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狼群(9)

0
回复
859
查看
[复制链接]

4

主题

50

帖子

8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8
发表于 2021-5-4 08: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扭过头,看了一眼背后凑过来的修女和牧师,还有宛儿和中国武士,我淡淡地说:“请各人回避一下,胆小的晕血的不要看。我们要办点儿事!”

“你们要干什么?要过堂他吗?《日内瓦公约》不许荼毒战俘的!”宛儿轻轻地拉了拉我的袖子,在我边上说道。她的话引来Redback的一阵白眼。

神父竟然也跟着修女和牧师脱离了,这让我很不解,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得,他怎么带队实行任务呢?不外Redback倒是一脸悲愤地盯着俘虏没有脱离。李明和杨剑没有脱离,但拉了拉宛儿的手,想让她回避一下,不愿她看到血腥的局面,但是还没比及宛儿脱离,Redback已经先一步动手了。

她也没打个招呼,跳起来一脚踩在那个人的小腿的劈面骨上,直接把他的小腿给踩折了,然后在断节上慢慢地使劲碾上两圈,抬起脚的时候,俘虏的小腿已经呈90度直角变形了。再看一眼受害者,一声没吭,直接晕了已往。

“啊!”边上的宛儿大叫一声,吓了我一跳。扭头一看她捂着眼睛,指着Redback叫道:“你太残忍了!你把他的腿给打断了,他残废了!”说完竟然哭了起来。

我们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的,都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看了一眼杨剑,只有他一脸宠爱和赞赏地看着宛儿,仿佛在夸奖她的善良似的。

我对李明说道:“李叔叔,你把宛儿带下去吧,接下来的局面会吓着她的!”我知道屠夫一出手就不会是这么暖和的局面了。

李明伸手去拉宛儿的手,但是被宛儿甩开了。宛儿抢到圈中对各人叫道:“《日内瓦公约》不许荼毒战俘的,你还是信天主教的,你怎么能如许?假如你们被捉住了,他们也如许对你们怎么办?”最后眼光对上了我,一脸义愤地盯着我看。

看着她瘦弱的身体在晨风中摇摆,我无奈地说道:“假如被捉住了就挺,挺不外就招,招过就是死,这就是佣兵的生活,佣兵不在《日内瓦公约》范围内。宛儿,到一边去,我们很快就完了。乖!”

李明也赶快拉着宛儿拽到一边去,一边走一边用中国话说:“别说了,这些人不是一般士兵,他们是战争动物,没有人性的!”

Redback看了一眼远去的宛儿说道:“你女朋侪可真麻烦!”

我下意识地接口说道:“她不是我女朋侪!”等话出口了我才意识到Redback说的是中国话,我一愣,扭过头盯着她看了半天。

“你会说中国话?”刚才她的中国话说得字正腔圆,很尺度。

“废话!我在台湾生活了四年,当然会说中国话。”Redback一脸我傻傻的表情,用汉语回答我。

“你在台湾干什么?”

“传教!别忘了,我们队长是货真价实的神父。我们在台湾和日本都待过。”Redback又用日语说道。

我正要张口再问点儿事,突然身边传来惊天动地的喊叫声,我扭头一看屠夫已经“开工”了,那个家伙的衣服被扒光,屠夫拿着刀子开始在那里剥人皮,那家伙的叫声已经不是人声,超高频率的噪音传遍了整个丛林,听得人血气沸腾。

Redback也顾不得和我说话,慢慢地围了上去,抽出军刀开始在边上资助,把屠夫错过的粘连皮肤的筋肉挑开,玩得不亦乐乎。不一会儿,那小子就不叫了,因为剧痛已经耗掉了他全部的力气,他只能坐在那里哼哼了。医生则更残忍地开始给他输血和打吊瓶,不让他这么快就死。一群人围在那里就像一群狼围着一只羊一样,血腥味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快地弥漫了整个山头。

不一会儿,屠夫已经把他腿上的皮给完备地扒了下来。

“不要,不要!你们想问什么?求你们了!不要!你们想问什么?我叫查尔斯·凯勒,是格斯中校的部下,你们想知道什么?你们问啊,你们不问我怎么回答?”那家伙顶不住了,哭着叫道。

“那倒是我们的不对了,真是对不起啊!”屠夫一脚踩在他的肌肉上。

“啊!啊!不要,放过我吧,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那家伙用头使劲地撞树干,这是全部人痛到极点的反应。

“你们来了几个人?谁带队?有没有狙击手?有什么武器装备?作战计划?慢慢地说给我们听。”队长看机遇到了便站出来开口问道。

“我们来了12个人,格斯中校带队,狙击手阵亡了。我们用的标配是M4步枪,M9手枪,M203榴弹发射器,一挺M249机枪,编外配的是弓箭和地雷、手雷。我们的作战计划就是一点一点地拖垮你们,然后蚕食你们。”查尔斯用他生平最快的语速叫道。

就在这时,背后的丛林中传来一阵枪响,不一会儿大熊从后面走了过来,在队长耳边说道:“刚才有人想潜过来,估计是为了这小子,被快慢机给打退了,不外没有击毙!他们很小心。”

队长听完点颔首,大熊就慢慢地退了归去。队长又扭过脸对查尔斯说道:“你看,不管是来救你的还是杀你的人都已经被我们干掉了,以是你还是追念一下,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而你隐瞒了没说的。”

“我们只是捉住了一队政府军的士兵,从他们那里知道你们在这里,格斯中校便飞快地带队冲到了这里。我们怕失去战机并没有准备充实,我并没有什么隐瞒,我知道的我都说了。给我个愉快吧!”查尔斯只求速死。

我抽出刀子,慢慢地在他的胳膊上的纹身周围划了几圈,然后问道:“刚才在东面发动攻击的是谁?”

“嗯……”查尔斯一顿,似乎不想说。

我一刀扎进了他的肉里,然后以他的纹身为中央一转一挑,那块世界闻名的纹身就掉落在地上。

“啊——是埃尔,我说,我说,我刚才只是想一下。是埃尔,是埃尔,东南面,对,是他。”查尔斯确认了两遍后肯定地说道。

我扎起那块肉,在他眼前晃了晃:“那个家伙有什么特性吗?”

