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蒋介石至死都没明白:张灵甫的74师,为何兵败孟良崮?

0
回复
968
查看
[复制链接]

5

主题

48

帖子

7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7
发表于 2021-5-4 16: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孟良崮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国共双方在山东临沂孟良崮地区进行的一次运动战与山地战相联合的大规模战役,此役,华东野战军在陈毅、粟裕的指挥下,全歼了张灵甫指挥的“王牌榜样师”——整编74师,一代名将张灵甫殒命。

厥后在孟良崮战役一周年之际,毛主席谈起此役,对粟裕说,消灭了74师,有两个人没想到。粟裕答其一是蒋介石,另一个却想不到。主席解答,第二个没想到的,就是我毛泽东。这一战,其变数之奇特,效果之叵测,可见一斑。

180013quunnivs1a0gdy70.jpg

孟良崮,属蒙山山系,海拔500米,面积仅1.5平方公里。传说评书中的北宋孟良曾在此屯兵,因而得名。听说孟良在史书中未见其踪影,大概率是杜撰人物。不过因孟良崮战役而在近代汗青上留名的两军名将,却颇值得玩味一番,从中也不难窥得决定此役胜负,乃至天下得失的关键地点。

波诡云谲的序幕

抗日战争结束后,解放战争爆发,1947年2月莱芜战役中,解放军以伤亡8400余人的代价,在3天内扑灭国名党军一个“绥靖区”进步指挥所、2个军部、7个师共计5.6万余人,粉碎了国名党军南北夹击华野的计划,夺取了山东战区的主动权,增加了兵员、提升了士气,为一个月后的孟良崮战役奠定了坚实基础。敌军指挥官王耀武感叹:“五万多人,三天就被消灭光,就是放五万头猪,叫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

3月初,国名党撤销徐州、郑州绥靖公署,由陆军总司令顾祝同亲身创建徐州司令部,统一指挥原徐州、郑州部队,并将整编第26军王敬久部、在武汉的整编第9师调往山东;以“五大主力”中的三大主力,即整编第74师、第5军、整编第11师为骨干,编成三个机动兵团,分以汤恩伯、王敬久、欧震为思南公馆,实行机动作战使命;加上王耀武和冯治安所部,在山东统共集结了24个整编师、60个旅共计约45万人,占打击总兵力的六成以上。

180013z1aa2plb36yx5h77.jpg

为了针对解放军的游击战术,国民党部队采取齐头并进的战术,将部队控制在一个狭窄的范围内,向解放军压迫打击。华东野战军向东北方主动战略后撤,蒋介石、陈诚误以为华野“攻势疲劳”,趁机督师挺进。

1947年5月3日,蒋介石早7时亲至徐州,痛斥火线将领精神萎靡,各自为战,毫无相助协同精神,并将李天霞革职留任,以警效尤。由此,张灵甫第74师不再归属李天霞指挥,而划归黄百韬第四纵队指挥。

5月10日,张灵甫74师并25师等作为主攻渡过汶河,并于次日率先由垛庄经孟良崮西麓向许世友部发起攻击。在国民党军看来,74师全部美械装备,战斗力强,虽有冒进之嫌,但足可自保,加上周边友军驰援,当可立于不败之地。连张灵甫本身也难免有自负之意。黄百韬其时并不认同74师在举措前就大张旗鼓地修路架桥,过早暴露意图。而张灵甫以为本身的部队辎重骡马偏多,路不修不行,并不怕对手知道。

而在解放军的决议层看来,固然敌人采取重兵集结,集团推进的战术,但张灵甫的些许冒进似乎跟整个乐章的调性不符。华野机敏地抓住了这反面谐音,决定围歼74师,予敌以重创。

国名党军的目的,最初是定在坦埠,进而攻占沂水。于是以整编74师为主力,渡过汶河,攻占马山、马牧池一线。此时华东野战军已经制定好了围歼74师的攻略:以第4、第9纵队在坦埠以南正面阻击,第1、第8纵队由左右两翼合围,第6纵队北进到达垛庄西南,堵截74师的退路。同时以另外四个纵队分别阻击正面来支援的国名党军。

180013r3srx1rdyx1s144y.jpg

5月13日,华野正面部队对马山一线发动了多次营级反攻,遭遇刚强阻击的张灵甫以为解放军的刚强反抗是在掩护后方物资的搬运掩埋,因此向上峰报告,坚持以为14日上午一定可以攻占坦埠,甚至约请汤恩伯14日到前线观战。

至13日夜,解放军的迂回部队已经陆续到达指定地点,74师方始觉察到本身已经钻进了精心布置的口袋。14日上午9时,第51旅通电各团:环境有变,克制向坦埠攻击,原地监视待命。

在得知天马山,马牧池等地相继失守后,张灵甫开始预感到有被围歼的危险。但此时他并没有选择从其他方向突围,他以为部队建制尚完整,战斗力充足,不如保留力气,等待援军。于是下令部队退驻孟良崮山头,据险而守。

