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狼群(15)

0
回复
483
查看
[复制链接]

9

主题

54

帖子

8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1
发表于 2021-5-5 08:3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拿着枪走在本身家周围的感觉很奇怪,有种混合着刺激的心虚感。现在是半夜两点,我和小猫两个人开着她在中国买的陆虎吉普车,慢慢地接近了我家对面的楼房。

下了车,看着周围认识的环境,我有点儿害怕,怕突然碰到什么熟人认出我。

“你看起来怎么像做贼的?”小猫一边顺着楼梯向上爬,一边迷惑地看着我。

“没有啊!”我挺挺胸后又不自觉地把脖子缩了回去。

“还没见过你这么胆小的样子,应该带个相机,把你的样子拍下来,回去肯定能卖个好价格!”小猫边说边顺着六楼的天窗爬上了天台。

“……”我没有理她,跟在背面也爬上了天台。

我轻轻地沿着屋顶走到毒贩待的单位上方停下脚步,用真空固定器把绳头固定在墙上后,顺着垂下的绳索倒挂着从上面滑到四楼的窗户上方,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

“阳台没有人!”我向小猫报了一下信息,拿出笔型激光刀开始切割窗外的防盗窗,不一会儿就把上面的铁条全割断了。

“有人出门了!”玉人的声音从无线电中传出,她正坐在花园酒店中透过监视器替我把风。

我马上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一按腰上的主动绞盘,身段迅速被拉回了楼顶。不一会儿从一楼出来一个人向小区外走去。

“他去哪儿?”我在无线电中问守在表面的骑士。

骑士的声音停了一会儿传来:“估计是去买宵夜了。”

“明白!返来的时间告诉我。”我知道我们家这一带有三家24小时营业的小吃部,都挺远的,往返要半个多小时,足够我举措了。

“收到!”骑士就坐在门外的一辆大卡车内。

我又重新垂到四楼窗外继承切铁条,没两下便把铁窗切开了一个大豁口,然后拿出玻璃刀把密封的玻璃窗的侧面切掉了一大块。

“给我根烟。”

“没有了。”

“不早说,让王强一起买了。”

“打个电话不就得了。”

“……”

玻璃齐备开,屋里面的声音便“蹿”了出来。

“安全!”我把玻璃放好,从缺口钻了进去,对着无线电说道。背后一声轻响,小猫也顺着绳子滑下来,从缺口钻了进来。

从阳台向里看,三室两厅的屋内什么都没有放,客厅的灯全关着,黑乎乎的,只有寝室亮着一盏台灯,一个中年夫君正背对着屋门盯着对面的楼层,别的两个人从声音判断应该在进门的左侧谈天。

我和小猫对视了一眼,我向她指了指正在观察的夫君,然后竖着两根手指做了个左转的手势,又指了指本身,表现那两个看不到的交给我。小猫点了点头从腰里掏出了手枪,装上消音器,我想了想又对她摆了摆手,然后做了个在脖子上划一下的手势,意思是留活口。

小猫翻了翻白眼把枪收了起来,从腰后摸出了一个化妆盒对我晃了晃,我知道那是个致命武器,便点了点头。小猫在腰后一摸,用手沾了点东西在我鼻子下面一抺,一股难闻的气味冲进鼻腔,呛得我差点儿打喷嚏。割开阳台门的插销,我们两个轻轻地推门进了客厅,悄无声息地向寝室摸去。慢慢地摸到了寝室外,小猫轻轻地打开手里的化妆盒放在了门前……

“喂,王强?返来的时间捎条烟!对!操什么操?你小子欠揍是不是?……”屋里人打完电话后过了几秒说道,“那小子现在嘴里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要给他上上发条……”

“嘿嘿!你小子净陵暴王强,有本事你和老大单挑啊……”

“啪!”一件硬物掉在地上的声音传来。

“我的手怎么没劲了?”