“他少一只耳朵!是在安哥拉丢的!”查尔斯说到这里偷看了队长一眼。

得到我想知道的答案后,我挑着那块肉走到神父给侍者挖的墓前面,把那块刺有纹身的人皮放在他的墓前。然后,慢慢地走到边上去,不想再看屠夫的享乐了。

果然,惨叫声不一会儿又传遍了整个主营区。

“你们真是野兽!”宛儿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你们怎么能如许折磨一个人呢?这不人道!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冷血?刑天?”

我没有转头,只是抱紧枪对她说又像是对自己说:“这就是战争!这才是人性!”

背后的宛儿沉默了。我没有转头,因为我不知道应该怎样面临宛儿,这不是她能明确的,表明只是徒劳。作为一个都会女孩,她不属于这里!她应该抱着抱枕躺在沙发上,对着电视大嚼薯片,每天上上沙龙做做头发,牵着小狗到街上溜上一圈,返来的时候提上一大袋时装。那才是她的世界!这里属于我们这些永久守候黑暗与殒命的野兽。

过了半刻钟,响彻营区的惨叫声戛然而止,看来拷问已经结束了。果然,无线电中传来了队长的声音:“全部人留意,准备开拔,对方并没有带重武器,以是小心狙击手和偷袭!如无必要不要单独举措,任何离队举措都要报备,现在成V字队形前进!”

听到队长的命令,我慢慢地站了起来。现在新的一天开始了,面临的仇人已经清朗化,看来事情简单多了,小心陷阱,小心暗处的杀手,然后就是美好的明天!

大队人马开始举措。由于有了伤员和担架,以是行进速率比力慢,到中午也只走了5公里不到,连第一座小山头都没有翻已往。

各人慢慢地移动,像一群在林间漫步的老虎,虽有战斗力但目的明显,容易成为猎人的目的。我尽量放低身体,如许能制止我成为狙击手的第一目的。走在林地中,到处都是半人高的草丛,这意味着遍地都是进行伏击的最佳情况。假如现在草丛中突然站起十几个持枪的大汉来,我绝不会感到不测。

最前面的尖兵是前锋,只要有他在,队伍的尖兵永久是他,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叫他前锋的缘故原由。我很佩服他,因为尖兵总是第一个袒露在仇人的枪口下,做一次尖兵就能领会一次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滋味。而他已经打了四年前锋,各人都开打趣地说那是他当游骑兵时留下的后遗症。因为他现在的口头禅仍旧是“游骑兵,打前锋(Rangers,lead the way)!”

各人默不作声地一直走着,我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宛儿,从我们处死了那个俘虏后,她就一直板着脸不作声。而杨剑这时候则一直在边上安慰她,李明也没空理他们两个,一直和四名护卫保护着另外几个中国工人。慢慢地我们爬上了山坡,前锋刚探出头又立刻蹲了下来。

“敌军搜刮队!80人的小队,山下500米,V字队形,6条皮带(通用机枪),4个烟囱(火箭炮类)。”无线电中传来前锋的声音。

“刺客、精英、小猫、玉人、扳机、牛仔、恶魔、底火,你们几个留下,小心那帮混蛋偷袭。其他人跟我上去!”队长在无线电中下命令。

我提着枪,跟在队长后面,李明、杨剑和他的护卫也跟了上来,而小猫他们则在背后替我们掩护,以防后面有人偷袭。慢慢地我们爬上山顶,向下一看,两排人马正从对面的山坡搜刮过来,不是蓝猫,是圣西尔达队伍,杨剑就趴在我的身边,一直在擦汗。

“第一次?”我轻轻地问道。

“当然!上一次我到前线只赶上嘉奖会,这一次可不能再错过了。”杨剑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那就过过手瘾吧!”我扭过头撑开两脚架,支好枪,对准下面的仇人。

一群人拉动枪机的声音听起来很振奋民气,给人一种强有力的支持感,好像我们有许多人一样。

“快慢机、刑天、烟囱最优先。榴弹炮第二波,我要求首发命中。不然我们就等着吃子弹吧!等他们下到山脚下再开火,等我的命令。”队长安排战斗计划。

我慢慢地调好枪瞄,对准最后面一个背着火箭筒的家伙,然后说道:“最右侧的烟囱!”

“最左边的烟囱!”快慢机报道。

“最右边的皮带!”

“右侧第二条皮带!”

“BOSS是我的!”

“……”

各人开始报自己锁定的目的,而没有无线电的杨剑和李明他们就只能不停地移动枪口,瞄向别的目的,看上去好像很繁忙的样子。

就在各人都锁定目的,只等命令就可以开枪的时候,对面的搜刮队突然停了下来,中央的一个指挥官似乎在接一个电话。

“开火!”队长不再迟疑,打响了第一枪。

对准镜中的目的胸前爆出一团红雾,我办理了第一个目的,边上也传来杨剑84S的响声。我不停地移动枪口,对准下一个目的,但我只开了三枪对面就射来了如雨的弹幕,打在我面前的地皮上,传来认识的“扑扑”声。

杨剑赶紧一缩头趴在士地上,当他看到我一直在反击后,便咬了咬牙又爬了起来,端起枪开始射击。枪机不停地击打着底火,传来叮叮的响声,弹壳带着硝烟跳出弹仓。因为对方赶早地发现了我们,致使我们的榴弹打击失效。面前的仇人很快找到了掩护,丢下30多具尸体躲在了树后面。弹雨打得草叶乱飞,但没有伤到多少仇人。现在幸运的是四个火箭筒被干掉了,糟糕的是它们又被拾了起来。

我大叫一声,立刻一头栽倒在地,灰色的大尾巴正中杨剑面前5米处,巨大的爆炸力把他从地上掀起,从卧姿震起来成坐姿又一头栽回地面。

“杨剑!”我大叫着滚到他的身边,用左手使劲摇动他的身体。

“呸呸呸!我没事,我没事!他妈的!真他妈的刺激。”杨剑摇着头上的土壤,翻身又爬了起来,拎起枪又是一个三点射,一个冒出头的家伙被他击中肚子,在地上滚来滚去。

看见这小子没有事,我就没有再理他,开始专心地反击,这时候,背后突然传来枪声,妈的!最怕的事情发生了,那群家伙果然不由得了。这边必须速战速决,小猫他们支持不了多久的。

“催泪弹!”队长大叫道。固然这种情况利用催泪弹结果没有在修建物内利用好,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咚!咚!”一连10发催泪弹打下去,一阵阵刺鼻的味道随风散开,我们处于上风处还不知不觉地泪流满脸,下面的仇人就更不用说了。北国老毛子的东西就是霸道!

