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断案故事:一个案件引出三条性命,可悲!做人切记不可“贪婪”

0
回复
918
查看
[复制链接]

9

主题

53

帖子

7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7
发表于 2021-5-4 21:39: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人为“色”杀人,有人为“财”谋命,一个女人,引发三条性命,真是悲哀!

河南有个人叫王六,这王六,从小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后来和人学打首饰,他心灵手巧,没过几年就出师了。本身开了个小店肆,专门给人打首饰,日子也算过得不错,几年下来积攒了些银两。随后又娶了邻村的杨氏为妻,这杨氏虽说没有花容月貌之貌,但在这十里八乡也算是个尤物了,不但人长得悦目,而且针指工夫极其精巧,四周的邻人们都羡慕不已。

且说王六家对门住着一名刘富商,这刘富商以经营寺库为生,每次遇到有人当金银首饰的时间就找王六来辨别真伪。时间长了见杨氏长的美貌,就动起了坏脑筋。

王六家的隔壁,住着一个杀猪匠名叫张屠,三十好几了还没有成家。见刘富商常常来王六家,以为杨氏与刘富商有奸情,也有了非分之想。


这一天,得知王六外出打造首饰不回来,就随手拿起一把杀猪刀,静静地潜入了杨氏的房间,想要非礼杨氏。不意杨氏果断不从,张屠怕事变败露,无奈之下一不做二不休拿起刀子砍下了杨氏的头。

杀人之后,张屠带上杨氏的脑袋静静溜出门来,把脑袋扔在了孙义家门前的石灰篓中,然后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孙义开门要出去,在关门之际,无意中看到石灰篓中有一颗女人的脑袋,心中大惊,赶紧把石灰篓提回家中。不意他的一举一动都被邻人家的一个后生看到。孙义就连哄带骗地把后生叫到了家里,拿出一些酒肉银子要后生守口如瓶。无奈后生根本不吃孙义这一套,果断要报官。

孙义大发雷霆,于是拿起木棍趁后生不注意就把后生打死了,然后将后生的遗体和杨氏的人头一起埋在了自家的后花园中。

213907tyeqq1iliy95heix.jpg


再说那天夜里,刘富商也打听到王六不在家的消息,也想乘隙非礼杨氏。在张屠杀人之后,刘富商来到杨氏家中,静静地推开门,蹑手蹑脚地来到床前,往床上一抹,感觉手里黏糊糊的,借着月光一看,只见一个没有脑袋的女人躺在床上,顿时魂飞魄散,连滚带爬地跑回家中,躺在床上就像傻了一般。

王六外出干活,心田也惦记着妻子,于是紧赶慢赶完工后,就匆匆回家了。

回家后看家门大开,心田一紧,赶紧往寝室跑去,边跑边叫杨氏的名字,可没人回应。跑到寝室一看,只看到了没有头颅的一具女尸,从穿着的衣服王六认出了妻子,于是放声大哭,哭声把左邻右舍都轰动了,都过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变?

哭过一阵之后,王六岑寂了下来,对众人说道:“左邻右舍都知道,我家除了对门的刘富商之外并没有外人来往,这人看起来一表人才,谁知他蛇蝎心肠,见我妻子生的美貌,又得知我不在家,于是就想要对我妻子无理,谁知我妻子不从,就把我妻子杀了。”听了王六的话,邻人们想想也以为是那么回事。

于是,众邻人和王六一起来到了寺库门外叫刘富商,怎样刘富商履历了刚才的事变已经吓得口不能言。众人来到他的床前,只见刘富商躺在床上,说不出话来,但手上还留有血迹,这一来众人都坚信刘富商是杀人凶手,就把他先看了起来,准备嫡告官。

第二天,王六前去县衙告状,衙门里的县官接到诉状一看,马上命人将刘富商拘押,一番严刑拷打,刘富商屈打成招,承认了他垂涎杨氏的美貌、乘隙非礼杨氏、怎样杨氏不从、情急之下拿刀杀人的毕竟。

213908kkw4b9u3opn49nkz.jpg

县官见刘富商已经招供,加上又有邻人作证,也就没有穷究,就判了刘富商秋后处决。

再说刘富商有个儿子名叫刘生,见父亲屈打成招,就拿了一千两银子计划行贿县官。谁知县官秉政清廉,不容行贿。刘生万般无奈之下又往上告,怎样上官见此案比力清楚,均驳回了刘生的请求。

第二年,刘生打听到马大人是位清官,就准备将冤情诉说于他。这马大人断案如神,执法甚严,有马青天的美誉。于是刘生便想法将诉状交到了马青天的案台上。

接到诉状后,马青天当即提审原告王六及疑犯刘富商。在审问刘富商之前,马青天先让部下打了刘富商四十大板,目标是让其摄于威严,不至于狡辩。

打完之后,马青天开口问道:“你是怎样奸杀杨氏的?快快从实招来,省得再受皮肉之苦!”

