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舆图剖析长征:四渡赤水有多巨大?令敌人为我而动,我自跳出重围

0
回复
797
查看
[复制链接]

4

主题

34

帖子

5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6
发表于 2021-5-4 13: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进入长征以来,由于错误的军事指挥策略,导致红军陷入极其被动的境地,尤其湘江一战中央红军损失过半,由原来86000人骤减至30000余人,红军官兵从上到下多有不满。厥后在已被剥夺军事指挥权的毛泽东的发起下,中央红军放弃北出湘西的目标,改道贵州,并于1935年1月霸占遵义,进行休整与军事指挥上的拨乱反正,并成立了“前敌委员会”履行军事指挥权,推举任命朱德为前敌委员会司令,毛泽东被选为政委直接参与对中央红军的军事领导。

153314gioi5wkmo9wdwkno.jpg

遵义集会后中央红军所面对的严厉形势

就在中央红军在遵义进行整理的同时,蒋介石指挥的国民党军重兵集团已经向遵义围拢而来:1月中旬薛岳兵团2个纵队吴奇 伟间和周浑元部共8个师控制贵阳、息烽和清镇,兵锋直达乌江北岸;黔军王家烈部两个师向刀靶水、湄潭进攻;川军刘湘部10多个旅向川南集中,先锋已达松坎以北;湘军何健部4个师在酋阳、秀山、松桃、铜仁一带修筑碉堡布防拦截;滇军孙渡部3个旅向西北贵州毕节地区开进;桂军2个师进驻贵州独山、都匀一带;上官云相部2个师从河南向四川万县、重庆开进。

短暂休整后的中央红军面对着巨大的压力。

北进受挫

1月19日,中革军委发布《关于渡江的作战计划》,决定北渡长江进入四川与红四方面军协同会师。24日,中央红军兵分三路向西面的土城、赤水方向进发。此时红军北渡长江进入四川与四方面军会师的意图已经十分显着。

153316pagtgkgtanvna5aa.jpg

遵义集会后中央红军的行进路线


中革军委低估了四川军阀反弹的力度。刘湘一向视四川为禁脔,无论中央军还是红军谁若想染指四川必视其为寇仇。刘湘为自保,派精锐队伍以宜宾泸州为支点,用8个旅的兵力向松坎、温水、赤水一带推进。

中央红军于24日霸占土城之后,又迅速向北推进,至26日,我军已经推进至习水与赤水城东南一带。与此同时,川军的郭勋祺旅、潘佐旅则先后进入温水,并尾随我军追击,对我方侧背形成严重威胁。

27日,中革军委抵达土城。在研判了当前的局面之后,中革军委决定趁薛岳部主力尚在乌江南岸,集中兵力歼灭川军的两个先头旅,为北渡长江做好准备。中革军委以红一军团和红九军团一部在赤水以南阻击自赤水、习水南下的川军,并寻机攻占赤水,为下一步北渡长江做准备;与此同时,集中红三、五军团在青岗坡一带进攻先期抵达的郭勋祺旅。

153317ar7s5m5r6o6i7bii.jpg

中央红军围攻郭勋祺旅受挫


1月28日拂晓,战斗在习水南面的青岗坡、风村坝一带打响。事后证明,中革军委决议所依据的谍报是错误的,谍报说郭潘二旅仅有4个团,而实际上却有6个团,10000多人。郭勋祺、潘佐二旅均属刘湘经心打造的川军辅导师下辖旅,为保护自己的基本盘,刘湘也是豁出老底儿了。残酷的战斗一连了一整天,红军虽然给郭勋祺旅造成巨大杀伤,但自身也蒙受了庞大伤亡。就在战斗进入白热化的告急关头,潘佐旅也赶到了火线,而在潘旅背面另有两个川军旅正告急赶往战场,围攻郭旅的红军队伍眼看就要陷入危险之中。终极,中革军委决定撤退。为包管红军可以大概安全撤离,正在攻打赤水的红一军团被迫以主力回援,在中央红军军总司令朱德亲临火线指挥而且动用了军委纵队干部团的情况下,中央红军才勉强脱离战场。与郭旅一战,中央红军吃了大亏,不仅攻占赤水北渡长江的战略目的没能实现,反而付出了4000多官兵的伤亡,而且红军所面对的险境并没有根本改观。

