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同在职场上,别人哪怕对你再好,内心也不盼望你比他强

0
回复
1085
查看
[复制链接]

12

主题

65

帖子

8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6
发表于 2021-5-14 00:30: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在职场,面临的最大压力就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竞争。这种竞争,不仅有工作上的你追我赶,还有人际间的你争我斗。这种你争我斗,一个表现为妒忌,一个表现为整人。

003014fhstywecvy5qk8gw.jpg

先说说妒忌。妒忌表如今人与人的关系,是一种心里恶质,表现可谓各式各样

妒人升官,妒人发财,妒人子孙满堂,妒人容貌美丽,妒人才气横溢,妒人……只要他强过我,我哪一点不如他,便生红眼病,心生妒意,由妒生恨,相互之间的关系貌合神不合,形同水火。

比如美丽,应该是一种社会财富。但面对妒忌的人,便是女人的原罪。“花香蜂采蜜”,不对不在花,而在于慕香趋蜜的蜂;爱优美色的夫君总喜欢围在美丽的女人身边,计划独占花魁。独占花魁不得,更忌他人占之,于是毁之;那些被夫君荒凉的怨女,把妒火一股脑撒在美女身上。妒妇舌头长,醋海生波,百般黑白波起浪涌。于是,各种绯闻总是与美女如影相随。留给美女的空间很小,不是做权力与财富的玩物,就是短命在杂草中。从古至今,美人命薄,似乎成了宿命。根本在于,妒美是自私的。不是去欣赏它,而是要占有它,占有不得便毁掉它。这是一种阴暗的心理。

妒才与妒美一样,也是一种对中国社会产生严峻影响的阴暗心理。这种妒忌心理,一个表如今上下级之间。为上者昏庸,最担心、最忌讳的是说他无能。因此,对部下才心存顾忌。受中国从古至今用人制度的限制,为上者昏庸居多,在昏庸者部下办事,不能太智慧,也不能太无能。太智慧为上者会认为你不可靠,要让本身的智慧酿成为上者的智慧,再反衬本身的痴顽,上意才能大悦。若不如此推断上意,尽情地依才挥洒,越智慧就会越麻烦、越伤害。在古代,若不归隐山林,则有杀身之祸,不仅与名利无缘,受重用更是无望。在本日,这种妒忌则大概让你被荒凉。

003014gxi6on0wi2zo5iny.jpg

必要我们警觉的是,即使为上者有才,在其内心一角还是存有妒才之意的,你万万不能在领导跟前逞能显摆,至少你的才能不要在外貌上超越他,否则你的发展之路会很坎坷。曹操杀杨修便是此例。曹操是个有雄才大抵的政治家,当杨修指出他的“一字误”时,遂生“一字怨”。寻常又嫌杨修恃才无忌,借“鸡肋”泄露戎机为由而杀之。因此,必须纠正传统“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的说法。因为,为上者都以用人为长,一般能识千里马,却不消千里马。不是他心里不喜欢千里马,而是千里马的桀骜不驯让他心生顾忌。

相比之下,为上者更喜欢老黄牛。老黄牛虽无长才,却听话任由驱策,任劳又任怨。驴有驴性情,就用布蒙上双眼,让它没性情,只在磨棚里转圈子。故而,唯才是举仅是个愿望,能做到的为上者不占多数。时间久了,一代比一代更加昏庸,致使政事荒废停摆。放眼天下,自古至今,能有几个百大哥店?正因为看到如此弊病,清末思想家龚自珍大声疾呼:“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劝天公重抖撒,不拘一格降人才。”

还有一种妒忌,表如今同级之间,也叫平行妒忌。这是一种最常见、最广泛的妒忌,几乎涉及每一个人,是中国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最主要的不调和音调。产生妒忌的诱因非常多,你升迁了,我妒忌;你发财了,我妒忌;你漂亮,我妒忌;你有才气,我妒忌,这是最主要的妒忌。同为单元同事,你能我不能,你做到了我没有做到,不是勤奋学习,奋起直追,赶上或超过你,而是把时间花在琢磨人上,把智慧用在算计人上,让你不能;有能者担心被人妒忌,被人算计,难以放手任事,夹着尾巴做人,能人也成了庸人。

中国人并不缺乏智慧,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但两个中国人到一起,大概其才能就要用在了妒忌人、算计人上,用在了防妒忌、防算计上,哪还有本领用在任事上?龙大概就酿成虫了。即使你是完人,他也有办法妒忌你、算计你,你有才气有风度,深得密斯暗慕,却又从不拈花惹草,妒忌者说你夫君方面有问题。而喜欢咀嚼他人隐私的某些人就会相信:哪有夫君不吃腥的,肯定是那方面的问题!只管你是个完人,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夫君,足以让你倒地不起。让人情何以堪!完人遇到妒忌,“侥侥者易污”是必然的运气。

