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白话聊斋之葛巾

0
回复
1162
查看
[复制链接]

5

主题

50

帖子

5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5
发表于 2021-5-16 03: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常大用,河南洛阳人。癖好牡丹花,听说山东菏泽县的牡丹,冠绝齐鲁,心向往之。刚好由于有事到菏泽,于是借宿在缙绅园林中。

此时,正是二月,牡丹还未开花,只有在园中徘徊,注视着幼芽,看它什么时候开花。

还为牡丹写了一百首绝句。不久,牡丹花含苞待放,然而盘缠快用完了;很快又把春衣典当,在此流连忘返。

一天,凌晨到花园,看到一位女郎和老妪在花园中。猜疑是缙绅家属,也就快速返回卧室。

晚上去,又看到女郎,躲在一旁,微微偷看,女郎宫装绝色,正为之眼花神迷,突然转念一想:女郎必是神仙,世上怎么会有云云绝色女子!

急忙返身去搜寻女子,突然穿过假山,正要和老妪碰上。女郎此时正坐在石头上,俩人骤然相见,都大惊。

老妪用身躯挡住女郎,呵叱道:“狂生,你要做什么!”

常大用长跪在地,说:“娘子肯定是神仙!”

老妪骂道:“胡言乱语,应该把你捆起来,送到县衙!”常大用大惧。

女郎微笑道:“我们回去吧!”绕过假山离开。

常大用回去之后,却不离开此地,想着女郎回去一定将此事,告诉父亲和兄弟,难免会有一番折辱。仰卧在空空书斋中,对本日的鲁莽行为,有些痛恨。

不外幸好女郎没有气愤,大概没把此事放在心上。痛恨交加,辗转难眠一晚上,竟然生病。吃完早饭,幸好还没有人来兴师问罪,心中渐渐安定。

然而,回想女郎音容相貌,畏惧全都酿成思念。就这样过去三天,身心干瘪,毫无气愤。

点亮蜡烛,半夜时分,仆人已经睡熟。老妪走进来,端着小盆,上前说:“这是我家葛巾娘子,亲手做的毒汤,你快喝了!”

常大用听后大惧,接着说:“我和娘子,也没什么仇怨,为何要毒杀我?既然是娘子亲手做的,与其相思成病,不如服毒舒畅而死!”于是仰头,一饮而尽。

老妪微笑,接过空盆离开。

常大用以为药气香冷,不像毒药。一会儿以为胸腹宽舒,神清气爽,酣然入睡。醒来之后,日头高照。试着起床,好像全愈了,心中更加相信女郎是神仙。

只是没有办法再见葛巾,唯有无人之时,在葛静站过,坐过的地方,虔诚下拜,冷静祝祷而已。

033020f3tbot1l53stasct.jpg

一天,常大用到花园,突然在树林深处,正面遇到女郎。幸好旁边没有其他人,大喜,行跪拜大礼。

葛巾走近,拉他起来,突然闻到异香飘来,常大用立刻用手握住葛巾手腕起来。手指肌肤软腻,骨头为之酥软。

正要说话,老妪突然来了,葛巾让常大用藏在石头后面,指着南边,说:”你晚上用梯子翻墙过来,四周有红窗,就是妾身住处。“说完急忙离开。

常大用怅然若失,为葛巾神魂颠倒,都忘了身在那边。

这天晚上,搬来梯子,登上南边院墙,看到院墙另一边已经有梯子,大喜,顺着梯子下去,果然有红窗。听到房间里传来下棋声,站在原地,不敢上前,姑且先翻墙回去。

过一会儿,又翻墙过去,下棋声还是很频繁;走进偷看,就看到葛巾和一位白衣美人下棋,老妪也坐在旁边,一位婢女在旁边服侍。只有再回去。

来回三次,已经到半夜天,常大用趴在木梯上,听到老妪出来说:”这是谁把梯子放在这里?“喊婢女把梯子搬走。常大用登上院墙,想要下去,却没有梯子,只有郁闷回去。

033020nzyy4dzv1hy44v4c.jpg

第二天晚上再去,梯子已经提前摆好。幸好寂静无人,走入房间,看到葛巾还兀自坐着,若有所思。

葛巾看到常大用,大惊,站起来,斜站着,面带羞色。

常大用上前作揖,道:”自以为福薄,恐怕和仙女没有缘分,没想到也有今晚!“说完,上前抱她。

纤腰盈盈一握,吐气如兰,葛巾推拒道:”太快了!“

常大用道:”佳期难过,功德多磨,再耽搁下去,要被鬼神嫉妒了!“

话还没说完,远远听到人声传来,葛巾急忙说:”玉版妹妹来了!老师姑且先躲在床下。“常大用听从。

很快,一位女子走进来,笑道:”败军之将,还敢和我再下棋吗?茶已备好,来请姐姐到我那里,做长夜之饮。“

葛巾推辞说:”我累了,下次吧。“玉版对峙请她,葛巾不停坐着不动。

玉版说:”云云恋恋不舍,岂非是房间里藏了男子?“强拉葛巾,一同出门离开。

常大用从床底爬出来,痛恨今晚之事,于是搜索葛巾的枕头,床垫,希望得到一件葛巾物品,以做思念;然而房间里也没有什么化装盒,只有床头有一个水晶做的快意,上面挂着紫色丝巾,芳香清洁,十分可爱。