一渡赤水

北上受挫之后,中革军委再次研判了当前局面,决定西渡赤水以摆脱困境,并寻机从长江上游的金沙江北渡入川。这便是一渡赤水。

1月29日拂晓,中央红军主力主力趁朦朦夜色在土城附近分多路渡过赤水向古蔺、叙永地区进步。由于红军北渡入川的大概仍然存在,刘湘也没有放弃对红军的堵截。川军以4个旅沿长江布防,同时命包罗郭、潘二旅在内的8个川军旅尾随追击红军,谨防红军再次北渡。

由于川军的层层设防,与红军北翼队伍接连发生战斗,自2月2日至6日,红军多次向北突破均遭失败,北渡计划再度搁浅。

153317r3nt2n73ke12x223.jpg

中央红军一渡赤水河与扎西整编


所谓福无双至灾患丛生,局面再度发生变化,中央红军的处境进一步恶化了。

古蔺处于川、滇接壤处,红军进入古蔺无疑让“云南王”龙云十分忌惮,龙云速派滇军三个旅急速向毕节、镇雄集结,预备截击我军。与此同时,在红军与川军大战时坐山观虎斗的薛岳军团也裹挟着黔军王家烈部尾随红军追入川南。红军的局面再度困难了起来。

2月7日,鉴于川军的严防死守中革军委放弃了北渡长江的计划,并命令军队放弃北进与川军脱离打仗,向云南北部的扎西(今威信)地区集中,进行队伍整编并确定下一步的目标。红军的动向很快便被国军发觉,蒋介石以为红军的集结是聚而歼之的大好时机,于是委员长以薛岳军团为骨干,由滇、黔两省军队共同,调集了一支大军计划将红军彻底歼灭在扎西一带。

153318oggy1ri1aabgc99g.jpg

国民党军对扎西中央红军的困绕


2月7日,在中央红军向扎西集结的同时,滇军孙渡部4个旅由镇雄、毕节向扎西推进;中央军吴奇伟部、周浑元部各4个师分别向黔西、大定(今大方)和叙永集结;川军主力由高县珙县一带南下向扎西威逼;黔军王家烈部5个师仍然驻扎在遵义、赤水一带。

2月9日,中央红军在扎西地区集结完毕,并竣事了整编。但此时敌军的困绕圈也即将成形:滇军孙渡部和川军从南北两面逼向扎西,而中央军孙渡部也正从黔西、大定向古蔺、叙永包抄。但这无形中也为中央红军创造了时机。一渡赤水后,川军和中央军大部被调往扎西附近,黔北此时防备空虚,仅有黔军王家烈一部防守。于是,10日,中革军委决定再次东渡赤水

二渡赤水

2月11日,中央红军再次以三路纵队,从扎西地区出发东进,颠末七天急行军,于18日抢在敌军合围之前抵达赤水河边,并于21日三军东渡赤水。中央红军二渡赤水完全出乎国民党军的意料,一时间国军原来严整的序列瞬间陷入了杂乱。

渡过赤水后,中央红军以红五军团一部向北方的温水一带直插。在刘湘看来,这显然就是红军北渡长江的特遣队,因此急令郭勋祺部迅速回援。如许一来,川军便被吸引到了北方。与此同时,中央红军主力则向桐梓方向急行军,黔西的国民党军吴奇伟部也告急派出两个师向遵义开进。然而,由于失了先手,回援的各部国军均被甩在中央红军背后。那么就意味着,在留守东线的黔军王家烈部将不得不独自面对气魄汹汹杀来的中央红军。

153320sjheaegeeervnane.jpg

中央红军二渡赤水与国军各部围堵


黔军在黔北虽然有五个师,但首先兵力分散,二来黔军的战斗力实在是不怎么上得了台面。2月24日,红一军团出其不意攻占桐梓,黔军退守娄山关;25日,红三军团攻占娄山关;26日,红一军团与三军团一部击败黔军的反攻,并向娄山关以南攻击进步;27日,红一、三军团发起对遵义的攻击,28日晨霸占遵义。王家烈部被打得七零八落,王家烈本人率残部南逃。

