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北宋文官们的荒诞逻辑

0
回复
500
查看
[复制链接]

8

主题

48

帖子

7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2
发表于 2021-5-14 01: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来看陈峰教授《武士的悲哀》一书,越来越看不懂北宋当局的举动逻辑。按道理说,同一大业尚未完成,幽云十六州还在契丹人手里,宋朝应该继续为收复失地整军备战才是。


可宋朝立国没几年,就不可思议地全面“弃武从文”了!


汉朝立国时面对着匈奴的威胁,唐朝开国时突厥队伍直接打到长安附近,要论政权初创时的险恶,宋朝并不算最差。汉唐可没在强敌虎视眈眈时,自动搞什么“弃武从文”。




宋朝当局这方面还真做得不错。五代十国飞扬跋扈的武将们,不过十数年的时间就纷纷灰头土脸,赵匡胤好像喝了一场酒,就缴了武将们的兵权,唐末以来形成的“重武轻文”局面一扫而空。数十年后,汴京之围,无将可用,无兵可守,大宋的皇帝成了俘虏……


这种细思极恐的巨变是如何发生的呢?


01 阻塞选拔通道


真宗登基之初,为了向天下表示朝廷的权威,曾通过下达诏令的情势对武备给予了肯定的器重。随后,他又亲自举行大规模的阅兵仪式,亲赴河北大名城坐镇指挥御辽战争,他还在做天子的第三个年头,下诏开设武举。


031005riiviyyziwhyii4k.jpg


这统统好像都给朝野传达了年轻天子有重整军备的志向,这给关注国家军政的人来说无疑带来了一线盼望,尤其是武举更对故意通过投军来实现个人抱负的人,不啻是一个令人鼓舞的喜讯。


通过武科测验的办法为队伍选拔武官的制度,最早出现于唐朝武则天时,以后该项制度渐渐湮没不闻,军官依旧从官员子弟,特别是将门之后以及军兵中录用。当然,当时也有一些文人“弃笔从戎”,加入了武臣的行列。


太祖、太宗年间,由于履历过战场洗礼的武将甚多,加之朝廷开始提倡崇文抑武的国策,所以完全没有必要再扩大武人升迁的途径。至第三代天子统御天下之日,面对边患日益加剧的局面,才感到队伍人才奇缺,昏老庸懦者充斥营伍,于是想到了规复武举的办法。


咸平二年(999年)十一月中旬,真宗令有关机构讨论举办武举的事件。次年二月一日,又由御史台向天下各地转运司下达公文,要求各路在五天之内将员外郎级别以下文臣中“有武勇才器堪任武职”者保举上来,然后由朝廷安排这些人到边防火线做地方官。不久,再令翰林学士、知制诰及馆阁儒臣等认识典制的文官考定武举、武选人做官的资序旧制。


在咸平三年(1000年)四月间,河北路便推荐了三十名有武干之才的举人,真宗在宫中对他们的武艺进行了测试,将此中合格的十八人授以三班借职的低级军职。


然而,以上步调作用究竟非常有限,有关的讨论及下令固然风行一时,却很快没有了下文。因为很多文臣对此提出了异议,认为这些办法既不符合实际,又在时间上过于匆匆,有失周密思量。如吏部郎中、知泰州田锡就指出:昔日从朝臣中选出过多名有武勇之名的人,结果并无实效,而如今文官中尚武者既少,纵然有如许的人,他们也大都不肯转为武职,反不如从现有各级武臣中选用为便。至于登科尺度,应以盘算为上,武功次之云云。


于是,一套选拔武官的制度便在酝酿过程中搁浅了。


正像喜好议论时政的田锡所说的那样,文臣有文化知识,却不肯转入武官之列;武将们虽不乏勇气,但是不通文墨,缺乏用兵盘算,这种现象显然极大地影响了队伍各级指挥员素质的进步。但假如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将精良人才吸引到军旅中去,势必就要在朝野上下树立崇尚战功的观念,也势必要抬高将领在朝廷政治生活中的地位。提及来,如许的做法在昔日并不少见。


