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社会, 一个不容迟滞的改革话题

国内新闻新闻 / 来源:浙江新闻 发布日期:2019-01-14 热度:139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重建社会, 一个不容迟滞的改革话题
本页地址:http://www.zjw3.com/9734-1.html


导读

这是一个“自我”意识迅速觉醒蓬勃生长的时代。


改革开放最大的收获,当是人的解放。人们从旧体制的束缚、总体性的遮蔽和观念性的贬抑中勇敢地挣脱出来,捍卫每一个生命的尊严和权利,张扬每一种生活的意义和价值。


这也是一个社会“原子化”的进程。它激发了旺盛的社会活力,也丛生出冲动的社会乱象。


诸多公共场所中,不时传出一些惊悚性新闻:


从司乘冲突引发公交坠江、校园门口肇事行凶,到医院诊室暴力伤医、随意遛狗恶意打人……


一点点小小的火星,就可能引爆出一起起突发性事件。


更令人警醒的是其中折射出的社会人心的扭曲和变异:冷漠自私、霸蛮骄横、嫉恨仇视……社会转型中的原子化之变,渐已衍生出丛林化之忧。


寻找“我们”,重建“社会”,这是民众的呼唤,也是改革的取向。



从原子化到丛林化,
一个正在蔓延的社会症候


以往的中国社会,每一个个体都镶嵌在家国同构的框架、高度集中的体制和无所不包的单位之中。如今,我们看到的则是由原子化衍生而来的个体的脱嵌、私欲的膨胀,还有社会的互害。


乡村熟人社会日常生活的私人化、人际关系的功利化,逐渐疏松了乡村内部的团结协作,削弱了个人之间的道德关系。在市场经济和消费主义文化的冲击下,传统的村落文化在衰败,悠久的集体记忆在淡化,那种“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的景象已经淡化为一缕缕遥远的乡愁。


中国城市化的浪潮中,区域迁徙,跨界发展,自由流动,形成了一道道醒目的大地人文景观。涌进城市的2.8亿农民工,还有7300万的城镇间流动人口,在一个个陌生化的场域中,寻找各自的定位,努力争取城市的身份认同、文化认同和社会认同。


互联网的出现,本是一个增进社会交往、拉近人际距离、强化社会联结的崭新契机。出乎意料的是,它却大大弱化了现实生活中的人际沟通能力。基于键盘和鼠标的人机互动,许多人似乎更愿意“宅”在电脑、手机的网络时空里,“宅”在二次元、游戏化的虚拟世界中。有专家叹息:某种程度上,它“杀死”了我们过去愉快的社交生活。



个体化的社会转向,多元利益的分化和拜金思想的裹挟,导致人与人之间的道德情感联系逐渐被“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


市场经济的优胜劣汰,生存发展的巨大焦虑,将许多人的社会交往都简化成了利益关系、竞争关系。


于是,我们看到了价值理性的沉沦、交往理性的淡化,大张旗鼓的只是工具理性的勃兴。


看一看现实中的社交媒体吧,它的出现旨在更大的层面帮助个体构建开放、多元的人脉关系网络,但在使用中已经发生变异。有专家提醒,它已是一种娱乐方式,一种营销工具。


它将友谊变成了一种商品,你的社交生活很可能最后演变成他人的商业模式。更糟糕的是,不少社交媒体竟成了新的网络欺诈平台。


在自我的膨胀和利益的冲突中,人们还感受到了社会“互害”的危险。其中有权力的傲慢和行政的暴力,有资本的贪婪和垄断的侵夺,还有个人在权利受到侵害、利益遭遇剥夺时对社会漫无边际的发泄和孤注一掷的报复。一点点人际摩擦和利益碰撞,就可能引燃我们胸中一团团熊熊火气。