眯着眼,强忍着氯乙酰苯带来的恶心和烧灼感,在对准镜中搜刮着移动的目的。我在上风处只吸了一点儿就成这个样子,下面的家伙更是受不了。果然,没两分钟下面的人群就开始向山顶跑去,我们开始用子弹点名,凡是点到的就不用再感受催泪弹的痛楚了。对面盲目地向我们发射火箭弹,掩护其他人向后撤。我身边的杨剑不停地射击,打倒了好几个人后,竟然立起家子蹲了起来,一边打还一边叫唤。

“呵呵,吃老子的枪子吧!”老实说,这家伙的枪法不错,精神也可嘉,可就是不知死活。

我一把将他拉倒,几发子弹正打在他刚才的位置上,溅起无数的土壤。

“少校,你枪法不错,但是在战场上,你要记取两件事:一,不要任意给对方竖个显眼的靶子。二,不要把炮弹口对着自己的队友,那样仇人不杀你,你的队友也会打烂你的脸的。”我指着自己脸上被他的弹壳烫伤的痕迹骂道,反正不是一个队伍,我也不怕他报复。

杨剑没有理我骂骂咧咧地又趴了归去,不外没有再爬起来,李明在他边上对我笑笑点了颔首。局面已经变成一面倒,我根本没来得及再开枪,对面山坡上已经没有会动的人了,而从发现仇人到全歼目的,只用了5分钟!

我们留下几个人看守战线,其他人快速地退向队伍,还没到队伍边上,劈面三发子弹正打在修士胸前,把他掀了个倒栽葱。我顾不上审察他的死活,架好枪对准刚才闪动的人影就是一枪,但被对方躲过了。我把射击方式调成连发,一边扫射一边拖着修士的身体冲到一棵树后,放下他的身体。然后,又冲向队伍。不停有子弹打在我身边的草叶上,我尽量猫着腰,缩小可视面积,低落中弹的大概,子弹嗖嗖地从边上穿过,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哪发子弹没长眼不小心撞上我。

我边跑边停,一边找掩护一边反击,我们下来的人许多,对方的火力分散,对我们造成的威胁越来越小。Redback、屠夫和大熊的机枪冲返来后,对方火力不敌便敏捷退却。看着数条黑影快速地消失在丛林中,我抬起枪对准最后一个黑影,敏捷地静下心,把对准镜中的十字线对准他的背心后,立刻扣动扳机。肩头一沉,枪托在后坐力的推动下击痛我的肩部皮肤,对面的黑影也像被撞了一下一样向前一抢栽倒在地,不外立刻又爬了起来向前跑去,等我第二枪打出的时候,黑影已经没入了丛林中,狼人他们几个已经快速地沿着血迹追了下去。

我慢慢地放下枪,打中是打中了,就是不知他还能活多久,不外就算他能中枪不死,估计也逃不外狼人的追踪。我提着枪走到队伍的中央,小猫和精英都受了轻伤正在包扎,一个难民被击毙躺在地上,底火腿部中弹,坐在一棵树下端着枪在那里呲牙,没有队员伤亡让我很高兴,一颗心也放回了肚里。

队长把医生从上面叫了下来,没一会儿医生就满脸焦虑地从前线跑了下来,跟队长说了些什么,队长一惊,快速地向山上跑去。看着队长的反应,各人的心头都是一惊。但没有命令,我们谁也不敢动,各人都压着心头的焦虑等候着,现在能做的只有祈祷不是自己最密切的战友了。固然如许的心态比力卑鄙,但不可否认,谁都不盼望死的是自己最密切的兄弟,我们也都能充实明确其他人的“自私”。

我在人群中搜刮,屠夫没事,刺客、大熊、前锋、恶魔、快刀,看起来和我关系不错的战友都没事,我的心稍稍放下了。不一会儿,医生为底火包扎好,各人一起开拔,如饥似渴地冲向山头想确认是谁挂了。山头上趴着两个人,冲近一看,一个是政府军军官带的不认识的士兵,而另一名是我们狼群的队友,和我并不熟,我只知道他的外号叫疯子,是巴西人。

我们队外号叫梅毒的家伙一看是疯子后,发狂一般地冲了已往,抱着尸体摇了起来。喊叫的声音惊天动地,其他人拦都拦不住,拉都拉不开。队长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从疯子的尸体上拔出了他的军刀,从脖子上取下士兵牌,把此中一枚放在了疯子的口中。另一枚和军刀一起收了起来。

“他在干什么?”我问边上的屠夫。

“标识身份!我们现在无法把尸体带走,过一会儿会找个显眼的地方把他埋了。过些日子再过来挖的时候,尸体大概已经腐烂了。也大概不是我们几个来挖的,只有如许才气包管找到尸体时可以认出是疯子本人。”屠夫表明道。我只知道身份牌是辨认尸体的,但是不知道竟然是这么用的。

过了好一会儿,梅毒才从伤痛中醒转过来,默不作声地拿出铁锹在山头一个比力平坦的地方挖起坑来,玉人他们也拿着铁锹走过来资助。不一会儿挖了两个坑,把疯子和政府军的武士一起埋了起来。我知道就算我们不来,梅毒也会来抢回尸体的。

看着尘土慢慢地掩盖死者的脸,我站在坑边上看着我死去的第一个战友,这时我才感觉到有了一个完备的战斗生活。受训,出征,交火,杀戮,负伤,阵亡,这才是完备的战争!第一次领会到狼群固然刁悍也不是无敌的,但这更激起了我战斗救存的信念。

