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八成新”•扑克•“万春香”

1
回复
493
查看
[复制链接]

5

主题

61

帖子

9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5
发表于 2021-5-17 14: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43505gnlx3l3dbdkh1t4d.jpg

题解:她送一副八成新的扑克给他,他祝她万年春香。

根据真实情节,化名叙写。

他叫“他”。他觉得自己的名字呒份量。叫真名对不住她。

她叫“万春香”。是他心中的神和敬仰。

她和他都是“最小的老三届。”但她是漯河铁中的下乡知青;他是回乡务农的初中生。

他是基干民兵。夏未秋初几天,公社举行基干民兵秋季训练。连续七天的军姿、队列训练,枪械利用(拆卸装配)调养,战地练习救护,射击要领与实弹稽核,紧张、刺激、兴奋、过瘾!

七天头薄暮到家,他照例把“汉阳造”顺在睡床的右手边。然后走近厨房问母亲“今晚做什么好吃的”。

忽然悦耳的歌声,从不远处的安全台上传来。循声望去,那里有七位青年女孩吟唱。

探询母亲才知道:三天前,生产队上来了几位知识青年,年龄和他相仿。

七位女孩,有点民兵训练时看过的电影,巜牛郎织女》中七仙女下凡的幻觉。难不是“下”到了这里!

安全台是一种防洪设施,就是用架子车拉土堆起来的,高出地面两米余的土台子。

这里是一麦一水地域,秋季照例发大水。为保障生产队财产不被水淹,就在平地堆出高台,在上面建了两隔六间的大仓房。三间房存放粮种和牲口饲料,三间供她们7个女知青过夜。

安全台不但高耸干燥,而且“高高在上”。他意料,只要她们站在高台向东北方向望,肯定会望见他,在自家毫无遮拦的院子中的一举一动。

因为他有坐在院中看书的习惯。不是想招摇,而是因为屋里光线太暗。你看一尺九寸见方木棂窗户,4尺8的门头,屋里会有光亮吗?

照例上工。

固然男女活类有别,且各具一方不交集。但上下工路上,茶余饭后,“人不星期天星期(星期,休息的意思。意指团体劳动,生产队干部是不会让社员休息的,但天有雨雪不能工,就能休息。)”的时候,不免有个照面,低头不见仰面见的。

不管认识还是陌生,乡下人碰面不打个招呼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啥货?连个招呼都没有!”

“傲个求,又不吃你的喝你的!”

“哼,不理老子,老子省口气呢!”

一来二去,天长日长,就熟络了。


143505y4n3046diuuxd34o.jpg

安全台的东头有块不大的的平地,上面长着2一30棵白杨树,枝繁叶茂有荫凉。初秋的伏天屋里热,人们会在这里摇扇乘凉。她是唯一摇玄色折叠扇的。其余包罗六位,不是芭蕉扇就是蒲扇。

因此,万扇摇时一扇殊。首先看到她在那里坐:俊俏的身材,清静的一样子……至于其他众生,则暗昧了。

男人们是不进小树林的,都是坐在紧挨树林边处,公路行道树下乘凉。大裤衩子、光脊梁,横卧竖躺让人生厌。

他也常来这里,只是家里穷买不起大裤衩,只好舂夏秋一条长筒裤白汗衫,显得与众差别。

143505xqxghdxjt3hrf3vp.jpg

七仙女们常在树林里打扑克。

打扑克当时是被禁止的。因为有人说它是封资修。外貌和和气气的同村人打扑克了,尖嘴人立即到革委会汇报,准弄你个十天半月学习班,是轻的。

也只有她和她的同伴们敢在小树林,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敢明火执仗打扑克!说实话,给他十个胆儿,他也是不敢的。

但是,她偏偏喊他打扑克!

那天中午饭后,他无事纠葛就来小树林旁寻凉。也许有点早,他是第一个来闲逛的。正巧“七仙女”们出来打四家,两桌八缺一。

“XX,过来打会儿扑克咟,两桌缺一人……”一个甜润的青年女声从高台上传下来。

“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心田嘀咕,“看不出,她是个故意人啊!……要不要上去……七个女孩,就我一个男的……人们瞥见了,会不会说……”

迟疑间,路边已经来五六人了。

“XX,怔啥哩?让我们三个女孩等你自己……”

“一个巨细伙子,怕三个女孩子?……可她们是女知青,自己一介农村孩子,如许接触,会不会……”如许心田想着,脚却一步一步向上迈。他感觉有一种强盛的力量推着他走,仿佛那力量对他说:“人家女孩大方邀请你,你还畏畏缩缩,丢农村青年的脸!”