这火气释放出来,就是霸凌之气、怨怼之气和暴戾之气。



在社会的快速变迁中,在利益的急剧分化中,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社会供给的不平等不公正,在公然的现实伤害和鲜明的生存比较中,被放大了,被扩散了,无力感、挫败感和羞辱感油然而生。


经由时间的积累、矛盾的发酵,于是,羡慕嫉妒恨,成了公然表白的社会情绪。但是,化解这一难题的出路应是改革发展、民主法治,而绝非是社会互害。



社会资本流失,
一个亟待破解的发展瓶颈


资本是经济起飞的翅膀。当年市场经济艰难启动之际,物质资本的短缺是一大瓶颈。于是,中国向世界敞开门户,各地竞相出台优惠政策,构筑投资洼地,聚焦招商引资。


继而,中国丰富的劳动年龄人口下降成为新的瓶颈。提升人力资本素质,开发人力资本红利,成为实现产业创新升级的有力支点。当下,正值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发展的转型时刻,以人与人之间社会联结为核心内容的社会资本急剧流失,已是亟待破解的又一瓶颈。如何打破这一瓶颈?


——求解信任赤字。

社会信任,是社会建设与社会治理中不可或缺的道德基础。如今,这一基础动摇了。一些政府官员热衷于不断翻新冠冕堂皇的形式主义,直接影响公众对政府的信任。


资本的逐利取向和贪婪本性中的不择手段、尔虞我诈,是导致市场失灵的重要内生因素。还有改革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贫富分化悬殊、社会分配不公、阶层利益固化,也在直接侵蚀人们对整个社会系统的信任。


我们或耳闻目睹或亲身经历了太多失信的故事,在生活消费中习见的假冒伪劣,在投资理财时上当的设套挖坑,在攀亲交友中遭遇的背信弃义,形形色色,防不胜防。信任危机如同一种病毒,在恶意传播,到处弥散。


令人欣慰的是,建立社会信用体系已经开始行动,依法依规重拳打击“老赖”,已有立竿见影的成效。


——建设合作文化。

市场经济中的竞争是无情的,风险社会里的挑战是严峻的。每一个独立的个体要在竞争的风浪中自由穿行,要在挑战的砥砺中应付裕如,需要的不仅是“一个人在战斗”的豪言壮语,还应有“我们携手共进,一路同行”中的“凝聚力量,燃烧激情”。


有人断言,中国人善分不善合。但也应辨明,这未必就全然归因于中国人先天胎带的秉性,也未必就是其注定不能改变的缺失。关键是如何在生产方式的变革中接续传统的和合文化资源,在建设民主法治的进程中涵养平等协商的精神,在社会信用体系的构建中矫治投机主义者的搭车心理。贵州六盘水农村的“三变”改革中,集体、农民、经营主体“三位一体”“产业联体”“股份连心”的农业经营新体系,就是一个成功的创造。


——力行规则之治。

我们正在建设一个法治社会。法治就是规则之治。一段时期以来不断发生的公共场域冲突事件在叩问:道德的底线、规则的红线何以如此脆弱?


不能说我们还缺少规则,也不能说我们都不懂规则。问题在社会对于规则缺少应有的尊重和信仰。于是,犯规者多有无法无天肆意蛮横霸凌,执法者也不乏心存忌惮以致松弛无度。


过去有“信访不信法”的说法,现在又似乎添了个“信拳不信法”的心态。有人辩称这是弱者无奈的反抗。但值得警惕的是,这种反抗伤害的往往是无辜的他者,消解的恰恰是社会必需的规则。


在以往一些地方政府的维稳思维偏向中,访民已经误读出了一个危险的共识:“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这种认知向更广泛的社会矛盾场域扩散,就可能演变出更多的“谁狠谁有理,谁霸谁得利”的“平庸之恶”。任其蔓延,社会秩序的崩解也就不远了。


须知,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背离法治、纵容恶行滥施暴力的开脱。尤其是弱势群体,只有法治彰显,规则畅行,他们的合法权利,才可能获得坚强有力的保障,社会的公平正义,才可能获得全面充分的伸张。 


