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梦里 梦外》

0
回复
1041
查看
[复制链接]

7

主题

54

帖子

8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3
发表于 2021-5-14 21: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纪录一个触目惊心的梦)

一连几天阴雨绵绵,久违的太阳终于露脸了,午饭后,拉开窗帘让阳光透进来,靠着床头,伴着阳光不知不觉 睡着了···

咚 咚···放工了!统统照旧,换掉工作服, 拉起背包就往外走,同事老刘在大厅转悠,说等人打麻将,又说地铁3号线本日开通,第一天免费,刚好有站点我家,叫我去尝鲜,更紧张的是地铁全程露天,路上风景更是美得不行,有古老的教堂,有还会有雪山,秘境的湖泊,我寻思着老刘是不是精神错乱了,六月天的西安怎么会另有雪山呢?

地铁站人很多,想必还要等几趟才气上去,无所事事地看着迎面开过的来的地鉄,粉色的,像一个高兴的少女肆无忌惮的穿梭在大厦的边上,地铁线对面大概七十米的样子,是一条与地鉄线平行着的小路,中间是一条浅浅的河,从这一站还能看见下一个通向地铁站的桥。顺着对面的小路望去,果然薄薄的雾气困绕着雪山,若隐若现,看看天色还早,想着顺着地铁走上几站吧,走累再过桥乘免费地铁也不迟啊。

这条几十米的河,硬生生地将两岸隔成了两个天下,对岸门庭若市灯红酒绿,穿着时尚的男男女女匆忙的穿梭在大都市,精神气里都透着工作的快乐、明亮而充满香味气的阛阓、高级而科幻的大厦、一片的热火朝天,一片的繁华似锦、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朝气发达的气息、让人倾慕却又无法容入的感觉、明明就是一条河的距离、心里却像隔着万水千山

225107pxygwlumuh29gwdd.jpg

而河的这边呢?零星错落在路边的小平房,房子后面是树木葱茏的山,卷着裤脚蹲在路边卖菜的老汉,半仰着头抽着旱烟,几把青菜孤零零的摆在塑料布上,一圈一圈的烟脂悠然的飘着,像极了无欲无求的人、走到哪是哪儿、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这也是我不喜好的、怎能如许呢?

来来每每的人们不紧不慢地走着,路边杂草的草尖上还落着水珠,水珠在野草怀里滑过来滑过去,像极了两个在玩翘翘板的小孩,一个不想玩了猛然的离开了一边,而那里的小孩毫无防备的落在了地上。

听见有人在叫,“婷,婷”转过身,是闺蜜秀和连,连还带着她那五岁的女儿,我反应过来,用力推她两一下,问她为什么来西安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三个都是故乡同学又都是远嫁大西北,连嫁宁夏,远嫁新疆,为此我们总是一起回娘家。秀说家里有事暂时要回去,打电话给连,连碰巧和她老公呕着气,正烦得很,拉着小孩说走就走,火车票只有到西安,再从西安转车回去,中间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刚好地铁3号线到你家,这不刚好来接你放工,看着时间还早就到处转悠,谁知道一不警惕就转到这边来了还直接碰见了你,因为三天两头的接洽着,所以她们的到来 并没有让我有太多的惊喜···

秀秀照旧那个样子,风风火火的一个人,说话语速快,表情动作全套都得做足、服务麻利,红棕色长发,黑短袖,紫色渔网丝袜上面还套着短的毛边牛仔裤,我说她咱如今怎么说也算是城里人儿了,怎么还穿的如许土气、记得上一次秀秀途经西安、我们坐公交车去玩、硬是觉的尴尬、感觉车外的人都能听见她说话的声音。。

连很少说话,我们一样的年龄,连要显的老气些,大概是宁夏的气候太干,紫外线太强,就连她女儿也是黝黑黝黑的,也不爱说话,连的女儿小名叫妞妞。我们这几个人感觉就另一个天下来的、没有对岸都市里人的精神洋气又不甘随波逐流、在这两极分化的天下里显的格格不入、、、我发起走小途经云再坐地铁,告诉她们这路上有雪山,古老的教堂,另有湖泊。。。

窄窄的小路实在容不下我们四人并排着走,秀走在前面,感觉这条路她比这儿的住户还要熟悉,瞧她那身妆扮,又像是一个拐卖儿童妇女的坏人,急切的要把我们送走似的。

我唤她走慢一点,听说转过弯的山腰上有一个古老的基督教堂,还没来得及转弯,教堂顶端若大十字便隐隐显如今眼前,深灰色的建筑,旁边没有住民屋,四周又被高大的树困绕着,似乎在对所有人诉说着它的神秘,秀说看的人心里发毛,像是里面关满了罪孽深重的鬼魂,阴深深的,连笑着说,还好你说的是我们的方言,路人都听不懂,要不然定会被人家骂死。让秀这么一说,我们再也没爱幸亏这教堂 脚下停留半分钟,更别说上去看看,便急忙拜别。

