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五四运动的领袖是谁

0
回复
635
查看
[复制链接]

5

主题

51

帖子

8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7
发表于 2021-5-4 14: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四活动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流传,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作了思想上和干部上的准备。关于五四活动的领袖是谁,是一位照旧几位,长期以来人们的认识并不一致。毛泽东同道曾经说,陈独秀是五四活动的总司令,但实际上,向导五四活动的不止陈独秀一个人——

  五四活动的领袖是谁,是一位照旧几位,长期以来人们的认识并不一致。毛泽东在1942、1945年先后两次指出,陈独秀是五四活动的总司令。在“文革”刚竣事不久由中国社会科学出书社编辑出书的《五四活动回想录》一书中,则只承认李大钊是领袖,对其他人一律接纳否定的态度。再过十年,即五四活动70周年时,人们的认识逐渐靠近汗青。在当年举行的“怀念蔡元培诞辰120周年学术讨论会”上,有人提出蔡元培、陈独秀、胡适与李大钊应同是五四活动的领袖。这一认识很重要,但散见于一些文章中,缺乏体系叙述。时至本日,五四活动已往近百年,关于五四活动领袖题目,我想把它作为一个重要汗青题目提出来,还汗青本来面目,确立蔡元培、陈独秀、胡适、李大钊为五四活动“四大领袖”的汗青地位。

  四大领袖在五四活动时期,各有贡献

  四大领袖在五四活动时期,各有贡献,显现了我国近代汗青上少有的五彩缤纷的汗青景观。现依他们登上汗青舞台的次序分叙于后。

  蔡元培 他的突出贡献是,对新文化活动的支持与保护,并提出了著名的、具有深远汗青意义的“循思想自由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的办学方针。在这一方针下,他起首集中气力改造旧北大,把它建成科学与民主的阵地、新文化活动的中心。特别重要的是,上述方针为北大开启了一片自由天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等各种思想、流派,可以在北大自由地流传,民主主义甚至马克思主义乘隙发展起来。蔡元培支持李大钊在北大建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开设宣传唯物史观与社会主义的课程与讲座,使马克思主义首次在中国大地上发芽、生长。可以毫不浮夸地说,没有蔡元培就没有新北大;没有新北大就没有五四活动,纵然有也不知要推迟多少年。五四活动的门生向导人之一许德珩回想说:在这个活动中,蔡元培先生“不但仅是精力上的指导者,简直是实际上的办法者。”

  陈独秀 五四时期陈独秀是大名鼎鼎的大人物,险些无人不知。其一,这和他主编《新青年》有关。《新青年》是“五四”反帝反封建的重要舆论阵地、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的一面旌旗、革命青年的向导,影响了整整一代人。其二是在他的呼唤提倡下,民主与科学成了五四活动的重要口号与活动主调,影响极其深远。其三是他的彻底地不妥协地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精力。他对封建主义的批判既深刻又尖锐,是当时的人无谁可比拟的。

  正由于如此,一大批进步青年都团结在陈独秀四周,纷纷积极到场新文化活动。一些革命青年甚至还直接与陈独秀和《新青年》接洽,争取支持,并仿效《新青年》在各地创社团、办刊物,形成一股庞大的天下新文化气力。较著名的为毛泽东在长沙构造“新民学会”,创办《湘江评论》;恽代英、林育南在武汉构造“新声社”,出书《新声》杂志等。他们都以陈独秀为领袖,以《新青年》作向导。如1919年3月,恽代英等致函《新青年》说:“我们向来的生存,是在混沌内里,自从看了《新青年》,渐渐地醒悟过来,是像在黑暗的地方见了曙光一样。”五四时期的陈独秀确如毛泽东后来所评价的那样,他是“五四活动时期的总司令,整个活动实际上是他向导的。”

  胡适 五四时期的胡适险些与陈独秀齐名,常被人们简称为“陈胡”,其地位与影响力仅次于陈独秀。胡在新文化活动中的最大贡献就是积极鼓吹“文学革命”,提倡白话文。他的倡议得到陈独秀、钱玄同、刘半农等人的支持与并力提倡,随之,“文学革命”的口号风行天下。“文学革命”的最大功绩是把文学从贵族手中解放出来,还原给广大布衣百姓,使广大人民群众迅速接受了新思想、新道德、新文化,进步了认识水平与思想觉悟,使新文化活动很快形玉成国性的活动,并对中国社会现代化产生深远影响。

  李大钊 假如说蔡、陈、胡重要是在新文化活动时期起向导作用的话,那么在五四爱国活动中,起重要向导作用的则是李大钊与陈独秀了。李在活动中的重要贡献是流传马克思主义。由于李大钊对马克思主义的先容宣传,使中国人开始从进化论史观中走出来,以唯物史观武装自己。这便从根本上扭转了五四活动的发展方向,即中国革命由此转向了社会主义范畴,揭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序幕。由于马克思主义的流传,李大钊在五四活动中造就了一大批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先辈分子,如邓中夏、毛泽东、恽代英、赵世炎、杨贤江、张闻天、高君宇、何孟雄、罗章龙等,他们在五四活动中发挥了重要骨干作用。李大钊还招呼知识分子与工农相联合,促进中国工人阶层登上汗青舞台。这一切为随后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准备了干部条件。这些巨大功绩,炳彪史册,是任何其他“五四”领袖都无法比拟的。


