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民间故事:小乞丐申冤

0
回复
482
查看
[复制链接]

13

主题

52

帖子

6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3
发表于 2021-5-14 20: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天,白马县的县衙之外,响起了一阵鼓声,击鼓之人乃是城外上水村的村长。


  据村长报告,上水村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位名叫许有的货郎被人发现死在了道旁的草丛之中,恳请老爷立刻带人前往勘验。


  县令朱聪带领众衙役来到了现场,只见许有面部朝下的倒卧在草丛之中,头上和身上均有被击打过的痕迹,货郎担子被胡乱地扔在旁边。

205110jno5y00kfsmln74m.jpg



  许有是常年行走在这一带的货郎,十里八乡都熟悉他,可是现在,货郎架上只留有极少数不太值钱的针头线脑,其他值钱的货物一概不见,仵作又翻了翻许有的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


  根据这些现象,初步可以判定,歹人是将许有殴打致死后,再将他的钱财洗劫一空,那到底何人才是凶手呢?


  这时,村长又将一个人推了出来,这人乃是上水村村民何二,他第一个发现了草丛里的许有,然后报告了村长。


  朱聪用审视的眼光上下打量着表情发白,浑身颤动的何二:“何二,说说看,你是怎么发现死者的?”


  何二是村上出了名的老实人,平时见到生人说话就结巴,现在,面对着县官大老爷,再经历过刚才那令人恐惊的一幕,他更是舌头打结,半天吐不出个字来。


  朱聪一直以朱青天自居,以为本身办案很故意得,何二那手忙脚乱,满面通红的样子,到了他的眼里就成了心虚的表现:莫非是这何二贼喊捉贼,本身打死了许有,再自动报案以洗脱怀疑?


  朱聪刚愎自用,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越看何二越像个杀人犯,他冷笑一声:“不用找了,杀人嫌犯已经找到了!”


  村民们都惊异地看着他,议论纷纷:“这县大老爷真有本事啊,这么快就找到凶犯了?”

205112ekvkvugv66gw31gv.jpg


  朱聪听了更是得意,将大手一挥:“来人哪,将何二带回衙门,老爷我要立刻开堂过堂。”


  何二还以为老爷是带本身回衙门报告发现许有的过程,便乖乖地跟着走了,谁知到了公堂,朱聪将惊堂木一拍,说的却是:“何二,你是怎样杀害许有的,还不从实招来。”


  何二感觉好天轰隆在头上炸开,本身是报案人,怎么就成了凶手了?他赶紧跪在堂上,一迭声地喊着冤枉。


  朱聪喝道:“何二,你手上以及鞋底的血迹是哪儿来的?”


  何二这一着急,说话也不结巴了:“老爷,小人回村,走到村口时准备去草丛里解手,谁知刚一进去就被许有的遗体绊倒了,这些血迹天然是在他身上沾染上的呀。”


  朱聪冷笑一声:“还想狡辩,那你手上和脸上的伤痕又怎么解释?”


  何二听闻有些躲闪,:“老,老...爷,这些伤,是小人倒地时擦伤的。”


