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短篇小说:报仇

0
回复
736
查看
[复制链接]

4

主题

53

帖子

7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8
发表于 2021-5-2 02: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25505eaeb8e53ea8eer8z.jpg

作者:李向东 

这天是八月十五中秋节,“黑小鬼儿”(外号)早就憋足了劲,在泡沫保温箱里存了十多天的河蟹,活的、死的,专等这一天出售呢——因为越来越多的顾客嫌买早了不好保管,容易死,专等这一天现吃现买呢。可是,从傍亮醒来,“黑小鬼儿”就眼跳,是右眼。他知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的俗话,虽然他不迷信,却也心里七上八下——会不会是不祥之兆。

尽管如此,他不能改变“既定计划”——因为今天是‘决战日’,绝不能闭门不出,如果放到明天会赔几千元。为了早日致富,要迎着风险上,‘死活’都要卖个好价钱,而且务必今天卖完。明天大降价,省得越多损失越大,弄不好还会把今天挣得赔进去。这是规律,自己吃过这种亏,不可不防。死蟹,当然要掺进去。自己损失顾客补,想亏到老子头上,没门儿!要不是他们专等今天买,我还死不这么多。他撕了豆瓣大一块白纸,贴到右眼皮下,狠狠地说:“跳,跳,让你‘白跳’!”于是,他开着装满货的“板的”(电动三轮出租车),放心大胆地上了路。 

太阳还没出来,“黑小鬼儿”拉着货来到他的临时售货点——县城东北角“青榆”线公路边。这条路,北通高速和大山,南通海岛,南去车多是运山皮土石的大翻斗,北去车多是运铁粉的大型车。加之其他各型车,来来往往,蚂蚁搬家似的。中秋节了,外地人看到渤海湾的土特产河蟹不会放过,因为比他们老家便宜多了。“黑小鬼儿”善用假秤,能掺死蟹,所以把这里看做自己在关键时候卖货、骗人、发财的临时“风水据点”。

趁来往车辆还不多,“黑小鬼儿”抓紧时间打蟹包。太阳升起来,车辆渐多时,他戴着草帽,站在公路边,在火辣辣的太阳照射下,眼巴巴地看着南来北往的车,盼着人们来买河蟹。他想起刚才打的蟹包心中一阵暗喜——每个兜里都埋了死蟹。他提前半月(晚了会涨价)存了很多货,前些天不好卖,天天死,这些死蟹他没舍得扔,都给顾客留着。他这个位置的优点是掺假缺秤难以来找,因为买主都是南来北往的外地人。

他不满足于摆在路边的招牌,尽管两面都写着“河蟹”两个特大的黑字,所有往来的车辆都能看到。他站在摊位前,冒着车辆带来的滚滚烟尘,像迎接财神似的,面带微笑,向每一辆驶来的车辆频频招手,急切地盼着主顾把车停在他的摊位旁。他知道越好的车越值钱,不过,他连运废品和猪圈粪的农用车也不放过。他一会儿卖一兜,一会儿卖一兜,有时一起卖两兜。兜兜用的都是假秤,不好糊弄的给九两,好糊弄的给八两,甚至七两,每兜的利润是进价的一倍。他像进入角色的演员,完全投入,与平时判若两人。“良心算什么?人心都是黑的,当不了大骗子就当个小的吧!”他背着滚滚的烟尘想。

傍晌,他发现一些顾客很面熟,他断定是县城里的居民。“县城里有卖河蟹的,他们来这儿,只能是里边卖空了。”“黑小鬼儿”不愧为“黑小鬼儿”,精明着呢。他这样想过,看了看保温箱里剩的河蟹还有多少,决定马上涨价,每斤多挣一元的机会他也不会放过。

“还有吗?”从一辆疾驶而来的轿车里下来两个小伙儿,急切地说,“我们买得多!”

“黑小鬼儿”打点完了两个嫌贵,却依然买了个县城里的年轻女人,从保温箱里给两个小伙掏出几兜。小伙们没看上,嫌小,翻箱倒柜地看了车里车外所有的河蟹,问了价,撇着嘴说“又小又贵!”

“我也愿意进大的,进贱的,哪儿有?就这还起了三点钟的早,挤破了衣服抢到的。嫌小嫌贵,哪儿大、哪儿便宜,到哪儿买去吧!”“黑小鬼儿”最讨厌这些嘴上没毛、不知深浅地“愣头儿青”。

“黑小鬼儿”踏实极了,心里跟凉水似的——“又小、又贵,还不见得够卖,我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一会儿,那辆轿车“嘎”的一声开回摊位前,两个小伙儿急速下车,异口同声地说,“还有吗?我们要四箱!”

