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实业报国:一百年前,我们如何突破外国公司围剿,造出纯碱?

0
回复
732
查看
[复制链接]

7

主题

65

帖子

107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7
发表于 2021-5-18 07: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阅读预备:

范旭东(1883-1945)是毛泽东称赞为中国人民不可忘记的四大实业家之一(另三位是张之洞、卢作孚、张謇jiǎn)。祖籍湖南湘阴,生于长沙。中国化工实业家,中国重化学工业的奠定人,被誉为“中国民族化学工业之父”。中国百姓由于他才走出吃粗盐的历史;中国纺织工业由于他才摆脱印染用碱完全依赖入口的局面;近代中国由于他才打破了英国、德国对中国化肥市场的垄断。


卜内门公司:全称“卜内门洋碱有限公司”。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成立于上海,曾长期垄断中国化肥、碱类和其他化工质料的入口业务。新中国成立后该公司在中国的机构结束。

精彩看点:

范旭东在英国要求观光卜内门公司制碱厂,虽然进了大门,却只让看了看锅炉房;16年后,卜内门公司总司理也来华,也仅被允许看看永利碱厂的锅炉房,别的不让看。报了16年前的一箭之仇。

范旭东在塘沽海滩上发誓:“就是死在此地,也要把中国的制碱工业搞起来!”

卜内门公司说:“中国的海水,能够制出碱来吗?没有卜内门到场,中国人休想把碱搞出来!”

071020je8agywq512i5wgq.jpg

青年范旭东

(一)我就是死在此地,也要把中国的制碱工业搞起来!

范旭东从日本京都帝国大学理学院应用化学系毕业后,随即回国,立志于复兴中国的盐业。当时,西方发达国家已明白规定,氯化钠含量不敷85%的盐不许用来做饲料;而在中国很多地方仍用氯化钠含量不敷50%的盐供人食用。现实上,制作精盐并不难,本钱也不高,只是中国当时缺少化工人才,无人涉足该领域。精盐市场,长期被英商和日商垄断。

由此开始,范旭东和英国卜内门公司缠斗时间长达16年。第一次和卜内门发生联系,是在1912年7月。当时范旭东还在北京政府农商部任职,奉命前去欧洲观察盐政,顺道观光制碱工业。不料,彼时各国对制碱工艺技术保密甚严,范旭东到比利时,请求观光苏维尔制碱法,被拒绝;到英国,请求观光卜内门公司制碱厂,虽然允许进了大门,却只让看了看锅炉房,别的,不让看。这一切,猛烈地刺伤了范旭东的民族自尊心。

卜内门公司(即英国皇家化学工业公司)是英国垄断资源大企业之一,在英国议会中有左右政府决议的极大权利。我国当时工业根本薄弱,工业需用的两大基本化工质料——酸和碱,大部份来自卜内门公司;碱的入口量每年将近100万担(1担=100斤),也受卜内门公司的利用。一战期间,国内民族工业蓬勃鼓起,但发展玻璃、造纸、纺织、染料工业等必需的质料酸和碱,因欧亚交通阻隔而货源断绝。卜内门公司当时在中国有相当存货,却囤积居奇,不予抛售,致使市场碱价大涨,厂商无不叫苦连天。

范旭东立志实业救国,于1914年在塘沽创办了久大精盐公司,与此同时,他又动手筹划制碱工业。盐是制碱的主要质料,炼一担碱,需两担盐,盐厂和碱厂,本是互辅互长的。当他在塘沽海滩上看到由于缺乏制碱技术,无数个泥封席盖的盐坨不能变为制碱质料,盐民们在凄风苦雨中困难度日时,对卜内门公司囤积居奇、牟取暴利的行径,产生了极度的愤慨。2年前在英国受到的只给看锅炉房的冷遇,激起了他猛烈的民族义愤,他对着大海发誓:

“一个化学家,面临这么丰富的质料而不能有所作为,岂大丈夫耶。我就是死在此地,也要把中国的制碱工业搞起来!”

