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范增发起在鸿门设宴,邀刘邦赴宴后杀之,五星连珠吉兆暗示关中王

0
回复
678
查看
[复制链接]

12

主题

65

帖子

8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6
发表于 2021-5-17 03: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攻占巨鹿邯郸地域之后,项羽率楚军主力西进,由于最近收编了大量的降兵,楚军的人数激增。但是项羽从未信任过这些关中降兵。他听说有些人还心怀不满,一怒之下就将二十万原秦军官兵,除少少数高级将领之外,集体屠杀。只管如此,项羽麾下四十余万人的楚军,仍为天下最强者,常号称百万大军。

032006l2jffr7rrssjts7z.jpg

1月,项羽所部抵达函谷关。这是位于中原与关中之间的最重要的关隘。但是,刘邦的守军已经封关,拦阻楚军西进。这一事实似乎证明了先前的谍报:即刘邦已预备自称秦王,以子婴为相。项羽大怒,下令进攻。没过多久,英布将军就攻陷了函谷关,并将守关将士全部处死。楚军继续西进,直至鸿门方安营扎寨。鸿门距刘邦在霸上的大营仅二十里之遥。

在大帐中举行的楚军战前会议上,项羽的重要谋士范增发言说道:“我们都很清楚,刘邦在关东时贪财好色。今在关中,他对财物、女色都无动于衷。在我看来,这并不意味着刘邦已经改过自新。正相反,这恰恰证明了他暗藏野心。昨日,有望气者告诉我说,咸阳上空出现龙虎状五彩旗。龙虎是天子之象。这说明有人在关中觊觎王位。固然,此人只能是刘邦。我们必要立刻攻灭他,以抵消预言的效力,否则就会后患无穷!”一片掌声之后,大帐又静了下来。

于是范增就推出他万无一失的筹划。首先,在鸿门设席,约请刘邦赴宴。宴席中,在适当的时候,范增将举起玉佩为号,令项羽侍卫当场刺杀刘邦。假如刘邦不肯赴宴,楚军则可以抗命为由而攻打霸上。

当夜,一位五十来岁的夫君,身穿麻布衣,出现在刘军大营门前。他声称想见好友张良。不久,张良从营内走出,立即认出这位农夫打扮的人为项伯将军,吃了一惊。

二人走进大营后,项伯说道:“良兄曾救过我的命,现正是回报之时。”

“什么?”张良感到莫名其妙。

“趁现在另偶然间,赶快逃吧。”项伯说道。

“明日刘邦将赴宴鸿门。假如两兄偕行,肯定会有生命伤害。”

“可是,在此危难时刻,离弃沛公,无异于反叛,为我所不齿。请在此等一下,我必要立刻关照一下沛公。”

不出一刻,张良又回来了。“沛公想见你。”张良急切地说道。

“假如归去晚了,会出大事的。”

“包管不会太长时间。”张良说道,一边拉着他的朋友往前走。

项伯与张良进入刘邦的帐内,刘邦匆忙起身欢迎。今天刘邦显得格外客气,执意要称项伯为兄,并为他频频斟酒。


032006xa44h5gu53guazo5.jpg

看着项伯品酒,刘邦叹了口气,说道:“有人说,我想当秦王,欲与项羽将军争锋。这完全与事实不符。我入关中以后,再三告诫,严禁士卒为害百姓。依照我的指令,官吏、布衣都得以登记在册,府库都被查封并严加掩护。我之以是如许做是为了等待项羽将军到来,将关中亲身交到他手中。”

“这我都明白,沛公。”项伯答复道。

“函谷关的守军又是怎么回事?”

