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啥都没瞥见(幽默故事)

0
回复
520
查看
[复制链接]

6

主题

57

帖子

9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4
发表于 2021-5-5 11: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张是个干净工,专管一段路,和同组的人轮流上日班和夜班。这天晚上,轮到他上夜班,他正在街边扫地,见不远处有个小伙子正要穿马路,忽然一阵轰鸣声响起,一辆跑车风驰电掣地开过来,随着难听逆耳的刹车声,刹时把小伙子撞出去很远。小伙子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后,一动不动了。

老张抱着扫帚,恐慌地看着这一幕。这时,跑车司机发现了老张,下了车,来到老张面前。老张一下子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只见司机戴着口罩,一顶篮球帽压得很低,他用威胁的口吻对老张说:“你瞥见什么了?”

老张迟疑地说:“你撞了人,赶紧报警吧!”那人摇摇头说:“不,你啥都没瞥见!没瞥见车型,没瞥见车牌!记着,我知道你在这段路上扫地,我能查到你是谁!”说完,他拿出一叠钱塞在老张手里,然后转身上车,一溜烟跑掉了。

老张惊魂未定,愣了一会儿,打电话报了警。救护车赶到后把小伙子拉到医院接济了,一同抵达的警车上下来几个警员,问老张是否瞥见是什么车以及车牌号,老张摇摇头说啥都没瞥见。警员就让老张回家了。

回抵家,老张数了数那叠钱,刚好一万块,他摇摇头,把钱塞在了被子下面。

第二天,消息报道了这起车祸,说由于这个路段没装摄像头,找不到肇事车辆,警方悬赏五千元,盼望有目击者可以或许提供线索。还说小伙子仍昏倒不醒,很大概会成植物人,小伙子的家属也公开悬赏一万块,盼望有目击者能站出来。

老张看了消息后,在屋子里坐立不安。当天又轮到他上夜班,去上班的路上,经过一条巷子时,忽然被一个高个大汉堵住了。大汉戴着口罩,捂得很严实,恶狠狠地说:“老头,你是不是想给那起交通事故提供线索啊?”老张哆嗦了一下,小声说:“人家家属出一万,警方还出五千呢。”大汉在口罩后面呸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万块钱递给老张:“拿着!已经两万了,比悬赏多。你要敢说啥,要你的命!”说完就跑了。老张惊魂未定地把一万块钱揣到兜里,继续去上班。

又过了一天,家属的悬赏上升到三万了。老张估计,又会有人来找本身了。果不其然,当天半夜就有人敲老张的房门,等老张打开门时,屋外却没人,只有扎得整整齐齐的两万块钱放在门口,还有一把锋利的匕首放在钱上。老张明白,这是肇事者派人送来的,之前的两万,加上这两万,仍然比警方和家属的悬赏要多。老张照旧把钱塞在了被子下面,同时把那把匕首放在了枕头下面。这一晚,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又是高兴又是恐惊。

等天亮了,老张打电话请了一天假没去上班,接着坐在床上,把钱拿出来,仔仔细细数了一遍,然后拎着袋子出门了。

第二天,老张在那个路段扫地时,刚好有记者在那里作跟踪报道,老张主动凑到记者面前问:“听说家属的悬赏又提高了?”记者赶紧把摄像机对准老张:“没错啊老同道,家属悬赏已经提高到五万了!”

老张直勾勾地盯着摄像机,高声说:“如果我瞥见了什么,我肯定去提供线索!加上警方的悬赏,一共五万五了!”五万五这个数字他说得特殊高声,把旁边的记者都吓了一跳,心说这老头真是财迷,挣不着的钱都这么高兴。

当天晚上,老张坐立不安,磨蹭到半夜才躺下。他从枕头底下摸出那把匕首,握在手里,手心全都是汗。他相信那个肇事者肯定会关注这消息,也肯定能听明白本身的意思。

果然半小时后,他的门再次被人敲响了,老张隔着门问:“谁?”门外传来一个恶狠狠的声音:“装什么糊涂,快开门!”老张颤抖着问:“钱带来了?”外面的人不耐烦地说:“我告诉你,老东西,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不管那家人悬赏多少钱,你都不准再加价了,否则老子宰了你!钱我给你放在门口,记着我的话!”很快,门外传来那人转身离开的脚步声。

老张急了,猛地拉开门,果然有两摞钱放在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往外走。老张大喊一声:“这钱不够!”那大高个被激愤了,回过头痛心疾首地冲着老张就过来了。老张哆嗦着拿出匕首举在胸前,大高个稍一迟疑,抽出一把刀,仍然逼了过来:“你这个贪得无厌的老东西,我看你是找死!”

正在这时,几个警员从房顶上、路边的沟里蹿了出来,大高个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几个人死死地扭住了。一个警员打开手电筒,照在大高个的脸上,老张认出了他,正是那天在巷子里堵住他的大汉。

经审讯,大汉不是肇事者,他只是个流氓,是肇事者雇来的。而肇事者是本地有名的贩子陈尚。大汉说,实在本来撞了人赔点钱没什么,主要是陈尚那天晚上喝了酒,怕罪加一等。

警员找到陈尚,陈尚只好认可肇事逃逸的事。当他见到老张时,不由得破口痛骂:“你这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人!你三番五次收我的钱!警员同道,他这是敲诈!”

被撞伤的小伙子的家属们听了,纷纷责怪老张财迷心窍,为什么不早点向警方提供线索。

这时警员站起来了,神情严厉地看着家属们说:“你们知道老张同道为了帮你们,有大概丢掉工作吗?”家属们顿时蒙了,这和工作有什么关系?

警员拿出一张诊断书,说:“老张同道来报案时,还带了这个医院证明来。他在半年前,视力就出了问题,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啥都看不清。他如许的情况,是没办法继续上夜班的。但干净队有规定,每个员工必须日夜班轮换。老张为了不丢掉饭碗,不绝遮盖这事。那天晚上,他并不是收了钱才说啥都没瞥见的,而是他真的啥都看不见啊。他只瞥见了一辆车,但看不清车型、颜色,更别提车牌号了。肇事者给他钱时,戴着口罩和帽子,他也看不清。”

警员顿了顿,接着说:“厥后,肇事者又派人给他送钱,他觉得机遇来了,第一次送钱他还不敢肯定,第二次又送钱,他就明白了,只要家属继续提高悬赏,他放话出去,对方肯定还会来送钱。以是他才找到警方,劝你们家属提高悬赏金额,他还主动接受记者采访,暗示对方多给钱。你们知道他要冒多大的风险吗?我们匿伏时不敢离得太近,怕被歹徒发现,老张同道要单独面对歹徒至少好几分钟的时间!”

家属们听了,又是震惊又是内疚。最震惊的是陈尚,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老张,嘴里翻来覆去就一句话:“原来你真的啥都没瞥见啊!”

尽管老张拿到了赏金,但他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更看重那份工作,没了工作,就要坐吃山空了。他跑到班长那里,表明了一大通,说本身实在眼睛没那么差,上夜班不成问题。

班长斜眼看了他一会儿说:“你眼睛都如许了,还让你上夜班,出了事我得背多大的锅?你就别上了。”看老张真急了,班长哈哈大笑道:“队里知道你的情况后,接洽了医院,你的病是在社保范围内的,赶紧去做手术吧。别的,好几个同事都乐意轮流替你值夜班,把白班换给你。咋样,是不是该请用饭?”老张一下子又啥都看不见了,不过这次不是因为天黑,而是因为眼泪。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