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经费仅为日本0.8%!面临20倍于己的日军,水师司令陈绍宽有多难?

0
回复
937
查看
[复制链接]

10

主题

62

帖子

8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2
发表于 2021-5-14 03:15: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31505lf2rx1sfxfxxhrar.jpg

自清末始建水师后至新中国建立以前,中国水师在对外战争中无一胜利,即胜率0%。

1937年8月12日上午8时,江阴。长江上金风抽丰烈烈,中国水师总司令陈绍宽站在旗舰平海舰的船头。

自下达完座沉命令后,陈绍宽一言不发。站在他身后的水师官兵,目睹与他们旦夕相处的如母亲、父亲一般的舰艇缓缓淹没在江面以下,很多人已经泣不成声。

面临十数倍于己的日本水师,中国水师选择了最笨拙却也可能是最有效的方法——舰艇自沉充作礁石以阻塞河流,减缓日本水师进步速度。这是陈绍宽早在3年前就已经答应参谋部了的,今天的他只是推行答应。

031505os8wg8eck8ke8ksm.jpg

这是中国水师第二次全军覆没,面临的是同一个对头。

看着几代水师人才倾其一生所付出的心血就这么付诸东流,没有人知道沉默沉静的陈绍宽此时现在的真正心情,这位出身于福州农家的48岁汉子,未曾在世人的面前落下一滴眼泪。

他不想放弃,中国水师也从未放弃。

031507wobgwwg82u0zbbwk.jpg

中国的水师人才绝非没有惊世之才。只是中国的水师在谁人年代,绝没有扬眉吐气的资本。

1889年10月7日,陈绍宽出生于福建省闽侯县胪雷乡,这个乌龙江东北岸的小村庄正如中国绝大多数村庄一样,在清末的年代里上演着平常却又暗藏危机的生存。

彼时的福州已经是一个风云际会之地。自1866年位于福州的马尾船政学堂设立以来,无数福州子弟入学就读,诞生了中国第一批近代化的水师人才,这里也成了中国水师的胎动之地,惠及了一方百姓,包罗陈绍宽的父亲。

031508bicxzwpb2qbcwjxc.jpg

陈绍宽的父亲陈兆熊原本只是在乡间开了一间小小的杂货店,厥后他和弟弟陈兆汉一同加入了水师,在数年的时间后他升任中士管轮,他将自己的儿子——17岁的陈绍宽引荐给水师当权派人物:萨镇冰。

萨镇冰是中国水师的第二代焦点人物。自甲午战争邓世昌服毒自尽、北洋舰队全军覆没之后,清政府对水师的态度若即若离,乃至常有声音说还不如取消水师,把剩下来的舰船用来跑货运或者直接卖了。萨镇冰曾经的好友、同砚险些都葬身黄海,作为水师中残存的“孤魂野鬼”,他负担着再建水师的责任,也意味着要负担失败所带来的屈辱。

031508o7is0cc4c3imrhtc.jpg

萨镇冰

不外两代水师焦点人物这仿佛掷中注定的相遇,却简单地如开水一般乏味。1905年,46岁的萨镇冰和17岁的陈绍宽在南京相遇,萨镇冰只是叮嘱陈绍宽多念一些“国学”罢了,厥后推荐他到“江南水师学堂”念书,今后开启了陈绍宽的水师生涯。

3年后,20岁的陈绍宽从江南水师学堂驾驶班毕业,他是这个学堂的第六届学生,他有两个人们更为熟知的校友:周作人、周树人兄弟。

毕业后,陈绍宽被分配到“通济”号训练舰练习。他在这艘舰艇上工作了长达4年的时间。这艘长期作为马尾船政学堂学生的训练舰被师生们亲切地叫为“济伯”。1937年,42岁的“济伯”(1895-1937)死在了江阴。