将快意装进怀中,翻墙回去。打理一下衣袖,还残留着葛巾体香,更加倾心。然而由于今晚趴在床下,吃惊不小,畏惧因此犯法,想着不能再晚上去见葛巾,只有收藏快意,希望葛巾能本身过来找。

第二天晚上,葛巾果然来了,笑道:”妾身向来以为老师是个君子,没想到还是个小贼!“

常大用说:”确有此事,不外偶尔一次不做君子,也只是希望得到快意罢了。“这才将葛巾揽入怀中,替她解开衣裙,以为气味,汗气无不芳香馥郁。

于是说:”我不停以为姑娘是仙女,如今更加确信。幸蒙垂爱,有这一段三生因缘。只是担心姑娘不能下嫁,终成憾事。“

葛巾笑道:”老师多虑了,妾身不外是钟情的少女,偶尔情动。此事一定保密,不要泄露出去,畏惧人多嘴杂,颠倒优劣,老师没有翅膀,我也不会飞,我俩被谣言中伤,那么一定会由于担心祸殃而分离,那就比好聚好散惨多了。“

常大用赞同,然而始终猜疑葛巾是神仙,不停问葛巾家世。

葛巾道:”既然以为妾身是神仙,神仙的家世又有什么告急呢!“

常大用又问:”老妪是什么人?“

葛巾道:”这是桑姥姥。妾身小时候,她对我照顾有加,所以和一般的婢女不同。“

于是发迹,准备离开,说:”妾身住处,耳目浩繁,不能在老师这里久留,抽闲还会再来。“临别之际,索要快意,说:”这不是妾身之物,而是玉版妹妹遗留下来的。“

常大用问:”玉版是谁?“

葛巾答复:”是我的堂妹。“将快意递给葛巾,这才离开。

033022fa8gqkyqkatqbqy9.jpg

离开后,被子,枕头上都染上异香。从此,两三晚,葛巾就会来一次。常大用被葛巾迷惑,不再想着回老家。然而钱用完了,计划将马卖了。

葛巾知道后:“老师由于妾身缘故,钱用完了,典当衣服,我已经不忍心。又计划把马卖了,家乡还在千里之外,要怎样回家?我尚有些储备,可以资助老师。”

常大用推辞道:“姑娘对我有情,我竭诚报答还来不及;还要贪婪,要姑娘资助,那还算人吗!”

葛巾对峙要给他,说:“就算是借给你的,你回家之后,还我就行。”

于是拉着常大用手臂,到一棵桑树下面,指着一块石头,说:“转动这块石头!”常大用依言去做。

葛巾又拔下头上发簪,刺土几十下,又说:”将土扒开。“常大用又依言去做,瞥见一个大罐子。

葛巾伸手,从罐子里掏出将近五十两银子;常大用拉住葛巾手臂,阻止他,葛巾不听,又从罐子里拿出几十两银子。常大用强迫葛巾将一半银两放回去,这才将罐子埋好。

一天晚上,葛巾对常大用说:”迩来有一些关于我俩的浮名,要遏制这种势头,不能不提前谋划。“

常大用吃惊说道:”这可怎么办!小生向来迂腐,拘谨,如今由于姑娘,做些荒唐事,如同寡妇丧失操守一般,实在想不出办法。心神大乱,全凭姑娘做主,刀山火海也绝不推辞。“

葛巾计划一起逃亡,让常大用先回家,约定在洛阳见面。

常大用立刻收拾行李,马上回家,计划先回家,然后再来接她;刚抵家,葛巾的马车已经抵家门口。

葛巾到正堂拜见家人,邻人都很吃惊,前来庆贺,然而却不知道她是偷了东西,逃到这里。

常大用心中很慌乱;葛巾却很坦然,对常大用说:“且不说千里之外,官府根本查不到这里;就算真查到此地,妾身乃世家大族女儿,和你私奔,我家里人怕出丑,也不敢宣扬,来为难你。”

033024a6uh1s6ahavab7hj.jpg

常大用弟弟,常大器,刚满十七岁,葛巾对常大用说:“你弟弟很聪明,比郎君更有前途。”