02 武人被刺字


五代时期无疑是武夫跋扈的年代。


其时,巨细军阀为了壮大个人势力,都搏命招兵买马,无不以能征善战者为期间英雄。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各方诸侯为了防止士卒避难,又开始推行刺字制度,即在士兵面部鬓角位置或者手臂上刺下所属队伍番号名称,如后梁太祖朱温对部下“皆文其面以记军号”。如许一来,士兵一旦避难,便很轻易被辨认、抓获。


刺字在五代时作为约束军兵的一种办法,可以说已含有某些歧视的成分。


但是在武风烈烈的岁月里,骁勇的武士经常有比普通人更多的出人头地的机会,所以,刺字倒未受到世人的过多议论,从军也不是令人望而生畏的险途。如其时就有像前述焦继勋、辛仲甫等那样的弃文从武的文人学子,在军营中获得了发挥抱负的机会。


然而,到宋朝开国后,经太祖后期,特别是太宗一朝重文轻武国策的推行,宋朝的尚武风气敏捷收敛,不仅往昔“出将入相”的现象不再出现,而且将帅们还被排挤出权力中心,从而受到文臣的压制。像深谙世情的大将曹彬,在街上与文官士医生们相遇时,就自动为对方让路。


至于士兵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险些可以与罪犯相提并论。按照其时司法制度规定,大部门重罪囚犯在发配到外地服刑前,必须在面颊上刺字,以防避难。


而这种刺字的情势竟与军人相同,正如后代小说《水浒传》中形貌的林冲、杨志等人刺配的情形。与此同时,朝廷有时也将某些犯人刺为劣等军人,如厢军中的牢城营士卒之类,所谓“牢城指挥,以待有罪配隶之人”。


031007hh4y9awvyamzddhr.jpg


如此一来,军兵在世人眼中便成了“行伍贱隶”。宋朝人就曾如许说道:朝廷沿袭五代刺字旧习,使之成为常法,士卒竟无法与齐民相等。于是,在太祖后期,就出现了如许一幕:


开宝九年(976年)初,各地奉命向朝廷推荐了四百七十八名举人,其款式为“孝弟力田”及“文武本领”等,此中仅濮州(治所在今山东鄄城北)一地就推荐了二百七十名之多。太祖对此感到奇怪,就将这些举人召入宫中询问,结果发现他们都大不快意。举人们眼见天子流露出失望的心情,又不肯放弃入仕的机会,遂纷纷声称本身可以练习兵器。太祖听罢,便下令让他们演练骑射。


然而,环境却依旧令人失望,演出者不是坠落马蹄之下,就是将箭镞不知射到何处。看到眼前可笑的局面,太祖气愤地对众人说:你们只能到军营当兵。举人们一听,都不觉号哭起来,频频请求天子开恩,免去本身兵籍之苦。太祖末了下令将他们遣散,对地方官追究了滥举之罪。


太宗朝以后,武人地位日渐下降,更受到文臣的显着轻视


真宗登基初,就有朝士向天子上言:当今主将仅有一夫之勇,在边防上少有功勋。


因此,这位文官发起朝廷任用儒臣管辖军兵。


03 武将成了“小绵羊”


正是在开国以来天子及朝臣们的经心操持与治理之下,大宋的军官日渐变得谨小慎微及恭顺谦和起来,其头面人物如傅潜、王超及次一级的王荣之流,已成为其时武将的会合代表。


如许一大批将领虽早已被证明有庸懦无能的痼疾,但因为易于驾御,没有非分的志向,所以仍继续身居高位。直到他们损兵失地、国人皆曰可杀之时,才被暂时解除职务,却终究不至于有性命之虞,日后则还有东山再起的盼望。


还有一些开国功臣的子弟,如石守信之子石保吉、王审琦之子王承衍等,依凭父辈功勋而轻取显赫官爵,手握节钺,却同样企图享乐,怯于作战。咸平二年(999年)天子亲征期间,石保吉任贝州(治所在今河北清河西)和冀州(治所在今河北冀州市)方面统军大帅,受命迎敌。但他却故意缓师而行,致使延误了战机。


