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美陆战队有多难打?志愿军2个营攻击死鹰岭,直至冻僵在阵地上

20
回复
478
查看
[复制链接]

3

主题

34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发表于 2021-5-3 01:45: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50年11月27日,长津湖战争打响的当天夜里,志愿军20军59师177团1营奉命攻击死鹰岭。

为了确保首战必胜,59师师长点名师攻击力最强的177团1营1连先期发起攻击。

位于下碣隅里到柳潭里的中心地带的死鹰岭,陆战1师叫德洞山。其三面悬崖陡峭,中心是长约900多码凹地,远远望去,宛如扣一只巨大的马蹄铁,扣在了成U型弯曲的江咸公路东侧。

一旦长津湖战争打响,柳潭里和下碣隅里的陆战1师无论进退,易守难攻的死鹰岭都将是唯一的生命线。而假如志愿军掐断这里,陆战1师将不战自溃,这也是利兹伯格命令陆战7团2营F连,离开下碣隅里北上防守死鹰岭的由头。

当天下战书,F连连长巴伯详细勘察过地形后,将麦卡锡排部署在顶部,将皮特森排和M•邓排放在左右两翼,将连部和施密特的迫击炮排设在了山脚下。

巴伯苏息之前,命令灭掉了所有的火堆,各排四分之一人当值,并一再警告部下:“当心下一秒中国人的攻击!”

上弦月下的死鹰岭,显得更加冷峻。脑筋里不断闪现志愿军“下一秒攻击”动机的巴伯,靠几口葡萄酒才昏昏睡去。

014509htx2kc2hzgoqkkxk.jpg

死鹰岭——德洞山地图

此时,反穿着棉衣的志愿军20军59师177团1营1连,正静静靠近了死鹰岭的山底下。

“连长,死鹰岭到了。”尖刀班班长夏文祥指着死鹰岭,朝死后的1连长王龙保陈诉说。

膀大腰圆的1连长王龙保抄着山东泰安腔道:“他奶奶的,还真像一只死鹰。”

“这个死鹰岭什么来头?”王龙保悄声问朝鲜语联结员。

“死鹰岭是这一带的最高峰,连鹰都飞不过去。”

一会儿,我们就让这只死鹰动起来。”王龙保挥手发出了命令:“上!拿下死鹰岭”

此时的死鹰岭上,月清风冷,沉寂如水。

夏文祥带着两名兵士轻踩着积雪,静静摸上了麦卡锡排阵地前,用匕首干掉了躲在岩石后避雪躲风的两名哨兵。

领导1排和2排紧随厥后的王龙保,指着不远处钱坑里的鼾声四起的睡袋,小声命令说:“先用刀,再用枪。”接着带人爬到浅坑边,接连捅死了一个班的F连士兵。

这时,干掉了山顶哨兵的夏文祥,急速朝王龙保方向移动,不意一脚跺在了一个睡袋上,内里的美军忙乱中弄响了身边的自动步枪,夏文祥立即将其一枪毙命。

王龙保见偷袭不成,急遽高声喊道:“开火!”说罢,端起汤姆枪就是一梭子。

片刻,麦卡锡排被打得鬼哭狼嚎。匆忙钻出睡袋的排长麦卡锡,领导剩下的人边打边朝二线阵地逃去。

这时,1连引导员王永奎领导3排也冲了上来:“3排,立即清理战场,找一个活口。”

一名细心的志愿军兵士,用刺刀挑开了一块雨布,俘虏了在睡袋里装死的3名美军。

王永奎命令道:“押下阵地,立即送到师里。”

“引导员,师长要一个活口,你给弄了3个。”王龙保提着汤姆枪走了过来。

王永奎看了一眼附近的地形:“这个死鹰岭,够险的啊!”

王龙保道:“不险,能让我们1连打头阵嘛!

