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聊斋故事:成仙

0
回复
656
查看
[复制链接]

5

主题

48

帖子

8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1
发表于 2021-5-2 18: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成仙

南中有个选仙场,在陡峭的悬崖之下,崖壁的高处有个洞穴,相传为神仙的洞窟,每年中元节,来自五湖四海的修道之人便齐聚于崖底,修建仙坛,摆供焚香祭祀,七日之后,众道人会推选出一品性高洁,德高望重之人,端立于坛上。

185706eqjsbenitejivezi.jpg

众人则拉着他的衣袖诀别,然后退至远处遥遥膜拜其成仙,不多时,便会有五彩祥云自仙人洞口渐渐而下,落至坛场,被选中的道人衣冠不动,合双掌乘云而上,入仙洞而去。

观者无不流着眼泪羡慕,向着仙洞跪拜,渴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得道成仙。

却说这一年,又有一道人被选中,其有一好友,是个僧人,得知此事后前来与他诀别,给他带来了一斤雄黄,告诉他说修道之人最喜此物,要他放在腰间,莫要丢了。

道人很高兴,遂带着雄黄上了仙坛,不多时,果然有彩云降落,接引道人去了仙洞。

几日之后,众人闻到山崖附近有恶臭,都不知是怎么回事,又过了十多天,有个猎人借助绳索攀爬到了仙洞里,见洞中有条几丈长的蟒蛇,已腐烂多日,臭不可闻。洞里面人的尸骨堆积成山,皆为那些“飞升成仙”的道人。

所谓的五彩祥云,原来竟是巨蟒吐息的毒气,它以此来引诱无知的道人,可怜道人们还以为能飞升入瑶池,却不知是填了巨蟒的肚子,真是可悲啊!

译 ·《玉堂闲话》

饿妇

开元二十八年,武德县有户人家,家里有三口人,一个年长的妻子婆和她的儿子儿媳共同生存在一起,因为家境非常清贫, 常常无米下炊,吃了上顿没下顿,尤其的家里的媳妇,因为丈夫要出去做夫役,总不能饿着肚子干活,所以要吃饱。

在那个百善孝为先的年代,婆婆自然也要善待,锅里的米要先给婆婆盛满,到末了也就只能委曲自己了,每天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

时日一久,她被饿得面黄肌瘦,头昏眼花,走路都是轻飘飘的,每天做梦都想要吃顿饱饭。

却说一天,她以为自己腹中难熬,直吐酸水,请来村子里的郎中,郎中把了把脉,笑盈盈的道了声喜,告诉婆婆说她这是有身孕了,婆婆很高兴,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但媳妇却只是苦笑了一声,家里穷得都揭不开锅了,三口人尚且吃不饱,再添个孩子,不是更窘迫了么!孩子生下来就要过这种每天饥肠辘辘的日子,又有什么值得欣喜的呢!

当天晚上,婆婆破天荒地头一回亲自下厨,给儿媳做了顿饭,让儿媳吃了个饱,这是她嫁过来后头一次吃的顿饱饭。

以后她在家里的地位水涨船高,婆婆以及丈夫都前所未有地照料着她,把自己的饭省下来让她吃,不知是不是因为肚中怀有孩子的缘故,她却感觉自己总也吃不饱,刚刚吃过饭,没过多久便又饥饿难耐,自己的肚子仿佛变成了一个无底洞,总也填不满,而她对食品的渴望也越发的剧烈,难以自抑。

一晃到了临产的日子,丈夫外出干活没有返来,婆婆和邻居一个老太太照顾她,孩子生下来后,她已经累得虚脱了,嘴里有气无力的喊着饿。

婆婆抱着孩子,脸上笑出了花儿,是个男孩,儿子有后了,她沉溺在为人祖母的喜悦中,一时也没顾及到儿媳妇,过了许久才将孩子交给邻居照看,自己去给儿媳烧饭。

期间儿媳不停不停地喊着饿,很急切的样子,不大会儿,饭做好后端给了儿媳妇,她望着眼前的饭双眼冒光,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顷刻间风卷残云般,一锅充足几个人吃的饭都被她一扫而光。

然她却仍然意犹未尽的喊着饿死了,饿死了。

婆婆无奈,只得又去给她下了碗面,一碗面又下肚后,她恳求般地望着婆婆,说自己还是饿,肚子饿,饿死了。

婆婆听后顿时变了脸色,哪怕儿媳刚刚生下了孩子,身子衰弱,可也不能这么可劲地吃吧,要知道,刚才她可是吃了百口好几天的口粮啊!

但想到小孙儿还要靠着儿媳喂奶,没有奶水喝不成,她便又不情不肯地进了厨房。

媳妇躺在床上,肚子咕咕地叫着,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喊,它说饿死了,饿死了。媳妇快要被饿得昏迷已往,连意识都有些不清晰了,她颤颤巍巍的站起家来,在饿意的驱策下,找到了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瓷盘,里面有几页干饼,那是丈夫今天的口粮,那饼又干又硬,他却三两口便吞了下去,咽了口唾沫,意犹未尽的舔舐着盘子。

邻居老太太恰恰看到这一幕,她很吃惊,媳妇的神色,好像有些不对劲,她赶忙跑出去喊婆婆,婆婆进屋后见儿媳把饼给吃了,很是生气,刚想要谴责她,她却抬起了头,阴森森的开口说道:“婆婆不要生气,我把孩子吃了就不饿了。”

婆婆听后惊诧地看了看邻居,邻居也望着婆婆,两人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听到的话,这时媳妇忽然抱起孩子就往嘴里送,婆婆吃了一惊,赶忙阻拦,但媳妇忽然变得孔武有力,她一个老太太又那里能拦得住,眼看着儿媳容貌外形诡异,满嘴鲜血的啃噬着小孙儿的血肉,婆婆被吓得六神无主,一声尖叫,夺门而逃。

过了许久,婆婆才在外面回过神来,“孙儿!我的小孙儿怎么样了?”她颤颤巍巍的推开屋门,见儿媳手里空空如也,孩子已经没有了,儿媳打了个饱嗝,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嘴角尚且留着一抹鲜血,她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说道:“终于吃饱了。”

言罢,便倒地不起,婆婆近前一看,见她已经没有了气息。

译 ·《纪闻》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