  
四大领袖的领袖作用、影响与感召力重要体现在思想精力方面

  五四活动“四大领袖”,重要是指思想领袖或曰精力领袖而言。他们的领袖作用、影响与感召力重要体现在思想精力方面。五四时期的重要政治思想与社会思潮有四大类:民主主义、社会主义、激进主义和自由主义。

  民主主义的旌旗蔡元培高举着。五四时期,民主主义活动在南方由于孙中山向导的革命受挫而暂处低潮中。在北方,民主主义却有上升之势。新文化活动本身就是民主主义活动。蔡元培本来就是辛亥革命时期的革命民主主义者,追求民族独立、国家富强、民主与自由。在后来的革命过程中,他多以教诲家身份出现,走教诲救国之路。因而他的民主主义思想集中体现在他的民主教诲实践中。在近代中国,革命民主主义者总是以社会主义为盟友。蔡与其他革命民主主义者一样也接待十月革命,同情社会主义,甚至在五四活动中还高喊“劳工神圣”的口号,这使他的民主主义思想进一步升华,民主主义的旌旗亦更加鲜艳夺目。

  社会主义大旗由李大钊高擎着。五四时期是中国先辈分子关于中国应走资本主义蹊径照旧社会主义蹊径的大辩说、革命观大迁移转变时期。新文化活动时期,中国先辈分子都追寻民主主义,向往西方资本主义。但中国在巴黎和会上的失败,强权击败公理,国人开始觉醒,开始对资本主义产生怀疑。这时正值俄国发作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宣布废除沙俄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人们的视线转向俄国,转向了社会主义,不少先辈分子以为社会主义才是中国的出路。于是五四时期,在中国大地鼓起了一股不小的社会主义思潮,什么基尔特社会主义、无政府社会主义、工团社会主义、傅立叶空想社会主义、托尔斯泰不反抗社会主义、日本武者小路实笃的新村社会主义等,五花八门。这些思潮激发了人们对社会主义的爱好与关注,但也搅乱了人们对科学社会主义的视线。在这种情况下,李大钊高举科学社会主义旌旗,批判了各种改良型社会主义,改正或扭转了一些人对社会主义的一些错误认识。比如,针对社会上一些人对社会主义搞阶层斗争的疑虑,李大钊指出,在社会主义社会里不存在阶层斗争,阶层斗争只是“阶层社会自灭的途径”;社会主义建立后,阶层斗争即将“熄灭”,而代之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社会,将是一个协合、交情、互助、泛爱的社会。在李大钊看来,协合、交情、互助、泛爱,是社会主义的精力,是社会主义的特性,社会主义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和谐社会。在李大钊有关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社会主义旌旗下,从而扩大了社会主义队伍,加强了社会主义气力,包管了五四活动的胜利及其向社会主义的发展方向。

  激进主义的代表是陈独秀。近代中国的激进主义与现代人理解的激进主义差别。近代的激进主义是包罗革命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在内的革命主义。五四时期的陈独秀对封建主义的批判特别猛烈,常被称为是一员“闯将”。当然,这种激进主义在实际运行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偏激,以感情代替理性,说了一些过头话,如他在批判旧道德时,一概否定为“奴隶道德”;反对旧文学,一律斥之为“贵族文学”;在对比中西文化时,以为中华民族一切都是“卑鄙”的,西洋民族一切都是“高尚”的,主张“欧化”;等等。当然,这些言论有很大的片面性,但也是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激愤之词,也有一些“重病需猛药”之意。

  自由主义的旗头是胡适。胡适自称“我们是爱自由的人”。他提倡自由、崇拜自由,以为“自由主义活动是爱自由,争取自由,崇拜自由”的活动。他把自由提到相当高度,险些达到自由就是一切,一切为了自由的水平,陷入自由拜物教的迷雾中。他把争取自由与提倡个性解放与女子解放接洽在一起,严肃非难社会对个性的摧残、限制其自由发展的罪恶,希望建立一个“真正尊重个人自由的社会”。在如许的社会里,“决不能迷失自己独立的品德。社会国家没有自由独立的品德……那种社会国家决没有改良进步的希望。”知识女性在胡适女子解放、女子自立的招呼下,纷纷走出封建家庭,走上社会,争做与夫君一样的“自立”新人。胡适等的自由主义思想在后来的革命战争时期,企图在国民党与共产党之间追寻所谓第三条蹊径(或称“中间路线),在革命与反革命之间摇摆。但其多数最后都扬弃了自由主义,走向社会主义。

  四大领袖的一大特点,就是“和而差别”