“我头晕!……”

“……”

小猫在我背后一拍,表现我迷药起效果了,我一下子就冲进了屋内,两个正晃脑袋的家伙听到我走动带起的风声一抬头,看到我后张着嘴还没叫出声,就被我用枪顶在了脑门上,小猫拿着电棒紧随着我的体态冲进了屋内,从背后搂住了正对着窗口的夫君。一电棒攮在那家伙脖子上,那人哼都没哼一声就软绵绵地昏倒在她怀里。

一连串的突袭发生在不到两秒内,正处于精神混沌状态的两个毒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小猫把手里的枪给下了。

“我……唔……”其中一个人刚要叫出声,被我用枪管一下捅进了嘴里,由于用力过猛,两颗门牙被我捣掉,他满口血水地支吾着出不了声。

“嘘——!”我表现他们两个不要出声,现在正值深夜,任何响动都是很大的,万一惊动了同一栋楼的警察就不好了。

“你……”估计是迷药的缘故,两个人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张着嘴还要语言。我对小猫一歪头,她拿着电棒分别在两个人脖子上点了一下后,整个屋内就寂静无声了。

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个人,凭着对天才给我看过的图片和李指认的影象,我知道这里面没有那个叫尼索的家伙。操!大鱼漏网!

“那个家伙返来了!”骑士的声音传来。

“搞定他,我们这里搞好了,马上来接包裹!”我在无线中说道。

“OK!”骑士说道。

过了一会儿,骑士的声音又传来:“好了,下来吧!”

我提着两个,小猫扛着一个从楼上快速跑了下来,下面骑士已经打开了车厢门等着我们,那个去买宵夜的家伙就在里面趴着。我把手中的两个家伙扔上车后,接过小猫手里的人也钻进了集装箱。齐备都在寂静无息中举行,车子缓缓地开出小区,所有人依然甜睡着,没有人想到一场无声的举措竣事了。

我坐在车内看着面前的四个人,从他们的反应和发型看应该是军人,从语言和肤色上可以看出,被我捉住的应该是中国人,别的两个看上去不是东坞人就是鸿庞人或泰国人。

车子加速了速度,半个小时后停住了。车门一打开一股湿气吹进车厢,抬眼看去面前是一片玄色的汪洋。我提着两个人率先走进了边上的一座破厂房,这里以前是一个破砖厂的搅拌制胚厂间,现在已经废弃了。查抄了一下几个人,确定身上没有自尽的药品后,我们拿绳子把他们吊在了房梁上,然后用冷水把他们浇醒。

刚三月初,冷风刺骨,冰水一浇,三个人一激灵醒了过来,等晕劲儿过去看清面前的状态后都惨叫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把老子逮起来想干什么?”

“我操你妈!哪条道上的?”

“……”

从超大分贝的喊啼声中可以判断出这些家伙都是傻大胆,都被人捉住了还问东问西张口骂人,真不知死活!

“闭嘴!”我的声音隐藏在了四个人的噪音中。

“我说闭嘴!”我拿起车上的扳手,一扳手砸断了声音最大的那个人的小腿,一声惨叫后那家伙痛昏了过去。别的三个人也吓得闭上了嘴。小猫又用冷水浇醒那个家伙,那家伙醒过来刚要张嘴叫看到我又举起扳手,吓得死命地闭上了嘴咬着牙在那里哼哼。

“很好!自我先容一下,我叫刑天!”我拉下不停戴在脸上的面罩,四个人一看我的样子听清我的名字,脸上“刷”地一下没了血色。他们都明白为什么抓他们了,也知道会有什么下场了。

“你小子不得好死!”

“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

“!!@#$%%^”

四个人知道必死无疑,一下子没了顾虑,扬声恶骂起来,连东坞、鸿庞话都出来了。

“闭嘴!”见怎么也没法让他们闭口,我掏出枪对天开了一枪,巨大的响声一下子便压住了他们的噪音。

四个人看到我鸣枪面露喜色,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在中国生齿这么麋集的地方,一声枪响很容易惊动别人招来警察,他们以为如果是在市内的话,说不定就会有救。

“不要高兴了,我敢开枪就不怕被别人听到!这里是黄河滩,扔炸弹也没有人能听到。”我把他们转过来面对着背后的窗口,让他们可以看到表面泛着月光的玄色河面。

看着四个人盯着表面的河水神情又变成绝望,趁着他们大喜大悲转换感情的清闲,我突然问道:“尼索呢?”

“东坞!”一个人偶尔识地顺嘴接了一句后,四个人刹时又反应过来,争相吵道:“老大就在附近,他知道我们被抓肯定不会放过你家人的。识相的现在就放了我们!”

我没有理他们,想了想道:“回东坞干什么了?什么时间返来?”

