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中共旅欧党团构造:存在5年,诞生14名中共领导人,是怎样创建?

0
回复
940
查看
[复制链接]

8

主题

56

帖子

7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2
发表于 2021-5-14 08:45: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棠棣,一枚历史爱好者。接待各人【关注】我,一起谈古论今,纵论天下局势。君子一世,为学、交友而已!

旅欧党团组织的创建,是留法勤工俭学史上的突出事件。旅欧党团组织是在国内建党建团运动影响下,顺应勤工俭学运动发展的需要而产生的。它在留法学生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向导革命运动,使留运动在我国当代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一、勤工俭学生中的群众组织


大批勤工俭学生到法后,为了寻求真理和工读自救,纷纷成立一些群众组织。有影响的有以下几个:

以蔡和森为首的旅法新民学会会员。他们大多数住在蒙达尼,被称为“蒙达尼派”。

一九二〇年二月成立的工学励进社。发起人是李维汉、李富春、张昆弟等人。宗旨是“以工学的精神和方法,谋天下的改造和进步,它要使天下成为工读的天下”。会员三、四十人。

084505uvvtcv23vvvn338n.jpg


一九二一年春,赵世炎、李立三等人组织的劳学会。后联合“勤工俭学同盟”、“勤工俭学相助团”、“劳人会”、“工学实践团”、构成“勤工俭学学会”。提出“工读、相助、改造社会”三信条,组织会员自救和学习社会主义,有会员七、八十人。

在华工中影响较大的是马志远、袁子贞于一九一九年十月十日发起成立的华工会。该会系由华工会、中华工团、华工公会三个小团体归并而成。当初的目的是夺取华工自由。确定的宗旨为“巩固中国工人团结力,扩张中国工人知识范围,增长中国工人物质及精神生存程度”。并自己声称“毫无政党之性子”后因夺取“废除合同,自由留法”的斗争受挫,一度处于瘫痪状态。

另外,在一些华工和勤工俭学生较会合的工厂、学校(如克鲁邹工厂,枫丹白露公学)还有不少学生自己成立的组织。

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斗争的深入,在早期共产主义者的工作下,不少组织纷纷转向信仰共产主义。如旅法的新民学会会员于一九二〇年七月召开蒙达尼会议,将宗旨改为“改造中国与天下”,宣布和工读主义决裂,工学励进社于一九二〇年九、十月间召开会议,把宗旨改为“信仰马克思主义和实验俄式革命”,并改名工学天下社。

084507lv0k8v7aekllk07f.jpg


华工会也在共产党人帮助下,清除无政府主义的干扰,重整旗鼓,成立了华工总会(一九二三年一月一日)。分会发展到六十三处,工余学校三十余处。

各组织纷纷转向革命,为旅欧党团组织的创建,奠基了组织底子。


二、“蒙达尼派”与“勤工派”的同一头脑


“二·二八”运动(即一九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四百多名勤工俭学生为夺取“吃饭权、工作权、求学权”,到驻法大使馆请愿的举措)时,勤工俭学生在怎样对待工读主义上还存在着很大的分歧,形成对立的两派,睁开过激烈的争论。

一派是以赵世炎、陈公培、李立三为代表的“勤工派”。他们认为“吾人终信勤工俭学具有可能性,果使有工可做,勤俭之人必可储蓄余资,以为他日俭学之用。

即使不能积贮,则劳动自治,亦足自大,终胜仰人生存不事生产者”,因此差别意类似“二·二八”运动这样的“直接举措”,而提出:

“我们要做任何种的工作;我们要自行相助;我们要于勤工俭学旗帜下,作坚定的团结。”

另一派是以蔡和森为首的蒙达尼派也被人称为“革命派”。他们认为:

“现今工作如斯难觅,高谈勤工俭学直妄人耳。即使工作勉强可得,亦不过为资源制度下之多添牛马,于改造社会何有?且工余储蓄直欺人之谈,即使能多储蓄,工作数年后,年龄渐衰,头脑简朴,尚何能安心从事于读书。”

