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刘和平:巴以辩论顽症复发但只是茶壶里的风暴

0
回复
910
查看
[复制链接]

6

主题

42

帖子

6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4
发表于 2021-5-16 23: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1020d2gcsrjgjy4r4cvi.jpg

直消息:刘先生,我们看到,连日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打击与反攻举措轮番升级,这会不会导致以之间发生全面的战争?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实在,稍微了解一点历史的人都会知道,过去几十年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每一次辩论,都是同样的脚本,同样的剧情,乃至是同样的台词和同样的大了局。几乎每一次的辩论,都是巴勒斯坦方面率先发动的;几乎每一次,以色列方面都会采取比例完全不对等的反攻举措;几乎每一次,包罗沙特、土耳其乃至是伊朗在内的伊斯兰国家,都会严厉谴责以色列的举措,但全部都是口惠而实不至,动口不动手;几乎每一次,美国与欧洲国家都会公开说几句貌似公道的话,但暗中与实质上则是支持以色列的;几乎每一次以联合国为首的国际社会都会对相关人性主义灾难深表关切并呼吁巴以双方立刻停火,而巴以双方也都会充耳不闻照打不误。


而且,几乎每一次的巴以辩论都会以同样一种方式临时落幕,巴勒斯坦方面末了都会被打得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而占了绝对优势的以色列也都访问好就收。


我之以是说,巴以之间的这场辩论最终并不会演变成全面的战争,而且不会导致中东局面失控,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气力差距着实是太过悬殊了。过去的历史教训已经证实,别说是一个尚未立国的巴勒斯坦,就算是周边的阿拉伯国家全部捆绑在一起,也干不过一个有美欧在背后支持而且被美欧武装到了牙齿的以色列。更何况,最近几十年来,阿拉伯国家从来就没有真正连合过,前两年乃至还有个别阿拉伯国家违反阿盟的“帮规”,在特朗普半子的劝说下跟以色列建交了。以是,在当前环境下,弱小的巴勒斯坦只能独自面临一个强大的以色列。


当然,虽然打不过以色列,但巴勒斯坦人并不缺乏斗争精神,他们在屡战屡败之后,仍然会擦干眼泪继续屡败屡战。


011021c7sf77qqujz2qsu7.jpg


直消息:那你以为,这次引爆巴以辩论背后的深层次原因究竟是什么?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实在,这次点燃巴以辩论的外貌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以色列政府早前根据其有关法律,要求居住在东耶路撒冷谢赫杰拉地区的十余户巴勒斯坦人搬离,为犹太人建立定居点腾出空间;二是以色列政府以防疫抗疫为由,在斋月期间限定巴勒斯坦人进入耶路撒冷部门地区,并因此引发了巴勒斯坦人的不满与巴勒斯坦武装构造哈马斯的武力反攻。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两件事情背后的本质,仍然是过去几十年以来一直悬而未决且辩说不停的耶路撒冷主权归属问题。以色列1967年霸占东耶路撒冷后,片面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而巴勒斯坦则要求建立一个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也就是说,这次巴以之间的辩论,现实上是过去数十年以来的顽症复发。


而耶路撒冷之争的本质,实在又是宗教派别之争。包罗巴勒斯坦人在内的穆斯林一直以为,耶路撒冷是伊斯兰教的宗教圣地,而美国与欧洲国家则以为耶路撒冷是基督教的圣地,并倾向于以为耶路撒冷是属于信仰犹太教的以色列人的。以是,耶路撒冷之争的背后,实在又是伊斯兰教与犹太教以及基督教之间的宗教之争。而这一次辩论,又由于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内部都将面临大选,都想通过对外示强来赢得选票,因而变得更加猛烈了。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十多年以来,中东地区的辩论重要是发生在伊斯兰教内部的逊尼派与什叶派之争上,以及发生在逊尼派国家内部的权利争夺上,包罗埃及、利比亚、突尼斯在内的国家所引发的中东大变局,重要是逊尼派内部的宗教养与世俗化之争。而叙利亚内战以及伊朗与沙特之间的纠纷,则是属于伊斯兰教内部的逊尼派与什叶派之争。相反,巴以之间的伊斯兰教与犹太教辩论,则渐渐寂静了下来,乃至一度被人们淡忘了。而这一次辩论的发作,则再度提醒了我们,伊斯兰教与犹太教之间的辩论只是临时被压制下来了,它随时可能旧病复发。


011022h88ay82ubwcuo2i8.jpg


直消息:有一种声音以为,美国的拜登政府压根就拿巴以辩论不当一回事,也是这次辩论走向激化的原因。对此,你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以为,有一定的道理。


事实上,拜登政府对巴以辩论不太关心与关注,是既跟他们的环球大战略密切相关,也跟他们的中东新战略密切相关。


我们知道,在奥巴马执政时代,无论是在外交层面照旧在军事层面,推行的都是退出中东重返亚太战略。为了均衡地实现这一目标,他们就必须要改变过去美国过于压制伊朗偏袒中东逊尼派国家,以及过于偏袒以色列打压巴勒斯坦的做法,为此奥巴马主导签署了伊核协议并因此而得罪了以色列。到了特朗普执政时期,他的中东政策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不仅毫无原则地偏袒以色列,而且出于为以色列创造一个和安稳定的大环境、改善以色列与中东逊尼派国家关系的目的,他还撕毁了伊核协议,把伊朗重新列为了美国在中东的头号敌人。而在拜登上台后,奥巴马的那一套中东战略与环球战略又死灰复燃了,在环球战略上,拜登把他的外交与军事战略重心放在了印太地区,在中东战略上,为了稳定住伊朗,拜登又开始重谈伊核协议,而且开始自动冷落沙特与以色列了。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四年由特朗普构建的中东新秩序,简直是在一定水平上改变了以色列的生存环境,也改变了整个中东的战略格局,不仅有好几个阿拉伯国家跟以色列建交了,而且倾向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基督教国家正在渐渐增多。而现在,随着拜登改变亲逊尼派远什叶派以及偏袒以色列压制巴勒斯坦的做法,势必会进一步助长巴勒斯坦人反抗以色列的刻意,而中东逊尼派国家对巴勒斯坦人的支持力度也将会有所加大。也就是说,拜登的中东政策,将会让巴以局面变得更加动荡。


作者: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消息特约评论员。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