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神刀荡魔录(十)洞庭二怪

0
回复
745
查看
[复制链接]

8

主题

67

帖子

10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6
发表于 2021-5-14 14: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没有办法,客栈里已经没有座位了,也只好做到他们旁边了。

饭吃到一半,就听得客栈门咣当一声被推开,鱼贯而入几个彪形大汉,对着客堂大喊:“店家,店家!”

客栈掌柜一听,立刻迎了上来:“杨大爷,您来啦,有什么吩咐,您只管说。”

那杨大爷拉过一条板凳,一只脚踩在上面,一只手掐腰,一手握刀,大呼道:“我来几个朋侪,给我准备两间上房。”

店家道:“杨大爷,不瞒您说,本日我这小店客满了,着实没有空房。”

那杨大爷一听不干了:“怎么,看不起我,本日我住你们这儿住定了,想办法,就算退客,也要给我两间房。在扶沟城里,谁还不敢不给我面子。”说着,随手拿起桌子上一个空碗啪的一下摔到了地上。

卢方一看,这个人如此不讲理,伸手把刀操到手里,腾一下站了起来。嘴里嘟囔了一句,欺人太甚。

季路一看,立刻用手摁住卢方的手,表示他坐下。季路小声说:“莫兄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有要事在身,且看进展如何。”

卢方看看儿子莫擎天,想了一下坐了下来。

没有想到,疯子边城和天星剑百里守信,手拿兵器站了起来,冷眼看着局势的发展。边城轻声的说道:“不想震山锤季先辈也如此审慎,胆小怕事。莫庄主,您说是吗?”

说的季路和卢方都是一愣,他怎么怎么会熟悉自己,而且是卢方刚改过不久的姓。想想自己已经够审慎的了,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刚想问边城,就听那杨大爷说:“啥也不要说,有没有。假如没有,大爷我自己腾房子啦!”

店家唯唯诺诺的恳求道:“杨大爷,真的没有,真的都已经住满了,我这里撵谁都不合适啊!要不您再去其他家看看,房钱算我的。”

杨大爷那厮叫道:“你是真不给大爷我面子啊!你为什么不领他们去别的客栈,把房子腾出来?”

洞庭二怪估计着实看不下去了,漫步走到杨大爷那厮跟前,边城缓声说道:“这位大爷,别来无恙啊!要不,我们的房间让给你吧?”

杨大爷那厮,上下打量了一下洞庭二怪,不屑的说到:“好啊,这但是你自己说的,我没有逼你们。店家,赶紧再腾一间房间。”

店家一听知道这位杨大爷要倒霉了。开客栈的阅人无数,这点味道还是能品的出来的。忙说道:“另有哪位大爷愿意腾房。小的这里谢啦!”说着一抱拳,环视着这屋里的人。

洞庭二怪边城对杨大爷那厮说道:“这样吧,你也不要为难店家了,本日我们哥俩做回主,这银子我出了。”说罢,掏出一锭银子,往店家眼前一放,“这个够赔你的了。”说的店家一愣。

不等店家说话,洞庭二怪边城对杨大爷那厮说:“咱们打个赌,我手中的这根棍,假如你能拿起来,本日我让他们都走。假如你拿不起来,本日你走,怎么样?”

杨大爷那厮道:“你们算干啥的,扶沟城里,还没有人敢和我这么说话呢,你是第一个。”说着,就要拿边城的铁棍。

铁棍不过婴儿手脖粗细,长不过五尺,看起来也不过二三十斤重,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没有拿起来。心中不平,于是一运气,嗨,还是没有拿起来,如此三次。

杨大爷那厮脸上挂不住了,自己何曾受过这样的气。一伸手,来抓边城的衣领,边骂道:“奶奶,你这是啥妖术啊?”

边城轻转一个小步,杨大爷的手抓空了,百里守信神脚,杨大爷一个趔趄,咕咚一声,趴在了地上。牙齿正好磕到板凳角上,瞬间一口鲜血直流到地板上。登时大发雷霆,爬将起来,随手抽出随从的腰刀,不由分说,朝边城砍来。边城一剁,刀砍到了桌面上,咔嚓,桌子被砍了两半。

边城回过头,手起棍落,一棍打在杨大爷的刀背上,当的一声,刀被震成两节,刀头一下子深深刺入地板中。杨大爷被震的啊一声大呼,断刀掉落在地,拿刀的手登时从肩膀脱臼了。

几乎没有人看到边城用的什么手法,除了季路。那分明就是三扁鹊别三春的独门绝技,分筋错骨手。季路也惊奇了,别三春的独门绝技疯子边城怎么会呢?

季路知道,疯子边城手下包容了,不然杨大爷那厮的胳膊早就粉碎了。

杨大爷那厮也是不吃眼前亏的主,一看形势不对,赶紧讨饶:“二位大侠手下包容,杨或人错了,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多有冒犯。”疼的直咬牙。

边城哈哈笑道:“你这仗势欺人的恶人,记住我们兄弟的名号,我们是洞庭二怪,他是天星剑百里守信,我是边城,人称疯子。我们走后,此时与店家无关,假如我们听说你再回来找店家的茬,就别怪我们去找你的茬。”

杨大爷那厮一听,内心暗自一惊,怪不得他们那么狂,原来是洞庭二怪啊,他们就是瘟神,惹了他们就便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于是唯唯诺诺的对洞庭二怪深鞠一躬,说道:“是是是,杨某知道了,久仰二位台甫,我绝对不会为难店家的。”说着,带着一帮人,落荒而逃。

杨大爷那厮走后,洞庭二怪问店家:“这杨大爷何许人也?”

店家说:“他是县太爷的内弟,在县城开了一家武馆,倒也不是无法无天,只是有些仗势欺人,目中无人罢了。”

洞庭二怪自己都不知道,多年以后得一场恶战,杨大爷那厮会救了他们,这是后话。

洞庭二怪的边城,看看卢方和季路,一抱拳道:“二位告辞,我们另有要事在身,就不多说了,我们还会晤面的。”

季路说道:“既然如此,二位请便,假如再能相见,我定请二位喝杯好酒。我们就不远送了。”

洞庭二怪道:“先行告辞!”说罢,提着兵器出了客栈。

回到房间,季路把洞庭二怪的情况和卢方详细介绍了一遍。说道:“洞庭二怪怎么这么远来到这里呢?他和别三春有什么关系呢?”

正说着,卢方突然又感觉到一阵眩晕,心中一阵恶心,差点载到。

季路一看,匆忙扶住卢方,问道:“卢庄主这是怎么了?”

卢方看看儿子莫擎天说:“先辈放心,没有事儿,我大概是吃别三春先辈的药的反应。转头我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去咸阳找他看看吧。”

吹灯歇息,屋里一片沉寂,卢方想起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个个大大问号出如今脑海,父亲和德信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