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喂猫少女之死

0
回复
957
查看
[复制链接]

6

主题

48

帖子

7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8
发表于 2021-5-16 06: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直到如今也不知道。她的微信名叫魔法少女厄加特,这是证明她曾来过这世间的唯一凭证。

一、初见

2020年7月份,我去苏州出差,此行要去六天。第一天晚上,我和同事找了旅馆旁边的一家清吧消遣一下。清吧面积不大,七八张桌子摆放的没有规律,但看起来却让人十分舒服。风格走的是轻工业风,看网上的评价,这里的深海水母很畅销。

舒缓的音乐,迷离的灯光,炫丽的鸡尾酒,本应是平凡的一晚,却因她的出现而变得蜃楼海市。棕赤色长发,手臂上有一朵绽放的玫瑰纹身,给人一种桀骜不驯的第一印象。她伸出瘦弱的右手,打着唇钉的嘴上含了根细长的女式烟,她说:大哥,借个火。

点着烟后她并没有发急走,而是在我们旁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看得出,她是一个人。

“喝酒吗?”我问道。

“没下药吧?”她面带微笑的戏谑道。

我将眼前的百威重新倒了一杯喝了一口,接着又给她倒了一杯,她一饮而尽。随后又点了三杯鸡尾酒,我们就如许交谈了起来。

本以为这是清吧常见的卖酒套路,但颠末一个多小时的交流,我发现她身上有一种和常人差别的味道,亦或说是处世态度。

“行,哥们,就不打扰你今晚的猎艳了,我先回旅馆休息。”同事看我和她聊得如此投入,耸耸肩,不怀盛情地和我说。

二、交流

以下是我和她的对话,也正是这一个多小时的交流,让我对她产生了浓厚的爱好,她浑身散发的魅力使每一个男人都无法挣脱掉。

“你们是来苏州出差的吧?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嗯?”

“电脑包、充电宝,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

“哈哈,观察力挺强呀。”

说完,我们干了一杯。

“你经常来这?”我摸索性地想知道她是不是酒托。

“切,我才不是卖酒的,等下AA。一个人喝酒没意思,你像我之前的一个朋友。”

“不不,我没那意思。像前男友吗?”

“大哥,你在搞言情吗?”

“哈哈哈~”

百威喝完了,她又点了6瓶。

“我喜欢这家的小食,特香!”说着她捏了一粒蚕豆丢进了嘴里。

之后我们又聊了许多,从她口中,我得知了一些关于她的事变。

她本年21岁,单亲家庭,父亲在她很小的时间便抛下她们母女,跟小三过快活的日子去了。她母亲凭本身一个人在苏州买下了房子,生存过得还算不错。她是平凡二本院校毕业,毕业之后炒了4家公司老板的鱿鱼,如今无业,平常在一些平台靠陪玩挣钱,她的好汉同盟是钻三段位。每天险些都是在夜间玩,近来手疼得厉害,否则我也不会在今晚遇见她。

她吸烟,常抽的是女式烟,在相当一部门人眼里,女生吸烟是浮滑,我却不这么以为。当白色的清烟从她的嘴里、鼻孔里飘出来时,脸上是对这个世间的无奈,令人着迷。

提及她对以后的计划,她眉头一皱,不语,好像不太想聊这个。台上有乐队在演唱《理想三旬》,碰巧我们都喜欢,悄悄地听完,也把上个话题的尴尬气氛冲淡了。

“哎,你养宠物吗?”她头轻微倾斜一下问道。“养呀,我家有两只猫,一只英短,一只橘猫。”于是,我们又有了新的话题。

她好像对动物有着非常执着的偏爱,其中最喜欢的是猫、狗。说着她便拿手机出来,向我展示她家的四只猫,两只狗。她爱动物胜过爱本身,有次夏天,天空突然电闪雷鸣,滂沱大雨,她不顾主管地呵斥,骑着电动车拼着命往家赶,只因阳台窗户没关,狗在阳台的笼子里。

她自满地和我说,她是小区流浪猫的王。小区里的每一只流浪猫都有名字,她都熟悉,大概有二十多只,公母、性格了如指掌。每个月她在猫粮的花费上,比本身用饭的钱还要多。她说只要她喊一声,二十多只猫就能在一分钟之内聚集完毕,我笑着说不信。

