原的金沙江、澜沧江和怒江三条大江,在这一带高山峡谷之间并行奔流170多公里而不交汇,造就了世所罕见的“三江并流”奇观。其中,金沙江与澜沧江的最短直线距离约为66公里,澜沧江与怒江的最短直线距离不到19公里。

“三江并流”地区处于东亚、南亚和青藏高原三大地理区域的交汇处,堪称世界上蕴藏最丰富的地质地貌博物馆,也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

其实与“三江”并流而不交汇的,还有独龙江。可能是因为独龙江不及“三江”名气那么响亮,并流的里程没那么长,所以人们给“三江并流”取名时没把独龙江考虑进去。

从西藏察隅县发源的独龙江,流经独龙江乡后,向西流入缅甸,改称恩梅开江,往下汇入伊洛瓦底江,最终注入印度洋。独龙江流域植被覆盖极好,几乎没有任何污染,江水常年清澈透明、宛如碧玉,在蓝天白云和原始森林掩映下,美到令人心醉。

受孟加拉湾暖湿气流影响,独龙江乡降雨充沛,年降雨量在2900到4000毫米之间。乡内垂直气候和小区域气候特征明显,山顶与河谷气温相差悬殊,兼有寒、温、热三个气候带,河谷地带属于亚热带湿润气候。

独龙江乡森林覆盖率高达93%,植被类型和生物多样性极为丰富。有植物学家认为,独龙江地区是东亚物种多样化的“中心舞台”。目前,独龙江乡70%以上的国土面积被划入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使良好的自然生态得到妥善保护。

 

换了人间

 

新中国成立之初,独龙族还处于原始社会末期,几乎与世隔绝,社会发育程度和生产力水平极低,人们过着刀耕火种、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苦日子。70年后的今天,独龙族的面貌天翻地覆,换了人间。

曾在贡山县工作多年的怒江州人大常委会研究室主任稳宜金,向记者讲述了独龙江乡的“交通史”:最早的时候没有路,从县城到乡里要徒步翻越高黎贡山,大约要走7天;大雪封山时,乡里完全与世隔绝。

1964年,政府修通了一条一米多宽的人马驿道,这犹如一条生命线,把独龙江乡与外界连接起来。每年大雪封山之前,国营的马帮运输队将粮食、盐巴、药品等生产生活物资运进独龙江乡,要走2到3天。

1999年,独龙江简易公路通车,从县城到乡政府96公里,越野车最少要走6个多小时,轿车根本开不进去,而且每年仍有半年大雪封山。

直到2014年4月,独龙江公路高黎贡山隧道贯通,使贡山县城至独龙江乡的出行时间缩短至3小时左右,彻底结束了独龙江乡半年大雪封山的历史。目前,独龙江乡6个行政村、26个自然村均已通柏油路或水泥路。

多年以前,独龙江的通信条件也很差。20世纪八九十年代,别说通知全乡6个村的村干部开会,就是同一个村组的村民开会,通知起来也很困难,得提前几天挨家挨户传递消息。

后来乡政府想了一个办法,给有的村组干部专门配发通知开会的炸药,紧急会议炸两响,一般会议炸一响。2004年10月1日,独龙江第一次开通了移动电话。但是直到2009年5月,最多只能容纳18部手机同时通话,多了就打不通。

如今,独龙江开通了电话、宽带和4G通信系统,并建成了5G试验基站,与外部世界实现了无线零距离。独龙族群众告别了封闭的环境。

今年春节期间,独龙江乡迪政当村的青年木金辉,用手机在网上购买了一架钢琴。网购,这种外界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在独龙江乡也逐渐流行起来。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独龙族居住条件极为简陋,多数人住着木楞房或竹篾房,甚至还有部分人“巢居”在树上或“穴居”在山洞。在党和政府帮助下,独龙族群众都搬到河谷地带定居。如今,在整族帮扶项目的支持下,独龙族群众家家户户有了民族特色的安居房。

立足当地资源优势,独龙江乡大力推广以草果、重楼为代表的林下经济,发展独龙牛、野生蜂蜜、乡村旅游等特色产业,不断提高群众收入水平和自我发展能力。独龙江乡乡长孔玉才说,2018年全乡农民人均纯收入已达6122元。

壮阔七十年,奋进新时代。正在加快融入现代文明、迈上发展快车道的独龙江乡与独龙族,未来令人期待。*END

半月谈记者:伍晓阳  姚兵

来源:《半月谈内部版》2019年第5期 

主编:孙爱东 | 版式、编辑:张初

点击  在看  让我知道你在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