031508o55lve2p5tjjeez1.jpg

青年时期的陈绍宽

后面一些年,陈绍宽的提拔之路还算顺风顺水,他乃至还一度前往英国,协同英国水师参加了地中海的格罗林战役,得到了女王政府颁发的“欧战怀念勋章”。

返国后,陈绍宽回到了当初他练习的那艘通济号训练舰任职舰长,一如他的前辈萨镇冰一样。这一年,他刚满30岁,这在同侪中是提拔的特别快的。1923年,35岁的陈绍宽调任应瑞号巡洋舰舰长,升水师少将,应瑞号是1909年载洵和萨镇冰前往欧洲购得的三艘巡洋舰之一(分别是肇和、应瑞、飞鸿,飞鸿中途被转卖给希腊,实际上只有肇和、应瑞到了中国,成为中国水师的主力舰),排水量2460吨,购买之时技术还算先进,但随着时间推延而显得十分落后。1937年,“应瑞”死在了采石矶。

031510f9z0097ehu04w0dn.jpg

应瑞号

3年后,陈绍宽升为水师第二舰队司令,驻防上海一带。成为扼守长江咽喉的一把利剑。当时,北洋政府的水师序列中一共有2个舰队,第一舰队重要负责近海防御、第二舰队重要负责防御长江。可以说,38岁的陈绍宽已经成为了中国水师的具有相当实力的当权派人物。

不外,彼时的陈绍宽还没有指挥过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当代化水师战役。韶光斗转,来到1927年,这把磨砺多年的利剑,终于有了出鞘的机会。

031511g0oc82h4r3exqc8z.jpg

北伐战争期间,陈绍宽迎来了一生中军事生涯的顶点。

1927年,当革命军攻略到长江沿岸之时,陈绍宽才率领第二舰队归附国民革命军。这种对政府的忠诚,实际上让蒋介石刮目相看。水师的归附让北伐军为虎傅翼,沿江游弋的强大舰艇给一切渡河的陆军巨大的威胁,陈绍宽所部多次“半渡而击”,粉碎了多次渡河打击,给打击到长江沿线的北伐军大量的时间修整,为北伐战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27年7月,宁汉分裂,武汉国民政府令唐生智率军东征;8月,南京国民政府内部政治斗争不断,蒋介石下野出走;来自北方的孙传芳趁势南征,这险些是新生的南京国民政府最为危机的时候。

031512b4hkpnmsnn7ms4q4.jpg

8月,龙潭战役发作。孙传芳渡江南下,被陈绍宽率领的三艘舰艇“楚有”、“楚同”、“楚谦”半渡而击,使得孙传芳军头尾不相连,水师团结陆军一举全歼了孙传芳所部,取得大捷。这场战役是陈绍宽一生中军事生涯的顶峰,南京国民政府也由于陈绍宽护卫京畿有功,授予陈绍宽一等勋章和“中流砥柱”大勋旗一面。

1927年10月15日到次年1月,陈绍宽率领六舰四鱼雷艇建立西征舰队,打击唐生智,协助革命军攻克汉口、长沙、岳州等重要都会。此后在蒋桂战争期间,陈绍宽的表现亦亮眼,乃至数次率领“应瑞”旗舰,护送蒋介石。

031513hbqqbouu2zszucan.jpg

北伐时期的陈绍宽

颠末了陈绍宽一系列亮眼的军事表现,蒋介石对水师在长江沿岸所能发挥的作用有了深刻的认识,他知道这支部队有着极强的作战本领,因而答应给水师帮助。1929年12月,蒋介石在南京建立国民编遣委员会,在军政部下设立了水师署,委任陈绍宽为中将署长,次年6月水师署改为水师部和其他部门平级,杨树庄被委任为部长,陈绍宽为政务次长兼第二舰队司令。但杨树庄年事已高,不出一年就不在其位。1930年,陈绍宽出任水师署理部长,实际上成为了中国水师新一代的向导焦点。到了1932年,陈绍宽正式出任为水师部长、提拔水师大将。

陈绍宽有了一展自己拳脚的地方,但他所面临的门路是极为曲折的。

将来,也并非光明。

031513hkq0a9gckda9q0q7.jpg

一个体面的国家,绝不容许其没有像个样子的水师;要是没有水师,简直就不成国家了。——陈绍宽在中央广播电台的演讲《天下上有不要水师的国家吗》,1928年12月26日。

尽管南京国民政府建立之初水师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但时人对于水师的轻视是“肉眼可见”的。1929年1月,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和第二舰队司令陈绍宽共同提交的水师提案(重要是提拔水师的行政职位)被否定,二陈直接退出编遣聚会会议,陈绍宽呈军政部电文中,用近乎绝望的语言说了这么一句话:“水师在今之日,皆以认为无足轻重,而坐视其自生自灭,军不成军!”