“我在函谷关驻军,是为了防止盗贼和其他敌对权势进犯。任何人处在我的位置上都会如许做。请信赖我,我既无意图也无胆量寻衅项羽将军的权威。”

“是,是。”项伯说道,又啜了一口酒。

刘邦一往情深地谈起几年前与项羽立下海誓山盟,终身结为兄弟的情景。他有些激动地说,他将永不背离誓约。末了,项伯起身作别,在临行前,答应帮刘邦向侄儿项羽通报信息。越日下战书,刘邦、张良、樊哙,在一百多名轻骑的护送下,来到项羽的鸿门大营。刘邦和张良被领进项羽的大帐中。一切已经预备就绪,就等着贵客入席了。

宾主围坐在一块长方形的空隙边上。每人有一张放酒食的小桌。刘邦坐在南面中心,面北;这象征着从属、归顺。北面正对刘邦的是坐在上座的范增;项羽称之为“亚父”。项羽与叔父项伯坐在西面;张良坐在东面。

上完第三道菜后,开始上酒。当宾主喝了两三轮时,范增起身,向贵宾敬酒,一口喝光杯中的酒,朝项羽眨了眨眼,用手举起一枚白玉佩。项羽没有反应。范增又举起玉佩两次。项羽仍未采取行动。

032007rfzus9ft6b1bzb6s.jpg

范增起身,走出大帐,不一会儿,又重新走了进来,背面跟着一位三十岁开外的壮汉。铜锣一声鸣响,大帐内立即安静了下来。范增向诸位先容了项庄,他是项羽的堂弟。项庄走进中心空隙,到项羽面前,拱手行了一礼。

这时,范增说道:“在此喜庆时刻,我欲邀项庄表演一个节目,以款待贵宾。”

面向项羽,范增问道:“将军能否答应堂弟舞剑助兴?”

“固然!”项羽说道。

站在项羽身后的两位郎中伐鼓伴奏,项庄持剑起舞。在中心空隙上,项庄左抽右刺,击上砍下;观众不时地发出喝彩声。项庄跳跃至刘邦桌前,举剑欲砍。猛然间,在金属碰撞的铮铮声中,项伯登场了,与项庄伴舞。张良起身,悄悄地脱离大帐,疾步走到大营正门,见樊哙正站在门外。

张良说道:“沛公有伤害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樊哙紧接着手持剑盾随张良匆匆跑到大帐门前,一个手持戟的彪形大汉挡住樊哙的去路,樊哙用盾将大汉撞倒在地,闯进帐内,冲到项羽面前,怒视着他,头发竖起,眼眶似乎要裂开了。至此,伐鼓、舞剑声已戛然而止。

项羽灵敏单膝而跪,一手握剑柄,问道:“来客是谁?”

张良匆忙说道:“沛公的参乘樊哙。”

项羽附和地叫道:“真乃壮士!上酒!”

一郎中端上一盛满酒的斗卮。樊哙将盾、剑扔到地上,双手举卮,一饮而尽。

“好!”项羽叫道。

“赐给他一只猪肩膀。”一块血淋淋的肉出现在樊哙面前,樊哙将肉放置在盾牌上,用剑将其剁成小块,逐块吞食。

“壮士!”项羽叫道。“请入席!”樊哙在张良身边就座。

宴会继续举行约两刻的时间,项羽略带醉意,站起身来向刘邦敬酒,却不见他的身影。

张良急遽起身,说道:“沛公身体欠佳,一刻以前已经脱离。今晚他多喝了几杯,吐了一地。走之前,样子非常狼狈,未能与将军话别,仅留下两份礼品:一对白璧给将军;一双玉斗给亚父。请笑纳。”

说罢,张良呈上了礼品。项羽将白璧放在座上。范增却将玉斗放在地上,拔剑将之剁碎,叹了声气,说道:“我真犯不着给这个小子出筹谋策!将来夺得天下者,必是沛公。”

032009qw6f9rhn7wrtat7t.jpg

刘邦回到霸上大营时,已经是半夜以后。从鸿门死里逃生的履历已使他筋疲力尽。他爬到床上,立即进入梦乡;没过多久,又被唤醒。一帮以萧何、曹参为首的焦虑不安的高级幕僚们,鉴于鸿门的履历,担心老狐狸范增随时都有可能让项羽改变主意。

