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民间故事:送穷神

0
回复
464
查看
[复制链接]

5

主题

46

帖子

5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5
发表于 2021-5-4 22: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时间有一对夫妻,老婆叫阿桃。这年快过年时,阿桃对丈夫说:“咱家也请个财神吧,有财神保佑,日子肯定越过越红火。”
  
  丈夫高兴地答应了。
  
  这时,恰恰有两个神仙途经阿桃家,他们是孪生神,就像人间的双胞胎兄弟,此中一个是财神,另一个是穷神。财神听到阿桃的话,停了下来,说:“这家人看着真不错。”
  
  穷神眨了眨眼,动起了歪心思,对财神说:“财神哥哥,你看各家各户都忙着接财神,没有一家乐意接穷神。不如你再到前面找一户符合的人家,这家老实天职的小夫妻就让给我吧。”
  
  财神两眼一瞪,说:“人家请的但是财神!”
  
  穷神“嘿嘿”一笑:“反正咱俩长得这么像,他们也分不清。我到了他们家里,肯定好好保佑他们,帮他们过上好日子,究竟我也是个神仙嘛。”
  
  穷神话音刚落,就急着缩小身子,酿成一尊塑像,来到了刚被阿桃擦得一尘不染的供桌上。财神没有办法,只好离开了。
  
  供桌刚准备好,就出现了一尊神像,阿桃和丈夫定睛一看,果真是一位财神,莫不是他们心诚则灵,感动了神仙?夫妻俩急忙跪下来,感激财神降临他家。
  
  今后以后,阿桃和丈夫劳作再辛劳,也不忘供奉家里的神像。收割的第一捆小麦磨成面,阿桃就蒸成又大又白的馒头端到供桌上。家里养了鸡,收了鸡蛋煮熟后,阿桃也端到供桌上。过年时,阿桃准备的供品更多,水果、面点、香烛、酒茶……穷神都一一笑纳,有吃有喝,快活清闲。
  
  奇怪的是,阿桃他们的日子却越过越穷,有时间家里还会发生莫名其妙的祸事——阿桃和丈夫冒死种庄稼,每一季的收成却都不如别人家。养了一头猪,猪长到快出栏时,竟然得猪瘟死掉了。好不容易攒了一笔钱,阿桃的丈夫到集市上准备买一头耕牛,等挑好耕牛付钱时,却发现钱不知道什么时间被偷走了……
  
  后来,阿桃和丈夫生了一个儿子,儿子越长越大,胃口也跟着变大,家里竟然过得快揭不开锅了。儿子会说话后,經常抱怨阿桃偏爱。偏爱谁呢?偏爱家里供奉的神仙,好吃的、好喝的都摆到供桌上,谁也不能先动一动筷子。
  
  这天,阿桃的丈夫在田地里抡着镢头挖地,挖着挖着,他丢下镢头,对阿桃说:“咱家在墟落里最勤劳,过得却比别人都差,这穷日子我实在过不下去了。”
  
  阿桃把毛巾递给丈夫,让他擦擦汗,说:“我早以为咱家的事儿很古怪,你别心急,我会弄清楚的。”
  
  回到村里,阿桃吃完晚饭,就到左邻右舍家里串门闲聊,有意看了看他们请的财神像。乍一看,这些财神像跟阿桃家里的千篇一律,看不出什么蹊跷,可阿桃细致地看了又看,终于发现了端倪——她家神像的嘴角长着一颗黑痣,邻居家的财神像却都没有。阿桃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岂非俺家的神仙是假的?
  
  阿桃去讨教墟落里读书最多的老老师。老老师听阿桃说了事变经过,捻着髯毛回答说:“天上的事跟地上的一样,神仙也有双胞胎兄弟。你家的神仙倒是真神仙,不过他不是财神,而是财神的兄弟。”阿桃忙问财神的兄弟是谁,老老师说:“财神的兄弟嘛,就是鼎鼎台甫的穷神呀!”
  