“没有!我们老大没有回东坞!他就在附近……”他们四个还想辩解。

“我明白地告诉你们,你们四个是死定了,不要抱有什么幻想了。如果不说就会受尽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边说边从身边的袋子里拿出从医药品店买来的各种手术刀、剪刀、小锯子等“医疗用品”。

四个人都面如死灰,瞪大眼惊恐地望着我,但仍闭着嘴不愿语言。我笑了笑说:“我不善于拷问,以是如果弄痛了你们请告诉我。”然后拽着他们颤抖的肢体,开始用小剪刀一点一点地“脱”他们的衣服。我慢慢地用酷寒的钢铁滑过他们的皮肤,用锋刃轻刮他们的脖子和腋下,在感官上刺激他们,他们用可怜的讨饶的眼光看着我,我则用酷寒的眼神拒绝了他们。实在我并不想用什么残酷的方法折磨他们,我只要从盒子里拿出一支“吐实剂”给其中一个扎上就可以了。我之以是搞得这么吓人,是为了给他们的精神施压,将他们的注意力从他们老大的着落转移到生命安危上来,这样药剂的效果会更明显。

看见我拿出针管他们反而更怕了,估计是卖毒品让他们比凡人更清楚药物的厉害。我捉住一个扒光了衣服个头最小的家伙,手指探明颈外静脉的方向及深浅,一针扎在他的脖子上。这个位置离心脏近见效快,只是逼供用的药浓度极高,在这个位置扎针效果虽好,但有可能会要人命。从他的反应上看应该是很疼,实在在我担当过的医疗抢救课程中,还真没有在脖子这么危险的区域举行过注射的。

“真是浪费啊!”小猫摇着头从背后走了上来。

“怎么了?”我烦闷地看着她。

“你看看。”我顺着小猫的手指看去,只见那家伙脖子上的皮肤隆起了一个大包,“你用力小了!针头斜面一半在血管内,一半在血管外,你看!回血断断续续,皮肤隆起是由于注药时溢出至皮下,才会引起这家伙局部疼痛。”

“噢!”我按照她所说,使劲把针头又向里捅了捅,痛得小个子直叫娘。

“别过了!”小猫又说道,“针头如果刺入过深,针头斜面一半穿破对侧血管壁,有回血但会有推药不畅感。”

她一说,我才感觉确实有点儿推不动的感觉,我又调了调针头的位置,费了半天劲儿才把这一针打完。

“给本身打针的时间可没有这么难!”我收起针筒背着手等药效上来。

“那是你练的次数多了。”小猫和玉人也站在边上看着。

“反正我又不想当医生!”固然我从小学过不少医学知识,但都没有实践。

“学点儿总有优点!”骑士拍拍我的头说道,“就算你用不着,万一战友受伤了也能帮上忙!”

“是,是。”我连声应道。实在,我内心想的是如果顺遂回家不出不测的话,我就不愿再回狼群了,出生入死的不说,还落个骂名弄得亲人朋侪伤心。

“呵呵!”骑士看着我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弄得我内心直发毛。

我扭过头不看他们三个,把注意力集中在被打了针的家伙身上,不一会儿那个家伙就有了反应,面色潮红,像喝多了酒一样摇摆起来,我用手指撑开他的眼皮,看到他瞳孔扩张,呈偶尔识状态。我抬起手看了一下腕上的表,按手册上说的,瞳孔扩张后再停两分钟就可以审问了。

我扭头扫了一眼其他三个人,冷冷地说道:“一会儿我问话的时间你们要保持安静,不然就马上干掉你们!”

“你干了什么?你对他干什么了?”三个人着急地问道。

“我为什么要给你们解释?”我盯着手上的表没有理他们。实在我内心也很焦急,从他这里打开突破口后,我就可以找到尼索那小子,干掉他就可以回家,可以见到朝思暮想的父母了。想到这里我的内心就像有把火一样烧得难熬。

分针终于转了两圈,我迫不及待地张口就想问话,却被小猫给拉住了。

“别激动!慢慢来!心急会办坏事的!”小猫越过我走到那个家伙跟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希卡。”

“那里人?”

“东坞孟谷。”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头晕。”

小猫不着边际地问些可有可无的题目,急得我在边上直搓手,不外我知道她这样做肯定有她的缘故原由,由于她是专业的间谍,受过拷问训练,比我醒目这东西。

“你大腿上的疤是怎么来的?”