蒋介石在得知74师上山之后,虽感张灵甫被困,有被围歼的危险,仍乐观地以为,依附地利及装备上风,如能吸引华野主力,外围以重兵驰援,以成反包围之势,正是发挥国民党部队集团化上风与解放军主力决战的良机。

此时在孟良崮四周一百公里内,至少有四十多万国名党部队,按照正常行军速度,一天之内不难到达增援地点。而以74师的力气,固守个一天两天也应当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因此这种战术假想至少在纸面上看来,是可行的。

180014mr4i2rddy9o4a3ee.jpg

但是蒋介石忽略的是,本地的地形对于美式机器化部队的限制,重装备部队在山地无法发挥机动和炮火的威力,而十面援军反包围的富丽假想,则即将完全化为泡影。

包围与反包围

陈毅和粟裕针对战场实际环境,做出的基本判断是:蒙阴、沂水地区多为岩石山区,地形复杂,便于我军潜伏穿插,华野主力以5倍兵力包围敌74师,而张灵甫骄纵跋扈,与周边部队矛盾深重,救济是否尽心尚在两可,此战若能一举消灭敌人王牌部队,堪称“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对于两军士气的影响可谓深远。

于是,当华东野战军发现敌军的退却意图,立即向南发起追击,乘胜猛攻。经过一夜的战斗,继承正面攻击使命的第4和第9纵队攻占唐家峪子、赵家城子一线;负责断后的第6纵队在第1纵队的协助下,也乐成攻占垛庄,完成了扎紧口袋的使命;同时第8纵队同第1、6纵队买通接洽,攻占万泉山,乐成形成了对敌的四面包围。

蒋介石在得知战报后,以为74师虽陷入重围,但控制了制高点,地形易守难攻,足可自保,等待援军。因此下令,派出空军空投弹药给养,助整编74师固守待援,牵制华野主力,命邻近的整编第11师,整编第65师,整编第25师,整编第83师及第7军、第48师等部,敏捷向74师靠近;并调动在莱芜的第5军南下,会同在大汶口的整编第20师向蒙阴进步,意在以十个整编师的兵力,在蒙阴、青陀寺地区扑灭华东野战军主力。

180015q1e1e84c0te081e1.jpg

华东野战军指挥部鉴于蒋介石调动十个师的兵力增援孟良崮,且多数都仅距战场一两天的路程,最近的甚至只有十几公里,情势十分危急,如不能在短时间内扑灭74师,一旦形成拉锯,则华野主力将陷入十个整编师的上风兵力的围攻之中。因此严令阻援部队坚决阻击各路增援之敌,令主攻部队不吝齐备代价在敌援军抵达之前,全歼74师。一场争分夺秒的扑灭战,就此展开。

援军

在《亮剑》电视剧中有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情节,李云龙围攻安全城,日军特战部队被围,务必要全力救出,因此周边日军不顾齐备从四面八方前来增援。而因为李云龙是擅自举措,各个防区的抗日武装并不清楚团体战况,只知道鬼子经过本身的防区,就不能放过,便开始自觉阻击。于是形成了经典的“围点打援”战况,终极就是著名的“晋西北都乱成了一锅粥”。

而孟良崮周边的四十万国民党部队,除了被华野偷袭部队牵制之外,可以说是各怀鬼胎,在实行蒋介石的下令之时,实实在在地大打扣头。加上听说张灵甫素常飞扬跋扈,颇得罪了一批同寅,因此在救济问题上,态度非常灰心。我们就将目光投在与74师临近的83师和25师,便可窥见此次增援失败的原因。

与孟良崮近在咫尺的83师,此前曾接到汤恩伯下令派一个加强团进占孟良崮东南的桃花山,掩护74师侧翼。但83师师长李天霞为了保存力气,仅派出一个连携带步话机冒充一个团。效果这个连在桃花山被华野不费吹灰之力就消灭掉了,从而也堵截了74师和83师的接洽。

180016x93bbgfx1mfn930q.jpg

李天霞这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下令57团前去垛庄掩护74师后方。岂知李天霞的小算盘是,57团本不是83师的基本部队,而且遭遇过两次解放军的迎头痛击,士气低沉,编制残破。李的目的在于,即使57团被全歼,也不会伤及83师主力,且可以借此申报人员装备增补。举措前,李天霞还指示57团团长罗文浪夜间作战多预备向导,机灵应变,暗示罗可以相机后撤保存力气。

更奇葩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罗文浪也并未严格实行李天霞的下令,在57团遭到华野断后部队猛攻时,罗以为本身的使命是确保74师后方安全,此时假如后撤,一旦74师出问题,本身势必会遭到整理。可以说罗文浪深谙国民党官场的甩锅文化,很难讲李文霞不是在给罗挖坑,借机铲除异己。因此在抵挡不住解放军打击的时间,罗没有选择逃跑,而是干脆冲进了华野的包围圈与74师会合。终极57团与74师一起被围歼,罗文浪被俘。