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一阵一阵不分不清晰是雾照旧烟一点一点渗过来,冰酷寒凉的,各人都模样形状凝重匆忙了起来,似乎在急迫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似乎晚了就来不及了,眼睛直直的盯着路面,那样子就像是知道前面有人在这路上掉了一沓钱,生怕被别的捡了去。而我们这四个人犹如透明的,犹如氛围,没有人留意到我们 ,似乎我们根本就不存在似得。

225109tohovbb9dt4g1s41.jpg

雷同如许的,可惜我不会画画,表达不出来

对岸的地铁过了一趟又一趟,远处的雪山依然困绕着薄薄的雾气若隐若现。想着那阴深的教堂和模样形状凝重的路人,心里也开始不安起来,紧拉着妞妞的手希望下一个地铁站快点到来,这儿统统的统统都呈现出一种狂风雨前的平静,神秘,阴深,连氛围都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感觉,让人不敢呼吸。

天色还早,眼看着下一个站点就要到,心里总算是踏实了些。秀秀走得快,我还没来得及说不去看那什么湖,她就拐进旁边的小路里去了。路口边上的小木板立着块牌子,黑呼呼的,写着“摄心湖,向前50米”,白色字体,看上去像一个年老的恶魔,露着白色的牙齿诡异的笑着,恰似在看着我们正走上了一条死亡之路。

路上有稀稀拉拉的行人,这里的氛围是湿的、黏黏糊糊的、一辆老式摩托车用铁链栓在路旁的大树上,一个在路边拾空瓶子的老人,一个中年妇女套着个游泳圈,手拉着一个小男孩正往外走,着样子是刚在湖里玩过正要回家,小路两旁立着高大的树枝显的更是暗中阴深。越往里走,渐渐亮了起来,雾也渐渐散去、想必那湖快要到了。

秀秀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向着前面跑去,连和妞妞安静的跟着,我一会想那湖会是什么样子,一会想怎么会叫个摄心湖,又想秀哪来那么大精神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还活蹦乱跳的···

越靠近湖边连和妞妞也跟着冲动起来,“太安逸了,简直是世外桃园啊,看这水清的都能看见底下的石子呢”

225110s3pspeszhsrpaxnj.jpg

雷同如许的湖,好遗憾自己不会画画

“妈妈,快看那里有好多小朋侪在玩,看那个小朋侪的浅黄色的游泳圈好漂亮啊”连和妞妞一直在说着,一会指着这,一会指着那。我也快速地走过去,这路前面直接就是湖,就像一扇门,推开它,这边是路,前面就是湖,这湖并不大,四周绿树围绕着,好安静,湖水浅浅的,像一面镜子一样透亮透亮的、又有点像一个游泳池,更像是一个装满了水的大碗,如果一不警惕掉到碗外面去将是万丈深渊。只是这个地方好熟悉啊,这水,这些正在玩水的人怎么都那么面熟呢,这画面明明是在哪见过啊···

我站在岸边脑海里不绝在翻动着,我确信我肯定来过,这儿的统统都好熟悉··

对的,我想起来了,前两次我做梦,梦见我来过儿,只是那两次是我一个人来的,如果没错的话,这转弯处另有一个比它更小更深的湖,湖的一边靠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 ,山顶上另有一个幽灵一样的小女孩发出鬼魅的笑声,峭壁上另有一条小路,爬上去,翻过去就是我家,而上两回都是梦见自己从这爬上去,只是每爬一步,湖水也不动声色的长高一节,我还在想怎么回事,为什么爬了这么久照旧在岸边,直至反应过来,惊骇失措地跌落了湖中···

我瘫坐在地上,似乎很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和秀,另有连母女两一会将会被这看似平静的湖水吞进去,心里开始真的畏惧起来,可当我回过神来时,发现秀和连正在湖里打闹着,妞妞也在一旁呵呵的笑着,秀在冲我喊,似乎在说我为啥干什么都是磨磨唧唧的,真是服了我,说着,秀扬起水花像妞妞泼去···

天哪,眼看着这水正从边沿慢慢就变混浊了,一点一点伸向人的身体、湖水也黏黏糊糊的,像是有着无数暗涌的草沼池,数不尽的漩涡随时都要将人包裹进去,看着就是一头饿极了又及有耐烦的怪兽,一小不心就会让它毫无知觉地吞了进去···

看湖边上全是透明的暗道,而湖岸就像一条随风摆动的飘带,只要一不警惕碰到它将会掉到外面的万丈深渊·,奇怪的是似乎她们都不知道,都没发现他们在那湖里有多危险,依然自若的在那玩着那恶心的湖水。看着那不段涌动的混浊的漩涡,我冒死地朝着她们喊,“快,快,快上来 ,好危险,有漩涡,湖的外面是悬崖。湖的外面是悬崖·····

我歇斯底里的喊着,感觉她们随时都会被这湖水吞噬下去,而她们本人却并不知情,更可气的是她们竟然没有一人能听到我在喊她们,而我还隐隐隐约听到秀说:“你看她只知道在岸上欢呼,却没有胆下来”,听凭我怎么在岸上张牙舞爪,歇斯底里,都没有人听到,没有人理会··

