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读历史学服务:孙中山(四)准备了5年,干的项目又黄了

0
回复
1005
查看
[复制链接]

10

主题

55

帖子

7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0
发表于 2021-5-15 03: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第一次叛逆失败到第二次叛逆隔断了5年,做了很多准备工作。这也说明白,一旦创业第一次失败,哪怕是很优越的创业条件,想要东山再起,也是必要机会和时间的。第一次叛逆的时间市场情况是不成熟的,这一次本来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列强亲身了局了,这样就搞得代理人革命很尴尬了。

这一篇也告诉我们,不要完全依靠资本,当资本变卦的时间,就是本身废掉的时间。


创业市场的复杂变化

1900年,中国北方爆发义和团运动政局混乱八国联军要打北京东南互保形成。眼瞅着这个市场从蓝海变成红海了,不停有人跳出来做这个行当,头部组织出圈的机会要快来了。于是孙中山老师决定“乘势而起”,就派了杨衢云、郑士良到香港、惠州等地准备叛逆。

外资也要来吃肉,八国要侵华,自然盼望清当局自顾不暇,各地各自为政,中国越乱越好。于是英国为了克制义和团运动向南方发展煽动市场巨头两广总督李鸿章在华南“独立”拉拢孙中山与李鸿章互助。1900年5月、6月间,李鸿章的幕僚刘学询转告孙中山,说李鸿章有意在两广独立,请孙中山速来广东协同举行。孙中山固然不相信李鸿章有此魄力,但来自市场资本巨头的约请,还是要试一试的。他一边抓紧筹谋搞本身的武装叛逆,一边亲身去了香港与刘学询会商。后来,李鸿章看慈禧太后的统治没垮台就北上体现去了,这时间孙中山的一丝理想也随之烟消云散,靠谁不如靠本身决定还是全力搞本身的武装叛逆

051517buj6nj7ajl0a00lq.jpg


**点评观点:**第一次的革命项目因为市场还未成熟,这次市场矛盾逐渐打开,本是有很大机会的。但是此时八国联军也准备入场,这就导致市场发生了变数。李鸿章的态度一方面说明白他没有魄力,一方面反而也说明白他对于清廷的判定,以为清廷还未到末了期限。


项目被迫匆匆启动

他派陈少白在香港创办《中国时报》,以报馆作筹备叛逆的总构造;派郑士良联结惠、潮、嘉各属会党及绿林首领;派史坚如进入广州筹备相应。孙中山则去筹款和购买枪械。此时筹了10万元,李纪堂在香港给孙中山捐了2万元,一个日本人捐了5000元,其余由孙中山和大哥孙眉筹措了8万余元。

搞到钱之后就准备开始办法;

6月份,孙中山与郑士良、陈少白、杨衢云、英国退伍兵摩根(Rowland J. Mulkern)及日本人宫崎滔天、平山周、内田良平等从横滨抵达香港,但被英国当局拒绝入境。无法登岸,便改在船上开会,决定以广东省新安县的绿林和嘉应州三合会为主力,在惠州三洲田盗窟叛逆。让郑士良负责指挥,孙中山本身到台湾想法接济。

9月25日,孙中山在日本黑龙会的帮助下,经马关赴台湾访问日本民政长官之后得到日本台湾总督府官员答应支持在广东举事。孙中山于是在台北建立叛逆指挥中心。

郑士良在三洲田会集了大约六百人,并通过一个广州军官购买了一些三百支来复枪每支枪三十发子弹。当他们已经控制了全部山口,准备停当,只等孙中山一声令下的时间。孙中山还没有筹到饷械,然后就拖着不敢贸然叛逆。眼看军粮日渐匮乏,郑士良只好临时将队伍分散,仅留下八十人守大寨。

然而,革命军在惠州地区的运动引起了当局的留意,此时郑士良副将眼见仇人逼近,即决定先下手为强,叛逆就此爆发。战斗已经打响,孙中山立即答应了叛逆筹划并加紧筹措军器。

此前不久,为支持菲律宾解放运动,孙中山曾为菲律宾独立军代买过一船军器,后事未成,军器也没用上。惠州叛逆爆发,孙中山就征得菲律宾独立军同意,先借这批军器应急。没想到的是,派去提取军器的人在仓库里只看到一堆毫无用处的废铁。原来,日本军器代理商中村弥六私吞了独立军购买军器的专款,用废铁冒充了军器