生存是创建在仇人的殒命之上的!这是战场永恒不变的法则。

“哗啦!”身后的树丛一响,狼人拨开树杈走了出来,后面是大熊,手里提着一个间不容发的伤员,从衣服上一看就知道是我刚才击中的仇人。大熊向前一扔,那家伙一下跪在地上,刚直起家我们还没来得及问话,边上正盖土的梅毒一转头看见了这人后大叫一声冲了过来,抡圆手里的铁锹横着狠狠地削在那人脸上,那家伙连哼一声都没有,头盖骨就被掀飞老远,从眉头向上的半个脑袋全没了,糊烂的脑浆顺着那人的鼻梁流了一脸,由于力道过大,那家伙维持跪坐半分钟才一头栽倒,颅腔中的大脑像半块豆腐滚了出来,在地上滚出老远才扣在地上。

见此情景,边上的宛儿和几个修女立刻就吐了,杨剑在边上也表情丢脸地一边给宛儿拍背,一边偷眼看地上的死尸。

砍掉俘虏的脑袋后,梅毒还不解恨,又抡起铁锹对着死者仅剩的半拉脑袋死拍起来。

“砰!砰!”铁锹拍在头骨上的声音不绝于耳,力道大得连死尸的身体都随着每一击跳动起来,梅毒一口吻拍了二十几下,把整个脑袋都拍没了。

“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宛儿的声音小得像猫叫一样传来,我扭头一看她捂着脸跪在地上,边哭边叫着。杨剑和李明等人一边在边上劝,一边给我使眼色,让我赶紧去拦拦梅毒,不要让他再如许残害一个死人了。

我正在揣测在这个时候上去拦梅毒会不会被他一锹拍在脸上的时候,队长大叫道:“住手!梅毒中尉,该死!你给我住手!”队长上去拉开他,可被他一推跌了个屁蹲。

梅毒又抡起铁锹准备再砍的时候,屠夫冲上来一拳打在他的脸上,把他打出一米多远摔在地上,他爬起来挥着拳头一下砸在屠夫脸上,竟然把屠夫那么大块头给打飞了起来。然后两个人就拳来拳往地打在一起,一群人拉都拉不开,不一会儿梅毒突然停下攻势一把抱住屠夫的腰,把头埋在屠夫的怀里跪在地上哭了起来,那嘶嚎声真是揪得民气都是痛的。屠夫这时候也没有了平常的恶毒和淫贱,死死地抱着梅毒的脑袋,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我们都没有听到说的是什么,但是梅毒的哭声却戛然而止,缓缓地站了起来一抹脸,掏出GPS定位体系开始定位,把数据锁定后,从死尸上拔出都有点儿变形的铁锹,继承给疯子的坑里面添土。

审察一下地上的“尸段”,我们谁都没有兴趣去收尸,这时候几个修女和牧师慢慢地跑了已往,一边吐一边把地上的尸体收了起来,挖了个浅坑埋了起来。看着这些善良的人,我实在很无奈,人家要杀你们,你还给人家收尸,实在是太善良了。

不一会儿,Redback扶着修士也跟了上来,没想到修士的防弹衣这次又救了他一命。怪不得他们神之刺客除了Redback每一个都穿防弹衣,原来他们常中枪啊!我们各人合计了一下,看来我们也得弄一件,从前觉得穿这东西看上去挺怕死,现在看来万一很幸运地被子弹撞上什么的,也能护住最重要的部位不至于一枪毙命。转头找天才探讨探讨,他坑我们那么多钱怎么也得给我们贡献点儿什么吧!

我们等各人掩埋好尸体后才慢慢地向山下开拔。途经刚才的战场,催泪瓦斯已经被风吹得干干净净,地上依然有受伤未死的伤兵躺在地上呻吟,杨剑和李明他们几个从地上捡起刚才队伍留下的火箭筒和PK和PKM通用机枪,然后把其他比力有威胁的武器都拆开将小零件带走,以免后面的家伙得到这些东西来打击我们。

当我们把拾到的手枪递给边上的牧师的时候,他们竟然拒绝利用,这让我很不明确,难道真的有人愿意不反抗地受死?真是有点儿愚蠢!

远远地背后的丛林中人影闪动,用对准镜锁定不住,他们都在我们的射程之外,像影子一样跟着我们,不时地发出各种怪声,有时会向我们开两枪。因为我们人多目的大,有几发子弹差一点儿打中我们中央的一些人,我们就开枪反击,这种不远不近距离的骚扰让许多人很告急,将我们中央的一些没有战火经历的难民吓得一边走一边哭,每一次枪响就吓得抱着头蹲在地上颤动,这时候我才留意到我们中央有许多的布衣。看着他们脆弱的表现,我就越发地感觉自己的勇武,也越发地可怜这些弱小的生物。

队长一边走一边和这些难民聊天,这些人许多都是西欧人,来这里为了淘金的,发生战争前跑到这里来的。现在一边说话一边颤动的家伙是一个美国商人,是卖药品的,来非洲三年了,在这里赚到了无数的金钱,但是还不满意,已经知道要发生战争还要来搏一下,想在战争发作前再贩卖一大批药品过来,结果被堵在了这里,旧政府被颠覆新政府上台,他因为给新政府提供过药材被叛军追捕,现在政府军有了更大的货源就一脚把他踢开,结果没有人保护他,四处逃窜最后逃到了这里。

最后还是沾了天主的光才被收留,没花一分钱被我们从死神手里救了出来。现在他明确钞票在屠刀面前是多么脆弱,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回到美国去,躺在他的大浴缸里吃顿热早点。

大队人马在不绝的骚扰中入夜前爬过了第二座山头,原来准备连夜继承前进的,但是因为整个队伍70%的人都负了伤,而且几位大哥的修女和牧师已经跑了两天,身体过于疲惫,我们走到山谷底部的时候越过一条河后决定驻扎休息。刚才涉过的河很宽,我们驻在河的对面,可以一眼看到对面的情况,如许至少可以减少一个必要防守的方向。只要能再躲过这一夜,明天我们就可以到达集结地了。

这一次我们的守地没有太麋集,因为本日上午在我们作战的时候,他们将一枚手雷扔在人群中,要不是刺客用被击毙的难民压住了手榴弹,这群人最少要死一半。以是这一次,我们全部战斗人员都放射形分散在中央无战斗人员的远处,在对方没有进入能威胁中央队伍的距离就发现并消灭他们。

但现在完全毫发无伤的人非常少,各人或多或少地都带有一点伤。昨天一夜未睡,本日又打了一仗,现在我的腿是又僵又酸,肩上的伤也让我的胳膊有点儿软用不上力,队长安排我和屠夫本日晚上一队,是面临河南的那一面的哨位,我们知道队长是看我们两个身上有伤,想给我们一个轻松一点儿的岗位。