因此主张通过斗争,求得“生存权、工作权、学习权”。

084509zgtstueutmluaya0.jpg


早期共产主义者为了同一勤工俭学生的头脑,鼎力大举宣传马克思主义,做了大量夺取教育的工作。如蔡和森针对工学励进社存在的问题,将自己翻译的马列经典著作送给他们学习,找社员个别发言。

一九二〇年九、十月间工学励进社开会时,蔡和森亲自到会指导,并把他写的《马克思主义与中国》一文写成大字报,贴在会场附近。他还在会上做了长篇发言,引导社员睁开热烈的争论,终于使他们改变了工读主义的宗旨,决心呼吁“中华民族的男女学生,冲破智识阶级,..做那些农人工人的解放事业。”

随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通过早期共产主义者的教育夺取,越来越多的信仰工读主义的勤工俭学生觉醒了。

不光如此,现实也教育了“勤工派”。由于把工读主义当做“救世良方",本来是一种空想,在现实中一定休业。开始,“勤工派”去做那些一样平常法国工人都不乐意做的苦工。

一些工厂的资源家使用他们急于找工作的心情,定了严酷的合同,规定“逐日扣工资半方到一方,做保险费,三年期满方得发还。半途工人辞退厂主,此款即作为补偿丧失费”,这是怕学生中途退厂,影响他们生产定额的完成。但是到了五、六月,连苦工的位子也不易见了”,越来越多的学生失了业。由于断了经济泉源,俭学的目的也就无法实现。

由于“勤工派”的人数迅速减少,对工读主义的信仰也开始动摇。同年六月六日,原来主张勤工的共三百多人聚会会议,提出“将里昂、中比两大学,改建工学院,收留勤工俭学生,函请使馆主持”。这一主张的提出,标记着“勤工派”开始改变方向。

084510gux7vi9tpux0tlxu.jpg


经过“拒款斗争”,“勤工派”的认识更加进步。特别是由于学生参加反对中法秘密借款的斗争,法方施加报复,八月二十日,中国领事馆遵照“法交际部的意思",正式宣告九月中旬停发维持费,继之里大又对勤工俭学生关了大门,法国各学校纷纷下逐客令,这就使勤工俭学生陷入了绝境,进一步冲破了“勤工派”的工学主义幻想,使他们认识到:

“勤工俭学……不过是贫困学生借此学习法国革命头脑与谋生技能,预备回国革命之临时办法。在资源主义制度下,‘勤工',即无异于帮助资源家增长剩余代价。在资源主义制度残酷剥削下,广泛推行“俭学',更属不可能”,从而加速向马克思主义方向前进。

“蒙达尼派”和“勤工派”本是共磨难的朋友,目的同等的同志。

“勤工派”在实践中变革了头脑,“蒙达尼派”也总结了不能团结更多的人共同战斗的教训,经双方主动交换意见,消除了分歧,“双方表示争论已经过去,以后要共同研究问题,共同革命,各人都谈马克思主义”。在“进驻里大”的斗争中双方采取了同等的举措,并在斗争失败的教训中,进一步认清了团结和创建一个同一组织的必要性。


三、中国共产主义旅欧小组


“蒙达尼派”和“勤工派”分歧的消除,一批青年转向信仰马克思主义,走上革命门路,为旅欧党团组织的创建,奠基了头脑底子。

早在一九二〇年下半年,蔡和森等人就有在旅欧学生中创建一个同一的共产主义组织的打算。如他给国内毛泽东的信中就说,拟于一九二〇年冬,在“无产阶级专政”和“国际色彩”两点同等的底子上,“旗鼓光显成立一个共产党”,但因其时机遇不成熟,以是未能实现。

一九二一年二月,根据国内党的发起组意见,成立了巴黎党的组织,有党员五名:赵世炎、周恩来、张申府、陈公培、刘清扬。这五个人的情况是:

最早到法国的有张申府、陈公培、赵世炎三人。

084512fo4c4fx2hdtdf0ck.jpg


张申府(菘年)是北京小构成员,原是北京大学讲师,因应聘为里昂中法大学教授,于一九二〇年十月二十四日赴法。

陈公培(吴明)是上海党小构成员,勤工俭学生。据陈一九六一年二月自己回忆,他是一九二〇年八月“在上海参加了组党的第一次筹办会”之后赴法的。

赵世炎在上海人党,系十二届赴法勒工俭学生。一九二〇年五月九日离沪赴法,同年六月十六日到达巴黎。周恩来、刘清扬是在法国被发展入党的。

刘清扬与张申府同船赴法。出国前,她是天津觉悟社成员,后经蔡和森介绍参加了新民学会,是其时全国学联负责人之一。到法后,她于一九二一年一、二月间由张申府介绍入党。

周恩来是第十五届浙江俭学生,于一九二〇年十一月七日离沪赴法。到法后不久,于一九二一年一、二月间,由张申府、刘清扬二人介绍人党。

一九二一年二月,张申府与赵世炎接上了党的关系,标记巴黎党小组的形成。


四、从中国少年共产党到中共旅欧支部


在“进驻里大”前,赵世炎还曾和蔡和森讨论过创建同一的共产主义组织的问题,而且商讨过团体的名称。蔡和森主张叫“少年共产党",赵世炎主张叫“共产主义同盟”,厥后又表示“名字不必盘算,只盼望有这么一个核心组织”,把勤工俭学生“同一地向导起来”,但因“进驻里大"失败,大部分骨干力量被押送回国,组建工作遂告中断。

084513m88v9v5sz9jvd3j8.jpg


“进驻里大”后,勤工俭学的斗争高潮已过,人数甚少,一些群众组织因骨干被遣送回国而处于停顿状态。基督教青年会则乘机加紧运动,使用勤工俭学生经济上的困难,大肆拉拢。在这种形势下,为了更好地团结教育广大青年,给他们指明前进方向,同时为了更有用地夺取一些无政府主义团体中分化出来的优秀分子,巴黎党小组决定,起首筹建旅欧青年团。这一工作由“进驻里大”事件中侥幸脱险的赵世炎负责。

他向旅居德、比、法的同志征求意见,向国内发信询问国内青年团的情况,迅速开始了筹建工作。

一九二一年十月,由赵世炎、周恩来发起,邀集部分团体代表,在巴黎共同商讨了组织“少年中国共产党”事宜,并告竣协议。会后,张申府、周恩来、刘伯坚、李维汉分别赴德、比和在法创建和发展“少共”的下层组织。赵世炎继续负责在各地联络。

到一九二二年五月,预备停当。根据其时汇集的名单人数初步制定“约三、四十人”(法国二十人,比利时七、八人,德国六、七人)。

一九二二年六月三日,在巴黎西郊哥伦布森林中的一个小广场,召开了中国少年共产党成立大会。到会代表十八人,会议举行了三天,由赵世炎主持。会上通过了党章、党纲,推选了组织机构。赵世炎为书记,周恩来为宣传委员,李维汉为组织委员。

“中国少年共产党”在性子上是团组织,而不是党组织。由于“少共”的申请,在国内党团组织指示下,一九二二年冬,参加“少共”的中共党员构成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一九二四年前不停未公开)。张申府任书记。支部下设小组,赵世炎为法国组负责人。同时,“少共”中够党员条件的转为正式党员。

084514dz7y3l7n9w41k8c5.jpg


为了同国内党团组织在名称上取得同等,根据中共中央和团中央来信中关于将“少共”改名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的指示(此信从莫斯科转来,周恩来等人一九二三年一月才接到),一九二三年二月十七日至二十日,“少共”在巴黎召开临时代表大会,正式通过“少共”改名。会上还通过了周恩来起草的新团章。

新的章程规定,团员必须:

“A、对于共产主义已有信仰。B、承认木团纲领及章程。C、绝对不信仰宗教不属于任何宗教性子之团体。D、得团员二人介绍与担保及实验委员会之通过。”

旅欧共青团的向导机构为实验委员会,设书记一人,委员五人,候补委员三人。实验委员会下设书记部、负责日常工作。还设有共产主义研究会、学生运动委员会、华工运动委员会和出版委员会。在这次临时代表大会上,周恩来同志当选为书记。

其时党团组织构造是合一的,向导机构也是同一的。团组织半公开,党组织是秘密的。总部设在巴黎南部意大利广场戈德弗鲁瓦街十七号一家旅馆内。地方有三个团员以上的设地方会。党团组织刚成立时有党团员三十几人,一九二三年二月增长到七十二人,一九二四年发展到二百多人。