014511hx8xdoernmejur8n.jpg

长津湖战争中的志愿军

这时,王龙保听到了侧翼山梁上皮特森排阵地传来的叽哩哇啦的喊啼声,立即命令队伍:“奶奶的,听动静也是美国佬,打他个舅子的!”

引导员王永奎提示说:“团里给我们1连的使命是守住1636高地主峰,是不是请示一下?”

“不消请示!”1营长高福成带着通讯员爬上了阵地:“那里有仇人,就往那里打!

王龙保随即让王永奎领导3排留守已经占领的阵地,自己领导1排、2排朝皮特森排据守的山梁杀去。

夏文祥带着尖刀班不绝冲锋在前,等打到山梁半腰时,F连的4挺机枪突然开火,夏文祥和1尖刀班大部中弹就地断送。

尖刀班仅剩下的兵士邱德玉,吼叫着接连打出了6枚手榴弹,伤亡惨重的皮特森排丢下4挺轻机枪,仓皇朝与麦卡锡排联合处撤离。

只身攻上山梁的邱德玉,摸起一挺机枪咬着牙猛烈开火,直到面前没了人影还在疯狂地射击。

“邱德玉!”王龙保赶了过来:“你面前还有仇人吗?”

“连长!”邱德玉哭着说:“我们尖刀班只剩下我自己了!”

王龙保骂了一声“奶奶的”,转身吩咐通讯员,命令李玉海的1排立即割裂皮特森排与麦卡锡排的接洽。

王龙保又转身吩咐跟上来的2排长赵殿忠,将排里的马克沁重机枪和缴获来的4挺轻机枪一字排开,掩护2排兵士冲锋。

不一会儿,赵殿忠指挥得5挺机枪吼叫起来,雨点般的子弹瓢泼般射向了前方。火力掩护下的李玉海1排,立即发起了割裂攻击。

此时,F连一度停止了的无线电突然响了起来。连长巴伯急遽朝下碣隅里的炮兵H连报出了参数坐标,没出几分钟,长途榴弹炮呼啸着落在了事前标识好了的地域,死鹰岭顿时被打得飞了起来。

王龙保见割裂皮特森排和麦卡锡排不成,又遭到了长途炮火的拦击,急遽带人返回了3排阵地,居高临下继续压抑住了麦卡锡排。

拂晓后,巴伯指挥兵合一处的麦卡锡和皮特森排,在F4U海盗机和炮兵H连的火力掩护下,朝1连占领的主峰阵地发起了三面攻击。

王龙保深知白天战斗凶多吉少,于是告急动员剩下的兵士:“看到了嘛,仇人仗着飞机大炮陵暴我们,可我们1连是全军的大功连!啊!我已经得了1枚三级人民英雄奖章,抗美援朝我要争取第2枚!

王永奎也鼓舞着兵士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报效祖国的时间到了!没有命令,我们绝不撤离!”

见F连三面围过来,1排长李玉海和2排长赵殿忠领导1个班的兵士,准备前出反击主阵地下的一个小山包,可还没等攻上山包,李玉海就断送在一挺潜伏射击的机枪火力下。

赵殿忠用手榴弹将潜伏的美军机枪打哑,领导仅剩下的机枪手郑书芳冲上山头后,与来不及撤离的7名美军拼起了刺刀。二人各自撂倒一名对手后,刹时被5名美军三面围了起来。

“你们各自对付一个,剩下的我包了。”这时,王龙保赶到。

身世武术世家的王龙保,一个跨步刺中了对面大个子的腹部,拔出刺刀的同时枪托顺势一挥,又砸向了右边的小个子的脑壳。见第三个胖子乘隙搂住了自己的胸腰,王龙保双手捏住胖子的手腕,吸气缩身下蹲后摔趁热打铁,将胖子摔在一块石头上,顿时七窍出血,就地毙命。

“好功夫,连长!”各自好不容易干倒对手的赵殿忠和郑书芳,也喘着粗气跑了过来。

这些舅子,再来3个,老子照旧屠戮了他!