一连5天的猛烈战斗,称得上是畅快淋漓,中央红军终于得以一抒胸中块垒。此时从赤水河西赶来的两路追兵,川军已经被红五军团的一个团引到了温水方向,此时正在桐梓以北与红三五军团对峙中;中央军吴奇伟部59师、93师已抵达遵义南面。刚刚重占遵义的中央红军士气正旺,而且得到了大量补给,中革军委决定乘胜将吴奇伟部歼灭在遵义城南。

153320doavxbzoyg4zpomw.jpg

中央红军遵义战役大破吴奇伟部


28日上午,战斗打响。吴奇伟以59师为主力,配以黔军的两个团对遵义发起攻击,自己率93师坐镇后方的忠庄铺为后盾;红军以三军团在遵义城南的老鸦山、红花岗一带布防,红一军团则从左翼迂回寻机奇袭吴奇伟的指挥部。老鸦山一带的战斗刚一开打便进入了白热化,双方阵地多次易手,均遭受惨重伤亡,中央红军被迫再次动用干部团才堪堪保住阵地。红一军团出其不意击溃正面的黔军,并直插吴奇伟的指挥部忠庄铺。猝不及防之下,93师迅速瓦解,吴奇伟命令全线撤退,红一军团乘胜追击,吴奇伟率指挥部少量人马率先渡过乌江,敌59师、93师双双遭到重创。

二渡赤水后,红军以疲劳之师长途奔袭取得了桐梓、娄山关和遵义一系列胜利,接连打败黔军,中央军吴奇伟部,而且得到了大量物资补给,更重要的是鼓舞了三军士气,中央红军终于一扫阴霾,恢复了昔日的精神面目。但是,客观地讲,中央红军一系列胜利虽然极大削弱了敌军实力,但仅仅是排除了眼下的威胁,而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尤其是,更大的困绕圈正在形成之中。

153321l6zg5x0f4pn0bbp2.jpg

遵义战役后国民党军对中央红军的困绕态势


中央红军长途奔袭和一连作战的本领再次惊动了蒋介石,委员长于3月2日由汉口飞往重庆亲身部署对中央红军的围剿:川军三个旅由桐梓向遵义地区进攻;为共同川军进攻又命上官云相部两个师由重庆向松坎地区推进;中央军周浑元部三个师推进至仁怀一带;黔军孙渡部进至大定、黔西布防;黔军王家烈残部于金沙集结;重新整理后的中央军吴奇伟部集结于乌江南岸,同时作为预备队;末了又命湘军三个师在乌江以东修筑堡垒工事,以阻我军东进。

鉴于国民党军的困绕再次形成,3月5日,中革军委决定红军主力向西进至鸭溪、大岗一带,并寻机歼灭或重创中央军周浑元部。不过呢,天不遂人愿,大概是由于吴奇伟部被打得太狠,周浑元本人用兵又多谨慎,周浑元部三个师紧麋集结于鲁班场,又修筑了堡垒工事,不给中央红军分而歼之的时机。由于多次诱敌不成,周浑元坚决不出战,中央红军便在鸭溪一带停留了三四天的时间。

三渡赤水

时间是在国民党军一面的,在这一带耽搁的时间越久,中央红军所面对的局面便越危险。中央红军再次面对着生死抉择。

面对着严厉的形势,针对中央红军下一步何去何从,中央内部产生了剧烈的分歧:一方以为应该先攻打位于打鼓新场的王家烈部,争取一口吃掉这一股黔军,在削弱仇人气力的同时得到物资增补,然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持这一意见的人占多数,包罗前敌总指挥朱德和一军团军团长林彪。而时任前敌司令部政委的毛泽东则以为,红军当前的最大优势是高于仇人的机动本领,攻打打鼓新场固然胜算较大,但歼灭王家烈部并不会使敌我气力对比产生实质性变化,而且很轻易受到周边滇军、周浑元部和吴奇伟部的围攻,红军一旦被任何一股敌军缠上,就将陷入重兵困绕之中,因此,毛泽东主张打周浑元部。虽然周浑元部实力雄厚,但相比遵义战役后的中央红军还是处于劣势,红军仍有取胜的时机,即使不能取胜,仍能再次寻机西渡赤水。实在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出来,三渡赤水在毛泽东那边已经形成了开端方案。