第一、第二舰队两司令退出聚会会议后断然辞职,别人怎么劝都留不下,反而说了这么一段“阴阳怪气”的话:“吾国自同一伊始,水师必须有相当建设,藉以固国防而酬众望,乃所提各议案,未承曾议诸公亮察,目前罢军恐无建设之机,因此自念不欲尸位素餐,亟思让贤自代,别的绝无丝毫意思。”

031513dd4zehjzoe5jd4o4.jpg

左陈绍宽 右陈季良 均为福州人

二陈的辞职,带有一些绝望的意味。实在陈绍宽早早地就指出一个国家的水师对于维护国际公约、巩固国防有巨大的作用,然而在谁人崩坏的中华民国处在内忧外祸之中,国情决定了当时候的中国水师,就是很难得到发展的。好在厥后蒋桂战争期间,凌驾12艘军舰协助中央军讨伐桂军,陈绍宽也得到了蒋介石的赏识,1929年水师部正式建立,迎来了正式的发展机遇。

1929年水师部建立之后,水师部所辖舰队总计50艘各类舰艇,排水量共计36569吨(不及英美百分之一),且舰龄平均在20年以上,新造的只有“永绥”和“咸宁”两艘小舰,无法应对大型的战争。此时的中国水师和天下潮流更是脱节,彼时已经进入了航空母舰、大型驱逐舰和潜水艇为主的海战时代,而中国水师舰艇只是稍微触碰这些新型装备的门槛。

031514k0w37ux94t97lwj0.jpg

陈绍宽成为中国水师向导焦点之后,实际上希望像下饺子一样的造舰,他得到了蒋介石的“口头答应”,蒋介石曾夸下海口:“我们预计十年后,就有六十万吨的水师,成为天下上一等的水师国家!”陈绍宽把蒋介石的话放在了心上,他一次又一次的提交造舰的申请、一次又一次的被拖延、被拒绝,在无数次计划落空后,水师的发展是极为迟滞的。

从1927年到1937年,陈绍宽到处“讨饭”、要经费,让水师部下辖的中央水师由1928年50艘36569吨,增长到1937年40636吨,由日本协助制作的宁海舰装备了水上飞机和深水炸弹,成为中国水师的旗舰,陈绍宽认为“改舰足为民国建立以来水师新建设之最可纪者”。但正如谁人年代很多为救亡图存做的积极一样,人们倾其全部,结果却“岂止杯水车薪、直如沧海一粟”。直到抗日战争发作前,中国水师的吨位总数只有不到6.8万吨上下,而日本水师的吨位总数是76万吨。

031515nsyziae8za2adaam.jpg

二战时期的日本水师 战斗力一度和美国中分秋色

实在早在1916年前后,陈绍宽就在陈诉中警示性地提出:“日本水师迩来大事扩张,军港设备又完全,舰艇日多,军中东西日新月异,且造舰制械均有本国自办;加以实行练习,官兵用命,勤勤恳恳,全军精神奋富,实可与列强水师齐驱也。”而反观中国水师“若以舰艇年事之新旧,舰队吨数之多寡,军械之利钝,以及精神之奋驰与东邻一比,实相去甚远,但是我军无所谓水师矣。此国威之不严,国势之所以弱于列强者,殆皆以无水师故也。”他在这个时期留下了十余份关于将来水师发展的陈诉,险些都在指明中国水师已经相距英美日甚多的事实。

但水师发展的迟滞毕竟是铁一样的事实,究其缘故原由有内外两个方面:

从内部问题来看,当时的水师派系斗争明显、腐败放肆。起首是派系斗争问题,1929年东北易帜后,张学良的渤海舰队就不愿归附中央同一指挥,南方的粤系水师也和中央闽系貌合神离,实际上肯定水平重蹈了甲午战争期间的覆辙。而在1932年底之后开设的“电雷学校”,更是袒露了蒋介石想要另立中央直属水师的打算(电雷系厥后成为了台湾水师的焦点)。其次是腐败问题,对于水师这个“净水衙门”来说,由于财政拨款不停不到位、管理上也存在很大的罅漏,各级将佐将水师当做商船来运输、水师在驻地种植鸦片等行为屡禁不止,为了改革旧习陈绍宽本人乃至都受到过冲击。