  “是不是擦伤,仵作一验便知。”朱聪说完,便命仵作上前替何二验伤。


   说来也巧了,昨天晚上,何二跟他老婆打过一架,他老婆凶悍,将何二的脸上和手上抓得到处是伤,何二怕说出去丢人,便支吾着不愿说出实情。

205113bm90mccd9qv88896.jpg



  仵作验完何二,又查验了许有的手指甲,发现许有的指甲缝里藏有大量皮肉,便做出了结论:何二是在杀人过程中被许有抓伤的。


  何二一听,赶紧大呼冤枉,说这伤是被老婆抓的,他老婆知道事关庞大,也哭哭啼啼地上前作证。


  可朱聪已认定何二是杀人凶犯,见他拒不认罪,遂命人上了刑罚,何二被打得遍体鳞伤,苦熬不外,只得认了罪画了押。


  朱聪非常得意,当场判定何二死罪,还押缧绁,只待秋后问斩。同时,还判了何二老婆包庇之罪,将她打了二十大板再拖了出去。


  何二老婆被打得皮开肉绽,躺在公堂外哭天抢地,村民们深知何二的为人,觉得他不会干出这等事,却又敢怒不敢言,只得上前安慰着何二老婆,将她抬回了村。


  两个月后,朱聪离任,新来的知县赵阳体恤百姓,办案审慎,接连办了几宗难缠的案子,清廉的名声渐渐在百姓中流传开来。


  这一天,县衙外的鸣冤鼓响了起来,赵阳赶紧换上官服,命衙役将击鼓之人带上堂来。

205113z5t052mr6tf4f25e.jpg



  衙役纪祥出去一看,略微有些吃惊,他是当地人,白马县的人他都差不多熟悉,现在,击鼓之人乃是一个小乞丐,这小乞丐乃是个哑巴,半年前出现在白马县,平时没少受人欺负,岂非他是受了什么委屈?


  纪祥还没开口扣问,接下来的事就更让他吃惊了,小哑巴竟然开口说了话:“纪大叔,小人有天大的冤情要向老爷申说,求大叔代为通传。”


  没想到这哑巴不开口则已,一开口竟还是这样文绉绉,纪祥做捕快多年,深知哑巴不简朴,不敢怠慢,便带他进了大堂。


  来到堂上,哑巴跪下便喊道:“赵叔,小侄薛延,恳请赵叔为我父母申冤哪!”


  赵阳一听,赶紧下堂拨开小乞丐凌乱的头发,仔细辨认着:“延儿?你是延儿?”


  薛延小小年纪便遭逢巨变,失去了父母,又流离了大半年,尝尽了人间冷暖,现在见到如父亲般慈爱的赵阳,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扑在赵阳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孩子啊!我终于找到你了!”赵阳搂着薛延,不由得老泪纵横。

205114rqyhxxi993qi7i9f.jpg



  赵阳与薛延的父亲薛琮乃是同窗好友,二人亲如兄弟,后来薛延出世,赵阳看着薛延伸大,对这个聪明伶俐的侄儿甚是喜好,于是自动提议与薛琮结为了儿女亲家。


  半年前,薛琮外放到永和县为官,原先的永和县令期待良久,一直不见新来的薛知县接任,于是上报到朝廷,据官差来报,薛琮一家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白马县。赵阳听闻好友一家着落不明,便自动请求来白马县观察此事。


  赵阳上任两个多月,一直在暗中观察此事,没想到本日薛延竟自动出现在了县衙。


  待情绪稍微稳固,薛延向赵阳报告了薛家的遭遇。


  父亲薛琮厌倦了京中官场的尔虞我诈,于是自动向皇上请求出京为官,以图个寂静。


  离京时,父亲只带了他们一家三口再加上两个老仆,一面赶路,一面观赏着风土情面,倒也怡然自得,薛延第一次出京,看什么都很特殊,难免贪玩了一点,不幸感染了风寒,烧得满面通红,模样形状不清,母亲将他安置在马车里,悉心照顾。


  这天,他们行至白马县的鹰嘴崖,模糊之间,薛延听到车外传来一阵剧烈的打斗之声,母亲将他扑在车板上,紧紧地搂在怀里,然后一个凶狠的声音响起:“车里还有人,做得干净点,不要留活口。”

