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 | 冬天时我喜欢靠近温暖的事

国内新闻 / 半月谈 来源:半月谈 发布日期:2020-02-14 热度:31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品读 | 冬天时我喜欢靠近温暖的事
本页地址:http://www.zjw3.com/95068-1.html
作者:宁子
来源:《品读》2020年第2期


入冬第一场冷空气到来前夕,点看手机上即将到来的降温季接连几日的温度表,截屏,随手发了朋友圈,写一个字:冷。


只是随手。


几秒钟后,小醉发来微信:再给你做条新的棉花被子吧。


兀自笑起来,回她一个字:好。


然后,一下子想起了几年前的冬天,小醉送的那条簇新棉花被温暖的味道。


真的没有什么比新棉的味道更接近温暖,没有什么比新棉让你更确定地相信,温暖是有味道的。


那种味道,你不知道如何描述,混合着夏秋的阳光,黄昏的微风,植物的青郁和土壤的敦厚干燥……所有那一切的气息,连同棉絮的柔软,都能变成一种味道散发出来。


不是单一的,但一点也不复杂,一靠近便知道那是温暖。


是棉花被子特有的温暖。



小醉是我的作者,河南姑娘,20岁后一直生活在深圳,做着和文字毫无关联的职业,却写得一手凌厉冷峭的文章。


因为喜欢她的文字,我们成了朋友。10年前,小醉从深圳回到河南一个小城定居。她回来不久,我们见了一面。那时候也刚刚入冬,小醉搭朋友的车过来,送我的见面礼,竟是一条簇新的棉花被。


曾经聊Q时,我随口提起过居住的小区没有暖气,又不太喜欢空调的干燥,冬天的夜晚便会觉得冷,要盖两床被子才暖得过来。


当时她问我,是棉花被吗?


当然不是。我离开家已经很多年,所有冬天的被子都是从超市买来的丝绵被,看起来很厚,却总觉得不太暖。


没想到小醉会记得。那一年她父母退休回老家种了一片棉花,她便央母亲给我做了一床棉花被。


那床被子,白底带小碎花的棉布裹着厚厚的新棉,柔软宽大。小醉递给我时,我几乎抱不过来,整个人都陷进被子里——我被那股子温暖的味道沦陷了。


那年冬天,在我记忆中是暖的。


而这个冬天,因为小醉几天后寄来的棉花被,温暖依然。



周末的早上,听到外面风声紧促,便躲在被窝里迟迟不肯起床。前一日预报,是大风的低温天,想着躲一刻算一刻吧。


这时枕边手机轻轻震动,拿过来看,是吕老师发来的微信,转发了一个女作家的几句话:要做一个面相好的人,不是简单的漂亮……面相好包含了坦荡、真诚、宽容以及做人的厚道。阅尽人间依然善良的人,面相一定美好。


别的什么都没有说。


我看了一遍,放下手机默默闭上眼睛。片刻,拿起来又看一遍。寒风呼啸中,从内心轻轻涌荡出来的些许暖意,让我不由自主翘起了唇角。


坦荡、真诚、包容、厚道以及善良,这样的词语,每每看到或者听到,心里都是暖的。它们所表达的寓意,春风拂面的好。


于是我起床,开始这个周末的生活,无视窗外寒风呼啸。


没有跟吕老师再聊什么,我知道他发这样几句话,就是想让我知道,要保持美好和温暖,任何时候,任何季节。这是我和他习惯的相处方式。


几年前,我跟吕老师通过其他朋友相识,不太多的接触中,发现彼此有一些共同的喜好,便做了朋友。


我们并不常联系,只是习惯在各自看到好的句子、听到好听的歌、刷了好看的剧时,随时分享给对方。因为确定是懂得的人。


而这种懂得,从来都是自带光芒和温暖,适合冬天。



第一场雪到来的时候,我在豫南一个小城出差,约了在小城工作的相熟的兄长一起吃晚饭。


那晚雪不大,亦没有风。我们在一家清雅的面馆靠窗的位置坐着,慢慢吃了那顿饭,随意聊着,看窗外细碎的雪花悄无声息地飘在小城昏黄的灯光下,有种静谧的美。


饭后,兄长步行送我回酒店。


走了几步,看到路边有被丢弃的白色垃圾袋,他快步走过去,弯腰捡拾在手中。走到路口的垃圾箱前,兄长把垃圾袋丢进了“可回收”的垃圾箱内。然后呵呵一笑,拍拍手说,这可是我们自己努力创造出来的卫生城市。


我也笑起来:这可真是个好习惯。


但我没告诉他,在他弯腰去捡垃圾袋的时候,我是意外的。我们大多寻常人,其实还不大能做到这一点——当众捡别人丢弃的垃圾。


那一刻,觉得他真的是一个温暖本真的男子,甚是可爱。也觉得夜空洋洋洒洒的细碎雪花,每一朵此时都带着暖意。



还是那次出差,路过一所大学时,心血来潮去校园里对外开放的餐厅吃了一顿简餐,然后习惯性地发了朋友圈。


几分钟后,有电话打过来,让我颇感意外的是一个年轻同事吴小鹏,工作中没有多少接触,只是礼貌性地留了电话而已。所以愣怔片刻才接起来,听到吴小鹏问,姐,你是在黄淮学院吗?


我说对,我来这边办点事情。


他说我家就在那所大学附近,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告诉我说一声。


我再次愣怔,片刻才说,好的,我记住了,谢谢你小鹏。


我知道他是认真的,并且打电话过来也没有其他复杂原因。因为我们是同事,哪怕并不很熟悉,而我来了他的家乡,他想以这种形式尽地主之谊。这是同事之间最简单朴素的情意,是隔着距离,让你觉得温暖的情意。



有一首歌叫《冬天时我喜欢靠近温暖的事》,里面有这样的歌词:


冬天时我喜欢靠近温暖的事,比如地壳运动时火山温暖的熔岩,比如剧烈摩擦后温度升高的铁轨,比如烈火燎原,比如灯塔覆灭后的海水,比如积雪下经年翻滚的热泉,比如两极之地永不熄灭的日光……


是啊,冬天时我们喜欢靠近温暖的事。可是歌词中的那些温暖,过于炽热,过于宏大和璀璨,难于寻找,不易碰见。它们存在于想象中,想一想就像燃烧了一遍,却也会瞬间冷却和熄灭。


我更喜欢身边随手可得、看得见摸得着的小温暖,即使你不寻找,它也会在某些寒冷的时候出现并靠近过来,陪我们度过这漫长冬季——并让我们因此爱上这冬季的漫长。





作者:宁子
来源:《品读》2020年第2期
主编:孙爱东 | 编辑:张初

点击  在看  让我知道你在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