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黄仙显灵?还是偶尔偶合?假如不切身经历,没人相信……

0
回复
709
查看
[复制链接]

5

主题

53

帖子

7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9
发表于 2021-5-15 12: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作/锄禾归晚

142107u1el88v2q3ge0a13.jpg

农业学大寨那会儿,村里修水渠,必要大量的石头,就让外号叫张大锤的石匠领着催犟牛等五个人上山采石。张大锤真名张胜荣,四十刚出头,身高马大,体格粗壮,是生产队里采石的组长。催犟牛真名催六福,跟大锤年事相仿,身材矮粗,很有力气,因为直心眼儿太犟,社员都叫他犟牛。

采石场就在村西头近二里路远,是一个光秃秃的石砬子山。每当放炮崩石头时,村里人都能隐隐听到人站在山上的喊声:“放炮喽——”喊三声过后,就能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也偶尔是哑炮,采石人要等半个小时之后才敢上前处置,惟恐出现不测。

采石工作很顺利,崩石与运石头交织举行,村里组织马车、牛车、驴车源源不断地把石头运往构筑水渠的工地。乡里住村干部和村干部对张大锤和催犟牛等六人赞不绝口,夸他们为社会主义建设付出了汗水,是光荣的贫农代表。

142108dwxm1izgx1xkmdzw.jpg

有天晚上,犟牛去找生产队长请假,说来日诰日要修一下房顶。原来昨天薄暮末了一炮崩起的一块篮球大小的石头,竟飞了近二里路,正好砸在了住在村西的犟牛家的土房顶上,砸了个洞落在了炕上。幸亏媳妇和孩子都在外屋做饭烧火,没伤着。老队长听完心里一惊,真邪门,从来没有发生过石头崩进村里的事儿,而且还是越过两家,砸进了他家。再说了,那房顶盖着厚厚的洋草,下面还抹有一层厚黄泥,黄泥下面又铺着一层柞木条子,这得多大的力量能砸透啊!老队长心里迷惑着,没说什么,起身和犟牛去他家看了看,从屋里可以望星空了,炕上的席子也砸破了,便同意了。

第二天清早,张大锤也去老队长家请假,说右胳膊抬不起来了,也不肿,却疼痛难忍。昨晚上着实受不了了去找卫生所的赤脚医生,没看明白,给拿了些止痛药,加量吃了都没管用,疼得大锤一夜没合眼。老队长看到大锤呲牙咧嘴的,火急地说:“快去找二板子,送你去知青点,让小胡开车送你去县医院看看。”说完急遽写了张字条让他交给小胡,又给他拿了一张大团结。

就如许二板子赶着驴车颠簸着走了七里多路,把大锤送到了知青点,小胡看了老村长的字条后,立刻开着胶轮拖沓机把大锤送到了四十多里外的县城。找到县医院进去后还没等医生看,大锤就以为胳膊不疼了,也能抬起来了,邪门,胳膊好了。小胡心细,让大锤还是找医生看看,医生查抄了一会,以为是不鉴戒偶尔抻着了,给开了几贴膏药,还有两盒跌打丸,花不上几个钱,可大锤还是有点心疼钱,不想拿药,也确实不疼了。小胡再三劝说,他才取了药。又坐着小胡的车,响午的时候回到了村里。小胡把车停在了老村长家大门口,和大锤下了车,走进老村长家。刚一进门,“唉哟!”大锤叫了起来,胳膊又剧痛起来。老村长扣问了看病经过,又从大锤的背包里把膏药和跌打丸拿出来,给大锤的胳膊上贴了两贴膏药,又让他吃了一丸药。忙活儿完了,老村长的老伴马大婶也把窝窝头和土豆汤端上了桌,几个人就吃了起来。