  阿桃听了,内心真不是滋味,她下定决心要送走穷神。
  
  第二天,阿桃买了一些纸元宝,在供桌前,她把这些纸元宝都烧了,随后她拿起一块干净的抹布,认认真真地擦干净神像上的纸灰。擦到神像嘴角处的黑痣,阿桃说道:“神仙啊神仙,过去是我们粗心了,没有看见你这颗黑痣。这些年我家待你不薄,刚才我给你烧了一堆元宝,也够你花一阵子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明天就请你到别处高就吧!”
  
  没想到,抹布下的神像越来越烫手,看来穷神在发怒。阿桃急忙撒开手,只见神像动了起来,在供桌上跳来跳去,“当啷啷”直响。眨眼间,穷神从神像里跳出来,现了原身,朝着阿桃气急败坏地说:“我不走,我不走,我就是要把富人吃穷,把穷人吃光!你们别动歪心眼,该怎么供奉我还怎么供奉我,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阿桃既不怕也不恼,等穷神闹腾够了,她恭恭敬敬地向他行了礼,说道:“你是神仙,我是凡人,走不走由你说了算。明天我叫当家的杀只老公鸡,煮熟了供奉给你,再给你打一坛好酒,你好吃好喝,也消消气。”
  
  “这还差不多。”穷神边说边缩小身子,又钻进供桌上的神像里,很快打起了呼噜。
  
  傍晚,阿桃悄悄地把丈夫拉到一旁,吩咐他到镇上的大夫那里跑一趟。
  
  第二天一早,阿桃的丈夫果然杀了一只又大又肥的老公鸡,又买回一坛酒。阿桃烧开一锅水,将鸡丢进锅中,高声吩咐丈夫:“赶快把你买的宝贵药材拿过来,我煮了好叫咱家的神仙吃。还有在集市上买的宝贵药酒,你也快准备好。”
  
  穷神听了,早已按捺不住,阿桃刚把盛着烧鸡的盘子端过来,他就慌里慌张地从神像里跳出来,却不警惕打坏了神像。穷神顾不得多想,抓过烧鸡,一口烧鸡一口酒,狼吞虎咽地吃喝起来。吃着喝着,穷神忽然停了下来,问阿桃:“这鸡肉和酒里怎么都有一股苦味?”
  
  阿桃清静地回答:“药材都会有苦味,不是常说忠言逆耳吗?”
  
  穷神想了想,点颔首,抱起酒坛,嘴巴咬住坛口,“咕咚咕咚”一阵响,很快喝光了整整一坛酒。阿桃和丈夫不声不响地站立在旁边,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没等多久,穷神用手捂住肚子,积极站起来,靠着供桌,问:“你们、你们煮的到底是什么鸡?还有这坛酒,又究竟是什么酒?为什么我很想吐、吐出来?”
  
  阿桃看了看丈夫,微笑着答道:“鸡是好鸡,酒也是好酒,只不过内里加了一些特别为你准备的药材,是大夫用来催吐的常山、胆矾、皂荚和瓜蒂。”
  
  穷神听了表情发白、额头冒汗,又气又急,蹲到地上大吐特吐,直吐得眼冒金星、腹中空空。穷神吐出来的不是脏东西,而是一枚枚铜钱,都是这些年来阿桃家的供品化成的。铜钱高高地堆成了一座小山,亮晶晶、明闪闪。
  
  正在这时,穷神的孪生兄长财神赶到了。他搀起弟弟,向阿桃他们赔了礼,然后对穷神说:“你跟我回天上吧,天帝已经知道你干的功德,让你尽早回去面壁思过。”
  
  穷神却舍不得吐在地上的铜钱,流着眼泪说:“这是我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你就让我带一些回去吧!”
  
  财神拉住穷神,不让他弯腰捡钱,劝他说:“你是个穷神,还要什么钱?这些钱又不是你挣来的,如今物归原主,不是正好吗?走吧走吧,你还打烂了本身的塑像,就算想留下也没有地方可待了。”
  
  财神终于带走了穷神。阿桃和丈夫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铜钱,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他们的儿子走进屋,抓起一把铜钱,欣喜地说:“爹,娘,这堆钱是哪来的,是要给神仙上供的吗?我想拿到集市上换糖吃!”
  
  阿桃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孩子说:“嗯,爹娘不上供了,再也不上供了。你拿去换糖吧,想换多少糖就换多少糖!”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