“打仗留下来的。”

“结婚了吗?”

“结婚了。”

“你吸毒吗?”

“吸。”

“针眼在什么地方?我怎么没看到?”

“在头发下面。”

“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注射?”小猫翻开他的头发一看,头皮上密密麻麻的有很多针眼,看上去非常恶心。她扭过头对我点点头,表现这个人说的已经是实话了。

“我们军队不让吸毒,发现了就会被处死的。以是,如果有人想吸,就会在比力隐蔽的地方注射。”希卡断断续续地回答小猫的问话,把这种会招来杀身之祸的秘密都说了出来。

“那你肯定不盼望你们头儿尼索返来了?”

“是啊!他管得特别多!”希卡和小猫像多年的老友一样聊了起来。

“那就盼望他这次回东坞被子弹打烂屁股好了!”小猫的话惹得边上的人一阵大笑,连吊着的三个人都哆哆嗦嗦地笑了起来。

“是啊,不外他这回只是收到风听说司令李死了。回去看看环境,不会打仗的。”不知不觉地我们就得到了本身想要的东西。

“醒醒希卡,你个混蛋……”边上吊着的一个家伙反应过来,冲着希卡大呼了一声,吓得在场的人一激灵。我抬手就是一枪将他打了个对穿。回头看希卡,他好像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抬起头渺茫地向四周张望着。

“尼索他们几个人去的?什么时间返来?”小猫抓紧时间发问。但是希卡竟然已经有点儿清醒了,盯着小猫看,就是不张口语言。

“不行了,问不出什么了。他们都吸毒,对致幻类药物有抗药性。用量小了不见效,用量大了就会……”小猫一边说一边给希卡加大用药量,但是针头还没拔出来他已经开始口吐白沫,抽搐起来。小猫拔出针头拨了拨他的脑袋看了看,对着我摇了摇头。

“我就不喜欢你的主意,问了半天什么也没问出来。”我走到剩下的两个人面前说道,“我知道他和谁去了。我想知道时间,说吧!”

两个人梗着脖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情看着我。那寻衅的眼神让我很不爽,我拿起枪对准其中一个的腿部开了一枪,顿时惨啼声充斥了整个厂间。我不等他缓过劲,对着相同的地方又是一枪,停三秒后又是一枪。三枪后那家伙就失禁了,大小便顺着裤裆流了下来。一股屎尿骚气夹着血腥味扑鼻而来。

“想说了吗?”我举着枪退却一步,恐怕尿液溅到我身上。

“你……你……不……得好死。”那个家伙痛得说不出话,只能从牙缝里挤了。

“我怎么死你就看不到了。为了少受苦还是说吧!”我压下心中蹿起的嗜血欲望,整了整心情说道。

“嗯……嗯……”那个家伙确实不简朴,怪不得尼索带他们来,大冬天的,痛得满身流汗都不愿说。

“看来手枪的子弹还是小啊。”我抛弃手枪,从车厢里拿出一挺HK21机枪上了弹链一拉枪机,为了吓他我故意把子弹带垂到地上对他晃了晃。

“再不说的话,我从下面开始扫射,一点儿一点儿把你打成肉末。”我故意对着他的脚下开了几枪,子弹擦着他的鞋底打在背后的墙上溅起的石块,射到他背上刮出一片伤口,血水流了一背。看着那个人彻底瓦解的眼神,我想他的肚子要不是空了,估计会连肠子都拉出来。

“我说……我说……”他终于挺不住了。边上的人刚想语言,我把枪口一转在他小腿上扫过,三发子弹打在他的脚脖子上,他的两只脚便被扫断裹在两只靴子里掉在了地上。那家伙一翻白眼痛昏了过去。

“天下沉寂了!”我对着看傻了眼的家伙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明天晚上10点他就返来了,两个人。他和卡咯坐飞机返来。”他语言的速度像是有猛兽在背后追他一样快。

“接洽方式?”

“他有手机,号码是……”他说完后我点了点头,对准他们的脑袋各开了一枪,竣事了两个人的痛楚。

把四个人解下来用袋子装好扔进黄河后,我们四个一边打扫善后一边讨论怎么办。定好一个计划后我们就开着车回酒店了。坐在车上,小猫和玉人看着我不安的心情奇怪地问道:“怎么了?又不是第一次杀人,干吗一副天要塌下来似的心情?”