我们两个也没多说话,因为身上原来就有伤,精神会受影响,假如逞强自己挂了是小事,要是拖累队友,那就是死了也没脸下地狱见朋侪们了。

抱着枪蹲在树上,我现在的位置是在15米的高空中,带着夜视仪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四周的树丛中到处都是我们的人,很分散,屠夫就在我对面树下的草丛中,我们在无线电中互相相识到队友的位置后,世界就开始变得沉默。为了分散仇人的留意力,我们还在树林中央生了一堆火,火光在黑暗的夜色中格外明显,现在我们只等飞蛾来扑火了。

拉了拉固定在喉节上的震动式无线电发话器,这东西不是很方便,有点儿大,绑在脖子上像个项圈似的,归去要让天才再改进一下,弄小一点儿。把发话器重新对好喉节固定好,我拉高衣领,戴好帽子和伪装网,放下衣袖,因为邻近河滨,一阵阵的河风吹来,带来的大量的湿气让我觉得有点冷。

我嚼着嘴里面的能量棒,不时吸两口衣袋里的水,搜刮着周围的树顶统统有大概的危险。

风吹过,脸上的湿气凝结成水滴,现在的温度正在下降,估计本日晚上大概会有雨,假如是那样情况就不太妙了,雨声对进攻一方绝对有利,我们这些在树顶的人在雨中很容易袒露位置。左边的树上慢慢地爬过来一条蟒蛇,碗口粗的身体上明显有一个哺乳动物的凸形,看来它已经饱了,没有什么危险!它慢慢地滑到我们身边,从我头上的树干绕了一圈借路到另一棵树后,突然不动了!

危险!蛇是感热动物,黑暗对它是没有任何拦阻的,刚才它发现我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看来它发现了别的生物。我这个位置除了我和屠夫,最近的队友是刺客,可不是那个方向。我慢慢地扭过头开始审察那个方向,不一会儿,透过夜视仪我发现一个树杈上有一双眼睛正盯着火堆边上的李明他们看,那双嗜血的瞳仁反射火堆发出的光线一闪就被我抓到了痕迹。我慢慢地向后伸出右手敲了一下树干,树下的屠夫在无线电中轻轻地敲了一下表示听到,我伸出三个手指然后然后把食指向上一指,表示三点钟位置树上发现仇人。我和那个人平行,我一动那个家伙就会发现,以是只有靠树下的屠夫了。

屠夫又敲了一下无线电,表示收到。我就把手放在手枪上但不敢动,怕惊动那个家伙。那个家伙观察了一会儿,慢慢地从背后拽出装着消音器的M4,对准火堆边上的李明。

屠夫怎么还不动手?我内心面那个急啊。李明可不能出事,我同意接这个任务还这么认真的主要缘故原由是因为这里面有我们中国团队,而李明就是这个团队里最重要的人物,假如他有个闪失,我都没脸再回国,没脸见我哥了!因为着急,握枪的手内心都是汗。

看着那个家伙把手指放在扳机上后,我实在等不及了,一把抽出手枪。我一动,我身边的蛇就感觉到了,它猛地一动树枝一响,那个家伙向这边一看正对上我盯着他的眼神,我戴着夜视仪有放大的功能,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瞳孔一刹时的放大,这是人惊恐的生理反应。他发现我了!我顾不上等屠夫了,揭开身上沾满树叶的伪装网举枪准备击毙他,他也已经把M4的枪口调转过来对准我了。

千钧一发!我来不及考虑对策脑筋里一片空缺,正当我抱着挨他一枪也要把他干掉的想法的时候,从他背后伸出两只手,一只捂住了他的眼睛,另一只手中的刀子扎进了他的咽喉然后一划,割断了他的脖子。然后,我就看见屠夫那张凶恶的脸从他背后舔着嘴唇露了出来。妈的!他竟然还有空玩这种把戏,差点儿害死我!但我不敢作声,只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想到他还一脸暴虐地又瞪了返来,妈的!这世界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了,做错事的人还这么横!

正当我们两个瞪来瞪去的时候,突然咚咚两声巨响,一发催泪弹、一发烟雾弹打在我们队伍中央,这一下可炸了窝了,烟雾弹还不算什么,但是催泪弹将中央的人呛得受不了,纷纷本能地向外逃去。烟雾弹迷住了我们的夜视镜。好阴毒!这下我们树下的人最先袒露目的,不少人都被呛得离了位置,在下风处的树上的人也受不了氯乙酰苯的刺鼻味道,纷纷咳嗽作声袒露了目的,然后,就听见好几处开始有枪声,无线电中有人传来惨叫声。

坏了!这下我们可吃大亏了,现在成了我们在明他们在暗了,暗算人的被人暗算了。这帮人真不简单,怪不得被称为美国精英中的精英,妈的!

看着树下混乱的阵势,我和屠夫忍住身形不敢动,我们靠近河滨是上风处,催泪弹并不向我们这里飘,就在我努力地想辨认敌我的时候,“咚!咣!”一发闪光弹、一发震爆弹在树丛的正中央炸开,剧烈的闪光刺得我的眼一下子瞎白瞎白的,震爆弹巨大的声响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地响,声波像针一样穿破我的耳膜,直接击打在我的半规管上,我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又瞎又聋地从树上跌了下来。

从高空坠落的感觉提醒我,现在是15米的高空,假如直接掉下去,我会死的。凭着生物的本能,我的双手开始在周围乱抓,像一个溺水的人想捉住一根稻草一样。丛林中有许多树藤,无意中我一把捉住了一根,身体在空中一顿,但是树藤太细因承受不了我的体重而断裂,我又重重地摔在地上,不外多条树藤缓冲了我下落的大部门冲力,要不我直接就摔死了。

即便云云,我还是摔了个七荤八素。我去掉夜视镜,使劲儿地揉了揉眼睛,然后向四周扫了一眼,一片白!我不会瞎了吧?我一下慌了!但又不敢叫,忍着心中非常的恐慌,咬着嘴唇,我伸出手在四周摸了起来,不一会儿摸到一棵树,我慢慢地爬了已往。身边的丛林中传来了剧烈的爆炸的震动和子弹从我身边飞过的破空感觉,但我的耳中却没有听到声音,只有一阵阵轰鸣声。

我一下傻了,我不会也聋了吧?我摸了摸右耳朵,发现里面在向外流血,什么也听不到。我在耳边打了一个响指,好像是隔层门一样,只有一点点感觉。

我心中无比地惊慌,不知应该怎么办,现在又瞎又聋,边上还有十几个冷血杀手,我的队友应该也和我一样,现在我们全变成了又聋又瞎的话,那就只有任人宰割了。强忍着被震爆弹激起的强烈恶心感,我从腰上抽出手枪和军刀,但是却不知该怎么用,我陷入了人生的第一次非常慌乱!