一九二四年八月,周恩来奉调回国,旅欧支部由李富春、傅钟、邓小平等人负责,党团员发展到三百多人,并改名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区"。一九二五年末,旅欧支部成员大部分回国或赴俄学习,旅欧支部工作随之根本结束。

084516jtx3m0a2bteba3e2.jpg


旅欧党团组织创建后,华工和勤工俭学生有了向导核心,从使留法勤工俭学生和华工的反帝反封斗争进入了新阶段。


五、国民党旅欧支部


旅欧党团组织成立后,正值国共第一次相助。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旅欧党团组织在法国帮助国民党创建起旅欧支部,并与之创建了国共相助的同一战线。这项工作是在旅欧共青团的名义下举行的。周恩来做了大量工作。

一九二三年三月,国共双方代表在巴黎举行了协商会议,讨论旅欧共青团成员以个人名义参加国民党问题。同年六月十六日,周恩来率代表团到达里昂,同国民党旅欧支部筹组人继续谈判,双方告竣协议,决定旅欧党团组织八十余名成员以个人名义参加国民党。周恩来等参加筹组国民党旅欧支部工作。

一九二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里昂召开了国民党旅欧支部成立大会,有五名旅欧党团组织的同志被选为国民党旅欧支部向导成员。其中周恩来担当实验部总务主任(即秘书长),李富春任宣传主任。这标记旅欧国共相助的同一战线的正式创建。一九二四年二月,国民党巴黎通讯社成立,聂荣臻任社长。

一九二四年六月,国民党旅欧支部改为旅欧总支部。在总支部实验部长王京歧返国期间,周恩来署理其职务。实际上,一个时期内,国民党旅欧总支部负责人是周恩来、李富春等人,其核心力量是旅欧党员、青年团员和国民党左派。

旅欧同一战线早于国内同一战线几个月实现,这就为党的同一战线政策的实验,积累了名贵的经验。

084517s1e13zx17fz7733a.jpg


同一战线创建过程中,国民党右派分子和国家主义派努力反对,百般拦阻粉碎。周恩来等与之睁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坚持了党的同一战线政策。周恩来还发表一系列文章,阐述了创建同一战线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分析了党在同一战线中的独立性,丰富了党的同一战线理论。

同一战线创建后,为改造国民党,保持同一战线的纯洁,周恩来也做了大量工作。他针对国共相助的新形势,提出三项任务:

一、宣传民主革命在现实中国的必要性及共运动方略:二、为国民党吸取了旅法华人中具有革命精神的分子;努力为国民党做些组织训练工作。

鉴于国民党党务不振,他偏重指出:

“一些国民党员,固然登记党籍,但都不负责任,此类人实占我党最大多数。不唯平凡党员具有这一弊病,,即使……党内着名人士也是如此。用着党时,自称老同志,不用时则专会反对党的会议,甚至跟着别人作雪上加霜之举,实为可悲,不能不承认党存在着隐患”,切中国民党的时弊。

旅欧党团组织要求国民党:

“一、以后在政治运动上,应该永世反面任何军阀、任何帝国主义相助;二、国民党从前集尽力于军事举措,是很失计于国民运动的,以后宜努力向大众做政治宣传,特别是不宜忽略了一支可靠的劳动力量;三、国民党在国际间运动,宜时时注意于弱小民族间的接洽,而劳农国的苏联更宜特与接近”。对改造在法的国民党,起了很大作用。


084518yf7t5metpe0pfomf.jpg

旅欧国共同一战线的创建,进一步增强了旅欧华人的团结,强大了革命阵容,使旅法华人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出现了新局面。


六、对帝国主义的斗争


旅欧党团组织创建后,把旅法华人反帝反封建的斗争推向了新阶段。先后向导勤工俭学生和华工开展了反对帝国主义计划“共管"中国铁路、反对“金法郎案”和声援国内五册运动等重大斗争。