“你们不明白,我第一次在本身的国家杀人。你知道的,在国外杀多少人我都不在乎……有种……像做梦的感觉……你知道的,不真实的感觉。但是到了这里有点儿不一样,好像每吸一口氛围都是确实存在的……刚才杀了他们两个后,我……我有点紧张。你知道……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怎样表达我现在的心情了。

“我们明白!”骑士一边开车一边回头说道,“凡事都有第一次嘛。屠夫的话有道理,杀多了就风俗了,嘿嘿!”小猫和玉人在边上听着也笑出了声,可我看着他们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手上没有沾血却有股粘乎乎的感觉,怎么搓也搓不掉,气得我直拍手。

跟着他们回到酒店,我怎么也坐不住,穿上衣服趁着天还没亮冲上汽车开到了我家对面的楼上,用搜来的钥匙打开门进了四个毒贩待的屋子,从观察镜中呆呆地看着我家。齐备都没有变,电视还挨着客厅的东墙放,对面是沙发,南窗口边上放着饮水机和电话机,北面正对着我有三个房间,一间是哥哥的,一间是我的,最大的一间是父母的,现在其中两扇门是紧闭的。只有一个房间的门孤单地打开着。母亲正在做早饭,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地顺着面颊淌了下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哭,只是泪水不由得就流了下来,用舌头舔了一下嘴角的苦涩,里面有高兴,有激动另有愧疚!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很想吸烟,但是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扫视一下房间,除了一地的烟头我什么也找不到,气得我想把屋里的东西都砸掉。

呆坐在椅子上看着家里的齐备却不能马上过去,这种感觉真郁闷。我愣愣地从清晨坐到入夜,直到小猫的一通电话惊醒了我。

“到时间了!”小猫说道。

“好的。我马上到!”收起电话我回头看了一眼才九点就已经熄灯的窗口,内心一阵激动,不禁自言自语道:“爸,妈,再过两个小时我们就能见面了。等我宰了那两个不开眼的混蛋……”

我带着满身杀气冲到飞机场,等在那里的小猫和玉人一脸吃惊地盯着我说道:“谁招你了?怎么这副心情?看来有人要倒霉了!”

“对,有人要倒霉了!”我咬着牙说这句话的时间,连我本身都能感觉本身那扭曲的脸部心情。

两个女人看了我一眼没敢再语言,只是盯着出机口看。过了一会儿我发现途经的人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们,这才意识到现在是在中国,和两个外国女人站在一起太显眼。于是,我便独自找了个角落待着。

“小猫,玉人,一会儿我本身举措,你们两个太显眼了!”我在无线电中小声说道。

“固然!原来就是这样,不然你以为呢?这就是为什么狼群不在中国执行任务,由于我们没有黄种人作战分队。哈哈!”小猫笑哈哈地说道。

“但我们在苏禄、日本、台湾不是都有联络站么?”我好奇地问道。

“那里的外国游客至少也能占到15%!我们在那里并不是特别显眼。在中国,呵呵,一条街上都见不到一个外国人!”玉人无奈地说道。

“那太不幸了!”实在我内心很高兴地说道。

“Fuckyou!你在暗自高兴吧?”小猫一下就猜出我在想什么了,“别忘了现在狼群有亚洲人了,就是你!”

我不语言了,由于被小猫提到了我最头痛的事变,固然有队长的保证,但仍不停困扰着我。

“点子出现!出口。第三个,黑风衣。第四个,绿戎衣。”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间,小猫突然变得酷寒的声音传来。

我赶紧收回思绪抬头望去,在出口处果然看到了尼索那满是坑的驴脸,背面跟着的那个叫卡咯的家伙穿着一身美军陆战服。

“看到。”我复兴道,“你们两个开车跟在我背面。”

“收到!”