她们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要不了多久她们可能会丢了性命,我无奈地瘫坐在地上,这种感觉像是与世隔绝了···

看那湖水一波又一波地轻轻涌动着,妞妞正随着波浪升沉荡漾,她似乎很开心,像坐在一个很惬意的摇篮上,可这哪是摇篮,我只看到的明明是像怪兽嘴巴一样的混浊的漩涡,而妞妞的小身体正在这漩涡里荡来荡去,一阵风过,湖水开始大幅度地涌动,妞妞像是在湖面上玩耍的鱼,跳上跳下,满脸的快乐,而在她的死后就是湖岸,那条漂动的彩带下面有着无数暗道。我突然间清醒妞妞正四周受敌,身下的漩涡随时会将她吞掉,而后面湖岸的暗道,轻轻碰到它,将掉到湖岸外的深渊。我立即站起来朝她们喊,用力的挥手,打手式,跺脚,一阵急忙的狂喊感觉喊到恶心想吐,更恨是的明明就隔着几米的距离,竟没有一个人能听见,似乎我是因她们在疯狂地拍打水花而开心到手足舞蹈,而我越是急忙的在比划,她们就越是玩得疯狂,那湖水也兴奋了起来,激烈地震荡着,眼看着妞妞快要碰到湖岸的暗道了,我再也顾不了那么多畏惧了,一边喊着她们,一边朝妞妞跑去,可这湖岸不绝的在晃动,以为自己正走在一条在水里游着的鱼的尾巴上,它急忙的游着,我每走一步都艰巨惊心,一面是漩涡一面则是深渊。

看着她们正随着湖水不绝的晃着,心里无限的担忧,眼睛死死的盯着妞妞,生怕她一不警惕就消散在这湖面上,嘴上照旧不绝的喊着她们,她们却依然听不见,慢慢地靠近妞妞了,我伸手过去希望能快一点捉住她,可她却更快乐的在水里漂来漂去,似乎和玩游戏一样,生怕让我捉住,我跪在湖岸边上,尽力地扯住了妞妞的衣领,迅速地将她拖到我跟前,生怕这头没有乐成得食的怪兽发怒,自己都不知道是怎样,拖着,拉着,扯着妞妞匆忙的到了对岸···

天渐渐黑了,连和秀也爬上了岸,我照旧死盯着那谭湖水,奇怪的是它似乎是冲着我们四个来的一样,见我四个都逃上了岸,它似乎很失望的又回归了平静,水变清了,清的能看见水底的石子,依然是透亮透亮的、其家人依然开心在戏水····

我扯着秀和连急切的说妞妞和她们刚才的险境,不记得说了多少,只知道她们依然什么也没听见,只看见我嘴巴在动,秀以为是刚才和妞妞跑的太快了累的说不出话来了,便忙着帮我背包。接着说“算了,天快要黑了,我们别从刚来的小路回去吧, 你们看,山下面有个小水潭的那座山,那条路上都有台阶好爬着呢,刚才在玩水那人说只要爬过去就是你们家附近了···

我真的要急疯了,我拼了命的跟她们表明、那儿不能走、走一步水便高一节、当你回头看到这种情况时会惊恐、会掉下深不见底的湖里、、、不管我怎么撕心裂肺、她们却照旧听不见、、、

眼看着天越来越暗,心里也明白大概就是几刻钟的时间就黑透了,走到 水潭边上,湖水在夜色将至时显的非常平静,似乎是一个疲倦了的孩子,白天闹得有点儿累了,此刻晚霞透着最后一点余光,它似乎想快点儿入夜,就如许躺着安静歇息。暗中一点一点地吞噬了旁边的树木,一个转眼的工夫,更黑了,更静了

小湖边的峭壁上有一层一层的小台阶、斜斜的沿着峭壁到山顶、台阶大小差不多刚好可以放下一只大人的脚、长满了暗绿色靠近玄色的青苔、峭壁也是深棕色的。看着有点滑但照旧可以走上去。。

秀秀走在前面、接着是连母女一个拉一个的往上走、我警惕翼翼的走在最后面、心里畏惧极了、我怕会向前两次我梦见的那样、每上一步台阶水长跟着往上涨、、

我牢牢的攥着连的手、虽然已经有点看不清晰了、但是眼睛照旧不绝的往脚下看、留意力十二分的会集、感觉五脏六腑都聚集到一起、牢牢的屏住呼吸、时时候刻的感觉着水有没有碰到我的脚、时候听着有没有小女孩鬼魅而渗人的笑声、我不敢回头往后看、我怕出现梦里的情形、怕看见水如烧开的油锅一样翻滚且不动声色的往上冒、此刻一丝风吹草动都会让我瓦解、、、、

妈妈、我要买、我要买、我要买、、、 朦朦胧胧听见是儿子在叫我、在拉我、、、

睁开眼猛的吸一大口气、富足的氧气灌进身体里、好惬意、、、、

一脸灵活烂漫的儿子匍匐在我身上、心里一阵东风妖冶、还好只是一场梦。。。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