眼前一片白茫茫,耳中像千百架战斗机飞过一样轰鸣着,身边不停传来爆炸的震颤和隐约的声音,我坐在树下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碰乱闯。

突然,左耳的无线电传来一声闷哼,是快慢机!我突然发现我的左耳上戴着无线电,固然没有被震伤但也听不清声音,我赶忙把它去掉,久违的枪声一下闯进我的耳中。这个发现让我激动不已——至少现在我能凭这个相识一下身边的情况。

突然一个动机窜上心头,其他和我一样受伤的队友们会不会也一样因为惊慌而没有发现还有一只耳朵能用呢?我顾不得现在作声是多么危险,突然在无线电中大叫道:“还有一只耳朵能用,还有一只耳朵能用!摘下耳机,摘下耳机!……”我不绝地在无线电中叫道,固然我不知道这能不能帮到我的战友,但是这是我现在惟一能为他们做的事情了。

“对啊!”

“尻!我都忘了!”

“……”

不一会儿,无线电中传来好多杂乱的诅咒声,我很欣慰地放下耳机,我的提醒起到作用了,我尽我的所能帮到了我的战友。现在,我要做的是脱离这个位置,而各人只有自己靠自己了。我凭着记忆摸着黑向圈内摸去,那里应该是队友较多的地方,假如还没有被仇人攻破的话……

身边不停传来枪声,我这才发现一个人瞎了有多恐怖,我想叫又不敢叫,只能使劲地咬着牙颤动,再冷血、刁悍的仇人我都不怕,但是我怕的是仇人就站在我面前,我却根本不知道,硬往人家枪口上撞,那就太悲惨了,如许的死法,我太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在心中无数遍地嘶叫。

渐渐地我觉得眼前的白色开始慢慢地暗下来,出现了明暗对比,远处枪口喷出的火光开始变得一闪一闪,固然我还看不清边上的情况,但是我知道,我的视觉就要恢复了。

就在我高兴得想要跳起来的时候,突然感到重新顶的后上方突然传来一阵强盛的风压,有什么人从后面的树上跳了下来?不,没有落地的声音,是有人倒垂了下来!我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感觉脸上一沉,后脑一下顶住一个软软的垫子,一只大手捂住了我的口鼻,我甚至能闻到他手指间的烟草味。

他要割我的喉咙!我突然意识到这一点。

我敏捷地想用手捂住自己的脖子,并向前扑倒或转身,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感觉喉节上的震动吸取器上一沉,接着喉节下面一凉,然后耳中便听到了那认识的“沙……沙……”声,一股气流从我脖子上冲了出去,胸部一沉,像有千斤重量压在胸口,而我就像一个被挤扁的易拉罐一样,敏捷地瘪了下去。

我被割喉了!这是我惟一能想到的。然后双脚一软,就要跪在地上,上面那只手依然抱着我的头,从他鼻子里呼出的气喷到我的脸上,热热的,痒痒的,带着一股古巴雪茄的味道传进我的鼻孔,可却没有吸入肺部,而是从喉节下的开口又冲出了皮肤,巨痛像电流一样窜遍满身,那种痛并不强烈但附带一种冰冷的锐利感,直刺心尖,一刹时那股冰冷感从随着心脏压出的血液窜遍满身,满身立刻变得发冷好像跌入冰窖一样,鼻子好像失去了作用,胸腹部努力地挤压,鼻子也感觉不到有气流收支,反而是脖子上的口有一股凉气冲出气管,但刚进肺部就又被压了出来,没两下胸口开始发闷,然后喘不外气,眼球发鼓,头脑抽痛,开始缺氧!

捂在脸上的手松开了,我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我的手本能地捂住了巨痛的伤口,从手套上传来的感觉告诉我脖子上就像开了一个风洞一样,随着我强烈地抽吸,气流不停地进收付出,当手套堵住伤口后,我突然觉得鼻子里有气流进去,快速深吸了几口,胸闷大大减轻,窒息感也减轻不少,脑筋也变得苏醒了许多。

我突然明确发生了什么事,刚才他拿一刀割在我的手上,被手套上的铁块夹住了,以是没有割断我的颈动脉,只划到气管,因为喉节震动器的缘故,我的气管被割开了,但没有被割断,这种情况我听爷爷和叔叔讲过,他们是医生,他们说这个伤不严重,野战抢救也讲过……这是有救的,应该是……我突然想起了抢救的方法……

背后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那个家伙从树上跳下来了,走到了我的背后,似乎想要再给我补一刀……我的眼前仍旧含糊不清,我只好捂着脖子没有转头,用手枪向声音的来源快速地开了五枪,然后用尽努力跳了起来,我转过身面临那个含糊不清的人影,举枪估摸着又开了两枪,那个影子没有动。不是他!对准另一个黑影开了一枪,不是!对准另一个影子再来一枪,还不是!我快速地向身边的黑影逐一射击直到听到一声闷哼!我又连开了两枪后扔开手枪,伸手向兜里摸来摸去,不一会儿我就找到了我想找的东西。那是一卷透明胶带,是上午李明要来绑弹匣用的,现在可派上用场了。我快速地在上面抠来抠去费了好大劲也没找到断头,急得我用牙咬了起来,三下两下咬出一个断头,然后揭开胶带敏捷地粘在伤口上,然后像绕围巾一样在脖子上绕了好几圈,直到把脖子上的开口给粘得密不透气,我才咬断胶带粘好断头。

这时候我才如饥似渴地深吸了一口吻,甜蜜的氛围突入肺内,惬意得我满身一阵酥麻,皮肤都高兴得跳动了起来。

“啊!”我不由得呻吟作声,贪婪地吮吸着充满天地,以往却从不在意的珍馐!

