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小官阴差阳错吃了一颗小青枣,没成想他竟得道成仙了

1
回复
834
查看
[复制链接]

5

主题

48

帖子

7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5
发表于 2021-5-4 20: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相传宋代有个张刺达,在华州府做个随从小官,一直郁郁不得志。

有一天, 他跟着太守到西岳去拜望陈抟老师。陈抟老师热情接待了他们,给他们让座,让道童为他们斟茶。

交际过后,陈抟老师又让道童在左边上首摆上了一张藤榻,似乎在等待什么贵客。太守疑疑惑惑,也不在意。

一会儿,来了一个白须老道。那道人鹤发童颜,满面红光,一双眼睛像星星一样闪亮。他身穿蓝色道袍,腰束葛巾,显得潇洒飘逸、超凡绝尘。

陈抟老师匆忙发迹给他作揖、让座。那老道任意向陈抟还了个礼,也不逊让,直走向左边的藤榻,挺身坐在榻上,满面傲色。太守看在眼里,心田有点不高兴。

200907zspzbg4855n5z40c.jpg

陈抟老师亲自恭恭敬敬地给老道敬茶,两人言笑风生,不可一世,太守看在眼里,心田更不高兴了。

谈了一阵,陈抟老师指着老道的袖子问:“老师袖子里,携带的是什么宝贝,能不能赏赐给我们一点?”

老道伸手从袖袋中掏出三颗小枣。三颗枣一样平常大,颜色却各不雷同。老道把那颗白色的递给陈抟老师,赤色的自己塞进嘴里吃了,青色的扔给太守。

太守看在眼里,心田更不高兴。心中暗想,我堂堂太守,也是一方主宰,这牛鼻老道也太无礼了,居然把生枣扔给我,拿我当小孩子。他越想心田越气,连胡子都抖动起来,捏起那颗青枣,扔给了张刺达。

张刺达正在欣赏那白须老道的风采,太守把青枣扔到他胸前,他吃了一惊,那青枣骨碌碌滚到地上。张刺达见是太守的赏赐,不能不收,就躬身拾起来,在袍袖上抹了一抹,塞进嘴里嚼起来。

那青枣,看样子不熟,吃起来却酸甜可口。张刺达细细地咀嚼,越品越以为这青枣与众差别。徐徐地以为满嘴都是香气,胸腹间有一股热气在游动。那股热气流遍四肢,重新顶顺着脊梁,过会阴穴,直涌向丹田。他索性用力咀嚼,连枣核都吞进了肚里。

那老道看太守不吃青枣,官架子十足,讽刺三声,也不打招呼,发迹就走。陈抟老师似乎知道他就是如许的性情,也不挽留。

太守问陈抟老师:“他是那里的道人?老师对他为何这么恭敬?”

陈持老师说:“他是纯阳真人。”

太守听了纯阳真人四字,才知道那老道是得道的真仙,再去追已来不及了。自己整天敬神求道,却与仙家失之交臂,悔恨得直用拳头砸自己的脑壳。转身看张刺达,那青枣已被他吞进肚子里,也要不回来了。

200907vurz7ecvjjar7b75.jpg

张刺达吃了那颗青枣,就得了道。升仙以后,他还常常到人间来走动,做些差别凡响的变乱。

元太宗窝阔台带兵初到北平常,曾召见过张刺达。他对窝阔台讲了许多神怪之事。厥后窝阔台继承了皇位,很缅怀他,就调派尚书胡茨去寻访。

胡尚书亲自带了随从人员,天南地北随处寻访张刺达。跑遍了名山大川,访遍了道宫道观,张刺达杳如黄鹤,就是没有消息。

三年后,胡尚书在秦中与张刺达邂逅相遇。胡尚书向他转述了太宗皇帝渴望见到他的意思,对他说:“圣上三年来没有一天不盼着见到真人,望真人回转鹤驾,往大都与圣上一会,慰藉圣上日夜思慕的心情。”

张刺达说:“贫道肯定依照圣上的旨意,去大都面圣。只是蹊径遥远,我与尚书同去,反而耽搁了时间。请您先行,我随后就到。”

胡尚书不便勉强,耐心恳求他肯定去,便上了回大都的路。他和随从日夜兼程,走了半个多月,累得人困马乏,才回到大都,没想到抵家时张刺达真人已在他家等待多时了。

第二天,胡尚书上朝奏明皇上。窝阔台喜笑颜开,忙说:“快请!”把张刺达请到皇宫,与他相会。

窝阔台知道张刺达是得道真人,并不摆皇帝的架子,老实地问他:“张老师,请问什么是道?”

张刺达笑了笑,答道:“能用饭,能拉屎,这就是道。”

窝阔台听他说得粗俗,心田不太高兴,又问他:“老师会仙术,能为我表演表演吗?”

“好吧!”张真人允许了。

张真人就让皇宫随从抬一个瓷瓮来,用手指着说:“小道要到这个瓮里去,请皇上看看道术的神奇变化。”只见他跺一跺脚,头往下缩了一缩,眨眼间不见了。

人喊他,他就允许。窝阔台俯身看瓮里,空空的,不见人影,一喊,却有应声。他命令皇宫侍卫把瓮砸烂,每人手里拿一块瓮片。再呼唤,每块瓮片上都有应声,就像玉轮映在水里,随处可见月影。

200908ioblkxixkbkz3uov.jpg

停了一会,窝阔台说:“老师请出来吧!”话音刚落,张刺达忽然出如今他眼前。

“老师还能表演更绝的道术吗?”窝阔台还不外瘾,想继承开眼界。

“可以!”说着,张真人走进了廊下的一根大柱子。一唤又走了出来。

窝阔台惊叹道:“太妙了!请问像老师刚才如许的出幽入冥,是道术的最高地步吗?”

张刺达也不答复,端起茶盅,含了一口茶,鼓起两腮,往门外喷去。

霎时,门外出现一条大河,河里波浪滚滚,岸边黄沙漫漫,一眼望不到边。河边横着一只渡船,张刺达举起手向船招了一招,那船忽然活动起来,逐步向人靠近。

张刺达抬腿登船,顺流而下,转眼间消散在黄沙浪波间。

众人看得呆了,等回过神来,收回眼光再看门口,还是一片青砖铺的地面,连一点河的陈迹都没有。

厥后,窝阔台患了重病。他能吃能喝能睡,就是大便不通,这才觉醒张刺达对他讲的话,叹道:“张真人能知道我的存亡。”

当年与窝阔台见眼前,张刺达曾交给胡尚书一棵草,对他说:“今后圣上如果得了重病,就用这棵草煎药给他喝。”

窝阔台服了用草煎的药,果然痊愈了。

参考资料《异林》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5

帖子

6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9
发表于 2021-5-4 20: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福生无量天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