031515tg1zcvvh8vpbcwjw.jpg

十九路军守卫上海

从外部来看,水师遭受的诋毁和污蔑从未停止。最知名的诋毁就是水师“朝三暮四,只能内战不能御侮”。导致水师在经费上常被拖欠、剥削。陈绍宽在给宋子文的文件中,经常用“无至感纫,请赐发XX元”诸云云类的语言,充满了卑微。水师经费经常青黄不接,有的乃至等待数日、催促六七次都未能领到。尤其是在128事变之后,财政部的刁难随着舆论对水师的质疑到达了顶峰。1932年1月28日,十九陆军守卫上海,积极抗日,此时的水师置身事外,连借军火都不借,引起了国人剧烈的不满。

淞沪战役发作后的国难聚会会议上,军事委员会委员丁默村等人提出了打击性极强的一份议案:《彻底改造水师并整饬海防以抗暴日》,内容中痛骂“水师各舰早成废物”、“于国家民族久已不生关系,除鸣礼炮外,另无其他效用”,还直指水师内部的派系斗争和腐败问题。由于水师“弊端”太多,是而提出了“取消现有水师组织、罢撤水师高级负责人员、全部拍卖现有落后舰艇”等8项改造方案,实际上是为“废除水师,优空废海”先开言路。陈绍宽说,水师不是一个能够独立出来的军种,他肯定须要中央政府的强有力支持,所以他才会谨服从令,不敢越雷池一步。但没有救济抗日,确实是铁一般的事实,陈绍宽百口莫辩。

今后之后,对水师的诋毁甚嚣尘上,这固然揭露了一些水师的内部问题,但水师的发展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而对于“优空废海”的论调,陈绍宽说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须知没有日本水师,日本飞机那能到中国来呢?”

031516u9mtcxvrpdcccccb.jpg

陈绍宽再伶牙俐齿,也顶不住悠悠众口。财政部的拨款,更加的困难了,到1932年4月,水师部一共被拖欠了近300万元之多。按照陈绍宽的计划,水师部每年须要经费额1100多万元,然而处处剥削、拖欠,经费真的所剩无多,就连400万的水师常费(工资、训练等费用)都难以领全。陈绍宽乃至让水师所属的江南造船所开设了一个修理船舶的业务,不外5年时间也只挣了287万元左右。

对于千疮百孔的残破水师,陈绍宽从来没有放弃他的宏图伟业。但在残破的国力下,他的积极真的如同杯水车薪。1936年,陈绍宽坦言水师全军之经费尚不及他国1艘战斗舰经常费之半数,实际上中国水师经费是英国水师的1/260,是日本水师经费的1/115(0.8%,约1%)。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从1929年到1937年,本就不足2万人的水师竟然还缩编约2000人,足可见经费的匮乏。

陈绍宽真的积极了。

031516lmyczv14l44zql99.jpg

“老战友们……走好……”

1930年代初,按照南京政府参谋部和水师部共同制定的计划,中国水师如果想要和日本水师交锋,则至少须要其水师军力的70%,当时日本水师军力共计76.3万吨,中国水师应有54万吨左右。然而,此时的中国水师总吨位只有4万吨,尚不及目标的十分之一,日本水师军力大约是中国水师的20倍。早在1934年,国民党就已经制定了江阴阻塞线的计划,这似乎就已经预示着中国水师的死亡。

1937年8月12日,中国水师下令封锁长江江面,江阴守卫战发作。

031517pcpsssikuaextxxc.jpg

日军集结了第三、第四舰队的3艘航母、近400架战斗机。这一仗,日军就算没有效尽全力,军力也已经凌驾了中国的十倍以上。陈绍宽计划将老旧舰艇、商船(相当部门来自于黄金荣公司下属的商船)、大量石块沉入长江江底,来形成一道阻塞线,同时在两岸以岸炮火力配合8艘主力舰(轻型巡洋舰,分别为平海、宁海、逸仙、应瑞、海圻、海容、海琛、海筹)迎战日本水师。但日军舰队险些按兵不动,他们在岸炮的射程之外轮番出动飞机,在长达一个月的轮番轰炸中,仅仅是这些飞机就将中国最精锐的水师舰艇悉数炸沉。