常大器结婚不久,妻子突然死了。

葛巾说:”妾身妹妹玉版,郎君之前也看到过,也不丑,和弟弟年岁也差不多。他俩结为夫妇,可说是良配。“

常大用听说之后,大笑,开打趣说:”还请娘子做媒妁。“

葛巾道:”弟弟一定要娶玉版妹妹,那也非难事。“

常大用大喜,问:”什么办法?“

葛巾道:”玉版妹妹和妾身关系最好。只必要一辆马车,一个老妪去接她来即可。“

常大用畏惧之前偷窃银两一事被发现,不敢听从。

葛巾对峙说:”不碍事。“

立刻准备马车,调派桑姥姥去接玉版。

几天后,桑姥姥到菏泽,快到村里,桑姥姥下车,让马夫在路上等着,趁着夜色,走进村里。

许久之后,带着玉版出来,上马车出发。早晚都住在马车中,五更天才赶路。

葛巾计算好玉版来的日子,让大器艳服打扮,到五十里外去迎接玉版,遇到之后,常大器切身驾车回家,当晚锣鼓花烛,举行婚礼。

从此兄弟两人都得到美妻,家用也不愁。

一天,有十几个贼寇,骑着马,闯进宅子。常大用察觉有变,全家人都上阁楼。贼寇进来,围住阁楼。

常大用低头问:”我们有什么仇?“

贼寇答复:”没有仇,只是有两件事相求:第一件事,听说常家有两位夫人,仙颜世间少有,还望能见一面;第二件事,我们有五十八人,一人必要五百两银子。“

在阁楼下,堆满柴火,威胁常大用。

常大用答应给贼寇银两;贼寇却还是不满足,计划放火烧楼,常家人大恐。葛巾计划和玉版下楼,常氏兄弟二人阻止,二女却不听。

葛巾艳服下楼,还没走到三个台阶,对贼寇说:”我姐妹二人都是神仙,暂时到凡间,怎么会怕你们这些乌合之众!就算想赐你一万两银子,也怕你不敢接受。“

群寇一齐抬头,下拜,齐声答复:”不敢。“姐妹二人正要退回,一位贼寇说:”不要被她俩骗了!“

葛巾听说之后,返身,站在原地说:”你们想做什么,赶紧的,现在还为时未晚。“

群寇相顾失色,沉默沉静不语。姐妹二人从容上楼。

贼寇抬头,却没看到姐妹踪迹,这才轰然而散。

033026anx8nozzxzk8oklu.jpg

两年后,葛巾,玉版二人各自生下一个儿子,葛巾这才本身说:”姓魏,母亲封菏泽夫人。“

常大用猜疑菏泽,根本就没有姓魏的世家大族,况且大家属丢失女儿,怎么可能不闻不问?也不敢再问,然而心下还是猜疑。

常大用于是委托朋侪王老师,到菏泽去察访,结果却是菏泽世族里根本没有姓魏的。

王老师于是到,常大用之前借宿的缙绅那里居住。突然看到墙壁上有一首送给菏泽夫人的诗,以为很是惊骇,怪异,于是问缙绅:”墙上的诗是怎么回事?“

缙绅微笑,立刻请王老师去观看菏泽夫人,到地方,只看到一株牡丹,长的屋檐一般高。

王老师又问:”菏泽夫人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缙绅答复:”由于这株牡丹在整个菏泽,排名第一,所以乡里人,给它封个菏泽夫人的名号,不外是个打趣而已。“

王老师又问:”这是什么牡丹种子,能长的这么好?“

缙绅答复:”种子名是葛巾紫。“

王老师心下大骇,猜疑葛巾是花妖。回家之后,也不敢去质问葛巾,只是把墙上那首诗,写出来,给葛巾看。

葛巾突然脸色大变,立刻喊玉版抱着儿子出来,对常大用说:”三年前,感激于老师思念,于是以身相报;如今竟然这般猜疑,还在一起作甚!“

于是和玉版一起,把手中儿子,朝远处扔去,孩子掉在地上,竟然就没了踪影。

常大用正在惊骇,葛巾和玉版也顿时不见踪影。痛恨不已。

几天后,两个孩子掉落之处,长出两株牡丹,一个晚上,竟然就长了一尺多高,当年就开花,一株开紫色花,一株开白色花,花朵和盘子一样大,宁静常牡丹品种葛巾,玉版相比,花瓣更多。

几年后,两株牡丹长的更加繁茂,花下都能纳凉;将两株牡丹搬到其他地方种植,竟然酿成其他品种,不外没人知道品种名称。

从此以后,洛阳牡丹,天下无双。

033027gmimjlbvjgy9jjix.jpg

异史氏说:”爱恋埋头,鬼神也为之感动,牡丹葛巾也不可说是无情之物。白居易做县尉时,春天寂寞无聊,把花当夫人。

况且常大用遇见的牡丹葛巾,真能善解人意,那又何必穷根溯源的追问呢?惋惜常大用不是通达之人!“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