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民间故事:唐亡的火种

0
回复
697
查看
[复制链接]

11

主题

63

帖子

8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7
发表于 2021-5-17 21:15: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11508he6fa36qam0zwuy8.jpg

“唐亡于黄巢,而祸起于桂林。”说的是唐朝末年发生在广西桂林的一次农夫叛逆——庞勋叛逆。

这次叛逆前后历时一年多,终以庞勋阵亡,叛逆失败落幕,但余部仍分散在山东各地运动,为规模更大的黄巢叛逆作了铺垫。

吊诡的是,这次叛逆的火种并非源自中原地域,而是位于偏远之地。

叛逆前夕,桂州虎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这群军官拊膺切齿,逼上梁山?

1

桂州(今桂林市)夏夜,天悬弯月,漓水无声。

唐朝戍边虎帐里,熄灯军号已吹过,位于北隅的一座军帐里却传来一阵歌声——

“正月里来是新春,家家户户点红灯,人家丈夫团圆聚,孟姜女的丈夫造长城;七月里来七秋凉,家家防冷做衣裳,皮绵单夹都做到,孟姜女的家中是空箱;腊月里来过年忙,家家户户祭祖先,人家都有猪羊杀,孟姜女家中空荡荡……”

确切地说,这是一阵低吟,如泣如诉。

那个外号“碎嘴子”的许佶又在唱孟姜女的歌了。他的歌声天生自带魔力,专门挠人的痛处,让人欲罢不能。

黑暗中,有人叹息,有人骂娘,有人落泪。

“说好了是三年,可新三年旧三年,六年过去了,啥时才气回家?”一个操着苏北口音的人愤愤不平道。

“啥时间才气回家?!”众人纷纷附和,“不如我们杀回故乡去吧!”

帐外似乎有脚步声,许佶赶紧收住了歌声,“嘘,你们不想要脑壳了?这里但是虎帐,警惕隔墙有耳!”

他的本意是让各人别太大声,没想到自己的嗓门盖过了众人。

众人识趣,嘿嘿发笑。

“笑什么笑?该死你们回家后媳妇都变成他人的。”语言的人叫赵可立,他性情急躁,性格耿直、粗鲁。

众人听了,又是一片沉默。是啊,六年过去了,死后什么事变都有可能发生。

作为一群远离故乡苏北到岭南戍边的士兵,这群老乡每半个月就会聚在一起聊天遣怀。

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年龄,愤怒起来犹如公牛。

当晚,围在一起的有牙官(部属小官)许佶、赵可立、王幼诚、刘景、傅寂、张实、王弘立、孟敬文、姚周。

一样米养百样人,这9个人聚到一起并非自发的。一个月前,许佶曾一个一个地找他们单独谈话,摸索他们的本相。

跟每个人谈话时,许佶都抛出同样的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如果你明天就死了,故乡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人?”

第二个问题是:“如果可以回家,你筹划怎么办?”

那8个人的回答许佶至今记忆犹新,他们都是想回家的人。

赵可立说:“我最惦记的是那个未过门的媳妇,好不容易来这世上一趟,可不想稀里糊涂就完蛋了。如果能回家,愿赌命!”

王幼诚说:“我最放不下的是爹娘,养我这么大还没好好孝敬他们一天呢。如果就这么死了。这份恩情何时报?干脆我们一起杀归去吧!”

刘景说:“可怜我的娃,我离家时他才三个月,转眼差不多六岁了,也不知道他还认我这个爹吗?许佶,咱想个法子回家吧,否则死在这里该成孤魂野鬼了!”

傅寂说:“我孤家寡人,没什么放不下的东西,不过说到死,我还是想回故乡死。狐死首丘,畜生都这样,何况人呢?怎么许佶?岂非你想搞点事变?”

张实说:“我惦记的东西太多了,爹娘啦,妻儿啦,庄稼啦,可又能怎样呢?总不能杀归去吧?许佶你有什么高见吗?我听你的!”

王弘立说:“许佶,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只要能回家,老子什么都敢干,包括杀人放火!”

孟敬文说:“要是能回家就好了,可谁能替我们做主呢?只要能回家,少活二十年也行!”

姚周说:“许佶,别卖关子了,有什么筹划不妨说出来吧。只要能回家,我跟着你干,大不了一死!”