071020zbejzg8djd22i8if.jpg

坐落在渤海岸边的天津碱厂,其前身即范旭东于1914年创立的“久大精盐股份有限公司”

(二)断然拒绝侵占主权的条件

1916年7月,范旭东和景本白、陈调甫等集得资金40万元,在塘沽购地筹建永利碱厂。1917年10月,永利得到了北京政府原盐免税的厚待,并由政府通令:“在永利碱厂厂址一百里内,不得再设同类工厂。”这在中国盐政史上是仅见的。

建厂伊始,盘根错节。制碱工艺极为复杂,各国制碱工业,均为少数几家托拉斯所垄断,相互之间虽有业务联系,但工艺技术则绝不外传。因此,自行设计和自制装备,成为范旭东创建碱厂的主要困难。他一面派陈调甫到美国进修观察,物色人才,引进设备,一面又于1918年春预备以付出设计费为条件,委托卜内门公司代为举行工艺设计。

卜内门公司对永利建厂,是十分敏感的,永利出碱,必将影响它在中国的利益,所以早就忌恨在心。建厂消息刚一传出,他们即放风说“中国人也想制碱呀?中国的海水,能够制出碱来吗?”他们甚至幸灾乐祸地期待着:没有卜内门到场,中国人休想把碱搞出来!

果然,委托设计会商刚一开始,卜内门就迫不及待地提出了三项无理条件:

一、由卜内门公司派人到各个生产部门的主要工序管理生产:

二、永利不准派学徒学习技术;

三、永利产物,全部由卜内门公司统销。

卜内门公司要趁代为设计之机敲一大笔竹杠,这是范旭东早有预备的,但他没有推测卜内门竟会提出如此苛刻的侵占主权的条件,立即予以断然拒绝。

071021kg3ezz3g8g9y95uj.jpg

永利碱厂

(三)恨不早办三十年

美国那边传来了陈调甫观察到的环境:

①到过几个制碱工厂,均被拒之门外;

②花了2万美元买到了一套制碱工艺图纸,并定到了一部门机器设备,不日可以发运;

③有个青年博士侯德榜,是个人才,正是永利急需。

1919年,陈调甫携带图纸回国,范旭东委任他为总工程师。

1921年,侯德榜回国,参加碱厂建立。范旭东委以重任。

范旭东十分感激地对陈调甫说:“你荐贤有功,应受上赏。”陈调甫回复:“我不要赏,我盼望能充当催化剂,发生化学作用,对事业有利,就是我的成功。”

陈调甫精打细算做引进,凡是能在国内自制的机器设备一律自制,不能自制的才向国外采购;凡是必要引进的,总是反复比较,引进以后,立即仿造,不再重复引进;只要能够买到便宜的,就不去买昂贵的。陈调甫在美国要购买1台大型刨床,当时全新的必要2万美元。他从报纸广告看到有一台同类旧设备待售,便赶去看货。当机遇器已被拆散,横七竖八堆放在地上,他发现只需加以整修即可使用,便按废钢铁价以1000美元买回来了(直到1950年,这台刨床仍在碱厂机修车间发挥作用)。

再说侯德榜,他在审视美国买来的图纸时,发现根本不能使用;机器设备也发现缺这少那、不配套的环境。总之,一切均需从头做起,工作中困难重重,工程希望十分缓慢,出碱日子更难预期。侯德榜就突破理论禁区,独创了侯氏碱法,将盐转化率从原来的75%进步到95%以上。侯德榜成为天下制碱业公认的技术权势巨子。

不久,工厂资金又告紧,虽经范旭东从久大精盐公司盈利中提出了一部门利润,又以久大公司名义向金城银行借支了一笔款项,也只能度难关于一时。有个股东见到永利如此境况,大为不满,在董事会上对范旭东提出了“弹劾”。

范旭东说:“我们在本日创办实业,其目标并不在发财,如只为发财,也不必费这些力气,我们是革命——革列强经济压迫之命。”

于是,范旭东得到多数股东支持,建厂工程得以在困难中一步步前进。

1922年,范旭东去庐山,与卜内门司理李特立不期而遇。卜内门早就等着看永利碱厂的笑话了,李特立拍着范旭东的肩膀说:“碱对贵国确为重要,只惋惜办早了点。就贵国条件而论,实在再等三十年也不算晚。”

这分明是挖苦中国人无能,范旭东立即反击:“阁下此言大谬。我国制碱工业,但恨未能早办三十年。我曾闻有人预测永利若无外人协助,再三十年也造不出碱来,我等惟等着瞧耳!”说罢,拂袖而去。