突然,一梭子自动步枪打来,王龙保猝然倒地闭上了眼睛。

“郑书芳!”赵殿忠放下王龙保,愤怒地高呼:“用机枪打这些舅子!”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王龙保,满腔肝火的郑书芳起家端枪,毫无遮拦地朝沿着山沟继续冲来的C连猛烈开火。

这时,兵士张宝先也端着一挺轻机枪冲上来了,合力将反击的F连压了下去。

赵殿忠提着冒烟的汤姆枪对张宝先说:“你不守在主阵地上,来这干嘛?”

“打美国鬼子呀,2排长!”

“引导员呢?”

“在主阵地上,他让我来打增援。”

“这里有我和郑书芳,你回去!”

“连长呢?”张宝先问。

“光荣了!”

“那我更应该留下。引导员说了,打反冲锋一定要前出主阵地。”

赵殿忠命令道:“你回主阵地上,狠狠打这些美国舅子!”

张宝先收起了机枪,急遽转身爬回了主阵地。

014512psmiyw8v9bmmmgp6.jpg

战斗中的志愿军

死鹰岭的主阵地上,志愿军1营见习医务员罗世清一面抢救伤员,一面解下他们身上的子弹和手榴弹,随时供应还能战斗的兵士。

“罗世清,你过来!”罗世清听到了引导员王永奎的声音。

“引导员,你负伤了。”

“给!”罗世清将手中一枚已经打开了保险的手榴弹递给了罗世清。

看着胸部咕咕冒血的王永奎,罗世清打开了抢救包:“引导员,我给你包扎。”

王永奎摇了摇头,非常艰难地说:“不了!”

“引导员!”罗世清哭了:“你有什么指示?我去转达。”

“打!打!打!……”王永奎蹦着单字接连喊了三个打,突然闭上了眼睛。

这时,张宝先抱着机枪猫腰爬上了主阵地。看着已经断送的引导员王永奎,张宝先一把抛弃了棉帽子,高声吼道:“引导员和连长都断送了,大家都听我指挥!重伤员下阵地,其他人查抄弹药武器,一会儿狠狠打这些美国佬舅子!

不一会儿,巴伯指挥F连又发起了第二次攻击,1连1个班的兵士,寡不敌众,全部断送在阵地上。

此时,志愿军20军59师的师指里,冻得瑟瑟发抖的师长戴克林正等着1连的消息。

戴克林的打扮颇有些有点怪,头戴高级貉绒皮帽,脚登枣赤色纹皮单皮鞋,单衣外面披了一件日式毛绒军大衣。

师政委何振声清晰,貉绒皮帽是离开兖州前上级专程发给头上有到处伤疤的戴克林,枣赤色纹皮单皮鞋也是驻军上海时发的,日式毛绒军大衣是保镳员不知从那里找来的。至于身着单衣,这和自己一样,团以上千部棉装量体裁衣,量倒是量了,可还没出工厂,队伍就到了朝鲜战场。

这时,师侦查科长戴焕琪走进陈诉说,1连捉了3名俘虏。何振声过去一审,问出了一个令人受惊消息:守卫死鹰岭仅有陆战1师的1个连。

戴克林听后,表情顿时告急起来。

“这个陆战1师我们照旧不相识,立即将俘虏送到军里,搞清他的详细情况。”何振声命令戴焕琪说。

“看来,我们碰上对手了。”戴焕琪走后,何振声一把夺过了戴克林手中的茶叶烟。

“这个陆战1师……是个对手。”戴克林又要过烟来吸了一口,可满身照旧发冷。

“老伤口痛了吧?”何振声问:“要不要装个热水袋,焙一焙?”

“痛……痛……”戴克林结巴的更厉害了,猛地摘下了貉绒皮帽,扔到了桌子上:“痛……痛他娘的!”

