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留恋早年大雪年

0
回复
452
查看
[复制链接]

6

主题

64

帖子

8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8
发表于 2021-5-14 07: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王有金

093009c9tamgujjtgnulnt.jpg

从我记事起,感觉那是冷是冷、热是热的年代,冬天就是冬天,炎天就是炎天,冬天大雪纷飞,炎天大雨瓢泼。

当年地处鲁西北的故乡的冬天非常严寒,严寒的手脚干裂,衣裤冻透,屋里屋外温度相同。但冬天里的冰雪,是那样的美,那样的叫人怀念。

那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天确实特别严寒,严寒的天寒地冻,冬天北风总是呼呼的刮,地冻得直裂纹。冬天的麦田中、乡间路上,都被冻出深深的纹,长长的纹,宽宽的纹。

干粮筐子吊在房梁上,屋里冷,干粮都是冻的。上学回到家,饿了拿块干粮吃,冰得直牙疼,不敢直接嚼。

那年代,春夏秋冬四季分明,夏日热的出奇,冬天冷的可骇,春秋两季算是最顺应。

村南湾中,少儿、青年人打着簸箩,滑着溜冰。也有的砸开个小冰洞,想逮个小鱼。

还有的青年人用木棍往树枝上投,为了是投下枝棒,回财产柴烧火,因树枝冻得干干、脆脆,也很好投。

生产队里做豆腐的人和漏粉条的人,也不停从冰中取水,说湾水做出的豆腐和粉条好吃。

093011h44ps5htx7p77ppj.jpg

家院中的水缸,被玉米秸秆围上,又塞上麦秸,防止水缸冻坏。每天早上吃水时,用擀面杖砸碎冰层再取水做饭。

北风总是在刮,遇到暖风,便形成淡淡的云或厚厚的云,飘起了雪花,时而小雪,时而大雪。大雪时,漫天雪花飞舞,偶尔也有北风相伴,刮的雪花堆积起来,时而填满了沟,时而堆大了坟头,加厚了墙院根基。

社员们把房顶上的雪扫下来,把家院中的雪推到圈中,推到村外,再扫出家外的雪路,通向村街,通向村外。

生产队里的麦田里也都是雪,都说雪盖麦苗如盖被,麦苗在雪下,雪挡住了寒风,也算好。雪融化后,又浸湿了麦田,灌溉了春苗。

那年代人们也盼雪,雪大了田地水分大,可以盖住麦子,可以多收麦子,多吃白面,也常听到瑞雪兆丰年这样的吉祥话。

场院里,麦秸垛上也下了厚厚的雪,犹如个个明白馒头,非常悦目。

如果下雪时没有风,树枝上也挂有雪叶,形成白条,远远望去也是道道美景;田地中的坟地古松,更是悦目,松头上也挂满白雪,压的松技下垂,犹如雾凇;大雪后,田地中找不到路,看不清沟,只能手拿木棍深路,怕踩到深沟里去。

赶上集日,远处上学的高年级门生,急需要外出的人,只能根据路边的树,沟坎的树来判断走向,前边有了脚踏印,后边走路也大胆。

天冷屋也冷,晚上钻被怕被凉,早上穿衣怕衣冷,不敢穿袖子,浑身直打寒战,嘴直打哆嗦,早上穿鞋袜脚也是凉的。

当年的冰雪天,固然天冷受冻,但人们的抗寒能力强,大雪能有冬天的感觉,大雪带来的乡村美景、田野美景使人难以忘怀,存入心田。

作者简介:王有金,德州银行退休干部。1969年参军。原籍山东宁津县时集镇郭皋村,与《大刀记》作者郭澄清为同村人。

壹点号玉河微澜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刮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