071021wt3a7tpxti7x87z0.jpg

范旭东与侯德榜

(四)报一箭之仇

1925年春,颠末多年苦斗,永利终于制出了纯碱。虽然数量、质量还不尽人意,但这是中国生产的第一批碱啊!它凝聚着多少人的心血。正当永利为此庆贺时,却又传来了不舒畅的消息:“盐务署正在酝酿对永利用盐每担征税二角”的议案。这一议案倘若通过,碱的本钱势将大增,足以完全扼杀永利出息。

这突如其来的风波,范旭东意识到其中必有蹊跷。果不出所料:卜内门在贸易上捣乱还嫌不敷,现在又转到工业上来了。根据北京政府与英国签订的“善后乞贷条约”规定,中国向英国乞贷,应以盐税作抵押;为有效控制盐税,英国得在盐务署设立“盐务稽核所”,其大权全由英人利用。如今永利厂出碱在即,必将影响卜内门在市场的垄断权,于是英方由稽核所英国人丁恩出面,压盐务署作出“永利厂用盐每担征税二角”的决定。与此同时,英国汇丰银行也趁财政部财政枯竭之机,派员到财政部要挟财政总长陈锦涛,要求批准卜内门公司享有在华制碱特权,否则拒绝乞贷。

显然,这是卜内门公司压制永利的一系列诡计。范旭东立即向舆论界力陈发展民族工业之困难及不同等条约之危害,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器重。一时群情愤激,势不可遏,北京政府慑于舆论之威力,未敢欺压实行,才使卜内门公司诡计未能得逞。

但卜内门公司扼杀永利的野心不死,他们见硬的一手不行,又改变策略。他们先是通过久大公司的一个职员让他一再向范旭东传话,表示愿意与永利会商“互助”事宜;接着卜内门公司伦敦首脑尼可逊来华,专邀范旭东在大连会面。在双方会商中,尼可逊炫耀了一番卜内门公司的资金、技术等如何如何精良之后,表示他们愿意“出资金,出技术”,和永利“互助”。范旭东看透了尼可逊的花言巧语。卜内门的目标是要在永利入股,从而在内部来控制永利大权。范旭东明白果断地向尼可逊说:“永利股东,自始即以中国国籍者为限,今后也无继承外籍股东的计划。”断然予以拒绝。尼可逊在碰了一鼻子灰之后,仍不死心。不久卜内门公司总司理到天津时,又向永利提出要求会见范旭东。范得此消息后,决定离津去沪,避而不见,临行时留下一言:“彼若来厂,可以安排其观光锅炉房。”后卜内门总司理来厂,果然只得在永利碱厂的锅炉房看了看了事,别的毫无所得。这对我民族制碱工业来说,实是报了十六年前的一箭之仇。

(五)反间计,反压价

范旭东带领全体员工艰苦奋斗10年后,永利制碱技术难关逐一被攻克,产量逐日增加,质量大有进步,产物颜色也由原来的粉红色变成白色,“红三角”牌纯碱,终于在市场上越来越受欢迎。

卜内门公司又来捣乱,颠末一番筹谋和预备,“卜内门”调来了一大批纯碱,以原价40%的低价在中国市场上倾销,想借此打倒“永利”。新生的“永利”处在随时破产的危险境地,范旭东不由得焦虑万分。

他知道,“永利”和“卜内门”相比,气力悬殊太大。如果贬价与“卜内门”竞争,那样对峙不了多久,“永利”就会财枯力竭而倒闭;但不贬价呢,自己的产物又无法销售出去,资金也收不回来,这样无法构造再生产,“永利”也即是名不副实。

一天,范旭东在书房里低头踱步思索对策。猛仰面,瞥见墙上挂着的一张自己在日本留学时的照片,不禁追念起青年时代因“戊戌变法”失败受株连,不得不避开清政府的锋芒,东渡日本。如今“卜内门”锋芒毕露,永利是否也可以“东渡日本”呢?对,现本日本工业较发达,是“卜内门”在远东最大的市场。欧洲现在战争刚停,百废待兴。卜内门的产量有限,能运到远东来的碱为数不会太多。这么多的碱运到中国,日本的碱市场一定相对吃紧,我何不乘隙进入日本市场从后面攻击它!