205116htcy5coqb73zktxc.jpg



  随即,车帘被掀开,母亲的惨叫之声在耳边响起,薛延觉得肩上一阵剧痛,再是一阵天旋地转,便昏死了过去,直到一阵晚风将他吹醒。


  薛延挣扎着撑起身子,发现本身正躺在母亲身上,母亲浑身血污,早已气绝多时。


  薛延扑在母亲身上,痛哭了一场,待他强忍着悲痛,站起身来,又在旁边发现了摔得支离破裂的车子以及父亲和两个老仆的遗体,一夕之间遭逢巨变,这个十三岁的少年刹时发展了。


  他将家人的尸首当场掩埋,然后跪在父母坟前发誓,肯定要找出杀害父母的凶手,将他们绳之以法。


  因为本身是外地口音,一张嘴便会引起别人怀疑,薛延便假装哑巴,藏迹于乞丐群中,别人见他弱小又是个哑巴,便时常欺负他,谁心里不顺了都可以揍他一顿出出气。后来,镇上的小混混们也时常拿他取乐,而薛延再苦都不会哼一声,用惊人的毅力将一切屈辱都忍了下来。


  那天,薛延自邻村讨饭回来,走到上水村附近,恰恰看见一帮混混围在路边的凉亭里赌钱,为首的乃是镇上有名的混混头子癞头张。


  薛延以前没少受他们戏弄,因此,他便偷偷地躲在草丛之中,想等这些人走了之后再回镇上。

205116bjphx3gm92hqjt2e.jpg



  不一会儿,货郎许有便挑着担子来了,许有是个心善之人,之前薛延被别人欺负,许有曾经帮过他,薛延正要作声提醒许有不要过去,混混们已经看见了许有,他们刚刚输了钱给癞头张,心里正不得劲,便想在货郎身上找回来。


  几人一拥而上,就来劫掠许有的钱财,许有扔下担子与他们扭打在一起,混混们一看这窝囊货郎竟还敢反抗,纷纷往死里殴打着许有。


  癞头张在旁边看得哈哈大笑,而且高声叫嚣道:“要打就打死,不要留活口。”


  此话一出,藏匿在草丛里的薛延顿时如雷轰击,半年来,那句不留活口一直如咒语般萦绕在他的耳边,他泪如泉涌:“父亲、母亲,孩儿终于找到对头了。”


  待到表面安静之后,薛延才敢从草丛里爬出来,发现许有遍体鳞伤,已经被他们遗尸在路边。


  这时,村外又走来了一个人,薛延怕是那帮人去而复返,赶紧躲了起来,那人便是何二,随即,何二发现遗体,报告了村长,事后县令带走了何二。


  薛延为许有的死感到难过,他隐身于公堂外的人群之中,准备在必要之时,向县令揭发真凶。


  没成想朱聪那糊涂县令,将报案之人判为了杀人凶手。


  薛延对这县令大为失望,如若现在出去说出真相,不止帮不了何二,连本身都有可能会锒铛入狱,到时间又怎能报得了父母的仇?


  自那以后,薛延便更深地隐蔽着本身,他开始不动声色地跟踪癞头张,掌握着他们的行踪。

205118y0cgoytn4cno0nmt.jpg


  幸好老天有眼,赵叔来到了白马县,薛延并没有急着现身,这时的他已经不信托任何人,他暗中观察着赵阳,直到探听出赵阳是为查父亲的案子才来到的白马县,赵叔没有变,依然是以前谁人一心为民的好官,他这才来到县衙,击鼓鸣冤。


  在薛延的带领之下,赵阳带着捕快将癞头张一干人等捉拿归案,而且在他家中搜出了薛家的物品,这伙歹人劫杀朝廷命官,皆被处以凌迟之刑,而之前被冤枉的何二也得以昭雪,捡回了一条命。


  经此变乱,赵阳对这个未来女婿愈发喜好,在他的主持之下,薛延请出了父母以及仆人的尸骸,将他们葬回了故乡的祖坟,然后,赵阳将薛延带在身边,谆谆辅导,而赵家上下也对薛延关怀备至。


  薛延十七岁时,便与两小无猜的赵家小姐成了亲,可怜的薛延又得到了家庭的温暖。


  二十三岁时,薛延考取了探花,他为官清廉公正,断案有勇有谋,成为了深受百姓爱戴和朝廷赏识的一代廉吏。


  清心故事集:讲古今中外,看人间百态。荡涤心底尘埃,才气清心静念。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