刘邦别无选择,只好下达了开拔的命令。刘邦的部队立即拔除营寨,在黑暗的夜幕中动身。在向西急行军约二百里后,刘邦及其所部转向南行,渐渐走近高耸的南山山脉。一条小路盘山而行,直到渐渐消失在树林之中。在一小股骑兵的前后掩护下,刘邦骑马爬到山顶,然后沿着缓坡下行,进入一个窄小的山谷。再过五百步,他来到了一座巨大而陡峭的岩山脚下。秃鹫或居住在悬崖峭壁上,或盘旋在空中,不时发出尖叫声。前面的路不知不觉地变成一条在山岩峭壁上用木板架成的栈道。

栈道自己并不非常陡峭,但却因近年战乱而严重失修。几十名先头部队士兵被派去举行修复:加固松动的木板,补上缺失或腐烂的木板。与此同时,刘邦及其所部在布满岩石的山谷里扎营,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在收到“安全无事”的信号以后,方开始继续前行。建在百丈深谷上的栈道以绳索作扶手,只能答应单行通过。全部的人,包罗刘邦在内,都需下马步行。每当有人或马堕落坠入深谷时,秃鹫就会跟着俯冲而下。刘邦及其麾下的士卒们在栈道上步履维艰地行走了几乎一整天。

当日照西斜时,栈道陡然下倾,突然间到了尽头。不知不觉,他们已经置身在幽深的褒斜谷中,告别了关中而进入到一个新的地域——汉中。最伤害的行程已经竣事,刘邦又继续骑马前行了。大约在两刻以后,刘邦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劈啪的声音。他回过头来,心情极重地望着远方峭壁上的栈道正在被大火吞噬,滚滚黑烟蓦地升空。后卫部队正在执行他的命令。这是张良建议的步伐,是一条拒仇人于千里之外的计策。他向天下宣布,刘邦将要永久留居在汉中、巴蜀,再也无心返回关中、中原。夜幕到临,满天星斗。刘邦骑马沿着坎坷不平的小路走着,感到黯然神伤。荒凉陡峭的景色似乎意味着他命中注定要在某一偏僻的角落度过余生。

032009tagef5fpezajqpap.jpg

“沛公。”张良的声音自他背后传来。

“张良,情况怎样?”刘邦答复道。

“空中出现罕见天象。”

“何种天象?”

“看!”张良手指东方说道,“在井宿出现五星连珠。”

“管个屁用!”刘邦不耐烦地说道。

“五星连珠是罕见的吉象,出现在井宿时,更是意义非凡。井宿的地上分野是秦,即关中。沛公前不久拿下关中,按与诸侯之约,应为关中王。此天象证明沛公逐鹿争雄时有神力护佑,将成为主宰天下的君王。”

“这几乎不可能。”

“请信赖我。此天象意味着,沛公不久将返回关中。”

“是真的吗?”刘邦若有所思隧道,脸上的愁容舒展了起来。

当项羽率大军突入刘邦霸上大营时,天已大亮。营地上布满了数以百计的灰堆,有的乃至还在冒着余烟。显然,刘邦率所部匆匆拔营,落荒而逃。范增建议立即派兵追击,以绝遗患。项羽未予采纳,却令楚军进驻秦都咸阳,并以关中的新主宰的身份,向怀王去信,希冀得到他简直认。

项羽骑马来到皇宫正门;秦末主子婴,在十多名郎中的陪伴下,已在那里恭候。项羽立即下令关押子婴,随后又放纵久经疆场的将士们进入里、市,大肆掠夺财物、杀戮男性住民,蹂躏、劫持妇女。范增感到讨厌、震动,豁出老命来想阻止项羽。

他说道:“假如你像始皇帝一样肆虐百姓,就会因失尽民气而终究得到不了天下。况且,我们应该把咸阳作为新楚都保留下来,以监督刘邦等人在汉中、巴蜀的行踪。”

项羽答复道:“叔父和我之以是起事就是为了灭秦兴楚。我对秦国刁民深恶痛绝。在我还不到九岁时,秦将王翦率兵六十万击败楚军,杀死时任楚军统帅的祖父项燕,又杀戮数十万楚国士兵,并灭掉楚国。从那之后,每时每刻我心中都燃烧着复仇之火。对不住了,亚父,我控制不了自己。”

“可你不能把全部的亲人都杀光吧?”