性格激动的她看了一下时间,破晓一点多,然后说:走,送我回家,我让你见地一下。

三、喂猫

她大概一米六的个头,非常瘦弱,80多斤的样子,风大一些我真怕她被吹走。破晓一点的苏州,十分安静,远处仅有几个亮着灯的人家。

步行十分钟就到了她家小区门口,进去之后她先去取快递,是猫粮猫砂,二三十斤,我充当了搬运工的角色。

她家小区很大,中心有一条河,在沿河两岸种了许多的树木、灌木丛,这是流浪猫自然的躲避场合,在白天险些见不到它们的身影。她喊了声“明白”,十几秒的时间,不远处的灌木丛里窜出一条白色的流浪猫。

好像都听到了她的声音,真是在一分钟的时间,来自四周八方的流浪猫纷纷跑向她这里,局面就好像在沙场点兵一样。

这些猫看到我在旁边,没有做出太过密切的动作,而是在她周围转圈。“我今天白天一天没返来,它们肯定是饿坏了。”说着,她当场拆开猫粮,分成一堆一堆,流浪猫边吃边摇尾巴。

“我们小区共有24只常住猫,16只哥哥,8只妹妹,如今只来了23只,‘艾希’(猫名)有身了,我已经三天没见到它了。”她环顾四周,像是渴望‘艾希’突然的出现。“为了防止生齿过多,造成生态破坏,在它们适龄时,我会带它们去绝育,这也是对它们的身体好,但这个‘艾希’,刚到年岁还没来得及带去医院,便不知怀了谁的种,真是让人操心。”

她经常和朋友去蹦迪,一玩都是玩到深更半夜,但她说有这些猫在小区里等着她,她什么时间返来都不怕。这些猫吃完之后,我们便向她家走去,果不其然,这些猫在她周围跑来跑去,不停到门口。

“明天晚上我们去吃个饭?”我摸索性地问道。

“到时间再说吧,加个微信。”

她的微信名叫魔法少女厄加特,上楼后,给我发了条消息:今天我很开心,明天见。

我意犹未尽地坐上出租车回宾馆。

四、动物基地

因为我白天有工作要处理,我们的再次见面放到了晚上。

九点左右,我在她家小区门口等她,大概等了十分钟左右,只见她上身穿着紧身白色体恤,本就瘦弱的身材使得胸前平平无奇,下身一条超短的牛仔裤搭配一双黑色凉鞋,和昨天的盛饰艳抹差别,今天的她只是轻微化了个淡妆,给人一种邻家女孩的感觉。

“我们去哪?”对苏州一无所知的我发出疑问。

“走,我带你去一个机密基地。”她俏皮地说道,让人产生无穷的遐想。

我们叫了个出租车,车窗双方的都会风景在快速地向后移。约莫半个钟头的样子,我们到了地方。周围已经不再灯火阑珊,而是一片沉寂。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写有“XX流浪动物基地”的字样,我这时间才明白了她所谓的机密基地是什么。

她是这个基地的副会长,主管财务、采购、宣传等工作,完完全全是公益性质。基地面积很大,可容纳上千只流浪猫、流浪狗。在这之前,我以为如许的基地会很脏,但这里差别,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

几个志愿者拿着手电筒在盘点数量,做睡前的准备。这些流浪狗像是在接待我这个不速之客似的,纷纷发迹对我不停地摇尾巴。

“伊丽莎白(狗名)今天晚上会生吗?”她跟一位志愿者说道。

“按照预算的生产日期,应该是今晚或明天白天。”

“辛劳你们了。”

她带我逛了一会儿,热情地向我先容这先容那。

逛得差不多后,我问她:这里又没有工资,你图什么呢?

“我只有和它们在一起的时间,才能感受到存在感。”

细细想来,她自幼和母亲生存在一起,缺少父爱,而母亲为了让她生存好一些,每天起早贪黑的工作,不知受了多少苦。

她吸烟、喝酒、蹦迪、纹身......虽然外表看来桀骜不驯,偏离主流,但心田却照旧想要得到爱的,爱究竟是什么?这不但是他人给予的,更是一种能够表达出去的,她只不外是想表达她的爱。

“哎,今晚就来这里吗?没有其他的运动了吗?”我有点故意体现出不满的语气问她。

“我们去蹦迪吧!”