整编83师在孟良崮战役其时,下辖实际只有5个团,57团被围后,剩下的4个团中又有两个在马山和华野交战,始终无法脱离战斗。余下的两个团,此中44旅132团是陈诚的嫡系,打没了无法跟陈诚交接,因此在接到增援74师使命时,李天霞能派出的只有仅剩的56团,区区一个团在华野以纵队为编制的阻击部队眼前,也只能是做做样子了。

而黄百韬所部25师,和孟良崮的距离与83师近似,可投入增援的兵力也有五个团。黄在74师被围之后,早先派了148旅打击,遭到了华东野战军的坚决阻击,在丧失了几百人之后,黄便下令克制了攻击,静观其变。

180017ta8xzkoooofmemod.jpg

5月16日早上,蒋介石发现增援不利,意识到74师间不容发,再动手令。要求各部“尽心努力,把握战机……密切接洽,协力迈进……如有萎靡夷由,逡巡不前或赴援不力……延误战局,严究论罪不贷!”

负责增援的国民党部队至此才不敢怠慢,全力以赴,但战机稍纵即逝,华野上风兵力已经有充足的时间消灭被“围点”的兵力,并在敌援军突破防线时,回过头来从容不迫地“打援”。

黄百韬在蒋介石的严令之下,从15日起将主力第40旅、第108旅投入战斗,并在随后两天突破了华野两道防线,一直打到距离74师仅一山之隔的天马山,甚至炮弹都已经能打到孟良崮了,但终极也没能完成救济使命,反而遭到阻援部队重创。负责偷袭的华野第1纵队的四个团兵力,也几乎在这次阻击战中消耗殆尽,所幸是左近第4纵队的一个营增援,才将敌人挡在一步之遥。而兵力更少的李天霞在17日下战书最先抵达孟良崮,但看到的只是一片狼藉的战场,华野已经完成了清算战场撤出了阵地,74师已经在当日上午被全歼。

全歼

包围态势完成后,5月15日下战书1时,华东野战军对孟良崮地区发起总攻,各部队多方突击,74师负隅顽抗,战况激烈,每一寸阵地都经过了反复争夺。固然攻下了孟良崮四周的一些小山头,但74师主力仍在死守主峰。方圆仅1.5公里的孟良崮,已经躺下了数以万计的尸体。亲处前线指挥的粟裕深知战况的惨烈和局面的邪恶,四十万敌军正在赶来,而眼前的孟良崮似乎并未动摇。双方的胜负已经到了临界点,一点点的夷由都会带来溺死之灾。

180018d9q79qy777qndphz.jpg

解放军指挥部下达了不许撤退的下令,要求各纵队不怕捐躯,限二十四小时内攻下孟良崮,陈毅甚至答应,各纵队伤亡,战后包管补足建制。解放军一改夜间作战的传统,16日白天依然打击不止,终极压垮了敌军。

至16日上午,华东野战军攻占雕窝、芦山,占领74师主阵地。当时天气阴霾,能见度低,最初我军以为已经肃清敌军,但在盘点俘虏和伤亡人数时,发现歼敌人数与74师编制相差万余人,于是各部重返战场,严密搜刮,终极在山坳中将74师残部,包罗83师罗文浪的57团全部俘虏。

死亡之谜

关于张灵甫的阵亡,向来有三种说法。

其一,是大陆主流的“击毙说”。在华野致电中心的战报中,称特战团在清算战场时,发现了张灵甫藏身的指挥所岩穴,并由带兵副团长当场将其击毙。随后,我军出于对抗日将领的尊重,也妥善安葬了张灵甫。

其二,是台湾流行的“自毙说”。在蒋介石的通电中,表扬了张灵甫的“杀身成仁”,以为张灵甫率全体高级将官“从容自戕”。在国民党最初对外公布的版本中,蒋介石收到了张灵甫的遗书,言“战况恶化,饮水断绝,粮弹俱尽……刻意以一弹饮绝成仁”。此说可疑之处在于,张灵甫在孟良崮坚守了三天,最初是信赖本身引一军“中心开花”,四十万援军反包围的战术必成,不存在提前留有遗书的大概,而在战况渐渐白热化之时,他未必有时间安排遗书、自尽等项。更况且,黄百韬在迫近孟良崮之时,曾电报张灵甫,本身有一个小时就能冲开重围。不到末了一刻,张灵甫仍有一线生机。

180019j3p6vkjgq7nk5qzt.jpg

因此这种说法,更像是国民党的宣传呆板的公关。究竟王牌主力被歼,急需鼓舞士气。

尚有第三种更小众的说法,来源于几十年后的民间考据。此说以为张灵甫先被俘,后因士兵泄愤被杀。按照我军对待俘虏的一向政策,以及张灵甫的军阶而言,恐怕一样平常士兵不会贸然伤害。况且,孟良崮之战是我军发起的对74的围歼,战况虽激烈,但因此迁怒于敌军指挥官,于情于理不合逻辑。笔者更倾向于此种说法是后人附会,不敷采信。读者诸公有何看法,不妨一谈。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