当时日本的三菱和三井两大财团都想在商界执牛耳,相互间竞争非常猛烈。三菱有自己的碱厂。三井没有,完全依赖入口,这不正是突破口吗?范旭东敏捷与三井协商,愿意委托三井在日本以低于“卜内门”的价格代销永利生产的红三角牌纯碱。三井权衡利弊之后,觉得这个提议非常好,由于这样做第一不必要动用自己的资金;二来自己公司也可以得到利润;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跟范旭东互助恰恰可以解决公司当前最棘手的问题,因此,他们跟范旭东一拍即合。红三角牌纯碱像一支发射出去的利箭,向卜内门在日本的碱市场发动了攻击,通过三井集团敏捷打开了日本的纯碱市场。为了保住日本市场,卜内门不得不随之贬价。

由于卜内门的碱在日本的销售量远大于在中国的销售量,这一贬价固然损失惨重。永利的碱在日本的销售量没凌驾卜内门的1/10,价格比卜内门在中国的最低价还高一些,损失相对甚微。效果是,卜内门虽然在中国处于优势,在日本却穷于应付永利的频频挑战,而处于极不利的职位。

首尾难顾的卜内门在权衡利弊之后,发现保住日本市场比在中国打击永”重要得多。卜内门公司不得不拉下架子,主动派员找永利探讨和谐办法,他表示:卜内门公司今后在华销售纯碱的比例,将不凌驾45%。如需调整价格,当和永利协商,同时要求永利在日本市场上不再削价与卜内门竞争。范旭东对峙“主权不能侵占,但市场业务可以协商”的原则,表示了同意。

这其中另有个小插曲:为和永利竞争,卜内门公司甚至收买了本公司天津洋行里的一个雇员王某,教唆他打入永利碱厂,窃取永利内部情报。但王某的诡秘活动,很快被永利察觉。范旭东决定给卜内门来个反间计,派余啸秋 与王某单线联系,劈面戳穿了王某的活动,使王十分狼狈,只得乞求宽恕。余啸秋即晓以民族大义,同时包管为其保守秘密,但要王某把余啸秋说的假环境提供给卜内门,同时允许付给与卜内门公司雷同之“报答”,王某不敢怠慢,照计而行,自此卜内门得到的“情报”,皆系余啸秋亲身向王某口授的假情报。以后,红三角牌纯碱销路日畅一日,而卜内门公司还蒙在鼓里,在市场上却通常失察。

1926年,永利纯碱日产量已达40吨以上,而且到达很高的质量,在同年8月在美国费城举行的万国展览会上,永利“红三角”牌纯碱得到金质奖章。喜讯传到塘沽,全厂沸腾。范旭东奔到楼顶上,亲身点燃了一串鞭炮放起来。他说:“十年了,大家辛苦了。我的衣服,也显得肥大了(意思是本人瘦弱了很多)!”不少职工闻言,无不泪如泉涌。

永利纯碱一炮打响,声震全球,中国没有纯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中国基本化工质料之一的制碱工业起飞了,再也不受卜内门公司卡脖子的气了。卜内门公司一点神气也没有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红三角牌的升起。

071023o6pedaa66dmqaame.jpg

(六)临终遗言:“同心合德,积极前进。”

1937年抗战发作后,永利支援抗战,为金陵兵工厂生产硝铵炸药。范旭东还严辞拒绝日本人威逼互助的计划,将全部工厂内迁往重庆,体现了中国民族企业家的精神。1945年范旭东病逝,享年62岁。临终遗言:“同心合德,积极前进。”正在参加重庆和谈的毛泽东和蒋介石中断会商,一同前去沙坪坝范旭东的家中凭吊,毛泽东送挽联:“工业先导,功在中华”,蒋介石送挽联:“力行致用”。

范旭东去世后,侯德榜继任永利公司总司理,在经济困难的环境下,费时10个月,耗资10万元将工厂的设备修复,勉强于1946年8月复工生产,但产量只有战前三分之一左右。南京解放后,南京市军管会接管了该厂,并于1958年将工厂改组为南京化学工业公司。

南化公司传承范旭东订立的“信赖科学、发展实业、顾全团体、奉献社会”四大信条,80余年间创造了35项天下之最,为我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被誉为中国化学工业的摇篮

1936年,范旭东手订四大信条:

1 我们在原则上绝对地信赖科学;

2 我们在事业上积极地发展实业;

3 我们在行动上甘心捐躯个人顾全团体;

4 我们在精神上以能服务社会为最大的光荣;

以上四句话,对于本日的企业家依然有鉴戒作用。

(参考资料:王淼《产权导刊》2019-12-01)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