003015n0ki0z9bi9k9o96y.jpg

除了妒忌,你争我斗还有一种方式叫整人,这是排斥心理最恶毒横暴的表现

妒忌已是可怕的了,而整人更可怕。妒忌的目标只是让你不能,而整人则要置人于死地。古今官场几千年的历史,上书两个大字:整人。封建官场学,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整人学。其奥妙,其手段,其结果,其案例,真是罄竹难书。要想当官,必须会整人;不会整人,就不要去当官。当官的任事可以无能,但必须会整人。会整人,才能得到当官的时机。打垮了对手,踏着别人的尸身,才能向上爬;整了人,才能让人心生畏惧,让人臣服,得以巩固权力,获取更大的长处。

整人不必要理由,南宋小朝廷复国无能,却能以“莫须有”的罪名整死岳飞这样手握重兵的民族好汉。整你芸芸众生,更如踏死一只蚂蚁。只要看你不顺眼,睥睨之恨心中生,整你生不如死。因此,“莫须有”,是中国古代最暗中政治的代名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官场形同战场,为了克制在“战场”无谓受伤,为官者行事都有了套路,这就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正是这种“潜规则”存在,为了防止被人整,或者为了整别人,当官的必须拉帮结派;要巩固权力,必须网罗党羽;要保住官位,必须选准配景卖身投靠。官场因此派系林立,派中有党,党中有派。虽有“君子不党”的古训,但官场的森林法则,让官场之人难为君子。在封建社会,有后党、太子党、阉党、权臣、悍将等轮流把持朝政。因此,官场中的政治流派,只为排斥他人,为个人为小团体长处,罔顾大众长处。形成流派的核心是长处,至于借口则是太多多了,同亲同砚战友、共同遭遇、共同寻求,或组社团、或联谊、或姻亲、或拜把子、或师生师徒弟子,至于形式更是格式翻新。

003017kssug23ln65bbw1r.jpg

在中国古代,人整人、官整官、流派整流派的手段,成了官场的厚黑学,举不胜举。大要有三种:一是告密。袁世凯在当时的朝官里是主张变法的,却仅仅为本身的长处,不顾国家大难当前,向慈禧太后告发,让六君子喋血,使“戊戌变法“短命。二是整质料。把别人的言行,弄成黑质料,伺机抛出,一招致人于死地。三是推涛作浪。制造矛盾,假造究竟,乱中取胜,在下层如此,在上层也如此。遇到合适的政治天气,就是这种排斥心态、整人心态的总爆发,隐藏在骨子里的整人欲望乘隙发泄出来;在掌权者之间,打到了别人,本身就可以得到更大的权力;在政治煽惑下,整倒了当权派,小老百姓也能掌握印把子呼风唤雨,造反自然不遗余力;邻里之间,同事之间,原来有些矛盾,乘隙整倒对方,让对方成为暴徒,我成为好人,以消心头的睥睨之恨。在这些人看来,要实现目标,本身努力太辛苦,整倒别人最省劲。

在民间,这种整人除了官场那套外,还会多一些无聊和低俗。劈面不说,背后乱说,喜欢议论人和事。“谁在背后不说人,谁在背后没人说”,只要翻动两张嘴皮子,再加以扩散和小道流传,就能收到“吐沫星子淹死人,舌头底下压死人”的结果。或者,只作些不负责任的评价,也让你产生无所适从的尴尬。在别人不负责任的指手画脚下,你会无所适从,干不成任何事情,能人也成了庸人。各人一起混日子,才能相安无事。生活中常见思想巨人、行动矮子,口号喊得震天响,说起来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各人都是评论家,不肯做实干家。一名活动员,若有万名锻练、万名评判员,你叫他听谁的?

以上所说的妒忌也好、整人也好,实际上都是排斥心态的表现,是唯恐别人比本身过得好的阴暗心理,最终目标就是把对手打垮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在封建社会,则要鸡犬不留,不留后患。这种封建糟粕里小农排斥式的民主,大概撕裂社会。不矫正这种排斥心态,就没有正常的民主,乃至不适宜实行完全放开的民主。

003017zp0zgpt4q4ltzq4e.jpg

综上所述,这种排斥心态的存在,说明一个深刻的问题:我们固然进入了当代社会,但脑海深处还留有封建社会的尾巴。我们确实存在一些人与人之间的猜疑,很难相信对方,乃至以小人之心度对方之腹;有了这种排斥心态,人同而不和,虽聚而不合,或者面和而心不和,嘴和而行动不和,台上握手、台下使绊子,内耗严峻,看似一盘散沙。内斗老手,外战生手,这是我们必须正视和降服一个实际问题。否则,企业难兴,奇迹难兴,国家难兴。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