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免费发布信息
精彩推荐

马家军诈降伤我3名干部,罗元发叹:打胡宗南易,打“二马”难

0
回复
1499
查看
[复制链接]

14

主题

61

帖子

8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0
发表于 2021-5-18 11: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老街巷口

在西北野战军6纵麾下,战斗力最强的莫过于罗元发带领的教导旅。这支部队打仗有两个特点:一是常打阻击战,另一个就是常与骑兵过招。在他们交手过的骑兵中,就有为害一方的“二马”:青海的马步芳、马鸿逵部。

罗元发1955年授中将,他是我军的打援高手,赤军时期便声名远扬。然而在解放战役中,面临“二马”的骑兵,罗元发却吃了不少亏,和“二马”比力了两年,付出极重代价后,才终极将其消灭。

1947年4月蟠龙镇一战后,胡宗南吃了教训,随即下令以后出击,无论怎样都不能少于两个师办法。“西北王”缩成一团,但“二马”却不老实。趁着西野忙着与胡部作战时,连夺陇东、合水等5座县城。4月18日,彭总下达出击陇东的下令,将罗元发的教导旅编入2纵,由王震指挥。

教导旅此行,是作为2纵前卫出击。经太白镇、樵夫峪等地直扑合水。

111011vx71hhzf55axjbvh.jpg

罗元发(左)与妻子李景芳

111012w96xs3gzvavvvssk.jpg

向陇东开进的西野部队

一周的艰巨行军后,罗元发与教导旅主力终于赶到了聚散水不到10公里的罗儿源。部队刚准备休整,就和“二马”的先头部队交了火。两边鏖战一番,互有损失后撤出了战场。随后,2纵主力攻打合水,而教导旅负责阻击可能支援合水的敌82师100旅。

当天夜里,教导旅尚未做好摆设,然遭到了敌100旅先兵的进攻。首当其冲的是驻在白家嘴的1团团部,留在团部附近的仅有1个通讯排,团顾问长冯配岳眼见马家军的人冲了上来,一边构造抵抗一边招来传令兵,要他去间隔近来的2营搬援军。

得知团部遇险,2营营长张沛然马上构造全营力量前往救济。刚和马家军交上火,8连连长便中弹牺牲。在张营长的身先士卒向导下,2营的主力连续发起猛攻,杀到了马家军的侧翼。此时,3营也加入了战斗,奉罗元发下令前来支援的3团也赶到了。敌人害怕后路被截,掉转马头就往后逃。3营从右翼发起进攻,子弹飞向马群。然而在黑夜中,马家军的大刀比步枪还好使,虽在退却,仍然给反击的教导旅官兵带来了不小伤亡。

111012vmqb27mrkg9tf1q1.jpg

马家军

就在100旅猛攻1团团部的同时,敌骑8旅也乘隙向2团驻地狮儿塬猛攻。淘气的马家军骑兵下马后躲在麦地中,专门攻击我军的轻、重机枪射手,仗没打多久,失去火力支援的2团3营7连、9连就连续被赶下了数个山头。上级下令3营构造反击,8连连长李凤鸣带头冲在最前,却不幸被敌击倒,重伤昏迷。

通信员冒死将连长背下时,马家军睁开了反击。眼看敌人杀到了眼前,8连的兵士也果断上了刺刀,与敌人打起白刃战。一直战到下战书,两边都未分出胜负。

111014kfkkk3ikp9g9tpdp.jpg

西野部队准备与敌人白刃战

下战书6时,敌人又支援了一个营,兵分三路想突破8连阵地。有一起骑兵下了马,钻进麦地中不断向前匍匐进步,另两路骑兵负责在侧翼骚扰。眼看马家军的士兵挥动着战刀冲来,8连指导员接过机枪手的战位,一声令下,步、机枪再次发出咆哮,另有手榴弹在敌群中不绝着花。马家军在付出惨重损失后终于止步,不得不退出战场。

一见马家军士要逃,罗元发立即要求各旅扩大战果,1、2团并肩作战,很快将残存的敌人一网打尽。然而,仗打赢了,怎样摒挡那些分布附近的战马,众人却犯了难。时间不等人,战马对生疏的主人又不配合,要是延误了接下来的战斗,该如之奈何?

颠末审讯马家军的战俘,对方说:只要捉住领头的带头马,剩下的马就会乖乖跟着走。兵士们一试,果然有用。靠着这个方法,教导旅很快收拢了很多匹战马。

359旅攻克合水后,残存的敌骑8旅四散奔逃。越日上午,驻庆阳的1000多名马家军士兵向合水支援。罗元发的任务是:无论怎样也要在唐家堡一线阻住敌人。兵士们顾不上清点战利品,背上行囊,再次向新的目标点奔去、

8旅的残敌逃进了唐家堡后,开始广修工事筹划做顽抗。罗元发准确地判定出形式,断定本日定有一场恶战后,下令1团于左、2团于右,将敌阵困绕成半弧形。可兵士们刚冲上去就发现有些不对劲:敌人的阵地为何云云安静?是不是对方降服佩服了?

顾问向罗元发陈诉称确有此事。但罗元发一听,觉得其中有诈,准备亲身到阵地上看看。

然而,没走多远,一线又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紧接着,1团团长罗少伟与副团长熊光焰就被抬进了旅部附近的野战医院。

罗元发上去询问情况,躺在担架上的罗团长就气不打一处来:“敌人冒充降服佩服,开枪把我们俩都打伤了。”罗元发告诉他们,马家军仍十分淘气,必须鉴戒对待。

敌人进攻刚被遏制住,1团3营长忽然跑来陈诉:他想让全营佯装后撤,把敌人放进来厥后个“关门打狗”。听上去筹划不错,但此时教导旅没有与骑兵作战的履历,如果有不对让敌人钻进来,岂不是会造成更大的伤亡?罗元发提出了本身的顾虑。

111016kf6y7fhh9966xrih.jpg

亲临一线指挥作战的罗元发(中间者)

3营长打包票,称绝对不会有闪失。但教导旅已经吃过一次亏,罗元发天然也不会同意他的冒险做法,他告诉3营长:无论怎样都不能后撤一步,有了闪失,军法处置惩罚。

3营长刚走,罗元发举起望远镜看向两边阵地。此时的1团已经有所恢复,但面临快速突击的骑兵仍打得不顺。忽然,1团政委魏志明亲率2个连的兵士冲上阵地,把反扑的马家军又给赶了下去。此时,2团仍与敌人打得火热。罗元发赶到后,见了团政委关盛志。关政委陈诉称:火线很有可能是马家军的团部,要否则敌人为何会反扑的云云剧烈?罗元发同意这一判定。二人正交谈,站在重机枪后的关政委忽然中弹,一看,右臂满是血。保镳员赶紧冲上来,将政委抬下了火线。

因教导旅缺乏重武器,且身处平原,始终压不住马家军频繁的反扑。罗元发下令用炸药包炸。兵士们点燃炸药包,巨大的爆炸声彻底击垮了马家军的士气,终极跑路了。这一战,罗元发部下折损了3名团级干部,令他十分痛心。厥后他回想说:“打胡宗南容易,打‘二马’难啊!”

111018jnylk56of41mfly5.jpg

【深耕战役史,弘扬正能量,接待投稿,私信必复】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48小时热帖排行