看着两个人大摇大摆地走出机场,我远远地跟了上去。出了机场表面一片暗中,他们两个向停车场方向走去,看来他们是有车停在机场了。向门卫出示了停车牌证实我也有车在里面后,我非常警惕地跟在他们背面,恐怕被他们发现。直到他们两个坐上一辆宝马Z8跑车。

“操!骚包。恐怕别人不知道你有钱似的。”看着那辆闪着银光的cool车,我冷笑道。

绞断监视器的电线后,我右手揣兜左手攥着钥匙向他们的车走去,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好像在找车,等途经他们车门的时间,我突然掏出藏在右侧口袋装有消音器的手枪,对着正准备打火的卡咯就是一枪。子弹击透玻璃正中他的太阳穴,穿过脑袋又击中了副座上的尼索的左肩。事发突然,尼索反应过来要去拔枪的时间,我对着他的右手来了一枪。子弹打掉了他的右手拇指,拇指齐根断掉后手枪把握不住掉了下来。

看着尼索在那里用剩下的四根手指怎么也捡不起枪来,我笑了笑,用Five-seveN打SS90弹就是爽。怪不得50米外能击穿北约尺度的低碳钢板防弹衣,而9毫米Para手枪弹在10米距离上也不可能。

绕到尼索那里拉开车门一枪把他砸晕后,我用无线电叫来了骑士的集装箱车,然后打开门把死人一脚踹到尼索怀里,坐到驾驶席上,把车开进了骑士打开的后车箱内。绑住尼索后我拉下车门表现骑士把车开出停车场,而我则开着本身的车子。开出停车场的时间,我还故意和看门的打了个招呼。

跟着骑士的车子,我们又到了没有人烟的黄河滩上。我以前只知道黄河是中原的母亲河,现在又发现她的另一个优点,毁尸灭迹!

打开车门发现尼索已经挣扎着从Z8内爬了出来,正在想办法打开手上的铐锁,看到我们打开车门后他绝望地哀嚎起来。我像拖死狗一样把他拽出了车厢,然后让小猫把Z8也开了出来。拿着仅剩下的两张照片与车上的死尸举行末了简直认后,我高兴地拿出手枪指着尼索说道:“尼索,你想为杨报仇可以直接找我,千不该万不该,你不应该威胁到我家人的安全。原来我想折磨你一番再杀了你的,但是现在我太想回家了……”迫不及待想回家的感觉让我连话都没说完,就直接一枪打碎了他的脑袋。

看着没了脑袋的尸体,我好像另有点儿不敢信赖,担心了一年的危机就这样过去了,重新对照了一遍照片后我对着两个人又开了十几枪,盼望这样能加深心中的安全感。

我们把装着死尸的宝马推进了汹涌的黄河,看着消失在黄色河水中的银光,小猫幽默地说道:“好漂亮的车!痛惜了。”

“是啊,多漂亮的车啊!”我笑道,“谢谢你这次帮忙,为了表现谢意我给你也买一辆车,你想要什么型号的只管说。”

“真的?我想要布加迪刚推出的威龙。”小猫狮子大开口道。

“我也要!”玉人也凑过来说道。

“OK,OK!”我表现玉人不要说了,“你们去订车,然后把账单寄给我就可以了。”

“上帝保佑你!刑天,你真好!”玉人和小猫一人给我一个Kiss,跳着舞就跑了。

“大出血啊!”骑士笑着来到我身边,“你怎么不问问那辆车多少钱?”

“我不在乎。只要我家人安全,我愿倾我所有!”我扭过头看着骑士,“包括我的生命。”

“呵呵,现在他们已经安全了。”骑士扶着我的肩说道,“那你现在要回家看看吗?”

“那是天然!迫不及待!”我把枪递给骑士,从后备箱内拿出准备好的干净衣服,把车钥匙扔给小猫。

我在车上换好了衣服,让小猫把我送到了我家小区外,下车后我步行进了大院。我可以感受到有无数惊讶的视线聚集在我身上,也偷眼看到对面楼上的观察镜转向了这边。我整了整呼吸激动地冲上了楼,站在认识的铁门前,伸出手轻抚着铁门上的纹路,颤抖着按下了门铃按钮。

门锁转动的声音比落在身边的炮弹还让我紧张,铁门打开了,母亲面带惊讶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一股家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手一抖提包掉在了地上,看着母亲眼中的泪水,强烈的愧疚冲上心头,我激动地一把抱住了母亲瘦小的身段,把头埋在她的怀里,贪心地吸吮那朝思暮想的甜蜜气息,大声叫道:“妈!我返来了!妈!我返来了!……”

(此文转自小说《狼群》,侵权接洽必删)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