153323tazpycq7u6pga687.jpg

攻打周浑元部以及三渡赤水


在3月10到12日的苟坝集会上,颠末猛烈且困难的辩说与说服,党中央终于采取的毛泽东的意见。在苟坝集会上还建立了由毛泽东、周恩来和王稼祥构成的军事指挥机构新“三人团”,进一步巩固了毛泽东对中央红军军事行动的领导地位。

3月13日,中革军委发布了《关于我野战军战略方针的指示》,确立了消灭国民党中央军两部以及黔军王家烈部的战略目标,并明确要求控制赤水河上游渡河点,以为战略转移作准备的任务。15日,中央红军对周浑元部进行了猛烈的进攻。除红九兵团为预备队并负责打援之外,红一、三、五军团险些悉数上阵,火力不敷战术补,中央红军使出了满身解数从东南与西南两个方向对周浑元部发起轮替猛攻。尽管中央红军的装备难以轻易攻克国军的堡垒工事,但在各种机动战术的共同下仍然攻下了数处碉堡阵地。战斗不停一连到薄暮,红军付出了480人阵亡的代价,周浑元部也蒙受了巨大的压力和伤亡。

153324gz665etabsd4sdhs.jpg

遵义集会80周年龄念邮票

就在这一天的时间里,蒋介石所部署的困绕圈进一步收拢:东北方向的川军郭勋祺部已经进占遵义;乌江南岸的吴奇伟部先锋也已进抵枫香坝,间隔鲁班场已咫尺之遥;与此同时,滇军孙渡部和黔军王家烈部也在向鲁班场机动。眼见急切间无法办理周浑元部,敌军又快速围拢而来,中革军委以为预期的战略目标已经告竣,于是下令三军再次西渡赤水。当天夜里,中央红军三军脱离战场转而向北,绕仁怀而趋茅台,16日,中央红军在茅台附近三军再次西渡赤水。

三渡赤水是有更大的战略目标的。

3月17日,中央红军渡过赤水后,中革军委立即命令各军团主力在间隔赤水河边二三十公里的地方潜伏休整,而以红一军团的一个团伪装成主力大肆西进,直扑西北方向的古蔺县。从这次有四渡预谋的三渡来看,在某种程度上战役自动权已经从国民党军手中转移到中央红军手中。三渡赤水使川军措手不及,19日,伪装主力的红军团委在古蔺城外的镇龙山一举击溃川军的一个团。川军顿时便炸了营,纷纷向后方哀求增援,如许一来,红军主力三渡赤水且大肆西进的消息再次震动了国民党军高层。

153326k10tdu0csz1ztds8.jpg

中央红军三渡赤水后国军各部追击方向


在国民党军和蒋介石看来,中央红军这完满是一副拼了命也要北渡长江的态势。因此,蒋介石急命川军、滇军对中央红军主力睁开南北夹击,制止其西进道路,同时命赤水河东面队伍包罗吴奇伟部、周浑元部同样渡过赤水,试图将中央红军困绕于古蔺、叙永一带聚而歼之。如许一来,赤水河东岸留守的,又是黔军王家烈部,而且还是残部。唉,委员长这搂草打兔子的功夫端地已臻化境。

四渡赤水

预料中的局面已经出现了。趁假的中央红军主力吸引了国民党军主力大肆集结的时机,真正的中央红军主力则秘密向赤水河边机动。21日晚,红军主力再次由二郎滩一带向东渡过赤水河。

长征初期这种你追我跑的游戏中央红军已经玩够了,毛泽东与中革军委订定了一个更大的计划,准备一举跳出国民党军的困绕圈。过河后中央红军主力转向东南,向桐梓遵义方向急行军,制造出再取遵义的假象。