在意料之外的战争中,中国水师在江阴海战中没有退缩,中国水师大部门殉国,其中轮机组、指挥员乃至都亲自使用小口径防空炮和高射炮反击,总共击落敌机20架,中心又有几次自动出击,击沉了日舰2艘。

031520dqlpzdke8ztegg1o.jpg

中国水师使用着上一个时代的武器迎战装备先进的对头,这一幕曾在中国近代史上无数次展现。与先烈差异的是,这些水师军人确实用了一生的精神去熟悉驾驶、熟悉航海、熟悉锅炉、熟悉探照灯、熟悉大炮,熟悉船上的一切,他们接受了精良的教育和训练,很多人乃至还精通德语、法语或者英语,然而就是这些被训练起来的军事精英却在局促的长江上,被苍蝇一般的飞机闭幕了自己的生命

有人评价到:“中国水师在日本水师面前无能为力,水师乃至没有经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当代化海战就丧失惨重,残余部队沦为了一支河军,国人对于水师的等待显然不是云云而已。”

不外江阴海战照旧有“战果”的。中国水师在江阴用险些全军覆没的代价,顶住了日本水师三个月的时间。这不仅有效的保护了淞沪战场上陆军的侧后部,也给当时南京国民政府的撤离提供了宝贵的时间。

江阴海战结束后的一个星期,南京陷落。

031521voe1fk4kecbm1mww.jpg

1940年冬,中国水师司令部就设立在重庆江北一幢大略的民房里,天天早上八点钟,水师军乐队就会奏响国歌,升水师旗,官兵向水师旗立正敬礼。

身为水师总司令,陈绍宽天天早餐只吃两个番薯和一颗鸡蛋,水师将佐的炊事都非常差。当时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发军装了,陈绍宽和很多士兵一样,穿着极为破旧的军装,饶是云云,陈绍宽仍然要求官兵衣冠整齐干净。虽然生存非常困难,但陈绍宽对于军容军纪的要求,照旧一概如常。

031522pn32n4n8yypa1not.jpg

布雷队员和水雷合影

此时的中国水师已经不仅退化成了一支河军,他们不再拥有强有力的舰队,只能组织布雷队在长江沿岸布雷,拦阻日军在长江的侵占。在布雷期间他们断送甚多。历史上没有多少记载关于他们心情的文字。我们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些中国军人的心田到底是有多屈辱、多憋屈。

中国水师再一次失败了,但他们没有放弃。

既没有放弃战斗,亦没有放弃高尚。

自邓世昌之后,中国几代水师领袖私德无亏天然是中国之幸,尤其是萨镇冰和陈绍宽二人。

031523nptrrcgkekvxk9fv.jpg

新中国建立后的陈绍宽

清朝水师司令萨镇冰在辛亥革命期间将大炮蒙上炮衣、或是在清闲上放空炮,萨镇冰不乐意粘上同胞的鲜血,他说那些军人也不外是缺衣少食的穷苦人,他归乡之后恩惠乡里,素有“萨菩萨”之称,开国后中国人民志愿军打进了汉城,93岁的他写下了一首诗:“五十七载犹如梦,举国陷落缘汉城,龙游浅水勿自弃,终有扬眉吐气天。”他见证了甲午战争、见证了抗日战争,1952年萨老仙逝,留下的是传不尽的美名。

民国水师司令陈绍宽在解放战争期间拒绝内战,他率领舰队反其道而行之前往台湾修整,而后断然辞官,他看不惯蒋介石的内战行径,更不乐意让自己的军事生涯蒙羞,他回归乡里,做一个平常的农家翁,拒绝乘坐飞机前往台湾。开国后积极参与人民事业,最终在1969年病逝,享年80岁。

如果有人问中国的水师魂是什么,我想从萨镇冰和陈绍宽二人中就能有所体悟吧。

那种从未放弃的精神、那种为了人民服务的部队,着实令人敬佩。

031525djweahktawl62hxa.jpg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