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奥训练基地,背后有着百年传奇

新年伊始,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考察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备赛工作。期间,他来到二七厂冰雪项目训练基地,察看冰雪运动科学训练、运动员康复治疗、体能训练等情况。组员们知道吗?这个现代化的冰雪项目训练基地,前身是一座有着100多年历史的机车厂,这里还曾是中国工人运动的摇篮。百年机车厂怎样变身为冰雪项目训练基地

新年伊始,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考察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备赛工作。期间,他来到二七厂冰雪项目训练基地,察看冰雪运动科学训练、运动员康复治疗、体能训练等情况。

组员们知道吗?这个现代化的冰雪项目训练基地,前身是一座有着100多年历史的机车厂,这里还曾是中国工人运动的摇篮。百年机车厂怎样变身为冰雪项目训练基地?今天,小组就跟大家聊聊一段传奇。

这个冬奥训练基地,背后有着百年传奇插图1

1月4日,习近平在北京考察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备赛工作。图为4日下午,习近平在二七厂冰雪项目训练基地六自由度训练馆考察。新华社记者 燕雁 摄

站在高大的机车车头上,李大钊不时挥舞着手臂,向台下工人讲述“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由来、介绍8小时工作制……这是热播剧《觉醒年代》中的一幕。故事发生的地点,正是北京二七厂车间。

这个冬奥训练基地,背后有着百年传奇插图3

《觉醒年代》剧照(图源:网络)

在许多老北京人记忆里,丰台区长辛店一带有个二七厂,前身是1897年建的卢保铁路卢沟桥机厂,1900年迁往长辛店后,厂区再也没变过。这里不仅孕育了北京最早的一批产业工人,而且是京汉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的策源地之一,被誉为“北方的红星”。

1920年底,北京共产党小组成立,提出“到工人中去”的口号。当时,铁路工人生活困苦,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薪水遭层层盘剥,上班时间连喝水、说话都要被罚钱。机厂里流传着“成年累月做牛马,吃喝如猪穿如柳,军阀刀鞭沾满血,工人何时能出头”的歌谣,工人们也把长辛店叫作“伤心店”。

为了唤醒工人的阶级觉悟,李大钊、邓中夏等共产党员来到长辛店创办劳动补习学校,宣传马克思主义。

一天晚上,李大钊在黑板上写下“工人”二字,对大家说:“工人最伟大,工和人两个字接在一起就是个天字,工人顶天立地。”有人问:“工人伟大,为什么受穷呢?”邓中夏回答:“受穷不是命中注定的,也不是八字不好,是军阀和厂主剥削的。”他告诉大家,要想不受穷,大伙就得抱成团。用“工友”来称呼工人,最早就是从长辛店开始流行的。

很快,长衫先生与短襟工人打成一片,一批批工人党员逐渐发展起来,掀起了一场场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

1921年5月,长辛店1000多名工人召开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大会,成立长辛店铁路工人会;1922年8月,长辛店3000多名工人罢工,提出增加工资、8小时工作制等要求,最终取得胜利;1923年,为“争自由、争人权”,京汉铁路3万工人大罢工,军阀大肆屠杀罢工工人,葛树贵、吴祯等多位烈士血洒长辛店……

1956年3月,毛泽东在听取铁路工作汇报时说:“中国工人运动还是从长辛店铁路工厂开始的。”

这个冬奥训练基地,背后有着百年传奇插图5

1922年4月,长辛店工人俱乐部工友们合影留念。(图源:北京日报)

 

“长辛店铁路工厂的第一台蒸汽机车,结束了工厂只能修理,不能制造的历史!”1958年6月,《工人日报》在一篇报道中记录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

新中国成立后,“长辛店铁路机厂”改名为“长辛店机车车辆修理工厂”。1958年,全厂职工克服技术难题,生产出第一台“建设型”蒸汽机车,仅80多天后,又生产出新中国第一台内燃机车。工厂也凭此获得“新中国的火车头”的美誉。

两部机车是怎样在短时间内制造出来的?工人们回忆,当时不会设计图纸,就跑到各地借图纸学习;工厂生产制造设备有限,就到其他厂子借用相关器材;厂长、主任全部到车间参与生产,一起研究遇到的疑难问题……大伙儿吃喝睡都在车间,谁也不想离开、不肯离开,一定要一起干。

1966年,工厂正式命名为“北京二七机车车辆工厂”,以纪念历史上的“二七”大罢工。尽管后来又几经更名,但都保留着“二七”两个字。

2018年3月,在北京疏解首都非核心功能中,跨越两个甲子的二七厂宣告停产。公司转型、工厂外迁,站在发展的十字路口,“二七”的老品牌怎样延续?见证历史的老厂房如何处理?

二七厂决定,对老厂房进行全盘保护,并依托其悠久的历史,打造二七厂“1897科创城”。曾经的生产车间,化身文创空间、餐饮酒吧;用来制造内燃机的镗床,形成层层叠砌的水空间;沿路设置的道旗,采用的是工人设计制造的小型起重机;还有铁锹头的热带鱼、齿轮的路灯基座、三通和拨叉焊接的小鸟……

2020年,二七厂“1897科创城”成功入选北京百家网红打卡地。

这个冬奥训练基地,背后有着百年传奇插图7

二七厂“1897科创城”内景(图源:网络) 

以往,国内缺乏专业的冰雪运动训练场地,很多冰雪项目的国家集训队,需要长期在国外驻扎,不仅训练成本高,科研保障也十分受限。能不能在北京建一座集训练、科研于一体的国家级冰雪运动“大本营”呢?

对二七厂来说,闲置下来的老工业基地,正好可与体育产业相结合,对工业遗存进行保护再利用。2018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和二七厂签署协议,决定利用部分老旧厂房,建设一座冰雪运动训练科研基地。

不过,干工程的人都知道,改建有时比新建还难。老旧厂房改建不比在白纸上作画,必须考虑怎样保护好二七厂的历史遗存,能不破坏的东西一点都不能破坏。

比如,新建的体育风洞实验室,原来是个柴油机实验场地,改造过程中,污染的土壤修复净化后被回填利用;车间顶部的天车,被原地利用改造成风洞实验室的检修平台;还有一株20多年树龄的雪松,园林师傅花了25天,从建设工地移植到厂区树林……这些都是“绿色、共享、开放、廉洁”办奥理念的生动实践。

2019年9月,国家冰雪运动训练科研基地在二七厂正式落成。中国首个体育专业风洞实验室、首个标准的室内轮滑训练馆、采用空气能供暖的体育场馆……外观“平平无奇”的厂房里,有着许多“国际领先”“国内首个”。如今,已有多支国家队在二七厂“安家落户”,潜心打磨技术细节,积极备战北京冬奥。

从“中国工人运动的摇篮”到“新中国的火车头”,再到北京网红打卡地,有着100多年历史的二七厂,又将结下一段精彩炫目的冰雪奇缘。

 

文/静玄

编辑/钟祺

资料来源/人民日报、北京日报等

原创文章,作者:浙江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jw3.com/3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