但义军的盼望却不测地顺遂,10月6日占领沙湾后得到了从相近城镇来的士兵补充,然后挥师北上,向离惠州城不到十五英里的镇隆推进。尽管许多兵士仅仅装备了梭镖,但义军还是击溃了一支清军并占领了该城,缴枪七百条,算是一次重大胜利了。

义军在博罗和惠州城的支持者也投入了战斗,从甘蔗地里向南援的清军发动攻击,并围困了这两个城镇。如惠州城陷落,那通向广州的门户就打开了。因此清军倾全力防守惠州和博罗。

然而武器弹药不足的义军并不敢恋战,而是按照孙中山的新下令,放弃了向西打击广州的筹划,调头向东北二百五十英里外的厦门进步。孙中山的这一新下令,也和解决义军的补给有关。厦门与台湾隔海相望,从那里更易得到来自台湾的支援。

051519dkj2uwjme2fwnp6n.jpg



气魄如虹,但是弹尽粮绝

但是10月19日日本政局变化新首相伊藤博文第四次组阁下令台湾总督府玉源太郎不得接济叛逆军。克制官员在孙的革命军中任职,孙以致还被克制离台

迟迟得不到海上补给的义军,一起上秋毫无犯,只满足于得到刚好够用的粮食,以及尽大概多的武器。因此,人民到处都对他们表示友好,尚有几千农民参加了队伍

义军一起连败清军,在从永湖向白芒花开进时,他们只有一千支枪却打败了五六千人的清军队伍俘敌数百人,缉获了五六百支枪及大批弹药,并占领了白芒花。归善的农民热烈相应,义军很快人数过万,沿着东江的支流西江流域向东推进。

义军高擎的旗帜上写着斗大的“郑”字和“孙”字,尚有**“保洋灭满”的标语**,这与义和团“扶清灭洋”的宗旨完全不同,因此叛逆并没有引起外国人的恐慌。孙中山还特意派人给郑士良带去了一面革命旗帜――陆皓东义士计划的彼苍白日旗,使这面旗帜第一次在中国大地上高高飘扬。

在彼苍白日旗的引领下,义军向福建边沿艰苦跋涉,在崩岗墟击溃了七千人的清军,但由于缺乏子弹,无法全歼仇人。粤东山脉人烟稀少,穿越不易,清军却可以逸待劳地阻击他们。

10月20日,义军抵达归善东面的三多祝,离遥远的厦门尚有一百五十多英里,但他们再也走不动了。长途行军还要战斗,几乎耗尽了他们的弹药尚有粮食,这时的队伍已有两万之众却没有什么补充给养的机会。革命军弹尽粮绝而遣散,叛逆失败。

此时在广州的史坚如还不知道惠州叛逆已经失败,还在想办法配合义军的办法。他和哥哥变卖了他们继承的约三千元财产,从澳门、香港私运了几百磅德国甘油炸药。挖了条地道,将炸药埋到了总督府地底下。

10月28日清晨,一声巨响从总督府传来,墙倒屋塌,六个人被炸死,但总督德寿却幸免于难。史坚如不幸被捕。清吏对史坚如严刑拷打,施以烙刑,以致拔去了他的手指甲和脚趾甲,但他毫不动摇,拒绝在四十名怀疑人中指认同谋者。11月9日,史坚如被砍头,牺牲时年仅二十一岁。


051520rk4ndoxsncnrwxrs.jpg


**点评观点:市场对于叛逆的态度有很好的反馈。最关键的在于日本提供补给的临时变卦,就跟本日很多只靠融资的组织一样,一旦融资断掉,根本就废了。当时的叛逆资源太依靠于日本。叛逆两地的沟通也有题目,惠州方面叛逆失败,广东方面尽没有收到关照。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