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雍正剑侠图十九

0
回复
872
查看
[复制链接]

6

主题

43

帖子

6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6
发表于 2021-5-3 10: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九回 潘龙嘴斗侯二侠 阮合掌战袁德亮

  

102706lnjddvjovvpdouvd.jpg

且说童林众人正在看台上喝茶恭候,就听人群外边一阵大乱:"闪——哪!躲开——"

  众人闪目观瞧,就见那边尘土大起,人喊马叫,来了有十几匹战马。甭问,是金龙镖局的人来了。

  时间不长,就见潘龙骑一匹银白色的大马,后边带着十来个店员,一个个扬眉吐气,挺胸叠肚,手挥马鞭赶打堵路的观众;再今后看,紧接着又上来一支马队,马背上男女老小,佩刀的、悬剑的、背鞭的,足有四五百号。眨眼间,就到了西看台前。

  东侠定眼一看,不由得打一冷战!

  原来,在潘龙的死后有三匹马,上边坐着三个老头,这三个老头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斑白剪子骨小辫,身穿黄布衣服,单叫出一个都分不出谁是谁。就这三位,你就惹不起。谁呀?他们是从边北辽东来的,号称辽东三老:于老寿、边老成、马老奎。这三个人各怀绝艺,是北派武术的代表,他们讲求粗犷有力,跳出了八十一门之外。没想到辽东三老居然帮金龙镖局的忙。

  再今后看,更惹不起了。云南八卦山的、铁肩寺的、玲珑岛的、遮天山的,左一拨右一拨,不下四五百人。

  最引人注目的,还在后边。就见四个年轻的店员抬着一把特号大椅子,这椅子是用绳子绑在两根木杆子上的,唿扇唿扇地往前走,不时发出吱吱咯咯地响声,在椅子上端坐着一个僧人,肩宽背厚,肚大腰圆,就见他双手合十,连眼皮子都不撩。

  东侠拽了童林一下,道:"兄弟,瞥见没?""哥哥,我瞥见了。""这就是云市八卦山四庄主铁背罗汉法禅?""噢,就是他?"童林问了东侠一句。东侠又道:"只要我们把他赢了,那就等于赢了一半。""为何这么说?"童林又问道。"由于北侠秋田没来,如果他来了,就更难对付!"东侠表明道。

  书说简短,人们看着,不住地指手画脚,议论纷纷。这时间金龙镖局的人也全都上了西看台。东西看台之间相距不高出二十五丈,双方都看得清清楚楚。西看台的人坐定后,就往东看台瞅。就见第一排当间坐着个白脸,二目放光,新剃的脑瓜皮,很多人都围护着他,像众星捧月一样平常。这是谁呢?他们不认识。这人正是贝勒。往旁边一看,各人就觉着奇怪,怎么还请来个大老赶?二目如电,坐在那儿挺威风。怎么庄稼人也来比武?这跟种地可不一样啊!你瞧这些人有多俗气。

102709iv37gkubo2hg32bi.jpg

  的确,除了贝勒、侯氏兄弟、五小和李元之外,没有一个人能把童林放在眼里,由于他既无名气,又不喜欢张牙舞爪到处表现自己。这些人怎么看童林,咱不细说。总而言之,对头相对而坐,气氛也越来越告急。

  再看西看台上,法禅在头一排居中而坐,死后站着金银铜铁四个徒弟。潘龙忙上忙下。这会儿天也不早了,按现在的时间来说,就是上午九点钟左右。老百姓越聚越多。

  正在这时间,就见从西看台走下一个人,穿人群就来到了东看台。"叨教你们哪位管事?"来人问道。侯二侠起身问道:"什么事?有话跟我说吧!""噢,二侠客,方才奉缥主所差前来扣问一下,你们的人都到齐了吗?如果要到齐了,现在就准备开擂!"侯二侠道:"我们恭候多时了!告诉你们嫖主,你们什么时间开擂,我们什么时间奉陪!""好啦!"这位应声而去。