2

六年前,崛起于云南的少数民族政权南诏,不停向唐王朝统治的地域进攻。

咸通五年(864年),南诏部队进攻邕州(今南宁市),大败唐军。

朝廷听说江苏徐州一带“土风雄劲,甲士精强”,便命令徐州节度使孟球在徐州、泗州(今江苏泗洪东南)招募3000人前往邕州防守,此中800人戍守桂州。

刚才群情激奋的9个人,就是那800士兵里的牙官。

当年,他们整装南下时,上面说服役期满三年就可以返回苏北故乡。

如今六年过去,徐泗观察使崔彦曾却一再食言背约。

“姓崔的说什么‘军带匾乏,难以发兵’,要咱再多留守桂州一年,我看这不过是捏词,说白了,他就是不想让咱回家!”语言的人叫王幼城,有点歇斯底里。

刘景叹了口气,慢条斯理道:“我打听过了,这崔彦曾有点来头,他是淮南节度副使崔从之侄,岭南节度使崔能之子。人家能当徐泗观察使,背后肯定有强大的关系网。传说此人为政刚猛,武士多怨……”

“别扯那么远,崔彦曾如今高枕无忧,想要千刀万剐他,就看咱有没有本领杀回徐州了。”傅寂打断了刘景的话,由于话是咬牙切齿挤出来的,杀意弥漫。

张实平常反应就慢半拍,但此时也听出傅寂话里有话,于是警惕翼翼地问:“闹兵变?就靠我们9个人?各人伙可要想好了,戍边虽苦,但还能保住小命,倘若兵变,万一失败那但是万劫不复。”

“谁说只有9个人?南来戍边的800个人里没有一个是不想回家的!如今干柴堆好了,就等一把火来点燃。也就你这胆小鬼在这里瞻前顾后的。”王弘立听了,嗤之以鼻道。

孟敬文清了清嗓子:“事关身家性命,各人先别窝里斗。我只想问一个问题,都头王仲甫得当做领头人吗?”

“谁说王仲甫是领头人?”姚周压低声音,眼角瞥了瞥帐外,“王仲甫就是崔彦曾派来监督我们的一条狗,兵变的第一步就是杀死他!”

“王仲甫装腔作势,平常爱拿鸡毛当令箭,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众人异口同声,“杀死他!”

许佶站起来,说:“王仲甫是该杀,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问各人一句话,在座的9个人里谁有胆识发号施令?”

黑暗里,众人面面相觑,一片沉默。

“许佶,要不你来吧?”赵可立半开玩笑说。

“别,我唱唱小曲还行,发号施令的事还真干不了。”

“那你指定一个,我们都听你的。”众人群情鼓动。

许佶冷静地说:“不,我也没本领指定领头人。这样吧,各人来公推一个,谁获得票数最多,我们就把那个人推上台!”

各人又蒙了,又陷入一阵黑暗的沉默中。

许佶说:“领头人必须正直,富有胆识,富有招呼力,各人平常接触的那些当官的人里,谁是这样的人?各人好好想想吧,等下我们对数。”

半袋烟工夫的沉默后,9个人告竣惊人的同等:粮科官庞勋为人公平正直,敢于仗义执言,值得托付。

赵可立说:“当官的日子都不会太差,庞勋会毫不勉强冒险吗?”

许佶说:“不瞒大伙,我跟庞勋聊过几次,此人胸怀大志,绝不满意于小小的粮科官。他早就看透了上面的意图,只是欠好挑明。”

“庞勋作为粮科官,至少从不让我们的军粮缺斤少两!”有人附和道。

张实平说:“咱将身家性命交到一个平常拿算盘的人手里,会不会太冒险了?”

许佶说:“这么跟你说吧,发起先杀王仲甫的人就是庞勋。”

张实平说:“算盘侠胆量这么大?”

许佶说:“还有更大的,提出打回徐州杀掉崔彦曾的人也是庞勋。以是说,永远别小看拿算盘的人,人家胸中有数,凡事都算得清清晰楚!”

张实平听了,暗自佩服,不绝地点头如鸡啄米,不再多嘴。

赵可立说:“什么时间举事?”

许佶说:“战机不可贻误,就在彻夜!”

张实平怯怯地说:“什么?就在彻夜?那么,粮科官庞勋……庞大人事先知道吗?”

许佶说:“固然了,我跟他约好了,彻夜以霸占军械库为暗号。”

赵可立说:“那还等什么?如今就开始踏上回家的路吧!”

3

转眼间,9人点燃了火把,披上盔甲,手持兵器,走出军帐,砍杀了哨兵和掩护,攻入监军院,夺取兵甲。

庞勋闻风而逃,跑到营中高台大声呼唤:“苏北将士们,回家啦!别人不让咱回家,可脚就长在咱身上,咱想走就走,说走就走!谁阻挡我们回家,就杀死谁!”

积怨深久的虎帐,此时好比一个火药桶,引信一经点燃就爆炸了,虎帐瞬间杀声四起。

都头王仲甫被喊杀声惊醒,刚想冲出军帐看个究竟,就被士兵一阵乱刀砍死了。

800名苏北士兵连夜向迢遥的故乡进军。

从桂林到徐州,征途数千里,随着沿途破产农夫和各路匪盗的到场,兵变队伍由最初的800人壮大成20多万人的农夫叛逆军。史称庞勋叛逆。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