刘富商回道:“小人只是一个开寺库的,平日里和王六有些来往,但都是让他辩辩金银首饰的真伪,与他家往来是实,但小人并未杀死他妻子杨氏,请大老爷明察!”

马青天见刘富商照旧如此答复,与以前的问话并无差异,心中不觉疑惑,于是他命部下将刘富商带下去,把王六带了上来。问道:“你找好想想,当时你妻子死后,左邻右舍来的不少,是不是你的邻人们都来看你了?”

王六说:“小的当时已经被吓蒙了,只看到邻人们来的不少,却不知道是否都来了?”

“你一定要细致想想,这个环境非常紧张。”

王六眉头紧皱,想了好一会儿说道:“似乎杀猪匠张屠没有到场。”

马青天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差人到山阳拿张屠。

张屠见官差突然出现在家门口,吓得胆碎魂飞,面无人色。

押解到后,马青天问张屠:“你就是张屠?”

“小人......正是......张屠。”

马青天见张屠神色慌张,说话结巴,心中已经有了计划。就问道:“王六妻子被人杀害,我早已查明是你所为,你赶紧从实招来,省得遭受皮肉之苦。”

那张屠也是个硬骨头,死活不认。无奈之下,马青天只好用刑,已经快要把他打死了,张屠仍旧不肯招供。

马青天只好又换了个思路,对张屠说道:“这样吧,看来人不是你杀的,不过你得帮我个忙,杨氏的脑袋至今着落不明,你只要告诉我她的脑袋在哪里,我就放了你。”

张屠听到马青天这样说,眼睛转了几圈,就在他思考的空当,马青天从他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些东西。

张屠思量了半天,想说又下不了决心,马青天乘隙发问:“你为何吞吞吐吐?”

张屠说:“老爷暂且宽限小人几日,待几日后小人自会告诉大人。”

于是,马青天叫部下李二将张屠收监。

当天夜里,李二来到张屠的牢房,要给张屠上点刑罚。

张屠赶紧说道:“求求李大哥了,你不要再给我上刑了,我家里还有些钱财,我都给你。”

李二一听说有银子,就眉飞色舞了起来,问张屠道:“本日审问了你半天,末了结果怎样?”

张屠说:“老爷让我给他找到杨氏的人头,只要找到人头就能放我回家。”

李二说:“要一个女人的脑袋还不好找吗?你要是有银子的话,我这里就有现成的。”

张屠一听,以为这是一个好主意,就说道:“我店里还有些银子,你找我儿子让他给你些银子,你去给我买个人头。”

第二天,李二果然写信与张屠的儿子商议,张屠的儿子当即拿上银两来找李二。

第三天,李二财迷心窍,正赶上本身的舅母病危将死,就用药将他舅母毒死,假意将他下葬,却偷偷将脑袋割下,卖给了张屠。

过了几天,马青天提审张屠:“已颠末去好几天了,怎么还不见你拿人头来见我?”

张屠说:“人头已经找到了,请老爷安排两个差官与我同去取来。”

马青天随即安排差官与张屠去取人头,第二天就将一颗头颅带了回来。


213909szngaaim3riir8ik.jpg

马青天一看,这张屠真的带了颗人头回来,更加生气,怒道:“这颗人头是从哪里来的?”张屠见马青天发怒,吓得丢魂失魄,一顿棍棒之下,张屠只好招供了人头的泉源。

马青天听说还有公差到场其中,更加恼怒,便把李二打了一顿,下到大牢。

继续追问张屠,张屠着实抵抗不过,只好将本身杀人割头、丢与孙义门口的毕竟交代了出来。

马青天于是又差人将孙义拘押到堂。

一番审问下来,案件终于原形明确。

张屠见色起意残杀性命;刘富商操心不轨咎由自取;孙义掩饰原形打死无辜;李二财迷心窍毒杀舅母。幸亏天理昭昭,法不可欺!

做人切不可有“贪”念!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