“可以,不过又涨价了——每斤涨五元!再跑还涨!”“黑小鬼儿”断定县城里一个蟹腿也没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两个小伙儿是县城的本地人。

两个小伙儿求“黑小鬼儿”别涨价,“黑小鬼儿”哪里肯让?小伙儿们自认倒霉,边挑边说:“死了吧?”

“黑小鬼儿”拎过一兜,敲着兜底兜面的一只只螃蟹,瞪着眼睛说:“哪儿的事?!”果然,敲哪只,哪只蟹的爪就伸缩一下,两个小伙儿信以为真。

“给够秤啊!”过秤时一个小伙儿认真地说,“不够找你来!”

“黑小鬼儿”指着台秤显示屏说:“看好啊,一两不缺!”。心说,“不够找来,够路费吗!”

“快加冰、装箱,我们还等着上北京呢!”

“这种蟹上北京?本地有钱人都不吃!”“黑小鬼儿”边装边想,“昨天还又大又便宜,偏不买,活该!”他疑心重重地打点走了两个小伙儿,因为他们不让粘箱。

怕什么有什么,这辆车刚走一会儿,又“嘎”的一声开回来。下了车的两个小伙儿铁青着脸,怒气冲冲地直奔“黑小鬼儿”。“黑小鬼儿”做贼心虚,知道大事不好,心慌意乱地等待“灾难”的降临。

“老板,你卖死蟹,还用七两秤,心也太黑了!”他们把四箱河蟹往地上一摔,其中一个眼睛喷火的小伙儿愤怒地说。

“这是我的蟹吗?你们是看着装的,个个活,一两不缺,是不是?绕一圈回来说不够秤,说死蟹,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什么?你,你就这样做买卖吗?!”两个小伙挤向车门,从泡沫箱里掏出他剩余的河蟹,掏一包摔一包,然后用脚踹。边踹边说,“让你黑!让你黑!”踹完了河蟹又来踹秤,幸得“黑小鬼儿”眼疾手快,抢先抱在怀里,不然必被踹个粉碎。那个眼睛喷火的小伙儿又疯了似的来踹他的电动三轮车,另一小伙儿有些理智,拉住了他的一条胳膊。怎奈这个小伙儿余怒未消,用另一只手拉断了车前头露着的几根电线,又以继续踹车相要挟,要回了河蟹钱。临走,这个踹车的小伙儿看着“黑小鬼儿”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你贴了纸,是‘白贴’!”

“我的螃蟹呀!我的螃蟹呀……”“黑小鬼儿”哭着收拾他那一摊烂螃蟹,先分批倒入一只大桶,然后一兜一兜重打,还是死的在里边,活的在外边,只是死的太多,多得勉强覆盖过来,只能等天黑后再卖,去骗更傻更粗心的人。

他到晚九点多才卖完,死蟹依然卖了好价钱,都卖给了路过的外地人。明天不能来这里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免得再被找上门来。

“黑小鬼儿”的车大灯和左右转向灯都不亮,他不懂电路,只得摸黑开回家。他边开边想两个小伙儿找他算账的倒霉事,越想越懊丧,越想越走神。开到没有路灯的北外环中段时,“咣”的一声巨响,撞到一辆满载山皮土石,停靠在路边,开着双闪(其实和不开差不多,灯上糊了一层泥)的大型翻斗车尾部。大翻斗司机马上打了“120”。在送往医院途中,“黑小鬼儿”祈求大夫转告他儿子:“务必……给我报仇——今天……有个卖鞋的小伙儿,拽断了……我的几根电线,灯都不亮了,我才撞了车……”由于伤势过重,“黑小鬼儿”刚进急诊室就咽了气。  

急诊室一名女护士是“黑小鬼儿”儿子的同学,认识“黑小鬼儿”,她受急救车大夫委托,给“黑小鬼儿”儿子打电话,“黑小鬼儿”儿子火速赶来,听同学说了急救车大夫转告的父亲“临终遗言”。不过,儿子是思想和性格与父亲迥异的人,他早就知道父亲做买卖骗人,并以此为耻,只是父亲从来不听他的劝告。他早就担心父亲出事——挨骂、挨打,找上门来算账,只是没想到他追尾。儿子在心里问自己:“在茫茫人海中,去哪儿找这个小伙儿,纵然找到,他对父亲的死负有责任么?”

……儿子趴在父亲的骨灰盒上,悲痛地哭着告诉父亲的亡灵:“爸,恕孩儿不孝,我没法为你报仇啊!你要是凭良心做买卖,咋会有今天?!”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