正当我享受着久违的氧气的时候,突然感觉眼前扑来一个巨大的黑影,我猝不及防被他一下扑倒,我本能地伸手去挡,却一下摸到一把刀柄,与此同时胸前一痛,一个刀尖扎进了我的前胸,剧痛让我一下捉住刀把使劲儿向外推,刀尖从肉里又退了出去,但身上压着的人显然不想让它脱离我的肉体,又使劲儿下压,刀尖又慢慢地压回了我的胸前,刀体传来阵阵冰冷刺激着我的皮肤,宣示着钢铁和肉体的区别,以及它致命的危险。

“去死吧!”一个低沉的充满血的欲望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一个含糊的人头慢慢地贴近我的脸。固然我看不清他的脸,但他那对血红的眼睛却像刺破迷雾的灯塔恶狠狠地凌迟着我。

“CNM!”我痛骂道,结果一作声,胸口的气就不敷了。气一短,力一泄,刀尖一下又扎了过来,我赶紧使劲,也只来得及把刀尖向上移了一点,刀尖还是扎进了我的肩窝,顶到我的锁骨。

“嗯!”我痛得直哼哼,用尽努力想推开刀子,可只能保持不让刀子刺穿我的胸膛。他的手就像铁铸的一样固不可摇。

拉锯战连续着,我感觉脖子越来越痛,呼吸也越来越困难,背上的枪伤让我的手使不出三成的力气,刀尖慢慢地扎入我的身体,我能感觉到疼痛越来越深入,如火炙般从锁骨传来,就像有人拿锯子锯我的骨头一样。身边的枪声和爆炸声越来越稀疏,三三两两的枪声告诉我们两个人的战争就要结束了,同时给了我们无比的激励。未知的了局促使我们奋力杀死对方,那样不论谁胜谁负都还有选择走还是留的权利,但是现在的情况明显对他不利,狼群这么多人不大概这么快地被干掉,了局很大概是我们赢了,那他现在假如不杀了我逃走,就再也没有时机了!

刀子越扎越深,剧痛像波浪一样一波一波地冲击着我的精神防线,我已经不再感到肉体疼痛的加深,更让我痛楚的是心中的恐惊——对殒命的恐惊,力气明显不敌的究竟仿佛在斥责我不平从命运。

他的力气越来越大,而我因为伤痛力气越来越小,失血过多使我有点儿发晕无法思考,现在我脑中只有一个动机——只有杀了他才气活下去。

眼前的情况越来越清楚,我慢慢地可以分辨出这个混蛋的鼻子和嘴,我用尽努力腾出一只手,将他的下巴向上推,手指扣住他的眼窝使劲地向里面抠,指尖已经触到他湿湿的眼球,但是他也使劲儿地向后仰头,我们都明确搏杀术,他如许拉大和我的距离只要高出我的臂长,我就伤不到他了。我使劲儿地在他脸上抠抓,把他的脸抓得稀烂,但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而他却因为伤痛激起了更大的潜能,刚才因为躲避我的挖眼而稍稍提起的刀尖又重新插进我的肌肤。

迟迟不到的援军让我绝望了,但在绝望的同时激起了我心底的兽性,老子死了也要带走你块肉!想到这里,我突然放弃反抗,松开了握着刀柄的手,十几厘米长的刀体一下子扎穿了我的肩膀,把我牢牢地钉在地上,忍着揪心的巨痛,我一下子抱住了他因为惯性冲到我面前的身体,抬起头一口咬在他脖子上,温热的鲜血喷了我一脸,他因为剧痛而松开了刀把,抡起拳头使劲儿地敲打我的脑袋,每一拳都像铁锤一样,砸得脑袋一阵一阵发木,疼得我差一点儿松开嘴,但是我铁了心了,多咬一口是一口!

我感觉他握住刀子使劲儿地拽了拽没有拔出来,然后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就没有动静了。我感觉脖子上气管的裂口被他抠开了,胸部的气体像破皮球一样又冲出体外,窒息感冲上脑顶,殒命的阴影似乎就飘在我的眼前,我眼前一片血红。我拉近他的脑袋,使劲儿地在他的脖喉上咬了一口,一个硬硬的软骨被我一口咬断,一股腥臭的热气喷在我的脸上,我牢牢地抱住他的脖子,不绝地向里面啃,一直到我咬到一个极硬的骨头怎么都咬不动为止。我感觉他的手慢慢地僵硬但是依然有力,我不敢松手搂住他的脑袋又啃了半天,直到我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嘴里面塞满了他的血肉,黏稠的血水和着肉沫顺着食道流入我的胃中,我无力地躺到地上,看着黑漆漆的夜空,我不可了!一丝力气都没有了,等死吧!

那个家伙掐着我的脖子趴在我身上一动不动,我的双手依然抱着他的脑袋僵硬地不分开,看来他也不可了,我们一起死吧!

慢慢地我眼前的景致清晰起来,绿色的树干,发白的天空,白色的月亮,黄色的火焰,红色的鲜血。这就是我脱离这个世界看到的最后一幅画面!那血真红啊。

躺在地上,我就像等候我的情人一样等候着殒命!但是她并没有来,来的是令人窒息的剧痛。被刺穿的肩头像被火烧油炸一样,突如其来的巨痛凌迟着我的意志,我像负伤的野兽一样嚎叫起来,但我无法挣扎,因为我仍被刀子钉在地上,我一动伤口就像一个电棍一样,刹时放射出无尽的电流,麻痹我全部的功能,让我满身发软地躺回原位,而我抱着他脑袋的双手也已经抽筋僵硬,我就像一个石像一样无法动弹,只能嚎叫,直到我连叫都叫不出来为止。

不一会儿,便有人顺着叫声跑了过来,然后我就听到一声惨叫:“我的天啊!各人快来,我的上帝啊!……快来人啊!……”

终于有人发现我了,我想要昏已往,但是上天不愿放过我,一波一波的剧痛比任何提神药都有效。我只有“精神振奋”地等候我的救兵。一圈人脸围在我的上面俯视着我,像看怪物一样盯着我。

“他死了吗?”刺客问道。

“没有吧?!”狼人不敢肯定。

“都如许了不会不死吧!”底火在边上嘀咕着。

“……”

我看着他们,怎么回事,他们看了半天没发现我还在世吗?非要我作声?