  他上了西看台和潘龙耳语了一阵,潘龙点颔首,又和法禅说了会儿话,法禅点颔首。潘龙起身走下西看台,又登上了擂台。

  他绕着擂台转了两圈,然后冲左右一抱拳,扯着嗓子就喊:"喂,父老乡亲们!凡是打一拳、踢一脚的老师和门生们!各位朋友!今儿个是六月初三,也就是大清天子五十四年六月初三!咱们立下一座擂台,叫杭州擂。为什么要立擂呢?有的人知道本相,也有不知道的,不管怎么说,我还要向诸位交待一下。不久前,金龙镖局和飞龙镖局两家发生了点辩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怎么办呢?后经高人辅导,我们决定在这儿立擂,通过这个擂台赌斗输赢,让天下的老百姓给见证!无论哪家输了,从此就滚出杭州!最后,我再声明一点,这座擂台是官准存案的,经过本地文武衙门的照准。我代表金龙镖局表态了,不知飞龙镖局有何筹划?我想请一位上台来讲讲,哪一位上来呢?"说着话,他冲东看台指手画脚。

  潘龙这一番话,早气坏了东看台上的老小英雄。东侠不能已往,这样做有失身份,他就让二弟去,道:"二弟,大庭广众,你我都这般年龄了,要注意分寸,万万压着点火!""哥哥放心!"侯二侠下东看台穿人群,顺梯子就上了擂台。

  侯二侠用手一指潘龙道:"潘龙,老朽在此!"潘龙一看是侯杰上来了,便道:"二叔您好啊!"侯二侠看了看他,又问:"你把我请上来有什么事?""二叔,您看我不是在跟您表明吗?您说我方才说的那些话怎么样?您要乐意通过这个擂台赌输赢,咱就这么办;您要差别意,也行,那您划个道,我跟着走,您看怎样呢?"

  侯二侠心说:你跟我扯什么淡呢?你把道划好了我们跟着走,现在你又在大庭广众之下问我们乐不乐意,我们能说不乐意吗?想到这儿,侯二侠便道:"潘龙,你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我同意。"潘龙一笑:"好啦,您说话固然算数了。各位听见没有?这才叫快人快语!二叔,空口无凭,咱立个字据吧!""好!"侯二侠果断地答道。

  桌子摆好,纸墨笔拿上,俩人具名画押,然后互换。手续办好了,侯二侠气呼呼下擂台回归东看台。

  单说潘龙,就像已经胜利了似的,比刚才还高兴:"哈哈哈哈!诸位,我们已具名画押,下面就要开擂比武!无论是谁,都可以登台比武;再进一步说,你向哪一方都可以,任凭自选。不过我也得讲清楚,擂台就是战场,万一有个伤着的或死了的,那怨他该死倒霉!如果谁想讹擂台,那咱也不答应!请诸位在上台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别找不愉快。现在就开擂了!有道是:头三出没好戏,在下姓潘名龙,我的老师是震北侠秋田秋佩雨,我学艺十二年,武功甚差,开擂之前我先给垫垫场,望各人多多包涵!"

  说完,潘龙把长大的衣服闪掉,辫子往头上一盘,紧带子,蹬靴子,往下一塌腰,就练了一趟三十六路螳螂拳。

  童林从不放过任何学习的时机,就见他手扶桌案,全神贯注,目不转睛地盯着潘龙的一招一式,心中暗竖大指:这小子伸手发招、抬腿都有独到之处,惋惜他走上了邪道。

102710u98opoe8tpevtvgg.jpg

  潘龙刚一收招,掌声四起,赞声不绝。他一高兴,冲众人抱拳道:"各位,现丑了,现丑了!我练得不好,请各位包涵!既然各人如此捧场,那讲不了,说不起,我再练趟兵刃!"说着话,他冲部下的人一点手。再看几个店员从背景把兵刃抬出来了,十八般兵刃样样俱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锐、镰、槊、棒、鞭、铜、锤、抓、拐子、流星等,带尖儿的、带刃的、带钩的、带刺儿的;麻花的、拧劲的;长的、短的、圆的、扁的,什么外形的都有。