“不会的。至于咸阳嘛,没必要因为刘邦人在汉中就得往那儿迁都。实际上,亚父,你关于刘邦一伙人会对我们造成威胁的说法过于浮夸了。他们流落在火食稀疏的蛮荒之地,要想威胁大楚,看来毫无可能。另一方面,咸阳是秦始皇所居住的罪恶之都,这是不争的事实。为了报仇,报祖父、叔父、同胞的仇,我不得不将它夷为平地。”


032011rdsusjbbrxxttd8g.jpg

“你可知几十万秦人会因此视你为仇敌。”

“我才不在乎。”

“你简直是疯了!”范增叫道,却无能为力。

连续几天滥杀无辜后,楚军将咸阳表里的公共建筑,付之一炬;此中包罗阿房宫、骊山陵、数以百计的城郊宫殿。一位姓韩的谋士想阻止楚军暴行,提出以咸阳为都的建议。他声称,由于有特别的地理位置和肥沃的土壤,以咸阳为中心的关中是称霸天下的最佳地域。

项羽半开顽笑地说道:”着实不巧,韩老师,咸阳已经不复存在了。你应该早点儿说。现在我只能把首都设在彭城了。”

韩老师对项羽的短视感到非常扫兴,便对一位朋友说:”难怪人们说楚人只不过是穿着衣服的猴子而已。”

项羽听到了这番话,一气之下,下令把韩老师投入到沸腾的油锅里。这时怀王的复书也到了。在信中,怀王命项羽“服从诸侯之约”。项羽看了气得发抖,自语道:“也就是说,刘邦该当关中王了?可是,刘邦不光没称王,而且已经把关中拱手交给我了!”当咸阳的熊熊大火仍在燃烧时,项羽下令将前秦王子婴处死,完全掉臂范增的猛烈抗议。

这以后,他率楚军东出潼关,穿过中原,来到其首都彭城。在彭城,项羽被众诸侯尊为“侪辈之首”,号称”西楚霸王”。其时诸侯中也有称王者,但项羽的名号要略高一筹。项羽也给了楚怀王一个新名号一一“义帝”。但这实际上是明升暗贬,因为之后不久,他就下令将义帝赶出彭城,送至遥远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郴县。

032012reqpzjjzpwe9999l.jpg

项羽将王的称号和大片领地封给诸侯中权势较大者。比如说,刘邦被封为汉王,以汉中和巴蜀为封地。吴芮因带半子英布加盟项羽,被封为衡山王。英布本人也封为九江王。二人的领地都在江水中游。位于东北的燕国封给了臧荼将军。武臣部下的韩广曾自称燕王,现封为辽东王,其领地比燕国更靠北。战略要地关中一分为三,分别封给三位秦国旧将章邯、司马欣、董翳。项羽对张良投靠刘邦非常恼怒,于是就迁怒于张良所立的韩王韩成,把他贬为候,后又秘密将他处决。

新封的韩王叫郑昌,曾是吴地的一位县令,也是项羽的故交。一时间, 天下变得平静起来。但是这一平静世界是创建在相互利用的政治同盟上,创建在新封诸侯对项羽的不甚可靠的忠诚上。而此平静局面不可能长久,除非项羽采取果断步伐将诸侯国融合成一个统一的国家。然而,项羽这位天下无敌的战将,看来对于自己构建的分封体系还算满意,一时半会儿不会有改变它的意图。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