  

重建社会,
一个不容迟滞的改革话题


这些年来,我们对经济建设倾注了无限的投入。同时,社会问题的日益凸显,已经一遍遍敲响警钟。重建社会,不容迟滞。人们向往的美好生活,不仅是经济的高速增长,财富的迅速积累,而且有友好型社会的和平安康,包容性发展的多元和谐。


首先,亟须补上全民公共素养这一课。


公民教育,一直是社会建设的薄弱一环。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当从补修我们的公共素养开始。


我们自应学会讲好“自我”。


同时,也应学会讲好“我们”。


我们自应珍爱自己,珍爱家庭。


同时,也应维护社会,建设社会。


因为我们生活其中的,不是一座座孤岛,而是一处处家园。我们自应理直气壮地去争取个人自由,伸张个人权利,追求个人利益。同时,也应真心诚意地去尊重他人意志,维护集体利益,共推社会进步。


我们应当明白,市场经济有“竞争制胜”的逻辑,也有“共享经济”的理念;小康生活有“先富后富”的正当,也有“共同富裕”的价值;文明社会有“自我实现”的梦想,也有“美美与共”的怀抱。传统文化推崇温良恭俭让,还有礼义仁智信,现代社会则倡扬交往理性、契约精神、公共伦理,还有责任意识、社群文化、家国情怀。


其次,应当进一步增强民众的社会参与感。


让广大民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这是改革发展不可松动的价值根基。然而,这里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让广大民众有更多的参与感。须知,改革发展中的每一个个体都是主体。


如果长期忽略他们的话语表达,淡漠他们的创造欲望,孤单、脆弱的个体,滞留于边缘化、碎片化的生存境遇之中,深切地感知着被贬抑、被歧视的区隔和挤压,终将心生嫌隙,我行我素,成为一种另类的格格不入的存在,这就可能给改革发展带来诸多难以弥补的损失,给社会稳定埋下种种难以预测的隐患。


参与产生认同,认同促成融入,融入方能共享。独立自在的原子化个体,正是在参与中学习、养成着公共素质,形塑、矫正着公民品格,编织、增强着社会纽带,从而在社会发展的主流之中找到自己的生存方位,生发更多的尊严感、归属感和责任感。


应对城市人际陌生化的问题,时下有许多社区提出建设“新熟人社会”,借助于各具特色的睦邻文化活动和邻里交流平台,开放公共服务空间,扩大社会力量参与,社区面貌焕然一新。


再次,加快培育更具包容性的社会共同体。


培育制度化的社会网络,构建包容性的社会共同体,是提升社会资本的题中应有之义。在当下不确定性不平衡性日益突出的发展变局中,它可以为每一个独立的个体提供更多的经济资源、文化认同和社会支持。


伴随着社会的深刻转型,社会治理现代化的蓝图日益明晰,那就是鼓励引导广大民众共同参与、社会组织协同合作,在政府、市场与社会的优势互补、良性互动中,打造全民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格局。环顾我们的日常生活,民间公益性的志愿者服务,社会发展型的多元化合作,基层自治性的互助式网络,各具特色。


社会组织的发展,社会结构的优化,社区生活的重构,风生水起。这一切,已经展示出草根社会自主创造的巨大活力,也已日益显现出广大民众建设美好生活的生动愿景。


一个个觉醒了的阳光自信刚健的“自我”,应当从冷漠自私的阴影中穿越出来,从暴戾互害的陷阱旁跨越过去,去寻找、拥抱一群群多元平等包容的“我们”,在互联互通和有机融入中成长、提升,这是在更高境界中的力量凝聚和价值实现。


往期推荐:


(点击图片跳转)


来源:2019年《半月谈内部版》第1期,原标题《寻找“我们”》

作者:苏北


主编:孙爱东

编辑:郑雪婧

爱我,就给我  好看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