“你的脑壳可招着不得凉!”何振声给戴克林戴上了帽子:“看看你这脑壳,坑坑洼洼,满头的伤疤。”

戴克林重新到脚这七处伤疤。头部的3处伤是1932年8月红四方面军围攻麻城留下的,臀部的伤是1933年5月在川陕苏区空山坝战斗留下的,左腿和脚底的伤是1937年2月河西走廊永昌战斗被子弹打穿的,1947年11月的砌山战斗又把左小腿打得骨折。这些老伤口每到阴冷天都要发作,何况朝鲜零下30多度。

这时,参谋长栗亚急匆匆走了进来,又陈诉了一个不好的消息:1营1连全部断送。

戴克林抓起电话命令177团团长:“白天丢了的……阵地,夜里必须……夺返来!”

177团团长组织1营2连、3连,并配备了4挺马克沁重机枪,连夜继续攻击死鹰岭。

当夜破晓2点,明月高挂的死鹰岭上空,突然被一阵云团覆盖。

此时,177团一营2连、3连乘隙越过了公路,朝死鹰岭发起了攻击。仅仅半个小时后,遭到猛烈攻击的F连麦卡锡排,只好朝主峰阵地退去。

眼见阵地危在旦夕,F连连长巴伯急遽喊来下碣隅里炮兵H连的炮火,覆盖了志愿军占领的几个山头,这才一时守住了阵地。

突然,177团搬上公路对面山脊上的4挺马克沁重机枪吼叫起来,卧倒在山头的志愿军兵士又呼喊着发起了冲锋,已经伤亡过半的F连再次陷于岌岌可危中。

014513iso37ghggxxg355z.jpg

志愿军重机枪阵地

一脸惊恐的连长巴伯,只好再次命令炮兵H连的前线观察员坎贝尔中尉:“必须干掉对面的重机枪,否则我们都过不了这个夜晚。”

坎贝尔细致观察过后,将重机枪的坐标用无线电报给了炮兵H连后,随即命令F连的迫击炮炮长欧莱瑞待命准备。

死鹰岭隔断下碣隅里7英里,这将是炮兵H连一次前所未有的夜间远隔断炮击。坎贝尔详细交代欧莱瑞,当试射炮弹降落时,必须同时发射2发照明弹以便看清弹落点,为榴弹炮第二次齐射修正准确的目标。

“4门炮待命。”瑞德陈诉说。

坎贝尔随即对着无线电喊道:“开火。”

耳麦里传来了瑞德的声音:“4发炮弹出膛。”

当155mm榴弹炮轰鸣着穿过山峰和峡谷,先后降落在对面的山梁上时,欧莱瑞的迫击炮照明弹正好在空中点亮。坎贝尔一看根本无需修正,急令瑞德又打出了一组齐射,177团的重机枪阵地顿时消失在飞起的冰雪、乱石和树木中。

“停止炮击!”坎贝尔对着耳麦喊道:“目标被扫除,使命完成。”

瑞德不信赖第一次齐射就扫除了目标:“重复‘停止射击’背面的话……”

坎贝尔得意洋洋地喊道:“目标被扫除,使命完成。”

见失去了前线仅有的4挺重机枪掩护,志愿军1营2连、3连只好停止了攻击,巴伯的F连又一次转危为安。而此时的F连,伤亡也达到了三分之二。

今后,59师177团又动用了预备队3营接连攻击了3个晚上,却依然没有拿下白天有飞机掩护,夜里有155mm榴弹炮增援的死鹰岭。

12月2日中午,先行撤离柳潭里的陆战7团1营已经与死鹰岭的F连汇合,戴克林急令177团3营迅速占领1519高地。

1519高地位于死鹰岭的东侧,是陆战1师撤往下碣隅里防御圈的必经之路。此时,27军79师和94师正追着逃跑的仇人屁股背面打,若177团3营在1519高地当面截住,陆战1师仍难逃被聚歼的命运。