一九二三年五月,英、美、日等国武官团搭乘的列车在山东临城附近遭到土匪打击。他们便捏词“临城事件”,声言中国土匪放肆,政府无能,铁路治安欠好,要求“共管”中国铁路。

不但要“共管*临城所在的津浦路,而且要“共管”京奉、京汉、京绥等线。这是帝国主义计划进一步控制中国经济命脉的罪恶行径。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不满。旅欧党团组织于七月十五日联合旅法二十二个团体,召开了反对帝国主义“共管”中国铁路大会,并成立了“旅法各团体联合会”。周恩来是这场斗争的发动者和组织者。

他以《少年》杂志社的代表身份参加了联合会,并亲自起草了《旅法各团体敬告国人书》,揭破了帝国主义计划“共管”中国铁路的邪恶用心和反动军阀的卖国行径。在国内外广大爱国群众共同斗争下,帝国主义的阴谋终于未能得逞。

一九二二年,法国政府与北洋军阀政府秘密协议,法国以退还一部分庚子赔款规复“中法实业银行”为诱饵,要中国以金法郎(即法郎,其时法郎纸币贬值,金法郎实际并不存在)偿付对法庚子赔款,使中国多付关银六千二百余万两。消息传出,举国反对。法政府又联合比利时、意大利、西班牙要求四国庚款都以金法郎盘算,并统治英美等国,监禁关税余额,以胁迫中国政府。

084519k0bkfjuf0mf8ckmf.jpg


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皖系军阀徐树铮奉北洋政府临时执政段祺瑞之命抵法,与法国政府商量金法郎一案,旅欧共青团于十二月二十九日发出《为徐树铮来法告旅欧华人》一文,揭破了徐来法的诡密任务及金法郎案的罪恶行径,并招呼旅法华人“勉力反对"。十二月三十一日《赤光社》等二十五个团体联合召开代表大会,“发表宣言,同等主张反对,并议决了种种对付办法”,打击了内外反动派的气焰。

一九二五年六月,“五卅惨案”的噩耗传到欧洲,旅法华人极为愤慨。六月七日,在巴黎布朗基街九十四招呼开了旅法华人大会,到会者极众,纷纷发言,同等呼吁打垮国际帝国主义、声援中国工人、学生,贩子的反帝斗争。

当晚、《赤光》社、旅法华工总会、国民党旅欧总支部等二十八个团体再次召开会议,构成了“旅法华人接济上海反帝国主义运动举措委员会”,议决六月十四日下战书举行示威游行。六月十四日,八百名左右旅法华人在巴黎格勒乃街会场聚集,预备举行示威游行,竟遭到法国武装警员蛮横禁阻,并捕去散发传单者九人。

六月二十一日,爱国群众二千余人乘车前去中国驻法公使馆,历数陈箓七大罪状并向他提出三项要求:

“一、对上海方面去电于工人、学生、贩子,对此运动应坚持到底;二、对法报界及欧洲应发宣言,分析此运动非排外,实英日等国所造成;三、对英日等国应严重抗议,并对法政府请撤去在华军舰,及在巴黎华人有聚会会议结社出版示威之自由权”,陈篆在压力下立即签字承认。

六月二十二日,一百多名法国警员对巴黎,比昂古等地的勤工俭学生和华工居住区举行了困绕查抄,传讯了比昂古一带一百八十名华人,并从他们住处搜去了《赤光》、《工人月报》等进步刊物。由于青年党头目何鲁之等人向法国政府告密,使二十多名共产党人遭到逮捕,袒露了国家主义派的走狗嘴脸。通过这场斗争,广大革命青年更加认清了内外反动派的嘴脸,更坚定地走上了反帝反封建的斗争门路。

084521t5lhho4o0ccjx5oc.jpg


旅法的早期共产主义者经过艰苦的探求,找到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创建了旅欧党团组织,并在同形形色色的反动派斗争中成长起来。它把旅法华人的反帝反封建斗争推向了新阶段,它不但从勤工俭学生和华工中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共产主义兵士,而且以自己的光辉斗争实践,为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和发展从头脑上、理论上、组织上都做出了贡献。它在中国共产党党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


(正文完)


如果有其他关于历史范畴的话题或观点可以【关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品评区留言,第一时间复兴。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