143507nidqdhls66djbjab.jpg

他的怯懦是有成例的

1968年春,第六生产队有个厚姓的女知青,不知怎的就爱上了一个叫苏元的农村孩儿,是“女的死活都要爱,非要搬到男方家里住”,男的魔鬼上身五里云雾那种。

后来,厚的父母白纸黑字一张,写苏元粉碎知青上山下乡。地域县里很重视,谨慎其事在本公社召开三级现场会,把苏元五死大绑上台举行批判,传言说不枪毙也要判20年!

多亏厚知青以死相逼父母,无奈到现场改说:女儿与苏元是自由恋爱,都怪自已太自私,为使女儿早回城本领蠢事。向导很生气,也只好不了了之。

席地而坐,几盘下来。

“哎,XX,你很会打的耶,不是说农村没有扑克吗?”声音这么近,不但是甜润,还很歌韵。

但他不敢仰面,固然他没有看过她的面目面貌,但这是眼前。

“哦,上小学时打过……有一次与同伴们打了一上午争上游…”他没有仰面。

“哦!一上午啊,不上学呀!”

“上什么学?一直在秫秆垛里打了三天。吃了早饭背上书包去打牌,晌午了背上书包回家用饭,吃过午饭再去秫秆垛……”他好像不怯懦,嘴也不打阵了。

“嘿嘿,嘿……这里有个逃学鬼耶!”她笑着说着,唱歌似的。

他不因仰起了脸,一下子看清了她的面目面貌,两只大黑眼晴忽灵灵的,正好与他的目光对撞逐一

她,目光呆滞,酡颜了。

他敏捷低头,心底窃语:“……”

143508cnjsldygns288s5n.jpg


当当当、当当当——生产队长敲响了上工的钟声。

她们忙乱地收整扑克,他也帮助,把收得手里扑克交给她。他和她的目光又一次相遇,神情清静,谁也没说话。

“XX,这副扑克送给你,”她忽然语气果断,说,“你那么爱打牌!就让它陪伴你吧,只是……莫嫌旧。”

他有点懵圈,陪人家打会儿牌,竟还有礼物。他觉得这是占女孩家便宜,接与不接进退维谷。

尴尬间——

“拿住吧!”

“拿住吧!”

“春香姐给你东西,你还不拿住?”

六嘴六舌(她们共7人),异口同声,百鸟朝凤似的。

他告诉自己“不可推辞”,便双手一接过来:扑克“八成新”,还有暖暖的手温。

他紧紧攥住,好像会有人立即抢走似的。然后点点头,缓步走向公路。

不知几天后,她望着正好途经的他,声音不高不低说:“XX,我来日诰日打算回漯河去,等我回来了,给你一副崭新的扑克。”

他愣住脚步,望着对面的大眼睛,低低地说:“不消了。这副就很好。我会收藏着。因为那上面’有你的目光,有你的手温,有你的气息’,比新扑克有意义!”单引号里的话声音太低,险些没有分贝,她自然没听清。

只听她又说:“别嘟囔了,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漯河离这里不敷百里,她十来天时间也没有回来。

进入初冬,一年一度的冬闲水利开始了。16岁的他,随生产队民工去了尹坡河疏浚工地,一干就是48天。

工程竣工,他回到家,发现七仙女们不见了。母亲告诉他:她们回城了。临走前有个女孩来过家里,问你啥时候回来,她说她有一样东西要亲手交给你……

143509o0nu5yi4osoggp0o.jpg

韶光荏苒50年,他那“八成新”的扑克仍然,如她万年春香!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56

帖子

9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5
发表于 2021-5-17 15: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实讲,这是《我把那夜艳遇告诉爱人,她说我傻透了》的姊妹篇。两文均无“隐私部位的暴露或突出、内涵表述,标题含有挑逗性文字”。仅多只有“眼睛”的素描。是否属实,欢迎老师、朋友的鉴别。在下虚位以待,欢批评指导,以待改正。谢谢您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