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破烂王遇仙记

0
回复
1164
查看
[复制链接]

8

主题

56

帖子

7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2
发表于 2021-5-15 01: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32106e09necpg0mk22paw.jpg

大清末年,有一个在京师谋生的湖北宜昌人,名王发贵,经常在东小市收破烂,东小市也称“鬼市”,卖的是些来历不明的物件,“真假都有”,传说有人花小钱买了一不起眼的东西发了大财,但更多的人是上那边淘自制货,结果上了大当的消息。


032109p0429w94jq1s89c9.jpg

王发贵为人谨慎加上没有资源,上当跟他无缘发财也无缘,不外心中总盼望着有朝一日时来运转,可以或许大赚一票。一天王发贵摇着拨浪鼓,颠末一家鸡毛店,闻声店里有人喊,收破烂的,过来看看这些东西你收不收?王发贵只见一堆破衣烂衫,与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鸡毛店”实在是一家堆栈,内里住的满是乞丐一类的人,房钱也是京师最自制的,由于没有被褥,常用鸡毛与稻草堆成一堆,让那些叫花子窝一宿避风避寒,固然这种地方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王发贵随手翻了翻,见衣服破烂的连纳鞋垫都恐怕无人要,道是有个破烂烛可当废铁收,他问起这些东西的来历,东家说是个老叫花子留下来的。


032110nim9i9yn9qimc9mi.jpg

老叫花子住了一宿,没有挺过夜里寒气冻死在店里,还耗费自己一张破草席,这些东西若能卖出去几个钱,算是收回点成本,王发贵糊烂收了两样,一样是破烂烛台,另是一块木片,木片儿是上好的紫檀,又光又硬原先应该是很长,不外断掉了只剩下几寸,刻这些奇奇怪怪的斑纹,王发贵不知这木片儿从前做什么用途的,心想拿它当响板使倒是很不错。

收破烂的都是走街串巷,王发贵也不例外,有一天去到乡下收东西,走道一个非常冷清的小村,返来的时候见天色以晚,他发现路边有个道观,想着就在这里借住一宿,走进去时发现道观破旧的不像样,大殿中三清像都已面目看不清晰,他在大殿边扫除干净一块地方,躺下来不会一会儿睡着了,睡到后半夜,忽然听到一阵响动,像是风雨快要,王发贵迷含糊糊心想真是好运,要是露宿街头非得淋湿透不可。当他睡得正香的时候,隐隐闻到一股腥臭之气,他 猛然惊醒面前一片,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于是预备打着火看看,刚打着火王发贵吓得惨叫起来,只见不远处有一条大蛇盯着他,大蛇游走不定,又欲进又不敢进,似乎有点害怕他。王发贵暗暗叫苦,心想这破道观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蛇?想着逃,但是双腿吓得软了不听使唤,而且还担心自己一发迹,蛇就会上就咬一口,一人一蛇对持大半宿,王发贵见蛇始终不敢向前,道有退缩之意,但有似乎不敢退,心想到底怎么回事?他岑寂下来,只见那蛇只要稍微动一下,自己包袱也随之鼓起一块,当蛇要退走时,包袱又瘪下去,金属包袱,他清晰包袱根本没什么有活物,又想大概是老鼠想偷吃干粮钻了进去,而大蛇是跟着老鼠追来的,要是把老鼠放出去,蛇定然会追着老鼠走开,自己也好脱身。


032111dw5z66sf3fswrfd3.jpg

于是拿起包袱解开,刚一解开只见一道金光突然飞出,王发贵还没回过神,却见大蛇的头落在地上,身子还不绝的扭动,在看包袱内里也没有什么异样,就在这一瞬间蛇被杀了,王发贵害怕会有别的蛇出来,不敢续睡觉发迹逃出道观。

天快亮的时候,远远听到身后有人叫,前面的君子请留步,王发贵想到怎么这么倒霉,有遇让抢劫的,我自己一个收破烂的,没有什么东西能他抢,要那人抢不到东西,恼羞成怒把自己杀了。他不剖析啼声会,快步向前走去,却闻声后有隐隐风之雷,尘土飞扬过后,一个人像飞一样的追上来,不知道是何许人,眼见自己逃不外,索性往路边一站,想与那能人说明白自己没有钱财,要那人恼怒想杀自己,就与他拼个鱼死网破。



032111yu5kmodldqkv5n64.jpg

当那人追上来,才发现原来是个,腰插玉笛的羽士,羽士刚一阵快跑,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见到他行了一个礼,说道:“老师方才在心诚观借宿之人”。“心诚观”应该就是刚才那破道观,王发贵点点头问道:“你想干什么!我是收破烂的如今没有东西给你”羽士在施一礼说道:“我知道老师乃是世外高人游戏风尘的剑客,贫道姓韩,想拜您为师”,这话一出,王发贵顿时懵了,立刻说道:“我那是什么高人剑客”,羽士死活不信,说道:“贫道本是心诚观的观主,因与蛇妖斗法落败,心诚观被蛇妖强占,贫道被赶出去后,专门去深山造了几把宝剑,返来斩杀蛇妖,刚回道观发现蛇妖已被高人撤除,此处云云冷清,路上除了老师再无旁人”。


032113fmciubisucxcrzwi.jpg

王发贵见与羽士说不通,就将刚才发生的颠末述说一遍,那条蛇是怎么死的,我也不清晰。只见包袱内里一道金光飞出,蛇头就落地了,包袱内里满是手感好的破烂,羽士你想要便说拿去就好,羽士见他不像是在推脱,便说:“老师可否将包袱打开让我看看”王发贵打开包袱,羽士见到那块紫檀木,双眼发光,抢过去细致检察,王发贵发现紫檀木上染了一些血迹,羽士将血迹擦干,只见木片上斑纹变得清晰起来,隐隐还带着金光,羽士赞叹道:好斩邪为人间,羽士问老师您从哪里得来这灵物,王发贵说从鸡毛店收购的,这物原来是一位老叫花子的东西,羽士说您能否把这东西送我。


032113u8xszyy81urz2210.jpg

王发贵心想有得转,拿足腔调说,这但是无价之宝,自己要带在身边防身,羽士犹豫了一下,从身上解下一块玉佩,说到这是自己传家之物,虽无灵气却也是凡间之宝,我拿它换你的斩邪为人间的紫檀木,王发贵见玉很通透,到定然是代价不菲,恐怕羽士反悔,拿过转身就走,他走的快,那羽士走的更快,也像是占了大自制似的。



032114uleyvvu0qqe0g42d.jpg

王发贵回到京师后,找了一个古董将玉佩卖掉,老板见玉佩大吃一惊,请来高手细致检察,结果用一万白银收下来,王发贵问到这玉佩怎么这么值钱?老板告诉他,这玉是韩文公佩戴之物,及其贵重。王发贵对老板说,送他玉的羽士自称姓韩,原来他就是韩文公呀,老板笑着回到,韩文公是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韩愈,那边是个羽士,他有个侄儿是个羽士,就是八仙中的韩湘子,我古董铺正门刻的暗八仙,就是八仙手中所慈器具,那笛子就代表韩湘子,不知那位韩羽士和韩湘子是什么关系。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