此时,志愿军177团3营仅剩下了60多人的战斗队伍,而这60多人的战斗队伍照旧一支暂时组成的队伍。

为了掩护这支阻击队伍机动,59师师长戴克林调用师预备队176团,在死鹰岭一线浴血激战,直至迟滞了陆战1师的夜间行动。

12月3日拂晓后,有了空中飞机掩护的陆战1师继续撤离,可在1519高地上埋伏了大半夜的177团兵士,却全部冻僵在了阵地上。

听着山下美军轰轰隆隆仓皇退却的嘈杂声,志愿军兵士不消说打枪,就连一枚手榴弹也扔不出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仇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争先恐后地挤过局促的地段夺路而逃。

下战书,奉命朝下碣隅里转移的戴克林,阴沉着脸问参谋长栗亚:“177团3营撤下来了没有?”

粟亚急遽道:“还没有。”

戴克林抓起电话要通了177团:“3营……撤下来没有?”

团政委胡益陈诉说:“还没有,师长。”

“为什么?”

胡益回答说:“兵士们的脚都冻坏了,手也肿得像馒头,爬也爬不下来了……”

“给我……给我……”戴克林急得更加磕巴起来。

“我来处理。”师政委何振声接过电话,交待胡益后又,将师指的人全部召集起来:

我们没有拦住突围的仇人,责任在我和师长,不在一线队伍,他们个个都是勇士,都是英雄!兵士们冻得下不了阵地了,我还没有冻伤,还能走能跑,我带你们上死鹰岭,把兵士们背下来!

师保镳连的引导员急遽说:“政委,你不要讲了,怎么能让你去啊!我们去,背不动,抬也要把兵士们抬下来!

众人不由分说,迅速自动结成对子,自制了浅易担架后,跑步奔向了1519高地。

看到前来救护的师指人员,60多名钢铁般的兵士不由得嚎嚎大哭起来。

救护人员急遽说:“你们都是勇士,都是英雄!

冻伤的兵士依旧嚎啕大哭:“是什么勇士、英雄啊?我们放跑了美国鬼子,还不如死在阵地上算了。”

救护人员又急遽道:“师首长说了,你们都是勇士,都是英雄!

一番奉劝,这才将冻僵的兵士一一抬下了阵地。

志愿军血战长津湖,有许多我们不可思议的英富丽举,而血战死鹰岭,仅仅是其中的一个片段。

关注我,阅读更多长津湖战争的鲜为人知的故事。

文字源自本人非假造书稿《雪白血红》

作者歌未央:志愿军27军80师烈士后代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48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发表于 2021-5-3 00: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没有拦住突围的敌人,责任在我和师长,不在一线部队,他们个个都是勇士,都是英雄!战士们冻得下不了阵地了,我还没有冻伤,还能走能跑,我带你们上死鹰岭,把战士们背下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2

帖子

6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8
发表于 2021-5-3 00: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时轮的第九兵团包围美海军陆战队一师,包饺子歼灭,却弄得好尴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7

帖子

7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4
发表于 2021-5-3 00: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故事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8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21-5-3 00: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津湖作战,体现出的是山东兵的打法,很成问题!打顺的时候,气势很盛,但套路少,准备差,一旦受挫,士气就低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33

帖子

5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7
发表于 2021-5-3 00: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好长哦![憨笑][憨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53

帖子

7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7
发表于 2021-5-3 00:3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感觉美国一个连有几千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39

帖子

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2
发表于 2021-5-3 00:3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刚看一新闻,一个志愿军战士歼灭美军400人。据他回忆,当时只听到“轰隆”一声,自己就应声倒下,只听到耳朵不断鸣响,不过头脑还是很清晰,所以坚持着在倒下之前杀死更多敌人。凭借这一信念,他一直苦苦撑着,凶猛地歼灭敌军400人,还捣毁了一挺重机枪。直到听到战友们高呼战斗结束,他才疲倦地倒在地上休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49

帖子

5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9
发表于 2021-5-3 00: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讲故事的,不是战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2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21-5-3 00:4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小说的[捂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