153329zd3xxq59axqj3aqd.jpg

中央红军四渡赤水与分兵南下


赤水河东岸再次发现红军踪迹令蒋介石大为光火。24日蒋介石飞赴贵阳亲身坐镇指挥对红军的围剿。为制止红军再次攻占遵义,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部和周浑元部由仁怀经长岗、枫香坝、鸭溪一带向遵义急进。27日,中央红军行至仁怀与遵义之间的马鬃岭时,再次分兵,以红九军团伪装主力向长岗、枫香坝一带国军中央军发起佯攻。乍遭攻击,吴奇伟部和周浑元部迅速向长岗、枫香坝一带集结待战。而红军主力则迅速击破鸭溪一线的国民党军防线继承南下。中央红军这一连串的战术机动,令国民党军彻底杂乱了,一时间随处都有红军主力在运动,即使先前在古蔺、叙永一带伪装主力的红军团早已归建,负责围剿的滇军和中央军各部仍然在报告发现红军主力踪迹。

3月28日,中央红军主力抵达乌江北岸的沙土镇和安底镇一线,31日,顺利渡过乌江抵达息烽附近。红九军团由于被敌军纠缠未能及时渡过乌江,便按照中革军委的命令留在乌江北岸继承共同主力红军作战,直至一个多月后与中央红军再次会合。

南渡乌江

颠末短暂休整,4月3日,中央红军以一部佯攻息烽,主力向贵阳进步,兵锋直抵贵阳郊区。贵阳周边仅有国军99师在驻防,而且大部还在城外,中央军主力吴奇伟部与周浑元部大概间隔尚远,大概被隔离在中央红军背后,一时间贵阳城内胆战心惊。4日,乌江北岸的红九军团在金沙一带击溃黔军主力,到此时,委员长的心态已经完全崩了。为自身安危计,蒋介石一面令国军死守飞机场,一面命国军各部尽力回援。很快,各路国军纷纷回兵勤王护驾,而中央红军又做出了一个假动作。

153329ojjmsl04x6jxzs44.jpg

中央红军兵逼贵阳与国军各部回援


5日,中央红军从息烽、扎佐之间穿出,东进至净水江边,而且大张旗鼓地搭建浮桥,摆出一副要东渡净水江的架势。这是蒋介石所不能容忍的,急调湘军桂军堵截的同时,又命已经抵达贵阳周边的吴奇伟部、周浑元部以及滇军孙渡部过贵阳而不入继承向东追击。

153330e9qf9l13n7fqyq5p.jpg

中央红军跳出困绕圈进入云南


8日,发表盲盒的时间终于到了。这一天,在净水江边逗留多日的中央红军突然向西急行军,随后转向西南,从贵阳南面穿插而过,向东追击的国军队伍险些都扑了个空。不过有一个不测,在中央红军西进过程中,迎面撞上了刚刚抵达贵阳准备继承向东追击的滇军孙渡部,双方发生了一些零散战斗,孙渡本人差点被活捉。不过中央红军并不恋战,蜻蜓点水般一触即走。过贵阳后,中央红军成功跳出困绕圈,并将负责围剿的国民党军全部甩在背后。虽然蒋介石严令追击,但国民党军各部都被中央红军战略机动变更的来回奔忙、人困马乏,士气低落,对追击命令也只能阳奉阴违。

就如许,由于孙渡部被调到贵阳附近,云南省内兵力空虚,中央红军趁此时机一头便扎入了云南省。今后以后,长征的重要目的已经不再是疲于奔命般地躲避追兵,而是探求一个合适的落脚点继承开展根据地建设,并在此过程中寻机予敌重创。

153331lczjvvv3vn774sls.jpg

四渡赤水,是一次极其成功的战略机动,也是长征过程中最富军事智慧的决议。在此过程中,以毛泽东为首的中革军委,反客为主,,通过自身的战略战术机动,在长宽各约200公里的范围内,机动机动地在多路国民党军重兵间反复穿插,将敌军按我方的战略需求进行牵拉变更,以被围剿的角色反而把握了战役自动权,历时近3个月终极成功跳出困绕圈并予敌以庞大杀伤。难怪多年后毛泽东在接见英国二战名将蒙哥马利时说:“自己一生得意之作是四渡赤水,而不是三大战役”。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