  潘龙一伸手操起一把大铁刀。就看这刀,刀头三尺三,刀杆三尺三,刀转三尺三,这叫三亭大刀,此刀未开刃,是专门给献艺人准备的。就见潘龙操起三事大刀围台口转了两圈,平平气,定定神,往下一撤身,口中道"走"字,把大刀就舞动开了。一开始,他是一招一式,什么力劈华山、二郎担山、推窗望月,练的是春秋八法。可厥后越练越快,大刀呼呼挂风,人随刀转,刀随人走,整个台上一片白光。台下掌声不绝。

  书中代言,大刀这东西可不好练。你看一样平常人都使刀,使是使,好不好又是另一回事。练武术讲的是,单刀看手,双刀看肘,大刀看手腕,手腕子上要是没劲,那大刀就练不好。

  书接前文,潘龙把八八六十四路大刀练完了,把刀往那儿一戳,肯定势,气不长出,面不更色。他把大刀轻轻放到兵刃架上,穿好衣服,冲台下左右一抱拳道:"各位,我可不是比武的,我是来垫场子的。现在咱们正式开擂!"

  说完他顺梯子下了擂台,回到了看台。他坐在那儿挺胸拔肚,洋洋自得地品着茶。这个时间,就见有一个人起身来到潘龙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后,潘龙点颔首,这人顺梯子下了西看台,来到了擂台上,往那儿一戳,抖丹田高声喊喝:"呔!各位师父,听着哪!在下蒙金龙镖局所约,前来参加这个武术盛会。方才潘镖主说了,头三出没好戏,我就没好戏,我筹划请一位上来跟我搭搭手、过过招。我说飞龙镖局的各位,谁赏光赐教,与某家比试高低?"

  童林定睛一看:嗬!这主长得太凶了,平顶身高六尺挂零,一张长长的大马脸,宽脑门子,翘下巴颏儿,两眼往外鼓鼓着,塌鼻子,大翻鼻子头儿,一张站鱼嘴,满嘴的大板牙,轻微有些焦黄的髯毛,一条黄色的小辫在头上盘着,短衣襟小打扮,腰扎犀牛皮的板带,下边三彩的裙子,蹲裆滚裤,蹬一双鹿皮底的快靴,伸手像个菩萨,骨节挺大,满脸骚皮疙瘩,年龄约有三十五六,一说话闷声闷气,两眼贼光四射。

  书中代言,这人是谁呀?是潘龙的好朋友。离杭州不远,有个太湖,太湖上有个贼窝子,里边住着一伙水寇,他们之中有三个寨主,大寨主叫金头狮子孟恩,二寨主叫双头蛇吴大兵,三寨主叫金毛海马袁德亮。擂台上站的这位,就是三寨主金毛海马袁德亮。按理说,袁德亮是水贼,专干打家劫舍的事变,跟镖局子是水火不相容;镖局子干的是正当交易,给人家保镖,而袁德亮他们却专门抢镖。但是,这玩艺儿也得看交情,凡是镖局里的人,都跟这些占山为王、落草为寇的盗贼有交情,年节送点礼,拉拢拉拢,这样保镖可以平安无事。保镖的最怕的就是这些贼,他一抢,你的交易就砸;交易一砸,饭碗子也就碎了。因此,两家镖局都跟这帮贼打交道,表面上关系都不错。潘龙这小子多可恶,他为了让飞龙镖局和这些贼敌对起来,不吝重金把三寨主金毛海马袁德亮请来。他是这么想的:我花点钱无所谓,我给你们拢对,谁把谁掺了也完不了,我让你们作上对,好从中取利。就为这事,他除了给金头狮子孟恩和两头蛇吴大兵送重礼之外,给这位三寨主白银一万两。袁德亮见钱眼开,当时对潘龙说下谎话:远亲不如近邻,亲戚不如对门,咱们都离得不远,你放心,我不白花你的钱,肯定在擂台上为你着力,头一场就是我的!