说实话,我对蹦迪很反感,不喜欢嘈杂的音乐,不喜欢过分放纵的青年。但,今晚我只想和她多待一会儿,出于保护的欲望。

在酒精和音乐的作用下,她放飞了自我,头跟着节奏左右摇摆,飘散的长发不时地甩到我的脸上,于是我下了个结论,她来见我前洗头了。

不停到破晓两点左右,我的头被吵到要炸,而她好像有耗不尽的精力。她从蹦迪舞池下来,坐到了我的身边,倚着我的肩膀。我们就如许安静地置身于喧华的环境中,彼此不语言,十分美好。

散场后已靠近三点,走出来的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奇怪空气,终于解脱了!接下来我们该去哪里?我们谁也没提出来,就如许各怀心事地走在路边。

五、离别

自从酒吧之后,我们没有再见面,一是我确实有许多工作要处理,二是她的动物基地突发了一些环境须要处理。

六天期满,我给她发了条微信:明天一早我就要走了,还能见一面吗?

隔了半个小时后,她复兴道:好,等我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她让我到她家小区门口等着,我如约而至。此时的她和刚见面时有了一些差别,仅过了几天,她干瘪了许多。

我们找了一家咖啡店,她和我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

就在我们蹦迪之后的第二天上午,她照常在睡懒觉。基地的志愿者给她打电话,让她赶紧来基地一趟,说是发生了火灾,环境挺严重的。

她二话不说,没有洗漱,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赶忙奔向基地。到了基地之后,眼前的景象让她傻眼了。偌大的一个基地,被火烧得只剩空架子,空气中弥漫着动物烧焦后的烟油味。她像一个孩子一样蹲在地上,没有哭。

过后得知,这次火灾的缘故原由是当天基地停电了,在基地这么冷僻的地方停电是常事。一只叫“布兰德”的猫不小心打翻了桌子上用来照明的蜡烛,火苗没灭,全都烧着了。基地的消防设施不太多,好在没有造成职员伤亡,坏在烧死了三百多只关在笼子里的动物,其他的都跑散了。

说到这里,她的眼睛已经开始红了,那模样更加的让人想把她搂在怀里,告诉她事变并没有那么糟。

“不说了,基地还会重修的,不外过程会很困难,没有那么多资金支持了。你什么时间走?”

“今晚。”

“哦,那一路顺风,有缘再见吧。”

和第一次见面一样,我把她送到了小区内里,小区里的流浪猫还和往常一样,在她的双方跑来跑去。在她家楼下,我鼓起勇气和她说:“我可以吻你一下吗?”这个想法不是出于性激动,而是想更加深条理地去相识她,保护她。

“吻就不必了,抱一下吧。”

我搂着她娇小的身体,她的心跳在加快。“那我走了?”“嗯,我会记得你的。”说完,她上楼去了,我也要竣事了这次像梦一样平常的邂逅。

六、之死

坐上离开苏州的高铁,在车上我的思绪不停在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重要照旧对她的不舍。我知道我这是喜欢上了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即使她如此的和正常人不一样,我也无法阻挡我对她的感情。

但冥冥之中,我又感觉我们之间不大概,就像是两个天下的人,偶尔间有了一点小交集。想通了之后,我也不再去思量这事,就把她放在心底吧。

回到工作的都会,一切都回归正轨,枯燥的生存没有任何激情。唯一期盼的事就是看她发的最新朋友圈。返来后,大概出于默契,我们很少谈天。

但是,近来她的朋友圈开始不正常了起来。

8月2日:“几百只亡灵在天上看着我,我无能为力。”配图是大火前的基地,她开心地在喂猫。

8月7日:“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我像一只死去的猫。”

8月16日:“对不起。”

后来,她的朋友圈再也没有更新。我试着联系她,却怎么也联系不上。

一种欠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我不知道她如今怎样,更不知道她,是否还活在人间。

朋友圈终于更新了,却是她母亲发的讣告。大抵内容是她患上了精力分裂,在一个雨夜,安静地离开了人世。而她的四只猫,两条狗均送到了新的动物基地。

她仍然放不下对死去的流浪动物的愧疚,她外表浮滑不羁,心田却无比的想要开释和得到爱。而至今,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她喜欢动物,喜欢玩好汉同盟。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