  五四活动前夕,李大钊在写给胡适的信中说:“你与《新青年》有不可分的关系,以后我们决心把《新青年》、《新潮》和《每周评论》的人联合起来……在这团体中,固然也有很多主张差别,可是要再想找一个团结如许颜色雷同的,恐怕不太容易了。”这里,李大钊指出了两点,一是他们“颜色雷同”,一是“很多主张差别”。这集中反映在四大领袖的关系中。

 所谓“颜色雷同”,即上述四面旌旗都是反帝反封建的,都是新文化活动的到场者,都争取中国独立、民主、自由、平等。这一爱国主义信心,把他们团结在一起,构成了反帝反封建的爱国同一战线。他们相互间构成了一个优势互补的有机团体,谁也离不开谁。单有蔡元培不会有新文化活动;同样,单有陈独秀、胡适、李大钊等也不会有新文化活动。蔡元培为陈、胡、李等提供了北大如许一个大平台,使他们有机会有条件发挥各自的智慧才干;而没有陈、胡、李对蔡的众星捧月,蔡也不可能使北大有如此光辉的汗青成就。他们相互帮助、相互支持,甘愿冒风险去保护朋友、援救朋友。他们之间的朴拙交情与他们的汗青功绩一样,值得大书特书。然而他们四人的社会主义与民主主义当然差别,激进主义与自由主义当然也有极大差异。而随着活动的深入发展,一些抵牾逐渐体现,分歧也越来越多。这便出现了《新青年》编辑部的分化,出现了李大钊与胡适的“题目与主义”之争。然而这一论战的性质,已往很长一段时间是被夸大了。现在,学术界已大致取得了共识,即以为这一争论不是敌我性质的题目,而是同一战线内部的路线、蹊径、思想之争。


  
四大领袖之以是长期不被承认,有汗青方法与汗青观点方面的原因

  一是对五四活动的汗青不够全面相识。五四活动分前期与后期两个发展阶段。前期是新文化活动,后期是五四爱国活动。前期是民主主义活动,后期是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活动。新文化活动、思想解放活动是五四爱国活动的准备阶段,假如没有新文化活动也就不可能有五四爱国活动。五四爱国活动是新文化活动的一定发展。在新文化活动中,重要向导气力是资产阶层民主主义者,蔡元培、胡适甚至陈独秀、李大钊都属这一类型。但随着新文化活动转入五四爱国政治活动,随着社会主义的流传与无产阶层登上汗青舞台,无产阶层逐渐成为中国革命的向导气力。我们今天以是在“五四”领袖题目上产生分歧或有模糊认识,重要是未能把五四活动的两个发展阶段严格区分开。以五四爱国政治活动代替整个五四活动,挤掉了新文化活动,从而只承认李大钊、陈独秀是五四活动的领袖,而否认蔡元培、胡适也是五四活动的领袖。这种割断五四活动汗青的方法,一定得出一些错误汗青结论。

  一是在评价汗青人物时,以其晚期的汗青题目否定其前期的功绩,否定胡适、陈独秀为五四活动领袖重要就是这个原因。否定胡适重要是因他在抗日战争时期当了四年国民党政府的驻美大使,做了国民党的官。其实胡适一生重要照旧文人,从事文化学术工作,做国民党的官时间较短。何况他做国民党的官恰逢抗日战争时期。他在做大使时期的重要工作是拉美援、宣传中国抗日业绩,为抗日战争作出了一定贡献。这不但不是过反而有功。陈独秀的题目比较复杂,突出的题目是右倾机会主义与“托派”题目。陈当然有错误,但这些题目又与共产国际和中国共产党的“左”倾机会主义搅和在了一起,他成了共产国际指导中国革命错误的替罪羊,成了“左”倾机会主义者的重要打击对象。总之,对个人汗青题目要实事求是地举行分析与评定,对其一生的评价,前期的就是前期的,后期的就是后期的。不能采用减法,用错误去抵消功绩,或勤奋绩去抵消错误。陈、胡题目,用后来的汗青题目去抵消其在五四活动中的巨大贡献与汗青地位是不科学、不可取的。

  一是把汗青题目政治化。在极左思潮与“唯阶层斗争史观”盛行的时期,资产阶层、资本主义甚至民主主义,都成了反对与打击的对象。蔡元培、胡适是资产阶层代表人物,怎么会承认其为五四活动领袖呢?在极左思潮下,汗青被当作阶层斗争工具,夸大汗青要为实际政治服务。于是,汗青就只讲革命性,不要科学性;不讲学术性,只讲政治性。陈独秀在五四时期的功绩也成了敏感的政治题目,谁要是正确评价五四时期的陈独秀,则谓其为“叛徒翻案”,必在政治上被打垮。极左思潮怀疑一切,打垮一切,否定汗青,搞民族虚无主义,不但资产阶层代表人物犯机会主义错误的人不能承认是五四活动的领袖,就是作为无产阶层代表、中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李大钊,也被扣上“民主派”的政治帽子,否认其为五四活动领袖。“以阶层斗争为纲”的“唯阶层斗争史观”,是否定或不承认蔡、陈、胡,甚至李大钊为五四活动领袖的祸端。(来源:北京日报)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