吃完了饭,老村长打发小胡开车回去了。大锤也要回家,老村长沉着脸说:“你先别走,我问你,你昨天末了一炮点了几次火?”大锤低着头说:“三次。”“你知道犟牛家的房子被末了一炮崩起的石头砸露天了吗?”“有这事儿?是真的吗?”大锤惊奇地问道。老村长叹了口吻:“你呀,就是不信邪!怎么能去崩黄鼠狼的洞!我上午去了石场,你和犟牛不在,他们四个人放不了炮。我趁便相识了一下,事出有因那。你现在胳膊是不是还疼?”大锤抽动了几下腮帮子,“嗯,串着疼,还是抬不起来,用饭时你看我只用左手。”

老队长没在言语,卷起了旱烟。马大婶收拾完了后屋,进了里屋拿起毛巾边擦手边对大锤说:“你在石场边上解手,看见了黄家进了一个洞,就不应跟其他人说,也不应听犟牛的话,去崩人家,人家气愤了,惩罚你和犟牛呢!”“不大概,我不信这些迷信。崩完之后过去看,什么都没有。”老村长看了他一眼,说:“你先回去休息,按时贴膏药和吃药,好了来说一声,采石场离不开你。”便把大锤送出了门。

142111pbddvdwhp88qqdio.jpg

一晃三天过去了,大锤的胳膊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也不肿,就是串着疼,抬不起来。老村长晚上来到了大锤家:“走,今晚领你去五道沟找关四爷给看一下。”大锤不敢不听,跟着去了。五道沟三十多户人家,四里多路,两人很快就到了。关四爷哥五个,他排行第四,七十多岁了,都说他领的仙,会看邪病,也因此经常成为批斗的对象。两人进了四爷家,向四爷寒喧了几句,老村长把带来的两瓶酒放在了还有碗筷的地桌上,俩人就坐在了木凳上。四爷眯缝着眼睛,对老村长和大锤说:“我知道你俩要来,以是还没躺下,也知道为了什么事儿?看在老村长对我这个糟老头子信任的面上,我不怕挨斗。”说完,拿起一尺来长的烟袋锅,满上烟用火油灯的火苗点燃之后,猛吸了两口,接着说:“黄家气愤了,大锤明晚去放炮的地方,带一只红花活公鸡,两个干净的小碗,半瓶酒就行啊。先跪下磕九个头,说点好听的,认个错。然后把公鸡杀了,把血滴在小碗里,在把酒倒入小碗里,摆放平稳。在给磕九个头,就可以回家了。子时胳膊就不疼了。记住,大锤一个人去。”俩人一再表现感谢,回来了。

第二天晚上,大锤拿着老村长送来的手电筒,把活公鸡捆绑好,还有酒和碗都装进背包里,来到石场,按着关四爷的吩咐,一一而行,累的满头大汗,回来时把杀死的公鸡捎了回来,打算炖了请老村长喝两口。

等到了子时,也就是半夜十二点,胳膊不光没好,反倒疼的更历害了。大锤带着哭腔对媳妇说:“骗人,老关头就是大骗子,哪有什么这个仙、谁人仙的,纯属他妈的迷信!”大锤疼的额头上排泄了汗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大锤起来要去找老村长,没想到老村长却来了,在外叫门了。大锤迎了出去,看见老村长笑呵呵的,心里这个气啊,火直往上冒。“大锤,你昨晚上是不是把公鸡又拿了回来?胳膊又疼了一宿?”老村长收起了笑容问道。“是啊,你咋知道的?我想请你吃鸡喝两口呢。”大锤有气无力地答复道。原来关四爷送他俩走时,偷偷跟老村长说大锤心里不信有仙家和神明,会把公鸡拿回来,胳膊还会疼痛难忍,得重新准备送第二次,不能把公鸡拿回来。让老村长保密,先不告诉大锤,目标是让他口服心服。

大锤听完老村长的解释,还是将信将疑。到了晚上,又去了第二次,这次回来时没有拿公鸡,果然子时胳膊不疼了,运动自若,清早就去采石场了。

142112v2cnyqwqlkykczcy.jpg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