“WCNM!你死我都不会死!”好不容易从嘴里挤出一句话。

“我尻!如许伙真没死。医生,医生!”没想到大熊最快地反应过来狂叫道。

医生很快跑了过来,看了我一眼明显吓了一跳,竟然问了一句:“尻!这是谁啊?”

“我是刑天,你个猪头!”我感觉体力竟然正在恢复。

“我的天啊!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用什么药呢?用什么呢……对了,用这个!”医生很快地拿出了那个认识的黄色药水“最后的挣扎”给我扎上,“你有什么遗言吗?刑天,说吧!”

我看着他们都傻了,我怎么了我?他们怎么都像看死人一样看着我?“最后的挣扎”的药力很快就上来了,我感觉身上慢慢地有了知觉,手脚也有了力气。

“操!能不能把那玩意儿从我身上拔下来?扎在身上痛啊!”我有了力气大叫道。

“我来!”屠夫伸手拔出了我肩上的刀子,因为“最后的挣扎”的缘故,我并没有感觉到像扎进去时那么剧烈地疼痛。医生飞快地撕开我的衣服,拿出药剂开始给我清理伤口,止血,缝合血管和皮肉,输血。对于这点儿小痛,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了。慢慢地我坐了起来,开始审察周围的情况。

场地中央生了堆火,各人都站在我身边,宛儿跌坐在不远处傻傻地看着我,看见我起来好像见了鬼一样尖叫着哭了起来。其他人也退后一步,我用尽满身的力气搬着双腿,慢慢地站了起来,脑袋昏昏沉沉地向杨剑走去,没想到他竟然退却好几步指着我叫了起来:“别过来,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

我低头一看,我竟然抱着一颗人头,下面吊着尸体,中央只有一段脊柱连着。我满身都是血,整个儿成了一个红人,我抬起头刚想说话,觉得嘴里有什么东西一直塞着,我低下头“呸”一口吐在地上,细致一看竟然是一节喉管,再吐两口全是碎肉和碎的软骨构造,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刚才咽下的是什么东西。

“哇!”我抛弃人头蹲在地上吐了起来,结果吐出来的都是肉块和骨头渣子。

“啊?!那是什么啊?”边上的一群人全都让开了,指指点点地说道,“是人肉和人骨头,他把那个人给吃了!他简直不是人,是Ghoul!”

我慢慢地止住吐意,看着刚才说话的修女和牧师。固然我不明确她说的是什么,但我肯定那不是好话。我刚要辩解,脖子上的胶带突然开了,一阵胸闷让我喘不外气来,我刚要用手去捂,被边上的Redback给拉住了。

“不要动!你的手脏,假如异物进了气管就不好办了!忍住!”说完拿出水壶冲净双手,然后开始扯我脖子上的胶带,一边扯一边说,“亏你想得出来,用这种东西压伤口,也不怕感染!”

脖子上一跑气,我就说不出话了,刚才一阵冒死,伤口又被那个家伙给撕开了不少。现在明显地上不来气。我不说话,不绝地倒气,盼望不会窒息而死。

不一会儿,Redback就把胶带给拆了下来,然后和医生一起给我洗濯伤口,固定气管,缝合伤口,最后用绷带给我包了起来,我才缓过气。Redback看我一声不吭地坚持这么长时间,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拍了拍我的脸,问了一句:“你脸痛不痛?”

我试了试说话没有题目,才说:“脸有什么痛的?又没有受伤。刚才那个王八蛋差点儿杀了我!”说着一脚将那个家伙的脑袋踢出去老远,“也不知这个家伙是谁。妈的!第一个差点把我送进地狱的家伙!”想着刚才的情景,我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声音也开始发颤!

“给你,看看自己!”Redback递过来一面小镜子。

我接过来莫名其妙地向镜中一看,吓了我一跳,我整个脸都变形了,肿得都不成样子了。眼眶肿得都挤在一起看不到眼睛了。脸上全是血和紫青,什么色都有反正就是没有人色,怪不得他们以为我不可了。就冲这张脸,我自己都觉得我都不可了,更别说脖子上还开了口,冒着热气!

我不敢再看镜中的那张脸,赶紧把镜子丢给Redback,悄悄问杨剑:“宛儿怎么了?”

“她看到了你吃那个人的全过程。”Redback在边上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记得第一个发现我的好像就是他啊,怎么说宛儿看见我和那个人搏斗了呢?

“我发现你的时候,她就坐在那边的地上,估计是看到……”Redback没有再提什么事情,不外我也能猜到。

我看着宛儿,刚迈开腿向她走了一步,她就吓得一颤。从她的眼中我只看到了对野兽的恐惊和非人性的指责。我没有走已往,因为就算我已往也无济于事,反而大概把她吓出病来,连我自己想起我刚才的所作所为都感到毛骨悚然,况且一个刚毕业的女门生?我也感觉到我们两个中央裂开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我慢慢地坐在地上,因为我感觉到“最后的挣扎”的药力快过了,身体开始无力,剧痛开始反弹,身体像筛糠一样抖个不绝。

“刚才谢谢你发现了我!”我对Redback说道,“战况怎样?我们有伤亡吗?”我想在我体力不支前尽量地相识刚才我错过的事情。

“我们丧失很小!狼群没有丧失人,干掉8个;神之刺客丧失了一人,干掉两个;中国方面丧失了一人,干掉3个,算上你干掉的一共干掉了14个!多亏你在无线电中喊了一嗓子帮了大忙,这一次应该算是一网打尽了!”Redback神色不变地说道。

我听说中国方面死了人手,立刻向李明的方向望去,发现果然少了一人,我记得是个黑瘦的小个子,是李明的护卫之一……可惜了。

我刚想张嘴说什么,一阵剧痛传来,我惨叫一声:“啊!痛死我了!我尻!”

脖子上一麻,医生给我打了一针平静剂,不一会儿我眼前的人脸开始变形,眼前一黑就昏了已往。

(此文转自小说《狼群》,侵权联系必删)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