  书接前文,金毛海马袁德亮在擂台之上口出狂言,大喊大呼,引起了侯氏兄弟的不满。东侠他们哥儿俩都认识他,东侠心说:姓袁的,你可不应该呀!金砖不厚,玉瓦非薄,咱们处得都不错,年节我们也没少拜望,也请过客,也送过礼。我们和金龙镖局发生不睦,你们要真是江湖上的绿林人,就应该从中调解;现在你们非但不调解,还往火上泼油!东侠有涵养,可侯二侠一看袁德亮也来了,不由得气攻两肋,噌一声他就站起来了,道:"哥哥,我去对付他!"说着话,他就要走,东侠用手一按他,道:"慢着,二弟要沉稳!"为什么东侠要栏二弟呢?他怕二弟上台一旦把对方打坏,这可就贫苦了,以后没法调解。但是,他虽然伸手拦二弟,可心田还没打定主意,叫谁去呢?

  东侠正在犯愁,灯前无影阮合过来道:"师伯、师父,头三出没好戏,何须您老出头!您总是侠客,怎能容易露面呢?这种货只有我们这样的去对付才合适!"东侠颔首答应:"阮合,多加审慎!""是,知道了!"真是英雄出少年。本年二十岁的阮合,血气方刚,也想在人前显一下武艺,再看他把长大的衣服闪掉,把辫子往脖子上一盘,紧带子,提靴子,就下了台。"借光借光!各人闪闪!"老百姓往左右一闪,阮合从人群中穿过,来到擂台下,往上看看,这擂台有一丈二尺高,他没走梯子,故意玩儿了个飘,身子轻轻往下一撤,脚尖点地,脑瓜一晃,"嗨!"噌一个旱地拔葱,上擂台双脚落地,声息皆无。众人鼓掌喝采。

  阮合晃着肩膀走到袁德亮的面前,道:"袁寨主,认得我吗?"阮合经常押镖走太湖,他固然认识了。"哟,这不是少镖师阮合吗?""对,是我!"阮合答罢一阵冷笑,"哈哈哈哈!三寨主,您今儿可真高兴啊!怎么,还想跟我们飞龙镖局的比试比试吗?""那固然了!不比试上这儿来干什么!阮合,这么说,你登台是筹划和我接接办喽?"袁德亮用藐视的口气反问道。"对!你叫号,我就得应战。三寨主,听说你的功夫不含糊,今儿我筹划借此时机请教请教!""哈哈哈哈!少镖师,我看您最好找个凉快的地方歇歇!我也不是小瞧你,趁现在年轻,你赶紧再跟你师父好好学几招,然后再登台,就你现在这两下子,还拿不脱手!你看台下万万只眼睛怎么瞅你呢?你真栽个跟头,不光自己脸上无光,连你师父也跟着你少色。本寨主不肯和你伸手,快归去另请高人!"袁德亮这一套不软不硬的话,可把阮合刺痛了。"呸!袁德亮,你卖什么狂啊?!咱甭用屁熏人,你就接招吧!"话音未落,阮合左手一晃袁德亮的面门,右手使了个推窗望月,朝袁德亮的花盖穴就是一掌。

  袁德亮一看阮合真的动手了,闪身让步,就抓阮合的手腕子,阮合。曾一声把手往回一撤,一抢另一只手,使了凤凰单展翅,奔袁德亮的耳根就是一掌。这叫切掌,一旦砍上,人就废了。袁德亮一看来势甚猛,不敢怠慢,赶紧使了个缩颈藏头,往下一哈腰,阮合一掌走空。俩人插招过式就战在一处。

  欲知阮合胜败怎样,且看下回分解。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