这些贵胄子弟纵然在战场上有失职举动,也同样不会受到什么惩处。相比之下,那些不识时务、舍身沙场的将官,或难以升迁,或受到排挤,遂又从一个侧面展示了其时武臣的悲哀,并且是真正的武士的不幸。


太宗朝抗辽名将杨业不幸战死后,他的子女继续了他的遗业,继续投身守卫北疆的战场。在杨业的诸子中又以杨延昭最为著名,他同样以卓越的战绩而成为真宗朝名将。杨延昭本名延朗,自幼受家庭习武之风影响。稍长之后,他便随父亲出征代北各地,以勇武冠于三军。父亲罹难后,他被朝廷提升为崇仪副使,开始在河北火线与本地担任军职。


咸平二年(999年)秋,在抗击契丹大军南犯期间,由于河北主帅傅潜等人拥兵自守,致使辽军长驱深入,浩繁边镇失守。就在其时火线一片残破的局面下,唯有杨延昭与少数几个将领敢于顽强抗击,给辽军以重创。


咸平四年(1001年)冬,杨延昭又与杨嗣、李继宣等勇将在威虏军(治所在今河北徐水西北)大败南犯的辽军,再以战功升任团练使衔。一时,杨延昭与另一将领杨嗣名扬北疆,被世人称为“二杨”。


朝廷究竟照旧需要戍边将领,所以真宗对宰臣们说:二杨都出外守边,以忠勇效命朝廷,朝中妒忌二人者甚多,朕努力掩护,才能使他们获得如此功绩。天子一席谈,正反映了其时庸懦武官遭人鄙视,而功勋卓著的将领又受朝官妒忌的事实。


031008ymcuzijj8uuoi7j8.jpg


澶渊之盟订立后,杨延昭历知保州兼缘边都巡检使、高阳关副都部署等军职,官衔则迁至防御使。以后,他驻守于城镇之中,失去了发挥作用的地方,所谓“英雄无用武之地”。而对于处置惩罚案牍吏事,杨延昭既无爱好,也不精于此道,日久天长,遂为手下奸吏蒙骗,出现了不少的问题,他因此受到过真宗的训诫。


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杨延昭死于任上,时年五十七岁。如许一位名将,在仕途上至死不过是防御使官衔,离授以节钺尚差两道鸿沟,冷静无闻地病故于清静的家中。这对于那些慷慨骁勇的武士来说,着实是壮志难酬,犹如一场悲剧。


在文官主导的北宋当局,压制武将根本就无需掩蔽。


景德三年(1006年)年底,大将高琼身染重病。据史书纪录,真宗为了表示对忠心耿耿担任多年禁军大帅的安慰,曾计划亲临其家探视,然而却遭到了宰相的劝阻。史籍没有提到这位宰相的姓名,但通过其他文献的记录,不难知道其时的宰臣只有一名,即王旦。


王旦为什么要阻止天子幸临高府,其缘故原由不得而知,最有可能也最接近史实的解释便是:高琼乃一介武夫,皇上大可不必屈尊探望。也许是真宗被宰相的话语说动了,便中止了这次行动。于是,高琼在等待中死去,时年七十二岁。


031008yhznw16cd6i6cj6j.jpg

《水浒传》里造反队伍也是文官压制武将的构造架构


值得一提的是,咸寻常,故相吕端病死前,真宗曾亲临吕府慰问。景德初期,宰相李沆和毕士安亡故前后,真宗也亲自去两家探视,朝臣们并无人劝阻皇帝,反而视此举为天子英明慈祥的一种体现。以后,王旦本身病重之际,真宗又亲至其家抚慰,并一次赏赐给五千两白银。


但对武人而言,在文官们看来,皇帝如许做便过分了


本文选自《武士的悲哀》一书,选编文章有所删节,详情看翻阅

031010e3esisngt0zgez8i.jpg


031010fpgg43qpe63e48eq.jpg

作者:陈峰

出书社:重庆出书社

出品方:华章同人

副标题:崇文抑武与北宋兴亡

出书年:2021-3


031010agptrcnz5za88rzg.jpg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